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出大事了!(二更)/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他一提醒,霍瑶光才想起来,霍誉找到了,这么大的事儿,霍良安这个亲爹竟然还不知道呢。

霍瑶光呆了呆,“那个,二婶娘应该写过信了吧?”

楚阳一脸好笑的样子,一手撑着太阳穴的位置,微眯着眸子,“这京西的信,每天送出去多少,都是些什么人,但凡是过明路的,就没有我不知道的。”

宋氏只是一介普通妇人,她若是写信,自然是要过明路的。

所以,楚阳这意思,是宋氏没有跟霍良安说?

而且,霍瑶光觉得,以自己父母对霍良安的态度,就更不可能主动跟他说了。

所以,霍良安还真有可能就是什么也不知道呢。

啧啧!

亲爹当到这个份儿上,也真是没谁了。

第二天,霍瑶光问了问宋氏。

果然,得到的答案,是没有跟霍良安说。

“霍誉是他的儿子,可是他这个人,何时尽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他当初甚至是买凶来杀流云,只是为了给自己的这个亲儿子腾地位。那真是疼儿子吗?”

宋氏一脸的鄙夷,“他分明就是贪恋权势,自己没有本事,便想着帮自己的儿子用不正当的手段去争,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做一个父亲!”

宋氏越说越气,到后来,霍良安简直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之人了。

霍瑶光有些惊讶。

原以为,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就算是宋氏对他有气,也应该消地差不多了。

没想到,竟然已到这么严重了。

“瑶光,话我搁在这儿,霍誉现在已经是我们二房的人了。若是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了,你该打该骂,都尽管做就是。若是这逆子做了什么大恶之事,你也只管将人处置了。”

宋氏说到这儿,脸上倒是不见阴狠之色,只是,那双眸子,分明就是带着些许的红的。

霍瑶光知道,霍誉的存在,是很多人心头的一根刺。

父亲不会待见霍誉,而宋氏又怎么可能会待见?

一想到他是自己曾经的妯娌和自己的丈夫一起暗渡陈仓而生下来的野种,宋氏只怕就能气到了肝儿疼。

最终,霍瑶光还是没有让人将这封信送出去。

万一霍誉自寻死路呢?

这些事,到时候她如何解释?

不管霍誉有着怎样不堪的身世,总是霍良安的亲生儿子。

所以,还是先缓缓吧。

不着急。

不过,霍瑶光又觉得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

早晚都会知道。

所以,霍瑶光有些纠结。

楚阳看她愁眉不展,就知道是因为霍誉的事情。

“你做的决定是对的。暂时不告诉霍良安,也可以将事情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而且,就算是他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霍瑶光叹了口气,这些个糟心事呀!

因为宋立那边从来旺这里得到了消息,很快就动手了。

虽然只是偶然间听了那么一耳朵,但是可以确定,这件事情的确是高度机密的。

那么,高寒一定不会轻易地让人泄露出去。

所以,宋立寻了个机会,带了两坛好酒,去了和自己私交不错的一位郡丞家。

京西州,属于大州,而且京西郡本身也是大郡,再加上地理位置的特殊,所以,在官员的设立上,是一尉两丞。

也就是说,郡尉府内,有两名郡丞。

这两人,都是仅次于郡尉的级别了。

所以,按道理来说,高寒应该不会瞒着他们什么事。

酒过三巡,宋立再一番夸赞奉承,对面的人一高兴,这酒是越喝越多。

终于,宋立似是在不经意间问了一句,“听说高大人最近要有大动作了?不知道咱们京西州现在哪里还有匪患未除吗?”

郡丞打了个嗝,略有醉意,“你懂什么?咱们郡尉府是掌郡驻军,主管治安、侦缉盗贼的。那是明面儿上的。你真以为,咱们郡尉府两万人,就只是为了抓个小毛贼?”

宋立的眼神闪了闪,听得出来,郡丞是知情的。

“哦,大人英明,下官果然是见识浅薄了。”

“呵呵,你呀,太年轻了,而且也是太天真了。郡尉府的兵哪里就只是管着抓贼的?咱们也得练兵,咱们也得有训练!而且还是对抗训练。”

宋立猛地抓住了重点。

对抗训练?

这是什么意思?

这词听着新鲜呀。

难不成,是真人模仿战场一般地对打?

那可是相当地耗费精力和财力的。

就他们郡尉府?

能有这项开支?

“大人果然是英明,只是不知这对抗训练,又是几个意思呀?请恕下官见识浅薄,还从未听说过呀。”

宋立虽然是在郡尉府,可却是文职,不参与这些将士们的日常训练。

而且,他所负责的,都是一些日常的记录。

“哈哈,这个你都不懂?果然是文人哪!”

宋立也只能跟着干笑。

“宋大人哪,你呀,若是得空了,还是得多去军营里走一走,看看咱们的兄弟们是怎么练兵的。我告诉你,这次的对抗训练,可是跟云将军手底下的精锐来对抗。那绝对是能提升咱们郡尉府的实力的。”

宋立不是很懂。

但是,他很敏锐。

既然涉及到了云容极,那么,这个消息必然还是有一定的用处的。

“那不知是多少人的对抗训练?”

宋立也不傻,郡尉府有两万人马呢,总不能都参与进去。

“这个数儿!”

郡丞伸出了巴掌,五个手指,清楚的很。

宋立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五千?”

“嗯。不错。咱们出五千,京西军也是出五千!”

宋立有点儿懵,“这不太合适吧?”

宋立哪怕是再不懂军事,可是也知道这西京军的五千精锐是个什么概念!就他们郡尉府的那帮人,能跟人家打成平手?

这简直就是要笑掉人的大牙了,好吧?

“哈哈,咱们郡尉府的真正实力,你还没见识过呢。”

那语气,那神态,可是相当地骄傲呀。

宋立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

就在此时,郡丞的头一栽,直接趴在桌子上,叫不醒了。

宋立挑挑眉,看来,主子所料不差,这郡尉府里头,果然是有猫腻。

二话不说,宋立急急忙忙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悄摸地写了一封信,然后将信鸽取出来,放飞了。

他来这西京的日子也不短了。

总算是能拿到一些对主子有利的东西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信鸽刚飞出去没多远,就被人给射下来了。

将信解下来,飞速地回了静王府。

楚阳和霍瑶光两人一言不发,看着桌上的那一封简短的信,各有心思。

“从这上面的内容来看,宋立的主子是个男的,而且位高权重。十有八九,是安国公。”

楚阳这是根据几年前剿灭的那帮土匪得出来的结论,而且,到目前为止,那个独眼儿龙还在逃呢。

过去这么久了,一直没有独眼儿龙的消息。

眼下,又出来这么一封密信,极有可能就是为安国公卖命的。

或者,就是元朗。

霍瑶光将信拿起来,再翻看了几次之后,面色有些气恼,“消息量太少了。没有办法做出正确的判断。而且,你们直接把信鸽给射杀了,这信要怎么送出去?如果信不送出去的话,那又怎么知道这幕后的主子是谁?”

楚阳一愣,然后看向了一旁的楚成。

楚成倒是一脸淡定道,“宋立家还有很多信鸽。”

霍瑶光挑眉,这样也行?

“你去想办法,弄出一只来。另外,再找人模仿宋立的笔记,再重新写一封信。”

“是,王爷。”

弄一只信鸽,对于楚成来说,自然是小事一桩。

关键是后续,还得一直有人跟着这只信鸽,关键是,这哪里能跟得上?

“连人带信鸽都直接进入京城,然后再把这信鸽放了,看看它是往哪个方向飞。”

霍瑶光听得满头黑线,越来越佩服他们的脑回路了。

这样也行?

事实证明,真的可行。

而且,事实也证明了,楚阳猜地没错。

信鸽的确是飞进了安国公府。

霍瑶光觉得呼吸都有些紧张了。

一个清妃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

怎么又有安国公府跟着插上一脚?

而且,安国公也知道赫赫族的事?

“现在这样,宋立暂时不能动,他现在这颗棋子,刚刚好可以为我们所用。关键时刻,兴许还能出奇不意。只是霍誉和来旺这两个人,必须要处理掉。”

霍瑶光的心里咯噔一下子,“你要杀了霍誉?”

楚阳摇头,“可以不杀,可是至少,在我们回来之前,他必须要待在该待的地方。”

霍瑶光一头雾水,哪里是他该待的地方?

第二天,来旺奉命去取东西,结果,中途经过练武场的时候,就被一支流箭给射死了!

真实情况,当然不可能是真地被流箭射死了。

他是被人点住了穴道,然后生生定在那里,不能动,被一箭射穿了心脏。

这种事情,并不算是特别少见。

之前也曾发生过有人去演武场偷看,结果被流箭给射伤的事情。

只不过,射死人,还是头一次。

霍誉见到来旺的尸体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来旺的眼睛睁地大大的,一脸惊惧的模样,在霍誉看来,那就是死不瞑目呀!

来旺之死,自然也引起了宋立的注意。

他担心是自己和来旺的事情败露了,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疑神疑鬼。甚至,都做好了连夜潜逃的准备。

可是,一切都很平静。

霍誉没事,他也没事。

而且,霍誉的行动自由,仍然不曾受到限制。

于是,过了两天之后,宋立平静下来了。

那天来旺的事情,他也让人打听清楚了。

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来旺自己的责任。

如果不是他自己走错了路,也不可能会被流箭射死。

根据他打听到的消息,是来旺自己想要走近路,结果,就被流箭给射中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那天举弓练箭的,还是一位大力士,准头虽然不行,可是那力道大呀。

所以,这来旺就这么死在了箭下。

而霍誉则是以为来旺想借机去打探消息,结果,没想到反而出了事。

总之,因为来旺死了,这两人都暂时地消停了许多。

而楚阳的目的,原本就只是为了震慑霍誉。

至于宋立,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压根儿就没把他放在心上。

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不值得让他花费太大的力气和心思。

转眼,已经到了任羡林的周岁宴。

有了之前云容极的捣乱,这次霍瑶瑜可是长了个心眼儿。

千叮咛万嘱咐的,可不能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摆上来。

主要是小孩子嘛,他哪里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只觉得好玩儿就成。

所以,在东西摆上之前,她又亲自去看了一遍。

确定没有污七八糟的东西摆出来,这才放心。

任羡林倒是不负众望,最终拿了一方砚台。

任宁非看了一眼手上的砚台,唇角笑得都要翘到耳朵上去了。

“不错,不错。”

任大人也是十分满意,他的这个嫡长孙,将来还是要继承他们任家的门楣的。

果然,文人的孩子,还是要走文人路子的。

这么热闹的场合,霍瑶光自然也带着大宝去了。

抓完周之后,林林就跟在了大宝的屁股后头玩儿去了。

跌跌撞撞的,两人身侧都有奶娘跟着,生怕再摔着了。

任大人看了一眼几个小孩子,眸光微闪。

周岁宴上,霍瑶光也饮了一些果酒。

虽然度数不高,可是喝多了,也一样是会醉人的。

霍瑶光高兴,酒也喝地不少,出来的时候,脸上红扑扑的。

周岁宴,楚阳也来了,不仅来了,而且任羡林抓周的那方砚台,就是楚阳送上的文房四宝中的一件。

没想到,还真地被任羡林给抓到了。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应出来,两家将来的走向了。

马车上,霍瑶光微醺地倒在了楚阳的怀里,眸光朦胧,醉态格外勾人。

“咦,这是哪里来的美男子?来,给姐笑一个!”

一边说着,一边拿手指去勾楚阳的下巴。

楚阳也由着她闹腾,知道她这是半醉半醒,借着酒劲儿故意来闹腾他呢。

“不好玩儿,你就不能配合一下,笑一个?”

楚阳垂眸,表情有些危险地看着她。

可是偏偏,霍瑶光压根儿就无惧。

无奈,楚阳也只好叹了一声,然后十分勉强地笑了一下。

霍瑶光拍掌大笑,“美人一笑,果然是倾国倾城呀!”

楚阳黑脸了!

哪有男人被这样夸的?

下一刻,霍瑶光就说不出话来了。

而霍瑶光也因为胆大地调戏了某爷,这天回去之后,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都没下得来床。

书房,楚成正在汇报京城的动态。

“清妃离开皇宫,只怕是个借口。”

楚阳既然已经知道了清妃的身分,自然就不相信她真的只是为了调养身体。

“目前为止,她的确是还在护国寺内。不过,听说她现在似乎是在养伤,而非是病。”

“嗯?”

“我们的人,有看到了她打坐练功。”

楚阳挑眉,清妃果然不简单!

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就是不知道,这功夫到底有多高了。

“另外,叶世子和安清郡主的婚事已经被提上了日程,等到入秋了,估计就要成婚了。”

叶兰铭自己的事,楚阳没想着操心。

倒是这个清妃到底在京城有多大的势力,还是得先摸一摸的好。

“赵颜颜那里查地如何了?”

“回王爷,之前赵颜颜的确是投靠了清妃,不过,在对付良妃这件事上,清妃并没有插手,可是具体有没有给予方便,目前不得而知。只是,四殿下因此而折了两个眼线。”

“让我们的人不必心急,记住,只是时刻关注着京城的动向即可,千万不可暴露自己的身分,若是有要紧之事,难以自保,可直接去找梁国公。”

“是,王爷。”

楚阳要的,只是远程监视着京城就好,现在各方势力斗地正狠呢,由着他们去闹腾吧。

他现在真正关心的,还是赵书棋和齐王那边。

有了那几个小国做后盾,齐王就算是不能将大夏击溃,至少,也能偏安一隅了。

这对于大夏来说,无异于分裂!

绝非好事!

而就在此时,江南传来消息,齐王竟然想要自立为帝!

------题外话------

来来来,大家猜猜看,这个齐王能不能称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