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砸了避子汤/一生一世笑皇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魅脸色一红,完全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因为觉得自己根本担不起。

什么宜其室家,根本就是不说她好吗?

她只想掀翻了他的家,还想杀了他的家人。

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他反握住她的手,优雅的声线,缓缓地道:“焱说的家,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与我。”

“嗯!”夜魅点头,一扫尴尬,一本正经地评价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你这话没什么毛病!”

门外。

钰纬在门口犹豫着,看着自己手里的避子汤。呃……

自己要不要拿过去给他们呢?看殿下跟夜魅姑娘的关系,好像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想喝这玩意儿了呢?自己要是拿上去,那不是在找死?

但是,如果还是准备喝的呢?

自己要是不拿上去,岂不是办事不利?钰纬觉得自己像是一株可怜的小草,在夹缝里生存,往那边走都是危险,活得很是艰辛。

一再的思考之后,他看着里头,四皇子殿下和四皇子妃的体己话,差不多是说完了,于是就端着自己手里的药碗,走了进去。

北辰邪焱见了,不必问也知道是什么,这也是他自己之前吩咐的,所以也怪不得钰纬。

夜魅原本就没准备给他生孩子。

这会儿看见钰纬端着这东西过来,她接了过来。

北辰邪焱却是忽地开了口:“你……”

只是一个字之后,便再无其他的话了。其实,他想说的是,这东西对女子的身体有损,是伤宫的,若是一直服用这个,时间长了恐怕再难成孕,对她的身体也有很大的损害。

但是此刻……

若是他阻止她,就有食言,还是想要她为自己生下孩子的嫌疑。所以,他说到这里,便顿住了。

夜魅看了他一眼,冷声问:“怎么?不想我喝?”

北辰邪焱拳头紧了紧,最终还是实话实说:“不错,焱自然不想你喝!即便不是为了子嗣,为了你的身体,喝这东西,亦是不妥!只是……”

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注定她还是想喝下去。

只是,她现在对他的态度,虽然已经转变,但是对北辰皇族的仇恨,她丝毫没有消弭,并且,她不想生下有北辰皇族血脉的后裔。

夜魅眉梢扬了扬。

手一松,手中的碗,就掉落在了地面上。里面的药洒了一地,北辰邪焱愣了一下,钰纬也愣了一下,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不知道这是手滑,还是……

但是,以她的身手和武功,若说是手滑,也实在不太可能。

看着他们主仆震惊的模样,夜魅冷声开口道:“我月事刚刚走,这段时间原本也是安全期,怀孕的几率几乎为零,所以你既然不想我喝,那这回,就不喝吧!”

北辰邪焱和钰纬,当然不明白什么叫做安全期,但是大夫能够掐算时间,知道什么时候容易怀孕,什么时候不容易怀孕,这个他们是知道的。

想必夜魅说的安全期,就是指这个了。

北辰邪焱闻言,倒是笑了,缓声道:“既然是安全期,那岂不是意味着,这几日焱都不用节制,夫人也不必担心怀孕?”

夜魅:“……”你怎么就这么能耐呢?

把她折腾了一个下午,还在古代赶了一回时髦,玩了一次车丨震,他还不满意吗?

看着他一脸似笑非笑,似乎还想占便宜的模样,夜魅心里明白了,是的,没有错,他还不满意,并且是一点都不满意。

钰纬在边上笑了笑。

心想四皇子妃虽然没有说以后都不喝,但总归这也是有一回不喝了,这算是一个很好的开头,以后说不定也都跟这回似的,觉得在安全期,也都不喝了呢?

那就很完美了。

夜魅心里其实明白,安全期虽然受孕的几率非常低,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完全不可能怀孕。

所以,这风险还是有的。

但是……

如果真的不小心就怀上了,她就认为是命了,如果命里这个孩子真的要出现,那她就认了好了。

毕竟,她也不可能再嫁给别人,而宗政皇朝也只剩下她一条血脉,所以啊,如果不生孩子,宗政皇朝的血脉,也会断绝。

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

北辰邪焱倒是笑了,他倒是与她想到了一处,便缓声道:“若夫人当真不小心受孕了,这孩子便随夫人姓好了!”

钰纬:“……”殿下您别这样!

您在大婚的那天,自己跨火盆,已经被许多人嘲笑病垢了,现在孩子都不随自己姓,你还要不要尊严了?

夜魅姑娘,你可千万要拦着殿下,不能让殿下一点做男人的尊严都不留下啊!

没想到。

夜魅听了,倒是赞赏地看了北辰邪焱一眼,冷声道:“说实话,这倒不失为一个主意!”

北辰邪焱当即便笑了。

他原本就不是在乎什么子嗣传承,什么千秋万代的人,他在乎的唯有夜魅一个。甚至其实他并不欢迎,一个孩子出来跟自己争夺夜魅原本就不多的温柔。

只是,他实在是不愿意,经常喝那东西,损伤她的身体。

夜魅却还是补了一句:“你别以为你这么说,下回危险期我也不喝药,我没打算顺其自然的给你生孩子!”

她这话一出,北辰邪焱思索片刻,缓声道:“那便这样吧,以后危险期,焱便不碰夫人!”

夜魅:“……”好像是个主意!

这也好,其实她一直就在担心,她跟北辰邪焱如今和好了,以这家伙在路上都要如狼似虎的要她一回,以后是不是要常常被他折腾,这回因为安全期和危险期,反而争夺出来不少轻松的时间。

钰纬在边上听着,也是一阵无语,算了,你们开心就好,我不管了!

然而。

北辰邪焱也不傻,他问了夜魅一句:“那么夫人,每个月的危险期是有几日?”

夜魅赶紧胡说八道:“半个月啊!半个月都很危险!”

“是吗?”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他扬了扬眉,缓声道,“既是如此,焱明日还是问问御医为妥,以免耽误焱与爱妃的幸福!”

夜魅:“……好吧,九天!”

------题外话------

今天早点睡哦……凌晨还会不会有更新要随缘,但是更了也是凌晨四五点了,所以大家明早瞅瞅有没有吧。另外谢谢大佬们的女神皇冠和钻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