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霍瑶光的聪明(二更)/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瑶光这边的宴会,也总算是如期而至了。

其实,宴会的日子已经是往后拖了一次了。

对外,只说是王妃水土不服,身体不适。

也因为这个原因,倒是收了不少的礼。

霍瑶光因为不想再出现之前杜婵娟勾引叶兰铭那样的戏码,所以这次的宴会,表明了只请女眷。

除了当地官员的家眷之外,还有一些名门大儒家的女眷也来了。

西京这地方,不能是白白地占了一个大夏第一州的美名的,名士大儒,也是不在话下。

宴会主要还是秦姑姑等人准备的,霍瑶光就只是负责看了看单子,然后这天抽出时间来也就可以了。

宴会地点定在了后花园,因为天气暖和了,正好就选在了湖边的赏景阁里。

此时,已经有睡莲悄悄地开了,正好,还可以到那桥上去赏睡莲。

这桥是用石头做的,两边的栏杆,也都是选了白玉石,也是避免有人失足掉落水中了。

湖上还有几座亭子,离赏景阁最近的这一处,叫五月亭。

“这亭子的名字,倒是有意思。”

“听说五月在这个亭子里赏景是最美的。”

霍瑶光点了点头,招呼着诸位夫人们坐了。

霍瑶光目测了一下,光是这些夫人们,就得有三十个左右了,再加上那些小姐,今天的静王府,还真是热闹极了。

“瑶瑜,你也是未出阁的姑娘,就陪着那些小姐们一起去玩儿吧,也代我尽尽地主之宜。”

“是,长姐。”

霍瑶瑜带着丫环去了湖上的亭子,还有一些小姐们则是就在附近小坐,有的赏花,有的赏景,有的则是吟诗作对,倒是玩儿地不亦乐乎。

霍瑶光她们是坐在了二楼赏景的,刚好能看到亭子里的动静。

看到霍瑶瑜与她们相处地不错,也就稍感欣慰。

得亏了自己将她带出来了,不然,可有的自己忙了。

“娘娘这个妹妹生得真是周正,人美不说,礼数也是相当地好。”

说话的是京西郡守的夫人王夫人。

京西州下辖九郡,其中,这京西城,就属于京西郡的一部分。

换言之,底下的诸多具体事宜,都不可能是楚阳一人去细细管理的。

而京西郡的郡守,可以说是这九郡之中,最为吃香,也最容易出政绩的了。

是以,多年来,但凡是官员调动或者是升迁,无一不想直接到京西郡来。

霍瑶光看了王夫人一眼,倒是觉得这位夫人说话和蔼,而且态度也很温和,“让夫人见笑了。我这个妹妹,自小便爱粘着我。之前听闻我要来西京,便一百个不乐意。后来,还是我二婶娘没法子,才让她跟来了。”

“王妃与霍小姐姐妹情深,也是好事。而且看霍小姐言行举止大方,一看便是受到了王妃的影响。”

这个王夫人倒是会说话,三言两语,既夸了霍瑶瑜,又讨好了自己。

“夫人过奖了。我这个妹妹呀,如今也到了议亲的年纪。原本二婶娘是不乐意让她出来的,可是禁不住她的劝说,这才放行了。”

众人听完,自然是都明白了王妃的意思。

这位霍三小姐如今尚未婚配,而且看这样子,王妃身为长姐,倒像是能做得了主的。

当下,几位夫人的心思,也就活跃了起来。

不过,也有人一早就打听到,这个霍三小姐的父亲如今是庶民,一介平民之身,若非是有武宁侯府这个招牌,只怕在京城,也未必好过。

“殿下,王爷刚刚交待下来,说是京城的东西明天就能到了,另外,武宁侯府又让人多送了些东西过来,请您看着安排。”

“知道了。”

“王妃年纪轻轻,就能将这偌大的静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实在是令人佩服。”

霍瑶光抿唇轻笑,“哪里是我的本事?我也只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真正有本事的,还是她们。”

这等毫不客气地夸赞下人之行,倒是让几位夫人对她刮目相看。

其实,霍瑶光办这个宴会,也是想着更多地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

之前了解到了民间不少的事情,如今,也总得知道一下,这些贵族女人们之间,又有什么说道才是。

“咱们西京的民风不比京城,这里较为开放,男女大防也没有那么严重。虽然不及京城繁华,可是也别有一番风采,殿下您说呢?”

霍瑶光看过去,这位应该是王府司兵大人的夫人。

“是呀。本妃也瞧着这里的风气是极好的,活泼又不会太过,规矩,又不会让人觉得太压抑了。”

一番客套话说过之后,自然就是霍瑶光在引着众人的话题在走了。

比如说,当地若是订亲,都有一些什么规矩呀?

还有,这里的姑娘家及笄前,是不是一定得订亲呢?

还有,这些夫人家的女儿,又是否都读书识字呢?

总之,一场宴会下来,这些夫人小姐们,倒是没有打探出多少消息,倒是霍瑶光从这里了解到了不少她们这个圈子所谓的规矩和脸面。

“殿下,听闻数日前,有一女子被打得遍体粦伤,然后被赶出府去,可有此事?”

王夫人见这里热闹,便压低了声音与霍瑶光说话。

在场之中,除了霍瑶光之外,她的身分算是高的了。

霍瑶光的眸光微闪,“夫人也听说此事了?”

王夫人一听,就知道是确有此事了。

当下敛了神色,再将声音压低,“此事在这贵族圈子里,可是传开了。什么样的话本子都有了。王妃若是得空了,还是应该注意一下,毕竟,这对您和王妃的名声都不好。”

霍瑶光点点头,明白这位王夫人的好意。

“本妃谢过夫人了。只是那个婢子自己太大胆了,原本是府中的歌姬,可是不想,竟然与侍卫偷情,还妄图用假孕这一招来逼迫那位侍卫娶她。如此,才闹得难看了一些。”

原来如此!

王夫人明白过来,“既是如此,那何不成全了他二人?”

霍瑶光摇头,笑得有些无奈,“若那女子是真心的,本妃自然也乐得成人之美。可是偏偏,那女子竟然行事阴毒,给那侍卫下了药,这才成就了好事。侍卫自然是不依的,并且当着王爷的面儿,明确表示,就算是王爷杀了她,也是绝不会娶这样的女子过门的。”

王夫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竟然还有这等事?

此时,又有两伴夫人歪了身子过来,很明显,这是打算听一听第一手资料呢。

霍瑶光笑了笑,“唉,其实吧,那个侍卫也是无辜。原本那歌姬的本意是要给王爷下药的,结果无巧不成书,竟然被那个侍卫给中了。所以……”

霍瑶光摇摇头,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王爷这个人呢,性子向来古怪,自来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

说完,便转头注意向了前面的亭子里。

几位夫人听了,自然是若有所思。

王夫人微愣了一下之后,再看向这位王妃时,眼底里就多了一些抹探究。

按理说,这等内宅之事,王妃是不应该跟她们提及的。

虽然是自己先提了这个话题,可是身为王妃,怎么好让她们知道这些王府的琐事?

可是偏偏,王妃就说了。

而且还说得好像是光明正大。

毕竟,这话题是别人引出来的。

而且,这么一说,还让人觉得王妃是个行事光明磊落之人。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今日过后,必然是会传开,到时候,那些名门夫人小姐们,都会知晓此事……

王夫人的心里打了个突,王妃这是先一步给大家提了个醒呀!

这是在警告所有人,千万不要随便打王爷的主意。

否则,那个歌姬?

王夫人不自觉地,手心已经出汗了。

看来,这位王妃,也是个狠角色呢!

一场宴会,也算是和乐融融地接近尾声了。

霍瑶光给每位小姐都准备了一份儿见面礼,虽然不是多贵重,也就是她的一份儿心意,也是表明了她这位静王妃的态度。

霍瑶光送出去的,是清一色的红色锦缎,而且是正红色的。

因为这东西不好拿,也不好带,所以,只是让人捧出来亮了个相之后,便差人直接送到了各府的马车上。

王夫人心里头就更明白了。

今日来的这些小姐们,大都是十三以上,不曾订亲的姑娘们。

其中不乏一些想要进入静王府的心思,想着能攀上高枝儿,好扬眉吐气。

只是,王妃这一句狠话没有,始终笑脸相迎,却让人送上了这样的一份大礼,格外让人心惊。

正红色的锦缎,并且言明了是送给小姐们的。

这就表示了,都不可能进入王府做小的。

哪有妾室穿正红色的道理?

可怜那些夫人们连嘴都没张,就直接被王妃的这一手给压下去了,简直就是出手快、狠、准!

苏嬷嬷和小环注意到在场有几位夫人在见到这些礼物的时候,明显是不悦的。

便都多长了个心眼儿,弄清楚了是哪家的夫人,以后好有所防范。

王夫人倒是高兴。

以她夫君现在的身分地位,女儿自然是没有嫁人作妾的道理。

可惜了,她这么想,不代表了别人也是这么想的。

宴席到了尾声,所有人也都到了这观景阁里。

霍瑶光看到瑶瑜上来,与她走在一起的,是一个身穿绿色春衫的姑娘。

“三妹妹,这位姑娘我瞧着倒是清雅别致,快与我介绍介绍。”

王夫人浅笑,心知王妃这是有意的。

事前已经特意在她这里请过安了,又怎么会不认得?

王夫人默不作声,既然王妃有意抬举,那她自然是乐见其成。

“长姐,你也觉得王姐姐清雅是不是?我也是一眼就这么觉得呢。”

这话说地王雅如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民女雅如给王妃殿下请安。”

“我想起来了,你是郡守家的千金,之前请安时,我记得你身上还有一件薄披风的。如今除下,本妃竟一时不曾认出来。”

王雅如连忙福身,“王妃贵人事忙,偶有不记得也属正常。”

霍瑶光将王雅如叫地进前来一些,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眉目清秀精致,一看便是一个在书堆中泡大的姑娘。

“你这一身的书香气,王夫人可是没少让她读书吧。”

王夫人浅笑,“妾身也不过就是简单地识几个字罢了。哪里比得上王妃殿下。”

霍瑶光笑了笑,一转眼,小环会意,立马就捧了一个托盘进来。

“本妃筹备宴会之时便说过,今日瞧着哪位姑娘最有灵气,便多送她一份儿见面礼。”

说着,小环上前一步,将托盘推出,然后将上面的盖头给揭了。

王雅如一瞧,倒是有些意外,不是首饰,竟然是一本诗集的手抄本。

王雅如自幼便爱读书,随手一翻,便知这诗集的来历,当下大喜,“多谢王妃赏赐。”

霍瑶光只是随意地笑笑,“好了,快起来吧。今日本妃也是瞧着与你投缘,以后无事了,便多与我这个三妹妹走动走动,你们的性子近,倒是可以玩儿到一处去。”

“只要霍姐姐不嫌我烦就行。”

霍瑶瑜笑道,“这怎么可能呢?我还怕王姐姐嫌弃我呢?”

“你们两个就不要在这里你推我挡的了。今日也不早了,待回头得空了,再一起说话。”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底下有人跪倒请安的声音传来,“给王爷请安。”

一听说王爷来了,这二楼的一些夫人小姐们,立马就打起了精神。

甚至还有不少小姐都特意地抬手扶了扶发簪,或者是理了理衣裙。

楚阳一上得楼来,人已经是跪了一片。

霍瑶光坐在那里,动也未动,“你怎地来了?”

“听人说你午膳用的不多,本王过来瞧瞧。”

“行了,都起吧。”楚阳说完这句之后,直接就拉起了霍瑶光的手,“走吧,巫灵子已经将药熬好了,我先带你去吃些点心再用药。不然对胃不好。”

霍瑶光走了两步,然后停住,“王爷这是怎么了?妾身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客人呢,哪能就这样直接将客人丢下了?”

霍瑶光这么一说,王夫人立马道,“还是王妃的身子最要紧,时间也不早了,妾身也该告辞了。”

王夫人一开口,其它人自然是纷纷附和。

对于王夫人的识相,楚阳还是很满意的。

出了王府,王夫人拉着王雅如的手,好半天才道,“能入得了王妃的眼,是你的福气。而且,看今日王妃的态度,是断不会在你们之中选一个侧妃的。我也就能放心了。”

王雅如今日特意打扮地不出采,原本也就是担心王妃再生出别的心思来。

毕竟,王爷初来西京,若想巩固自己的权势地位,联姻自然是最好,也是最快的选择。

只是没想到,王妃竟然能处理地这么干脆。

“母亲,女儿瞧着这位静王妃年纪不大,可是气度非常。难怪王爷会对她另眼相待。”

“那可不嘛。听说之前这位爷可是杀人如麻呢!死在他手上的女人,没有一百,也得有九十九了。”

聪明如王夫人,自然是看得通透。

可惜了,聪明人毕竟是少数呀。

等到回到星璃院,霍瑶光便负气一般地甩开了他的手。

楚阳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了?”

“今日这宴会,我看十个里头有八个是奔着你来的!”

“嗯?”

楚阳愣了一下,“我又没有出现在你的宴会上。”

霍瑶光哼了一声,“你没出现都这样了,若是出现了,那还得了?”

楚阳立马闭嘴,好像是说什么都不对。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算是摸索出来了一条真理。

那就是媳妇儿说什么都是对的。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反驳媳妇儿。

否则,准没自己的好果子吃。

“你怎么突然去了观景阁?”

楚阳冷笑,“当然是那位好嬷嬷了。或许是觉得没有了丽姬,这府里头太清静了,所以才急着想再给她自己找一个新主子了。”

霍瑶光的眸光一寒,随即又恢复如常。

“照你这么说,今日的宴会之上,定然是有与张嬷嬷相熟之人了?”

霍瑶光的眼睛一动,“又或者是,与太后有一定的关连的人?”

楚阳挑眉,笑得一脸坏,“媳妇儿太聪明了,会让为夫觉得自己很没有存在感的。”

说完,直接就准备扑倒,开吃!

------题外话------

不用说话,直接就用正红色的锦缎堵住你们的嘴!

还敢提纳妾的事不?

打脸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