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意外之喜!(一更)/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内宅这事,楚阳自然不会过问。

事实上,他就算是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了。

大夏的官制,因为他是京西州的刺史,同时,也是担任了京西州的观察使。

说白了,就是不仅有文治,还要负责全州的安防以保证百姓们能安居乐业。

按道理来说,身为观察使,也就等于是掌握了京西的军政大权。

可是实际上,在京西州,总共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两万的兵力。而这些,还是分散在了各郡县的。

当然,边关的二十万大军,那可是直属朝廷,是不归楚阳这个刺史兼观察使管的。

霍瑶光从小德子那里听完了这些之后,大概也就明白了。

如果换成了她以前的世界,那就等于楚阳这一方大吏,掌管着京西州的所有大权,无论是财政,还是民生。

可是,这个观察使,就等同于这里的公安局长了,而云容极那里,才是正统的军营。

所以说,楚阳手上的这点儿兵力,实在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当然,若是单纯地维护治安,还是够用了的。

楚阳因为身兼文武双职,自然就忙地不可开交。

在古砚的提醒之下,终于,数日之后,楚阳病倒了。

不得不开始养病的楚阳,将部分政务都交给了王府的长史和司马去处理。

至于军务方面,则是直接指派给了手下的两名防御使。

先前在义阳县征用的几百人,则是直接就归了义阳县当地的都护府。

不管怎样,对于百姓们来说,可以吃饱穿暖,还可以拿军饷了,这便足矣。

而霍瑶光在弄明白了这些兵力的分散之后,倒是有了一个好主意。

“你之前不是还想着训练一支私兵?眼下,不就是极好的机会?”

楚阳挑眉,“赵书棋还没有找到,那五万兵马,总不能不翼而飞了。一日找不到这些人,我便一日难以心安。”

若是这五万人就潜伏在了京西州,一旦赵书棋生有异心,开始对他发难,那他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他没有那么蠢吧?毕竟京城赵家,现在可还是仍然不曾衰败呢。”

楚阳摇头,“赵书棋已经死了。至少,在世人看来,他已经死了。所以,就算是这里发生什么意外,或者是兵变,也不会有人往一个死人的身上去猜想的。”

这倒也是。

霍瑶光抿了抿唇,难道就由着这个赵书棋一直肆意潇洒地活着?

“既然如此,那你就更应该加大各地征收兵丁的任务了。对外,只说是有些老弱病残需要回乡,新人招进来,是因为有旧人要离开,这应该是正常的吧?”

楚阳之前也有想过这个问题。

只不过,他觉得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他没有告诉霍瑶光的是,登记在册的,的确是只有两万人。

可是实际上,京西州上上下下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三万人。

当然,因为京西城的缘故,所以,京西郡尉手底下的兵力,算是最多的。

这一万人,可都是当地的郡尉们在自己想办法养活呢。

总不能一直这样。

而且,若是再加收兵丁的话,他的财力已经是有些困难了。

“那咱们不急,还是一步一步来吧。”

霍瑶光看他这脸色,就知道应该是有难处了。

他们静王府虽然不缺银子,但那只是对于府里头的这些人来说的。

一旦要多养活几万人,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除非是他们能有一份稳定的经济来源,或者说是每年都能有至少五十万两以上的进项,才敢说养一支私兵了。

霍瑶光知道楚阳想要做什么。

他的急切,应该是头一份儿的。

可是,总会受到各种外在条件的制约的。

“瑶光,跟我来西京,辛苦你了。”

霍瑶光轻笑,抬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现在才说这个话,不觉得迟了吗?你若是后悔了,现在也可以将我送回京城的。”

没想到,自己的手被楚阳紧紧地抓住,“我才没有后悔!只是有些心疼你了。”

霍瑶光淡淡地笑了,“既为夫妻,那便一起披荆斩棘吧。”

楚阳的眸光铮亮,随后唇角一勾,竟是笑得像一朵牡丹花一般,妖艳地很!

“义阳县那边一切步入正轨,还要再等些日子。不如这样,咱们再去一趟义阳县,看看那里还有没有什么其它可以利用的?”

霍瑶光明白他的心思。

现在,他最缺的应该就是钱了吧?

若是这个时候,能找到一座银矿,那可就是真地赚翻了。

义阳县南行约莫有五十里地的地方,又是几处大山横在了那里。

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这里的百姓看起来比县城那里的还要更为富足一些。

只是,百姓的数量有些少。

而且,看着这些百姓,总觉得哪里有些别扭。

“小哥,你们这村子倒是热闹,竟然还有小酒馆。”

“哎呀,不过是讨口饭吃罢了。几位这是要赶路去哪里呀?”

“哦,我们想去何家村的,可是走着走着,就觉得这路不对了。正好,想问问小哥,我们应该走哪条路呀。”

小环是个聪明伶俐的,一身的村姑打扮,“我姐姐家生了个大胖小子呢,正想着去走亲戚,可是却迷了路。”

小二哥倒是热心,抬手一指,“瞧见那边的那条大路了吗?沿着那条路一直走,很快就能看到何家村了。”

“那多谢小二哥了。”

小环喝了茶,放了几个铜板在桌上,直接就上了马车。

楚辽扮作了小环的男人,驾着马车就朝着何家村的方向去了。

“大个儿,我瞧着刚刚那里的人都不对劲儿呢,不像是普通的村民呢。”

“不是村民?怎么看出来的?”

小环拧眉想了一会儿,“他们的手不像!”

说着,看了一眼楚辽的手,“他们的手跟你的很像!”

那个小二哥给她端茶倒水的时候,小环就仔细地看过了。

这习武之人的手,跟劳作的村民的手,怎么可能是一样的呢?

虽然手上都有茧,可是这长茧的地方不一样,而且,这手上的粗糙程度,也是不一样的。

楚辽和小环一路向前,只是却并没有找到所谓的何家村。

不仅没找到,反而来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些人,楚辽心里大概有了计较。

只怕先前的那位小哥,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身分,所以才会想着来杀人灭口了。

这些人都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武林高手,也不过就是会一些拳脚功夫罢了。

十几个人,没一会儿,就都被楚辽给打趴下了,死了大半儿,受伤的几个,楚辽直接让小环给绑了。

两人将这几个受伤地扔进马车,然后拐了个弯儿,从另一条小路走了。

至于地上的那些,楚辽没有理会,好在主子就在距地不远之地,否则,可能会有麻烦了。

“主子,属下已经审问清楚了,前年,有人在这山里头发现了玉石,之后,就开始动手将附近的村民们往外迁。为了不引起外人的注意,所以进展一直比较慢。”

楚辽回来的路上,就直接连审问的事情给办了。

楚阳扶了扶下巴,竟然是玉石么?

霍瑶光的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真是缺什么来什么呀。

正说没有银子呢,这就送上门儿来了。

虽然不比金矿银矿,可既然是玉石,总归是价值不菲吧?

不然,岂会让人大费周章?

“如今那里的所有人,都是假住户。”

“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做到的?”霍瑶光觉得有些不太正常呀。

既然是发现了宝贝,对于某些急于将这些东西拿到手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急?

还能拖了这么久,当真也是本事了。

“殿下,两年的时间,已经不算短了,这里的住户原本有百余户呢。对方许了那些人家好处,才将这些人都给搬走了。之后,还有官府那边,总要疏通,而刘俊又是个软硬不吃的。听说为了这个,还曾经被人暗算过。”

“呵呵,这倒像是刘俊的风格。”

“后来,对方没办法,只能想到了这种假扮村民的法子,也算是掩人耳目吧。只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家,总会有人上山下山。所以,对方又想出了山中有妖兽的说法。”

“这也行?”

霍瑶光对于这些人的脑子,也真是服气了。

什么招数都能想得出来。

“原本是不行的。可是接连有人上山之后无影无踪了,自然也就传开了。官府派人上山查找,也没有什么收获,次数多了,便是连那些官兵都信了。”

如此一来,时日上,只怕是就折腾地久了些。

“他们开采了多少玉矿了?”

楚辽一听,顿时就乐了。

“殿下可能都想不到,他们才刚刚开始开采,目前一块儿成色好的玉石也不曾采出呢,就被咱们给发现了。”

楚阳的眉梢微动,手指在桌上轻叩了两下,“也就是说,那玉石矿已经被人开采了,只是因为运气的原因,一直不曾有好的收获。”

“是这样没错!”

“古砚,派人将刘俊叫过来。另外,楚辽,你去调动王府的侍卫,将那些个假村民,都给我收拾了。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是,王爷。”

楚辽早就等不及了。

如今有了王爷的这道谕令,立马就去办了。

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刘俊才被请到了这里。

而且,看样子还是骑马来的,一下马,连走路都有些不太稳了。

“下官参加王爷。”

“免了,坐吧。”

楚阳十分好心地让人上了茶水,霍瑶光则是早就避到了内室里,扒拉着楚辽带回来的一块儿玉石看了。

颜色是浅浅的粉,看样子,不像玉石,倒更像是那种水玉。

霍瑶光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之后,知道这是什么矿石了。

“这应该是芙蓉石,也唤作芙蓉玉。咱们大夏朝的芙蓉玉可是不多见。”

小环好奇地巴望着看了看,“小姐,这就是传说中的芙蓉玉呀?”

霍瑶光嗔她一眼,“傻丫头,怎么还传说中了?咱们王府也有。只是我不太喜欢这种粉粉嫰嫰的颜色,所以一直搁置着。”

小环眨眨眼,用力地想了想,“好像真的有吔。”

“芙蓉玉是一种淡粉红色,或者是深玫瑰色的块状石英晶体,可切磨产生猫眼或星光效应。这下子,咱们可是发了!”

霍瑶光的这点儿珠宝知识,还是百里无情强行灌输给她的。

现在,倒是有些庆幸,幸亏自己死记硬背了。

不然,就算是真见到了这种东西,也不会觉得多漂亮了。

而且,这种东西,就算是不做成首饰,做成了一些装饰摆在屋子里,也是极好看,且很有档次的。

“怎么了?”

楚阳已经问完了话,进来了。

“我刻百里无情说过,这芙蓉玉因其透明度较高,可产生强的透射星光。具猫眼效应的,称芙蓉玉猫眼;具星光效应的,则称为星光芙蓉玉。光是这两种,就足以让咱们进大把的银子了。”

若是再加上其它的,那绝对是相当可观的一笔收入。

楚阳轻笑,抬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很失望呢。”

“嗯?我为什么要失望?”

“你向来不爱这些东西,我知你最是喜欢摆弄一些可以制作出兵器的矿类,没想到,发现的却是这个。”

“无所谓啦,能换成钱,那就是好东西!”

看着霍瑶光有些贪财的样子,楚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楚阳原本这些年也一直在为了银子的事情头疼。

好在他的王府一直没有女眷,所以,这方面的花销也就少了许多。

可是同样的,因为没有女眷,也少了不少的收入。

原本,他觉得自己就够财迷的了,没想到,娶进门的媳妇儿比他还财迷。

“这芙蓉玉的事情,不能拖。让人尽快通知百里无情。另外,这里,你打算怎么办?”

楚阳笑得有些阴险,原本生得也算是一个芝兰玉树之人,可是这么一笑,再加上了那坏戳戳的眼神,生生地有了几分痞子的味道。

“人家既然把路都给我们铺好了,哪有不安心受着之理?”

“这矿山?”

“我问过刘俊了,是义阳县的首富钱麻子弄的,听说,他的上头有人,就在扶阳郡。”

“啧,那这个消息现在是不是已经传到了扶阳郡守的耳中了?”

“没那么快。而且,若是真有那么大的靠山,你觉得他们做事还能这么慢吞吞的?早就直接开挖了,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顾虑?”

这倒是。

“这钱麻子你打算怎么办?”

“人直接收监,证据嘛,让刘俊慢慢找去吧。至于他在扶阳郡的后台,我自有主张。”

这钱麻子为富一方,却也没有做过什么好事。

当然,太坏的事,也没怎么做过。

欺男霸女这种事,他倒是一件没干过。

不过,当初给刘俊下绊子倒是真的。

还曾在暗中劫过刘俊一回,将人打了一顿。

殴打朝廷命官,就这一条儿,那个钱麻子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人直接收监了,钱家的人自然就坐不住了,大把的银子就开始往府衙送,于是,这些又成了铺家人贿赂县官的证据,一下子,将钱家的另外几个支柱,也给抓了。

这下子,钱家乱套了。

与此同时,扶阳郡那边的钱家,也收到了消息。

只是,还没想着怎么把人捞出来呢,就先收到了一封信。

钱麻子私开玉矿一事,一旦被揭发,那可是要诛连九族的!

而且,当初有村民上山,最后无缘无故地失了踪,这可是好几条命案呢。

钱家人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乖乖地配合。

而这还不算完。

钱家花了极大的心力而弄好的这一切,成了别人的不说,而且,还因为在钱麻子家搜出了与本家的信件来往,所以,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以准备迎接那位的滔天怒火!

------题外话------

不得不说,我们瑶光就是某渣爷的福星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