42 七日后完婚/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礼部尚书一见皇帝发怒了,心里也明白,自己这是傻逼了,陛下的意思就是想早点办完婚事。

一切肯定还是应该以皇帝陛下的意思为先,于是他立即开口道:“陛下,臣知罪,臣一定尽快监督,让婚事赶紧妥善完成!”

还能怎么地呢,当然只有赶紧彻夜加工,让婚事快点办完了,陛下显然是已经肥肠着急了。

虽然他们一点儿也不明白,陛下到底是在捉急什么?

捉急给自己的四皇子娶媳妇儿?但是陛下不是一向不喜欢四皇子,而且跟四皇子殿下的关系不好嘛?

真是奇怪了!

百里思休在听见夜魅的答案之后,眉头一直皱着,就在这时候,夜魅忽然抬头,看了百里思休一眼。

她眼神中有几分歉意。

百里思休在心中微微一叹,最终看着夜魅,扬了扬唇角,示意夜魅释然,既然已经选择了,便不必再纠结,也不必有亏欠。

可也正因为百里思休这样的神情,让夜魅心中的亏欠,更甚了。

她的选择,并不是对复国大业最好的选择,也许会有很多跟随的人不满意,甚至是不服,可是……她最终还是这么选了。

这一瞬间,夜魅其实觉得自己很自私。

但是……

也许就是因为昨天晚上,做了那样一个梦吧,也许就是因为自己被梦惊醒之后,脑海中反反复复,都是林舒窈的话,所以……

她最终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她在心中微微一叹。

其实能感觉到,背后那几个人,看自己的眸光之中,有不敢置信,也有别的……

她还能感觉到,有一道魔邪的眸光,在这时候灼灼发热,让她的后背都跟着发烫。

她似乎能通过这个眼神,感觉到北辰邪焱的开心。

感觉到,当她说出来自己的答案,说出来自己选他之后,他的欢喜。不得不说,在这一瞬间,在知道他愉悦的这一瞬间,夜魅自己的心里,竟然也不可抑制的……

涌现出一分开心,一分激动。

甚至是一分,她自己都不能谅解自己的,有些卑鄙的幸福感,和快乐。

原来,她终究是自私的。

原来,在家人的血仇之间,她内心深处,还藏着一分追求自己爱情的自私自利。

到底是人都有私心,还是她格外不知耻,不明恨呢?

在感觉到幸福的那一瞬间,她心中忽然充满了罪恶感,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皇母后,对不起自己的幼弟。

她霍然闭上眼。

在心中低低地道,对不起,父皇母后,皇弟,就让我自私这一次吧,我保证,只有一次。

皇帝自然不清楚,夜魅这时候在想什么,看夜魅低着头,他心里也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是不是太激进了一些,毕竟一个皇子的婚事,怎么的也需要准备至少三个月。

现在他说七天之后,这种表现是不是太难看了一点?毕竟夜魅已经选择了北辰邪焱,并不是神慑天,自己似乎根本没有必要,激动到如此地步。这样反而显得自己,太小肚鸡肠了。

尽管即便如此,皇帝的内心,还是希望他们早早的就把婚事办了。

不过,出于维护颜面,他开口询问:“和硕王,朕说七天之后就举办婚事,你可有异议?”

既然已经选择了,婚期在什么时候,对于夜魅来说,也并没那么重要。

于是,她开口道:“任凭陛下做主!”

皇帝顿时放心,于是他看向北辰邪焱,又问了一句:“四皇子呢?你可有异议?”

北辰邪焱这会儿,那神情开心得不得了。嘴角和魔邪的眼中,都是遮掩不住的笑意,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身上那份愉悦。他优雅地缓声道:“父皇决定便是,儿臣觉得七日之后,甚好。”

大臣们都是看得一愣一愣的,真的,从四皇子殿下回到朝堂上,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他们就没有一个人,见过四皇子殿下,对皇上如此恭敬的样子。

皇帝看着北辰邪焱这么恭敬,内心深处也是开心得不得了。

他终于找回了一点在北辰邪焱身上,丢失的属于帝王的自尊。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日被北辰邪焱一脚从龙椅上踢下去,遭受的心灵创伤,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北辰帝王。

现在看因为夜魅的婚事,北辰邪焱对自己也这么尊敬,皇帝简直都要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根本再无所求了。

所以说,为夜魅选择婚事,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能让北辰邪焱和北辰奕反目,还能让北辰邪焱尊敬自己,简直完美。

想到这里。

皇帝开口道:“既是如此,那婚事就这么定了,礼部,你一定能将婚事,办得妥妥当当,让朕的四皇子,和和硕王的婚礼,都气气派派的吧?”

“陛下放心,臣一定竭尽所能,把婚事办好!”礼部尚书赶紧站出来表态。

这又不是不要命了,刚才陛下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自己就算是有什么问题,觉得这个婚事这么短时间,办的会仓促,他也不敢再说了啊。

除非自己脑袋上的乌纱帽,都不想要了。

皇帝这时候,看向神慑天和北辰奕,还笑着说了一句:“看来爱卿和皇弟,要另外再找合适的人选了!”

谁都听的出来,皇帝语气里面的高兴。

神慑天的面色僵硬了半天,最终笑了一声,开口道:“不论如何,祝福四皇子和夜魅姑娘!”

神慑天,输得起。

北辰奕亦沉声道:“本王也祝四皇侄和夜魅姑娘,永结同心!”

这四个字,他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谁都能听得出来,他心中的不高兴。

至于孤月无痕。

他纵然也输得起,可是他并没有神慑天和北辰奕这样虚伪的心情,也说不出一句祝福的话,只淡淡地道:“孤月告辞。”

话说完,便转身离开。

夜魅立即回头,看向他,冷声道:“等等!”

她这话一出,北辰邪焱刚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