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将军之死,大营验尸/权宠之仵作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将军!你怎么了!来人——”

刘赟的一声大喝骤然惊破了整场夜宴,燕迟第一个发现不对!

他骤然起身,目光一望,极快的锁定了刘赟的方向,立刻便朝着刘赟的方向疾奔而去,等到了跟前,顿时看到了血流入注的付德胜!

“来人!传御医——”

燕迟一声厉喝,顿时,整个场中都被惊动,传御医的传御医,燕淮带着众人,一起朝着付德胜这边走了过来,待走近了一看,只见刘赟已经从地上站起,此刻正抱着付德胜疾呼,而付德胜口吐鲜血,面上也满是血色,付德胜一双眸子睁的大大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刘赟,见刘赟面上满是急色,他极其费力的张了张口。

“是……北……”

只道出两个字,付德胜身子便狠颤一下,然后,那双眸子便大大睁着一动不动了。

刘赟一愣,一双眸子只恨得通红!

“付德胜!付德胜!”

吼了两声,付德胜那双眸子仍然是一眨不眨,刘赟双手无措的摇着付德胜,手一摸,却是摸到了付德胜脖颈之上的一处伤口,刘赟定睛一看,却见付德胜血糊糊的脖颈左侧,竟然有一个大大的血洞,他身上的致命伤正是这处!

“御医来了!御医来了!”

侍卫在外喊了一声,外面围着的人立刻让了开,随行的御医大步走进来,然而一看到付德胜的样子,御医立刻面色一变,刘赟眼眶都红了,见到御医立时大喊!

“快点!快点救他!”

御医蹲在付德胜身边,先摸了摸付德胜手腕,再摸了摸付德胜颈侧,随即眉头越皱越紧,刘赟面色凶狠,御医转头看着燕淮的方向,“皇上,人已经去了。”

刘赟一听,一把抓住御医的领子,“你快给我救他!别什么什么人已经去了的话!他是西梁大将军!若他死了,我绝不会让大周好过!”

御医面白跪地,“皇上,三皇子殿下,人真的已经去了,这样重的伤,便是适才也难救的回来,此刻脉息全无,绝无生还之象。”

刘赟瞪着一双眸子看向燕淮,“九姑娘!喊你们的九姑娘来!她不是治好了拓跋弘吗?!让她过来救付德胜!快点——”

燕淮皱眉,给了袁庆一个眼色,袁庆点点头,连忙命人去喊秦莞来。

远处的舞乐因为忽然生出的变故已经停了,所有人都围在了刘赟周围,见付德胜这般,其他所有人都知道他必定已经没救了,却也不忍直言,燕淮眉头皱成了“川”字,眼底的怒意即将要溢出眼底,今夜本是大宴,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好好地大宴竟然会死人,且死的还是西梁的大将军!

前面有北魏的太子生死未卜,后面又有西梁大将军横死当场,这个围猎,为何如此不平?!燕淮转眸,只见周围人群之中燕迟已经不见,正要问,林璋已凑到燕淮身边,“皇上,世子殿下已去追查此事。”

燕淮点点头,看了周围一圈,“好好地给朕查此事!”

林璋应了一声,立刻退到最外围吩咐手下。

秦莞正守在拓跋弘的大帐之中,袁庆派人来的时候秦莞丝毫不知发生了何事,却听那小太监道,“九姑娘,西梁的付将军出事了,马上就要死了,请您速速去看看。”

秦莞一讶,一旁的拓拔芜也惊了,“西梁的付德胜?!他怎么会死?!”

小太监慌忙摇头,“小人也不知道,请九姑娘速速过去看看!”

拓拔芜立刻道,“那我也去!”

秦莞却不许,“不行,你留在帐中守着,我去看看!”

拓拔芜心知秦莞是让她看护拓跋弘的,只得不情不愿的留了下来。

等秦莞到了广场之时,广场已经团团围了住,一见秦莞来了,袁庆立刻道,“皇上!九姑娘来了——”

众人皆是回眸看去,只见秦莞一身天青色宫裙,正疾步而来。

燕淮忙道,“九丫头,你来看看——”

秦莞老远就闻到了血腥气,见此不敢耽误,连礼也顾不得行便走向最里面去,然刚一走进来,秦莞便看到了付德胜双眸园睁一动也不动的样子,她一眼看到了付德胜的致命伤,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刘赟见她来了,狠声道,“快点救他,你不是很厉害吗——”

秦莞还是蹲下身子来问了问脉,然而她摇了摇头,“三殿下,已经救不了了。”

刘赟眸子一瞪,本想对秦莞发火,然而对上秦莞有些悲悯的眸子,他却又觉所有话都被堵在了喉头,他只是让付德胜帮他拿药而已!怎么会!付德胜怎么会死?!

“立刻封锁整个大营!找到行凶之人!”

燕淮一声令下,林璋立刻应了一声,燕淮看了一眼其他人,“都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今夜的夜宴,至此结束!”

说着又看向燕彻,“太子和成王一起搜查大营,所有可疑人物,皆拿下!”

燕彻和燕麒齐齐应声,很快便带着人一左一右搜查起来。

人群散开,只刘赟抱着付德胜瘫坐在地,燕淮叹了口气,“三殿下,付将军适才去了何处?”顿了顿,燕淮又道,“大营之中出了这等事,是大周之责,三殿下节哀顺变,眼下当务之急,乃是找出是谁在营中行凶。”

付德胜颈侧的伤口触目惊心,绝非意外所致,既然如此,那谁对他行凶的呢?

刘赟咬着牙看向燕淮,“此番围猎,先是北魏太子,又是我西梁大将军,一个围猎而已,竟然能连送掉两条人命,皇上,大周可真是好样的!”

连番出事,燕淮自然面上无光,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要稳住局面平息刘赟之怒才可,燕淮叹了一口气,“三殿下,任何人出事都非朕所愿,此番两国来使在此,却频频出事,一想便是有些人故意为之,三殿下若将怒意指向大周,只怕要中了那幕后之人的奸计,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出杀害付将军的凶手才是。”

刘赟狠狠看了燕淮片刻,似乎是在看他面上神色可有破绽,半晌,他又低头看了一眼付德胜死不瞑目的眸子,他眼眶微红,顿了顿才抬手,轻轻的让付德胜的眼皮合了上。

“我心痛病要犯了,付将军回去给我拿药,我看他久久未归,便想自己去看看,结果刚走到这边,便看到他跌跌撞撞扑了过来。”

说着,一旁的西梁侍卫将刘赟扶起来,燕淮点了点头,又吩咐林璋,“找个大帐,将付将军好好地安顿下来。”

林璋立刻命人将不远处的一处堆放杂物的帐篷收拾了出来,等付德胜被抬走,地上便留下了大摊的血迹,刘赟看着看着,忽然,身子一斜晕倒了过去!

刘赟晕了,自然又是一番手忙脚乱,待御医说刘赟只是疾病复发之后燕淮方才放下了心来,燕淮亲自带着人送刘赟回了大帐,再重新回到广场的时候,便看到林璋正在和拓跋锐说着什么,拓跋锐一脸的恼怒。

燕淮挑眉,立刻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见燕淮到了,林璋立刻道,“皇上,刚才宴席之上大家都没有离开,只有五殿下离开了,我们问五殿下去了何处,可他却没有说明白。”

拓跋锐一瞪眸子,“我为何要跟你说?!我连这点自由都没了?”

燕淮沉声道,“五殿下可知道西梁的付将军被人谋害死了?”

拓跋锐面色微变,“付德胜死了?!为何会死?他不是一直在宴会上吗?”

“付将军去给三皇子拿药的时候被人刺伤,之后很快就断气了。”

听林璋这般一说,拓跋锐眉头皱得更紧,顿时也明白过来为何营中忽然被戒严,“我离开这里,本来是想看看皇姐有没有来的,走到一半却觉肚子有些不适,便先去如厕,然后又去大哥的帐篷了一趟,我去的时候九姑娘已经不在,皇姐也没说什么,只说她要留下看着大哥,然后我便回来了……”

林璋面上略有怀疑,这边厢,燕迟却从付德胜去的方向大步而回。

燕淮忙招手让燕迟近前,等燕迟走过来,燕淮急急道,“如何了?”

燕迟颔首,“沿着血迹寻过去,发现付将军去了药房。”

“药房?!”燕淮一讶,林璋也一脸的惊疑不定。

燕迟颔首,“是,不仅如此,还发现了凶器——”

燕淮忙又问,“凶器为何?”

燕迟回身,从白枫手中拿过了一个用白布包裹之物,打开一看,却是一支带血的烛台,烛台之上蜡烛被拔了掉,尖尖的烛台铁芯上仍然可见血迹。

燕淮眉头紧皱,“所以说,付将军是在药房被人袭击的?”

燕迟颔首,“是,的确如此——”

燕淮凤眸微眯,“好,这案子还是你主理,今夜夜宴,凶徒竟然敢在营中行凶,可见已经是穷凶恶极,朕已经让太子和成王去搜查大营了,这里交给你的和林璋,该如何查都可以,眼下三皇子病倒了,等他醒来,势必会质问此事,务必早点有个答复。”

燕迟颔首,却又道,“我想让九姑娘帮忙检查检查付将军身上的伤口。”

燕淮和燕迟对视一眼,点头,“营中人随你调用!”

秦莞等在一旁候命,很快,燕迟将宴处交给林璋,自己带着秦莞往停放付德胜尸体的大帐而去——

“顺着血迹找过去,却是在第一处药房门口,今夜夜宴,药房那边本来有人看守,却不知为何我们过去的时候不见人,这一点已经让人去查了。”

“血迹从外面一直延伸到了门内,药房之内有被翻动过的痕迹,然而并没有明显的打斗的痕迹,只找到了一支带血的烛台。”

“如果猜的不错,烛台应该就是凶器,我们搜了其他地方,并未看到血迹,所以付德胜在被袭击之后,是第一时间朝着宴会这边跑的。”

燕迟边走边说,脚步快,语速也快,秦莞疾步在后面跟着,眉头紧皱。

“没有明显打斗的痕迹?付将军乃是西梁大将,武功极好,寻常人别说正面打,便是偷袭也难得手,我刚才简单看了看,付将军几乎是被一击致命的,能在付将军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将他一击致命,营中竟然有如此高手?”

听秦莞这般一说,燕迟却道,“那如果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呢?”

没有防备?秦莞看着燕迟,四目相对,秦莞心底微亮,如果是认识的人,自然就会没有防备,付德胜来了营中多日,小兵将们就算了,稍微有几分品阶的将领和几国主子们他却是都认得的,难道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很快,燕迟和秦莞一起到了大帐之中。

帐内点了三盏风灯,将整个大帐照的十分明亮,付德胜刚刚断气,此刻颈侧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他的脸亦是鲜活的。

燕迟让白枫在外把手,自己和秦莞二人一起留在帐内,秦莞上前,先肃穆的看了付德胜片刻,然后道了一句“得罪”,便开始脱付德胜身上的衣物,燕迟见此,立刻上前来搭手,没多时,付德胜便只着了衬裤躺在木板之上。

燕迟将那烛台拿给秦莞看,秦莞看完,便开始验尸。

一眼扫过去,付德胜身上其他地方并无明显的伤痕,秦莞便站在付德胜脑袋旁,仔细的看他颈侧之上的伤痕,“伤在死者颈部右侧主血脉上,凶手应该十分熟悉人的血脉分布,那烛台的铁芯极细,凶手却一击即中。”

这么一说,燕迟不由想到了拓跋弘,“拓跋弘身上的伤,也是极准。”

秦莞眉头微蹙,继续看下去,“这伤口极深,伤在右侧,那凶手是个左撇子……”

秦莞一边说一边语声有几分犹疑,忽然,她笃定的摇了摇头,“不对,凶手不是左撇子,他只是在死者后面袭击,所以伤口才在右侧,因为死者脖颈前侧,有一道被锁喉的淤痕。”

秦莞低头,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付德胜脖颈上的伤痕,继而更肯定的道,“凶手应该是在死者身后,锁喉的同时,用烛台一击致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