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十八悔不当初/农媳当家:将军宠妻无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蜀国相爷上官纵横一看南楚国皇后的面容,立马就熄了献人的念头,真不是他妄自菲薄,他之前也认为嫦曦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尤物,连他都有些把持不住,但是这人就是不能比,现在看来,这嫦曦之于雍容华贵的昭宁皇后,就是鱼目之于珍珠,路边的野花之于牡丹,只要他长了眼睛,就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嫦曦震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青青白白的脸色镇定下来,她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舞姿曼妙,尤其是她极为擅长‘翘袖折腰’之舞,容貌比不上,这舞蹈还比不上么?她满是自傲的瞧了一眼殿堂中央的舞蹈,呆板死气,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可是等了很久,嫦曦终于按捺不住了,频频向上官纵横示意,然而,上官纵横一副欣赏歌舞的模样,丝毫没有理睬嫦曦。

嫦曦看上官纵横这样,心里一个咯噔不断往下沉,看上官大人的模样,似乎已经打消了把她献给建元帝的意思。

她顿时慌乱了,这怎么行呢,这可是她一步登天的机会。

嫦曦终于沉不住气了,朝云素莹使了使眼色,之前云素莹能嫁给上官纵横还是靠她的计策,果然云素莹接触到嫦曦的眼神,柔声询问道:“相爷,妾身曾经听说过嫦曦姑娘的‘翘袖折腰’之舞冠绝天下,这么好的时候,何不让嫦曦姑娘跳一支呢?”

云素莹当然没有那么好心帮嫦曦,她刚刚看上官纵横看那昭宁皇后失神,心里不爽快,二来,那南楚国的建元帝权势滔天,又生的高大俊美,后宫却只有昭宁皇后一人,如何不心生妒忌,自然不介意给别人添堵。

就算嫦曦不成功,也不关她什么事情。她这些算盘打得很好,可惜她还是算错了。

上官纵横一听云素莹这些话,脸色就沉下来,他这个年纪能爬上相位,自然是老谋深算的狐狸,视线在云素莹和嫦曦两人之间来往,看的云素莹脸色都白了,她也是太得意了才忘记相爷最厌恶管太多和过问政事的女人。

“妇道人家少给我生事!”上官纵横斥责道。

“是,妾身知错了。”云素莹忙认错。

大殿推杯就盏,觥筹交错,三三俩俩谈话畅饮的比比皆是,更多的是一大圈人围着几个官阶高的。

上官纵横也拿着酒杯和酒壶过去,他是个交际能力十分厉害的人,官场素来混的如鱼得水,为人又大方,不拘小节,他一眼就瞧中几个氏族势力庞大,官阶爵位高的人联络感情,可惜很快他就铩羽而归了。

那南楚国的副统领孟云星大人也不知道怎么的,十句话里有八九句讽刺他的,最后似笑非笑说道:“赎孟某不奉陪了。”

他也就当这孟大人心情不好,转而看到一个穿着紫袍,气质犹如芝兰玉树,唇红齿白,清俊斯文的青年,他立马就认出了是这位跟刚刚那位副统领的堂弟孟云华,他走上前温言尔雅探口风道:“刚刚跟令兄谈话,也不知道哪里言语上多有得罪?”

“是么?我那长兄素来脾气甚好,那我可就不知道了。”孟云华敷衍说道。

上官纵横顿时有些错愕,可惜等他碰到那身穿绯袍,剑眉星目的刑部侍郎蒋景程,和黑色铁胄的英俊青年孟云佟两个不是绵里藏针,就是夹枪带棒的。

纵使是心机过人的上官纵横也是一脸懵然,他心里隐隐知晓自己肯定是那里得罪对方了,可是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他这时候大概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在他让嫦曦献舞已经是把他们得罪透了。

回去之后,他心烦意乱也无意取乐,对上门求见的嫦曦和云素莹纷纷拒之门外。

等他的原配夫人过来的时候,他本来想不见,不过想到上次她的劝谏,他迟疑一下也就让她进来了。

“相爷,脸色不好,可是身体不适?”

上官纵横摇摇头没有说话,一副烦心的模样,最终他看着妻子静谧的脸庞,忍不住倾诉说了这件事,要是往常他肯定不会说,可是这次的事情太令他挫败了。

云苏晴蕙质兰心,迟疑说道:“妾身听说这四位大人似乎都跟南楚国的昭宁皇后颇有些渊源。”把她偶然知道的事情告诉上官纵横之后,上官纵横恨不得以头抢地,真是没想到自己百密一疏,居然不知道这件事犯了这样的大错,果然谨慎起见,他也派人去查探了,等知道这四位跟昭宁皇后关系甚笃,他哑然失语,这献人这步棋一开始就走错了。简直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上官纵横自从这件事之后,对云素莹就疏远了,更是敬重自己妻子暂不讨论。灰溜溜回西蜀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