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你和孤月,没有过?/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那句话,她没有回复。

他也没有指望她回复。

很快的,下人牵着夜魅,去了新房。而北辰邪焱,则按照规矩,留下来待客喝酒。

事实上,又有多少人,敢让北辰邪焱招待?

而今日,他倒像是转性了一样,特别殷勤地上去,招待了皇帝和皇后,搞得皇后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自己在被算计一样。

但是皇帝却是丝毫不觉得,他只认为,是自己的那二十万的虎符,取得了正面的效果。所以对于北辰邪焱的殷勤,他受得心安理得。

在北辰邪焱的招呼下,吃好喝好了之后,就起驾回宫了。

皇帝一走,朝臣们也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尼玛,四皇子殿下娶媳妇儿是这个样子,大家都是同朝为官,大家也听礼部尚书说过,这婚服都是四皇子妃选的,四皇子还说什么,四皇子府邸只有妻纲,没有夫纲。

所以他们继续留在这里,耽误人家洞房,这不是找死吗?

大家都自觉地,屁股尿流的离开了。

不过。

就在这时候,神慑天大步进来了。

他扫向北辰邪焱,身上永远都带着那一股,属于神祗的圣气。他走到北辰邪焱的面前,轻声道:“不管怎么说,我神慑天对你,亦师亦友,这一点总不错?”

北辰邪焱负手身后,闲闲地应了一句:“不错。”

神慑天又继续说:“从那年在皇宫见到你,后来便是我看着你长大,这一点,可不错?”

北辰邪焱嘴角淡扬,慢条斯理地道:“也不错!”

神慑天再问:“夜魅也是我喜欢的女人,但是近日你娶了她,也算夺我所好,这一点,你认不认?”

北辰邪焱嗤笑,漫不经心地道:“她原本就是焱的,何来夺之说?但,娶了你心爱之人,这一点,我认。”

“那好!”神慑天笑了笑,指了指边上的几坛酒,开口道,“你跟我一起喝了它们,就算是庆祝你成婚!也算是全了我们多年情义,如何?”

“好!”

北辰邪焱当然看得出来,神慑天今日是故意的,故意来说恩,也故意来说怨,其实目的么,不过就是为了,今夜把自己灌醉,破坏自己的洞房花烛夜。

但是,论起喝酒,他北辰邪焱怕过谁?

……

两个人便开始喝了起来。

时而不时的,神慑天还会想起来,北辰邪焱小时候练武的糗事,拿出来说一说。

直到两个人,都喝的昏昏欲睡。

钰纬上前来,递给了北辰邪焱一颗醒酒的药丸。神慑天一看,顿时气得指着北辰邪焱,一阵哭笑不得:“原来你早有准备!”

料到了,自己不仅会来,而且还会找他喝酒。

甚至还会喝到这样的程度。

北辰邪焱吃下药丸之后,眼神很快地清明了起来,看了神慑天一眼,缓声笑道:“虽然焱并不认为,与你之间有什么情分,毕竟情分这种东西,都是不够无情的人,用来解释自己对人宽厚的借口。可既然你一定要说有情分,焱也只好配合!”

说到这里,北辰邪焱继续道:“只是,焱总不能让心爱的女人,独守空房。”

神慑天笑了。

其实今日喝不喝这酒,他们也是成婚了,今日他们洞房还是不洞房,明日也是要洞房。他也不过就是,挣扎一下罢了。

其实,也许是自己心中唯一的徒弟大婚,所以,也忍不住向来祝贺,喝到一个不醉不归吧?但是偏偏,他要迎娶的女人,也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挥了挥手,开口道:“去吧,去吧!”

说完这话,神慑天就倒下了,醉倒在桌案上。

北辰邪焱站在神慑天面前,沉默了良久,神慑天跟他不同。北辰邪焱除了对夜魅,对旁人都是无情无义,但是神慑天不是。神慑天不仅在世人心中高远,而且重情重义。

所以,北辰邪焱明白,神慑天今日来,其实也有祝贺自己的意思,祝贺自己这个,他一手带大,一手教大,却并不愿意承认的徒儿。

半晌。

北辰邪焱的手,终于还是落在了神慑天的肩头:“谢谢。”

话音落下。

北辰邪焱转身离开。

神慑天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没一会儿,北见歌过来,把他给拖走了。

回凌山行宫的路上,听见他半醉半醒地撒酒疯:“小家伙,你娶谁不好,偏偏娶她……你真是……要师父的命……”

……

新房。

夜魅本来就不是那种,贤良淑德,等着夫君回来的女子。所以,她早就取下了头顶上,沉重的凤冠,在床上打坐,也是在思考。

其实。

她也不是……完全不紧张。

毕竟,是新婚之夜。

一直到天黑,夜魅都已经打了个盹儿,房门才被推开。北辰邪焱也迈着猫一般优雅的步子,走到了夜魅跟前。

夜魅抬头看着他,这一瞬间竟有点心慌,却强自镇定着,盯着他:“盖头我自己取了!”

他颔首,缓缓笑道:“这样更美!”

夜魅:“……那……”

还没想好说什么,他便已经坐下了,就坐在床头。

“夜魅!”他气度优雅,似高贵的神祗,撩起她胸前墨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嫁给我,当真只是为了利用我?”

他眼中含着期待,似乎期望,这一次,在她口中听见的,是不一样的答案。

她一怔,旋即神情冷若冰霜:“不错!”

他顿了顿,眸中邪光一炽,不见喜怒,扬手放下床幔:“被你选中利用,是吾此生之幸!”

话音落下,便将她压在被褥之中。

夜魅竟然没有反抗,甚至乖顺得厉害。

他褪开她的衣物,唇齿缠绵,肌肤相亲。他原本以为她会拒绝,可她竟然没有。

这种狂喜,让他几乎忘记了理智。

她忽地抓住了他的肩膀,苍白了脸色:“痛!”

下一瞬。

他低下头,便看见了床榻上的血迹。他一愣,魔邪的眸中,掠过喜色,低头看着她:“你和孤月,没有过?”

看着他的眸光,夜魅也不知是不是害羞,红了脸偏过头,没有回答。只低声说:“你轻点!”

------题外话------

啦啦啦啦……没猜到吧,没猜到这么顺利吧?没猜到吧?!啊哈哈哈……哥的套路就是,让你们猜不到套路,略略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