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十二章花朝节踏青/农媳当家:将军宠妻无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马凌云看自己家娘亲说的正头头是道,又着急连忙咳嗽两声提醒,柳清菡到底是聪慧,一下子就察觉出异样来,果然顿住,转过脑袋来,看门口站着的高大黑着脸的司马骁翊,讪讪一笑:“我跟她说着玩闹的。”

“哦?原来娘子还有这样夙愿?为夫如何不知道?”司马骁翊俊美脸庞带有戏谑之色,狭长眼眸暗藏恼怒,表情似笑非笑的。他原先再怎么听清菡说出格的话都没有这一回来的震惊,若是旁的女子敢这样随意胡说八道,他早就饶不了那人,偏偏这人却是自己娘子。

“哎呀,父皇我们赶紧准备好去外头踏青游玩,回来城镇还有烟花可以看。”司马凌云赶忙给自己娘亲打圆场。

司马骁翊意味深长看了柳清菡一眼才走,总算是把这话茬子揭过了。

柳清菡摇了摇脑袋掰着指头说道:“今年犯太岁了么?要么是说别人坏话让正主听见,要么是说这些话让不该听见的人听见。”

“娘亲,以往呀我看是您管制住了父皇,现在怎么掉了个儿,反倒是您被管制住了。”司马凌云若有所思嘻嘻笑道。

“你不懂,你父皇比以前可怕多了。”柳清菡叹息一声说道。

“这点我也认同,父皇纵然对您好的没边,但是这管人管的很严,架势就跟管小孩,总是怕你跑了似的。”司马凌云庆幸拍了拍胸口说道:“也幸好这样,不然我跟冬至可就要遭殃了。”

“你少没大没小,他可是你哥。”

“哼,他还一直叫我小名呢,娘亲也真是,汤圆这么有福气的名字给给皇兄才是。”司马凌云焉坏想到,总是说她胖,她这是叫丰腴好吗。

柳清菡也不跟她再搭话了,莞尔一笑,两兄妹是冤家,见了就吵,感情却是比平常兄妹还好。

因为柳清菡宽慰,司马凌云也歇了外头找驸马的决心,她本来只是羡慕这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但也是宁缺毋滥,这么多年都没有看对眼的,怎么可能一晚就有了呢,因此也不抱什么希望,她又是贪玩的性格,把这事情撂下之后,看面前替她装扮的明艳动人的母后,突发奇想,产生了一个念头。

“娘亲,你说我们俩站一块,保不齐别人还以为我们俩是姐妹。”司马凌云瞅了瞅自己娘亲一眼。

柳清菡没有搭话,拧正她脑袋提醒说道:“小心画歪了。”对于这种话她早就听多了,也没有什么感觉。就好比你天天被人夸皮肤白,但是夸来夸去也就这一点,内心没有波动,新意了。

“娘亲,这花朝节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司马凌云试探着询问道:“我们来打个赌如何?娘亲,我们过段日子就回京了,可就没有这么自由了,要是不留点美好回忆多可惜啊。”

“不要给我打鬼主意了。”

“娘亲,娘亲,你疼我这一回,呜呜,我这可怜每人爱的,娘亲连这点事情都不答应我。”

“行了,不要假哭了,吵得我脑壳疼。”柳清菡扶额说道:“你说要如何,要是没有太离谱了的话,我也就应你一回。”

“娘亲,我们……”司马凌云凑到柳清菡耳畔处。

“这似乎不大好啊。”柳清菡听司马凌云这样说,虽然觉得主意有点嗖,但她其实也是个好玩的性格,莫名觉得有趣。

司马凌云赶忙趁热打铁,又是胡搅蛮缠的,总算是软硬兼施让柳清菡答应下来。

……

花朝节街上人口杂乱,为了谨防意外,建元帝一行人出游,明面上孟云星,孟云华,还有秦风,苍擎,海鹰四人充当守卫,保护帝后安全,暗中则是有暗卫跟从。

坐在大堂上的几人早就准备就绪了,只等主子出发了,孟云星奇怪问道:“凌云那小丫头咋咋呼呼的,怎么这一回又不见人了。”

“副统领,你还真是不了解女人,这时候当然要好好打扮了。”冷不丁的海鹰接口道。

孟云星上下看了一眼穿着男人装扮的海鹰一眼,笑着问道:“你说的倒是,不过你怎么就不像那些女人爱打扮?穿着这身黑不溜秋的衣服不是很没有意思。”

海鹰把孟云星当小辈,也不在意他的眼神,冷静说道:“穿习惯了,换姑娘家的衣服总是不爽利。”

孟云星一听海鹰这一正经的回答,俊逸脸庞上更是笑得奸猾,转过脸跟苍擎挤眉弄眼小声说道:“苍大人,令夫人有这个穿男装的爱好,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哦?”

苍擎一下子就听出他这是指他有些断袖之癖的,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哭笑不得道:“少胡思乱想了。”

孟云星正要说什么,屁股底下的凳子被人踹飞了,幸好他敏捷的躲开了。

“最毒妇人心了。”孟云星看一眼被海鹰踹飞破裂的凳子,不住感叹。

“你也就现在松快一些,改日你娶亲了,我看你还敢胡说八道。”苍擎故意在孟云星伤口上撒盐。

孟云星这回才跟泄了气的皮球无奈说道:“开个玩笑而已,你们怎么专门戳人痛处。枉我们在军营里称兄道弟的。”

“哈哈,是兄弟也是插你两刀的兄弟。”苍擎揶揄笑道。几个人在这里随便聊天。

直到听到楼梯传来脚步声。

孟云星抬头就看见建元帝司马骁翊三人下楼来,几个闲谈的人立刻收敛轻松玩笑状态,严肃一张脸,站直禀报道:“回禀老爷,一切准备妥当了。”只是视线瞟向柳清菡和司马凌云两人有些错愕。

底下的众人眼眸也是一闪而过的惊愕之色,只见面前两人一人穿红衣,一人穿紫衣,美的各有千秋,只是皇后娘娘的发髻怎么变成待嫁的少女发髻了。

众人又是惊叹了一声,这样看,皇后娘娘容貌丝毫没有什么变化,反而更加妩媚清丽,气质更是韵味十足,跟庆羽公主站一块真如一般年纪的姐妹一般,甚至因为皇后娘娘骨架娇小,脸蛋又嫩,反倒是像更年轻娇弱的妹妹,当然了,大家见识过皇后娘娘的彪悍也自然不觉得自己家娘娘是柔弱的小白花。

其他的人眼观鼻鼻观心,皇上都没有说什么,那里敢指责娘娘过错,孟云星却是眨了眨眼睛,丝毫没有什么顾忌问道:“你们俩这是玩那一出啊?”

司马凌云笑眯眯道:“这不是花朝节嘛,不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情多遗憾,所以我跟母后打赌,我们俩这出去踏青,谁收到的赠送的花最多,输了的人就要答应硬了的那个人一个要求,当然了,杀人放火作奸犯科的事情除外。”

“我要加入!”孟云星虽然觉得这个主意有点无聊,但是一听到答应一个请求顿时星眸一亮。

司马凌云瞪了孟云星一眼说道:“小叔,你就免了吧,你一个大男人跟我们比什么。”

“好,好,我退出。”柳清菡看他们斗嘴好笑,也就图个乐子罢了:“你们俩比。”她突然又有些后悔,觉得这样挺幼稚的。

“娘娘,您别啊。”孟云星忙挽求。

“你少凑热闹了,这是我们女人家的事情。”司马凌云一把冷酷回绝。

一群人坐马车出门,街上的人男女都携花,真是一道风景。

车里

司马凌云递给柳清菡一朵大红色开放正盛,带着露珠的花朵,看了她一眼,忙笑着给她别在乌发上。

她也不过是一时起意,可是等她脑袋往后瞧了瞧,眼神亮的出奇,娘亲只是带着在额前带了一个红色泪滴状的额坠子,垂落在眉心就跟画的一滴朱砂似的,头发大多数披散,两侧用红绳编了头发往后束起罢了,发髻简单的很,但是别上这一朵艳红的花之后,这花不仅没有挡住对方的的容色,更是沦为陪衬,衬得人比花娇,皮肤胜雪,吹弹可破。应和着额间的坠子。

看得她自己都动心了。

司马骁翊一见,娘子这般姿容,顿时皱起浓眉,毫不客气摘下说道:“这花太艳俗了。”一把丢开。

司马凌云心知道父皇醋性大,吐了吐舌头,立马递上另外一朵:“这朵比较素。”她说的手上的紫色还掺着乳白色的花朵确实很素。

司马骁翊看了一眼,才拿起给柳清菡别上,左看右看又满意,这花虽然素,但是带着清菡头上,更显得她明眸善睐,楚楚动人。

他又碾碎扔了说道:“这花也不好。”

气的司马凌云跺脚,明明就很好看。她真是对父皇的霸道无语了,装扮的漂亮还不是你的女人,值得这样吗?

司马骁翊当然觉得值得了,要不是顾忌清菡生气,他怎么愿意清菡跟凌云抛头露面的,这踏青可以,游玩也可以还是要带帷帽。

要是司马凌云听见肯定要绝望了。

下车之前,司马凌云正要跟母后一起下车,被司马骁翊吩咐先下车。她虽然迷惑不解,但还是先下车了。

等她在外头等了一会儿功夫,看下车的父母时,登时瞠目结舌。

------题外话------

推荐新文

《魔帝宠妻:天才逆袭狂妃》

简介

“钟丹师,求您给我炼个丹药吧!”

“钟丹师,我知道全天下就您能练出没有一点杂质效果又好的丹药,请您成全!”

“钟丹师,您有多少丹药我就要多少丹药,价格您随便喊!”

“我也要,钟丹师!价格随便喊”

“我也要……”

“钟丹师,您成亲了没?”

“滚,先到者得!”

“卧槽,这是……神丹么?”某求药者倒抽一口气。

这是一个灵丹师极为稀缺、灵气驳杂的蛮荒大洲。

钟离嫣,22世纪末世巅峰强者,一朝被懦弱的养母背后捅了一刀,带着一身异能和空间穿到莽荒大洲的一名没落世族的废柴小姐身上。

从此修炼晋级,炼丹制符收小弟、虐极品一个不落,大展耀眼光华走康庄大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