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纳为侧妃,未尝不可/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领旨!”北辰邪焱应了一声,便接下了圣旨。

太监出去之后,北辰邪焱回头扫了一眼钰纬,缓声吩咐道:“去请她吧。”

“是!”钰纬立即跑去夜魅的房间。

……

皇宫之中。

正是宫宴,先是在御花园设宴,陆陆续续的,朝臣们和女眷们都到了,夜魅和北辰邪焱,也携手而来。

两人坐在早就安排好的位置上之后。

北辰邪焱便体贴的为夜魅夹菜,并缓声道:“父皇会来得晚些,先吃一点垫一下。”

“嗯。”夜魅应了一声,不冷不热。

她并不反对在外面,跟北辰邪焱表现得亲密一些,这样更能取信于皇帝。只是不远处,慕容瑶池的眼神,却一直看着这边,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说什么。

夜魅一向敏锐,自然看得到她的眸光。

她回头看了一眼北辰邪焱,冷声道:“看见那位郡主看你的眼神了没?继续这么看下去,怕不是要把你生吞活剥,就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

夜魅自己也明白,自己这话讲的阴阳怪气,甚至颇有吃醋的嫌疑。

但是吧……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看着慕容瑶池,就是格外的不顺眼,尤其慕容瑶池面上的神色,虽然慌张却又似乎有恃无恐,似乎手中把持着什么绝佳的把柄,夜魅看着,自然是不舒坦的。

她这话一出。

北辰邪焱倒是愣了一下,成婚多日以来,她可是一刻都未曾表露,对自己的在乎。这忽然的跟慕容瑶池计较起来,不得不说……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他低下头,贴近她的耳朵,优雅的声线,听来有些暧昧:“怎么?爱妃是吃醋了吗?”

爱妃?

夜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眼角也是有些微抽。他们成婚至今,这是北辰邪焱第一次如此称呼她,还真的是让人,从头发到脚趾头,没有一个地方是习惯的。

她回头瞥了北辰邪焱一眼,冷声道:“何必以为是我吃醋呢,我只是揶揄你一下罢了,你若是看上她了,就是纳为侧妃,也未尝不可。四皇子府那么大,多个人也算是热闹!”

她话音落下。

北辰邪焱顿时便怒了,他魔邪的眸中,染上熊熊怒火。盯了夜魅半晌,却是不怒反笑:“夜魅,你这话,是认真的么?”

当初在边城,她就曾经说过,不能接受男人三妻四妾,她要的是一夫一妻。

眼下,她却当着自己的面说,可以为他纳侧妃?

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夜魅被噎了一下,心里也质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她纵然是想表示自己不在乎北辰邪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吃饱了撑住了,想找个人天天在四皇子府,跟自己互相姐姐妹妹,耽误自己的大业。

于是,她果断地冷声道:“试探你一下而已,不要想得太美了!”

钰纬:“……”四皇子妃,您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属下觉得殿下总有一天被您给玩死,吓得他钰纬的小心肝都跳了一下,因为四皇子殿下的脾气……

钰纬还算是了解。

要是四皇子妃真的说,无所谓,说不定殿下要马上走人,搞不好桌子都要掀翻了。

看北辰邪焱的脸色瞬间缓和下来。

夜魅又继续道:“毕竟这四皇子府,奇珍异宝不少,我能一个人独占,为什么要找一个人进门来跟我分享,殿下你说是吗?”

听她这么说着,北辰邪焱既是气又是怒,偏偏又有些好笑。

竟不顾这么多人在场,猛地抱住了她的腰,对着她那张嘴,狠狠吻了下去。

一众大臣们,看得屏住呼吸,还有的刚刚喝进去的酒水,直接从嘴里恶心的流了出来……

谁都没有想到,最近看起来已经规规矩矩的四皇子殿下,竟然这样离经叛道,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等事情来。

不过,四皇子殿下的事儿,谁敢管,谁敢过问?

众人都很快地收回了眸光,互相观望彼此,谁都不敢多言。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酒水,就当自己没有失态过。

夜魅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这男人竟会如此。毕竟这三个月,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堪称井水不犯河水,别说是这样亲密了,就连好好说句话都不曾有过。

他忽然这样,她一时间没有想到,便也没有防备。

于是,就给众人看了一场热闹。

等到她逐渐反应过来,赶紧一把将他给推开,有些无语,又有些不自在,冷声道:“大庭广众的,你干什么?”

她这话刚说完。

他却忽地低下头,咬住她的耳朵,缓声道:“夜魅,三个月了。想要为夫么?”

夜魅的脸色顿时红了。

并且是一阵青一阵白,想起来那天晚上,纵然她之后激怒了他,导致自己的确是受了些苦。但那之前,那一夜缠绵的蚀骨滋味,她也还是记得的。

只是这个男人,竟然这样无耻,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实在是让人……

看她不答。

他低低笑出声来,优雅的声,缓缓地道:“看来你不想,但是为夫每夜都想。不如今夜……”

他说到一半。

夜魅忽然用筷子,夹起一块糕点,扭头就塞进他的嘴里,冷声道:“殿下,你还是吃点东西吧!”

看着她的耳后根都红了,北辰邪焱更是低笑出声。

看来,她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烦他。

慕容瑶池看着他们夫妻,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一时间又是生气,又是妒忌,神情看起来更是无比的哀怨。

夜魅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倒有些诧异。

慕容瑶池妒忌这不奇怪,生气也不奇怪,但是这哀怨是从何而来?看夜魅似有似无的眼神,一直在看慕容瑶池,这令北辰邪焱也有些奇怪。

他问了夜魅一句:“怎么了?她今日有何不同?”

他若是没记错,慕容瑶池这等人,夜魅是多看一眼,都不愿意的。话刚到这里,夜魅就看见,慕容瑶池一副心事重重的哀怨模样,看了一眼北辰邪焱之后,摸了摸她自己的肚子。

就在这时候,太监高呼:“皇上驾到!”

------题外话------

是不是很捉急啊,啦啦啦……还是只有一更……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