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痛并快乐着【三更】/豪门密爱:你好,靳先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一群人打趣的话,顾倾情不争气的红了脸颊,红晕一路蔓延至耳根,忙从他怀里钻出来,转而看向说话的程伊娜,强作镇定道。

“娜娜,你敢说这不肉麻吗?”

竖了个大拇指,程伊娜心服口服,“好!你厉害!过关!现在,轮到新郎了,来吧!”

闻言,顾倾情忙站好,昂首挺胸,心里默默想道,我一会儿可一定要吼得住,绝对不能像靳先生一样……没出息,看到美色就腿软心跳加速,好歹,也要等到没人看热闹的时候吧?

届时想怎么看……嘿嘿,就怎么看。

然而,她刚刚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却见靳铭琛唇角笑意加深,“老婆,做好准备了吗?”

心里莫名的有了一股子不祥的预感,她结结巴巴道,“好……好了!”

“好,那我来了!”话落,靳铭琛蓦地大步上前,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四目相对,他唇角噙着一抹笑意,一手缠绕住她颊边的一缕发丝玩着,幽深的眸中满满的皆是深情,嗓音低沉沙哑。

“宝贝,你今天好美!”

因着今日是婚礼的缘故,他的衣服是一套酒红色西装,这算是他第一次穿这种颜色的,不过不得不说,真的是很好看的令人发指。

此时此刻,两人如此近距离的相贴着,他紧紧的拥着她,眸中的炙热丝毫不加以掩饰,顾倾情登时就不争气的红了一张脸颊,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方才做的心理建设,通通都见鬼去了!

吞了吞口水,暗道,妈咪救我,我老公是一个妖孽啊!

“小心肝!”

此刻,听着耳畔的一些起哄声,顾倾情知道自己脸很红,但是,她控制不住啊,如果不是他抱着她,恐怕她早已因为腿软而摔倒了,真的,要溺毙在他的双眸中了。

“怎……怎么了?”

“老婆,我好爱你,你爱我吗?”

“爱……爱!”

“乖乖,”顿了顿,他轻笑着,“倾倾,这是第四个了!”

“啊?哦,我知道!”后知后觉的,顾倾情方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那就最后一个吧!”

唇角扬起一抹弧度,靳铭琛低头印上她柔软的红唇,趁着她愣神的功夫,攻城略地,双臂不断的收紧,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给融入骨血般,缠绕着、吮吸着,不肯放过她每一分芳甜!

这个吻,比起在婚礼现场上,只想霸道、狂躁。

仿佛,要夺去她所有的呼吸般。“老大!不行!你犯规啊!”

“嘿!老大,现在就这么着急?”

“哇!倾情的脸好红啊!”

“真的好红!不过,看样子吻技很不错啊!”这端穆静瑶话音刚落,某人阴测测的声音顿时在耳边响起,让她禁不住吞了吞口水,“老婆,晚上我们也试试,我这里有多款吻技供你挑选!”

“……”

要不要这样啊!她只是开玩笑耶!嗷!

良久,一吻结束。

极为狼狈不堪的,顾倾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颊红的仿佛要滴血般,连带着,耳根都是红的。

强劲有力的胳膊紧紧的揽在她腰间,以防止她摔倒,额头紧贴着额头,靳铭琛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倪着她敢怒不敢言,大口喘气的样子,嗓音喑哑。

“小坏蛋,爽了吗?”

不肖顾倾情回答,一旁看热闹的人群立刻起哄了起来。

牧泽枫笑着道,“大哥,是你爽了还不多吧!”

“就是就是!表哥,你看表嫂的脸好红啊!你可抱稳了,别一会儿就站不稳了!”

“哎呀!倾情,你看你,五个昵称,还不如人家靳先生喊的好呢!”

咯咯咯的笑着,秦镹儿哥俩好的搭着程伊娜的肩膀,“娜娜,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倾情脸皮薄!”

“嘿!合着我脸皮厚呗?”

“我可没那么说啊!”

几人打趣着,邵瑾弈双手插兜,笑道,“大哥,这是等不及要洞房了?”

在方才几人打趣中,顾倾情早已将脑袋给鸵鸟似得埋了起来,她已经决定好了,以后再也不理会这帮损友了,实在是太能闹腾了,尤其是曦曦,竟然还敢说她脸红!

虽然,她确实是脸红心跳的……

挑眉,靳铭琛将怀中的女人更加的拥进了几分,佯装郁闷道,“知道就好!你们还不走?难道还等着住我们家啊?”

“别介,还有最后一个环节,这个环节玩完了,我们就走!”

“那就速度着!”

“好啊,关键是你们夫妻俩要给力啊,”说着,穆静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眯眯道,“最后一个环节,新郎和新娘互换衣服,新郎穿婚纱,新娘穿西装,将我们送到九龙潭别墅门口,当做闹洞房的结束曲!”

“噗哈哈哈!”

“艾玛,这个好!我们等了一晚上,就等这个了!”

“我想,估计以着咱们靳总的颜值,那妥妥的艳压群芳!”

“这还需要怀疑吗?不需要,铁定是艳压群芳!”

“哈哈哈!哈哈哈!”

……

……

或许前面几个游戏,一群人还在偷笑阶段,这次就是绝对的爆笑了,不想笑,但一想到那个场面,也忍不住了!

靳铭琛,“……”

这谁想的主意?靠!

相较于靳先生的愤怒,顾倾情登时就活了过来,从他怀里探出头来,腿也不软了,气也不喘了,眼前大亮,不怕死道,“真的啊!艾玛!这一晚上,就喜欢这个了!快快快!”

说着,她直接就去拉某人,引诱道,“老公,快啊!刚刚不是挺积极吗,这次一样的,来!爽快点!”

得!这小妮子是记仇了!

记恨他方才吻她,让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调倪打趣的事情了!

满脸黑线,靳铭琛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一时间,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老婆,你确定我能穿上你的衣服?那可是按照你的尺码设计的!”

“额,你想多了,不是旗袍,是……”

“我知道是嫁衣,不过,你这么矮,那嫁衣我肯定是穿不上的!”

原本,穆静瑶等人是想说,不然就直接披上一个外袍得了,结果没想到,这厮下面就来这么一句雷人的。

当场顾倾情就炸毛了,“我擦!我怎么就矮了?我一米六八呢!我告诉你,今儿你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我那外袍后面可是两米的长拖尾,敢说矮?当然,你的西装我就不穿了,我还嫌弃你浪费布料呢!”

“……”

他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看着某人发飙的这一幕,穆静瑶、黎栎等人都不由自主的大笑了起来,程伊娜笑点低,更是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牧泽枫等人还好些,不过你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也是肩膀一耸一耸的,有些小小的克制不住。

“艾玛,倾情厉害了!”

“那必须的!”

最后,那嫁衣靳铭琛也被迫穿上了,当然,不是全部都穿上,里面那些里衣之类的,他还真是穿不上,身高约莫一米九的男人,穿上1米68身高的人的里衣,那场面可想而知。

于是乎,只能退而求其次,披上外面的那件外袍系上腰带了,但即便如此,袖子也是短的。

幸好为了让两人新婚夜过的快乐,聂姨等人也提前放假了,外加上这边偏僻,否则,真的没形象了。

将一群人给送离开,直到上车了,程伊娜仍旧在笑着,笑的肚子都疼了。

那场面……

——分割线——

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离开,直到最后一辆车,也消失在夜幕中,不见踪影。

顾倾情方才松了口气,伸了个懒腰,困倦的打了个呵欠,“哎呀,这些人太能闹了,老公,咱们……”

所有的牢骚,在触及某人阴沉的脸色,瞬间戛然而止。

身上仍旧披着那件大红色嫁衣外袍,靳铭琛眉梢微挑,唇角邪肆的扬起一抹弧度,“老婆,你话还没说完呢,继续!”

傻不愣登的张大嘴,顾倾情打个呵欠,企图插科打诨的蒙混过关。

“啊,今天的月亮真圆啊!”

毫不留情的,某人直接泼冷水。

“弯的!”

“额,今天的星星好多啊!”

“明天阴天,今天没星星!”

“……”那还跟鬼说去啊?跑吧!

于是乎,下一刻,想都没想的,顾倾情拔腿就开始跑,只是,在刚迈出腿的时候,一不小心绊倒了什么东西,预期中的疼痛没有,身体却蓦地腾空而起。

“啊”的一声尖叫,她下意识的攀紧了他的脖颈,秉持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忙求饶。

“老公,我错了!不是我要跟他们一起祸害你的,实在是长痛不如短痛啊!你看,他们非要让你穿,我也不能拒绝不是?”

“那不重要!”

“老公!我错了!我错了!”

“宝贝!”

“啊?”

“老婆,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咱们好好过!”

“……”

不要啊!

尽管很想好好的教训教训某人,但终归不急于一时,回到卧室后,靳铭琛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件外袍给撤了起来,他已经决定了,从即日起,压箱底,他再也不想看到这衣服了。

简直是痛并快乐着!

想到上午的惊鸿一瞥,不舍得扔,想到今晚所遭受的欺辱,又不想看到他!

躺在床上,顾倾情双手环胸,一副防色狼的架势,见状,靳铭琛扯了扯领带,俯身捏了捏她柔软的脸颊,“老婆,你先洗澡还是我先洗?不然一起洗吧!”

“你先洗!”

“好,那你先卸妆!”

“……好!”

直到某人进了卧室,顾倾情方才松了口气,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就去找手机,然而,当找到手机的那刹,却愣住了。

不行啊!第一次结婚,当天晚上她就跑了,这次再跑的话,那……估计事情就大发了吧?

卧室内,灯光明亮,到处都是红红火火的一片。

哗啦啦的水流声响着,透过浴室半透明玻璃门,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男人令人血脉喷张的身影。

纠结了半晌,最终顾倾情还是只得不情不愿的爬起来开始卸妆,然后弄头发,这头发还是这妆容,弄起来就比较麻烦了。

等到她好不容易折腾好了,浴室内,突然传来了男人的声音,“老婆,帮我拿一下内裤!”

“……知道了!”

深呼吸了口气,动作娴熟的找到放在某个地方的内裤,随便从中拿了一条,仿佛捏着什么烫手山芋般,顾倾情大步流星的跑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开门!”

话音落下,浴室门开了,没敢偷偷去看,顾倾情忙捏着那小布料给递了过去,下一刻,一只大手却蓦地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用力的拉了进去……

当晚。

九龙潭二楼主卧室的灯,就没有灭下去过,顾倾情整个人,腰都快断了,迷迷糊糊的睡过去,醒来时,竟然还在、做!

禽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