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送入洞房/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夫君比夫君,气死她们。

瞧瞧人家四皇子,长得那么英俊就算了,对媳妇儿还这么好,但是他们家这些人呢?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难受!想哭!

跨过了门槛,便见皇帝和皇后,坐在主位上。这一瞬间,北辰邪焱的心,忽然刺了一下。

他心里明白,拜高堂的时候,皇帝和皇后都在,夜魅要拜自己的仇人,这决计会让她再清醒不过的意识到,他们两个,如今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这婚姻,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看似喜庆热闹的皮相之下,其实不过就是……

她眼中的一场利益交换。

甚至,她有可能会后悔,在下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的父皇母后在那里,便拜不下去了。

他脚步忽然顿住了。

喜娘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催促了一句:“四皇子,您这是怎么了?快点去拜天地啊,可别误了吉时!”

喜娘这话一出。

夜魅便低声开口:“走吧。”

其实,北辰邪焱在顾虑什么,她心中清楚。她这时候才知道,其实他们两个之间,早已做到不需要多言,就有默契,不需要沟通,便心有灵犀。他肯定清楚,她一定会介意拜堂的时候,拜的是他的父母,是杀她全族的仇人。

所以,他忽然不敢往前走。

他是在……怕她反悔吗?

其实这一天,这一刻,在夜魅决定选他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他们本来就是没有办法,好好成婚的。就算这红色再喜庆,就算所有围观之人脸上的笑容再诚恳,就算这场婚礼有多么像是一段佳话。

那本质,也终究不是纯粹的。

那么,也不必去遮掩,面对现实没什么不好。

他优雅的声,缓缓地响起:“若你不想拜他们,焱可以找个理由……”

“不必了!”夜魅点头,冷声道,“无所谓,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让你父皇心中生疑,他才刚刚开始信任你。”

他们两个交谈的声音很小,除了彼此,没有人听到。

而下一刻。

夜魅继续说:“还有,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回避,它就不存在。就算这次能找个理由,但是呢?避不开的。”

她话音落下,他紧紧抓了一下她的指尖。

抓得她的手生疼,他的心也在这一刻生疼。他一字一顿,缓声道:“即便是这样,这一生,焱也不会放手。除非我死!”

对,他们之间的鸿沟,并不是可以说忽视,就当做不存在,说没有就当成看不见的。

其实他们都明白。

继续在一起下去,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对她来说,是一己之情,与全族人之间仇恨的煎熬。而对他来说,则是爱却不能得,只能反反复复被刺伤的心痛。

谁都不会比谁好过。

但是,即便在一起,会这样无休止的,互相折磨伤害下去。走到这一步的他们,却依旧,谁都不想再放手。

那么,就一起去面对吧。

煎熬也好,痛苦也罢。是刀锋血火,还是噬骨锥心,这一生,便都认了。

走进大堂。

“一拜天地!”

喜娘的声音,很快地响了起来。

敲锣打鼓的声音,也很快的遍布全场,所有过来的来宾,其实都是看在四皇子殿下和夜魅和硕王的身份上,所以并没有北辰邪焱的什么朋友,毕竟他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朋友。

那么……

这一场婚礼,真正心怀祝福的人,竟也只有夜魅身边的几个人。

但是,婚礼原本就是自己的,不是为了给别人看。北辰邪焱也好,夜魅也罢,根本就不在意到来的人,是真心祝福,还是心怀鬼胎。

随着喜娘的声音落下,他们一起对着门外鞠躬。

“二拜高堂!”

又是一声响起。

皇帝和皇后,都似乎十分开心,原本皇族的婚宴,应该在宫中举行,但是因为北辰邪焱说想办得热热闹闹,所以他们便都出宫了。

皇帝的心里还是很愿意的,毕竟北辰邪焱如今对自己,是十分的恭敬,但是皇后的心中,就是一百个不情愿了,要不是圣旨,她根本就不想出宫来。

这时候却也只能强笑着,看着他们两个人。

北辰邪焱心念一动,这时候都忍不住,偏头看了一眼夜魅,怕她不愿意拜高堂,不愿意拜他的父母,但是没想到,他完全多虑了,他的眼神看过去。

夜魅竟然比他先一步,拜了下去。

但同时,夜魅的手心,紧紧攥了一下。

北辰邪焱也赶紧低下头,拜了这一下。皇帝和皇后,当即满意的点头,尤其是皇帝,一连说了好几个:“好!”

大臣们看着皇帝开心的样子,心里想着四皇子殿下,怕是要得宠了,于是一些擅长见风使舵、溜须拍马的人,这时候心里也都开始盘算,以后是不是要跟四皇子套套近乎,跟四皇子走近一点。

看着皇上这个高兴的样子,以后这皇位,说不定要花落谁家呢!

北辰翔看着皇帝的表现,脸色却是难看的不像话,心里也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父皇是真的属意自己做唯一的继承人吗?

看着北辰邪焱和夜魅,交握在一起的手,他心中更是妒恨不已。夜魅这般女子,天下间都只有一个,以带兵打仗出世,让无数男人心生崇拜。

这样的女人,应该是自己的才对,可偏偏嫁给北辰邪焱这么一个,什么建树功业都没有的废人。简直是浪费,暴殄天物!

然而。

并没有人理会他怎么想,喜娘又很快地开口道:“夫妻对拜!”

她这话一出,北辰邪焱和夜魅,对面而站,这一瞬间,两个人都顿住,看了对方一会儿。

面前挡着一块红盖头,谁也看不清楚谁的脸。

但是似乎,他们就都能,透过这一块红布,看见对方的表情。

夜魅听见,北辰邪焱笑了笑,闲闲地道:“焱这下半生,就托付给你了!还望夫君,不休不弃,携手白头。”

他这话一出,夜魅倒想起来,当初在边城,他们两情相悦在一起的短短几日,那时候多好,她让他唤他夫君,他竟一直记得。

她笑了笑,低下头拜了下去。

两人对拜。

喜娘开口道:“送入洞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