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替我保管/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没有忘记,她说过,她已经是孤月无痕的人了,他们之间不止有过一次。

所以她叫住孤月无痕,是反悔了吗?这一瞬间,四皇子殿下,忽然又感觉到了心慌。

他的确是害怕。

已经到了自己面前,唾手可得的幸福,又会忽然远走。

孤月无痕的脚步果真顿住。

夜魅大步走向孤月无痕,从北辰邪焱身边经过的时候,北辰邪焱忽地忍不住,猛地伸出手,抓住了夜魅的手。

夜魅能感觉到,他的指尖在颤抖。

她立即便意识到,他在害怕。怕自己反悔,怕自己重新选择,怕答案是孤月无痕。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对北辰邪焱解释什么。

便稍稍用力,将自己的手,从北辰邪焱的掌心,抽了出来。手心空了的那一瞬间,北辰邪焱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抽痛了一下。有些冰凉的感触,也充满了不安。

夜魅走到孤月无痕的身侧。

伸出手解下了自己腰间的红玉箫,递给孤月无痕,冷声道:“这个,应该还给你了!”

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误收。

如今既然已经跟北辰邪焱定下婚事,这东西自然也应该还给孤月无痕了。

她这话一出,北辰邪焱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还好。原来她不过是要将这东西,还给孤月无痕。这下,他满心的担忧,此刻转化为心情极好了。

自己心爱的女人,最终选择嫁给自己,还要跟她之前有牵扯的男人,断绝关系,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比这样的事儿,对眼下的他来讲,还要更好消息?

孤月无痕低头,看了一眼她指尖的红玉箫。

淡淡地道:“便先替我保管吧。”

话说完,不等夜魅回话,他便转身大步离开。

夜魅神情一僵,刚要出言去拦着他,便见孤月无痕几个闪身,人已经在十丈之外,根本不可能再喊住了。

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之后,掏出神慑天的令牌。

神慑天一看就明白,夜魅这是想做什么,他赶紧笑道:“你先拿着吧,本君和孤月庄主的意思一样,你先帮忙保管。你跟北辰邪焱的婚事,还没有尘埃落定,更别说,就算是成婚了,未来说不定还会和离。”

他这话一出,北辰邪焱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

皇帝的脸色也青了,是啊,他怎么没想到,夜魅嫁给了北辰邪焱,自己其实也并不能完全放心,谁知道他们两个会不会哪天忽然和离了?所以,他是不是还是杀了夜魅,比较保险?

就在这时候。

北辰邪焱优雅的声,带着几分难掩的杀意,缓缓地道:“君上多虑了,夜魅既然嫁给焱,这辈子焱就不会再给别人机会。至于你们的红玉箫,或者是令牌,最好都早点拿回去,毕竟焱的未婚妻,不是专程为你们保管东西的,若是不早些拿回去,日后会不会被焱给摔了,焱就不能保证了!”

他这话里面的不满与酸意,谁都听得出来。

皇帝更是一阵嘴角抽抽,想了想,估计应该也没大事,毕竟北辰邪焱对夜魅占有欲这么强,因为是不会和离的,毕竟什么情况叫和离呢?

和离是两个人都同意分开,才叫和离,看北辰邪焱的意思,他这辈子是不会同意和离了,所以自己根本不用担心嘛。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在朝堂上,旁若无人地争风吃醋,一众大臣们瞅着,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句什么好,或者说……

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好。

于是各自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神慑天为了避免继续纠缠下去,夜魅真的要把令牌还给自己,于是开口道:“陛下,臣想起来凌山行宫还有些急事,臣先告退了!”

神慑天说完,转身便走。

也几乎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便已经没影儿了,速度一点都不比刚才孤月无痕走得慢。

于是夜魅想还的东西,一件都没有还成功。

她傻愣在原地……

皇帝咳嗽了一声,开口道:“和硕王,边城的战事已经结束了,朕听闻,二十万大军的虎符,还在你的手中!”

夜魅当然明白皇帝这句话的意思。

皇帝目前并不信任自己,而且自己一个王爷的爵位,也没有拿着兵权的道理,所以皇帝是一定会将兵权收回去的。

而她……

如果想在皇帝的手中获得更多的兵权,这时候就要开始博取皇帝的信任,所以这个兵权,不能留,也留不住。

于是,她立即反应过来一样,从袖中掏出了虎符,对着皇帝开口道:“臣今日来早朝,也是想将虎符还给陛下,毕竟边城战事已了,虎符应该交给陛下,才算是天下归心。只是方才谈及婚事,臣一时间疏忽了,还请陛下恕罪!”

皇帝听着她这一番话,说得自己心情很好,她又一点怨言都没有,愿意配合的把虎符交出来,既然是这样,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更不会有降罪的道理。

于是,扫了一眼自己身侧的总管太监。

总管太监立即会意,走到夜魅的身边,把虎符拿了过来。

皇帝开口道:“朕岂有怪罪的道理!和硕王劳苦功高,却不贪恋兵权,朕很是欣慰!”

他这话说完,别有深意的眼神,还看了一眼大殿上,一直沉默着没有吭声的北辰翔。

于是夜魅明白,自己这一句一石二鸟的话,成功的挑拨了皇帝和北辰翔的关系。

她要夺取北辰翔手中的兵权,自然就要先瓦解皇帝对北辰翔的信任,所以,她就故意这样说,说兵权应该还给皇帝,以求天下归心,就是为了让皇帝记起来,北辰翔手中拿着兵权,没有给皇帝。

让皇帝对北辰翔,心有芥蒂。

果然,第一步,自己做到了。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却没想到这时候,北辰邪焱却忽然开口道:“父皇,不过是二十万大军,不如这个虎符,就交给儿臣吧!”

皇帝闻言,顿时就愣了一下。

北辰邪焱可是从来就不在乎这些东西的,也根本懒得理会这些,这回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