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清风知夏(里面)/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晚餐的时候,佣人照例开了两瓶红酒。

封北霆和连清风的口味天差地别,所以她们都格外注意这一点。

不过,今天明显情况有变。

“我今天不喝酒。”连清风适时开口,并没有忘记自己身为“伤患”这件事。

“好的,三少。”

佣人神色恭敬的退下。

一脸玩味的打量着连清风,封北霆笑的有些欠揍,“酒不喝,不然饭也别吃了,把自己饿瘦点,没准知夏还会心疼你。”

“知夏是你叫的吗?!”他不悦的皱眉。

“应该是吧。”封北霆无辜的摊手,“至少我叫了这么久,她都没阻止过。”

狠狠的等着他,连清风的神色和在温知夏面前截然不同,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像是下一秒就要掀桌子开打。

周围的佣人都淡定的站在旁边,半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连清风神色一变,忽然笑的意味深长,“真希望等你回国之后还能有心情关心别人的事情。”

听到提到“回国”,封北霆的眸光瞬间变暗。

记忆中的那个人浮现在眼前,让他一时闪神,错过了连清风眸中的幸灾乐祸。

“S市有顾安尘,A市有姜家,无论小眠在哪你都没那么容易下手,要是不想我也跟着掺和进去,你就安分点。”

“要是不想我把你的秘密告诉知夏,你就别跟着掺和。”

话落,气氛瞬间僵滞。

而就在两人彼此仇视的时候,故事中的另外一个人终于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温知夏一脸歉意的落座,见他们两人在瞬间收回了视线,心下微疑,“怎么了?”

“没事,闲聊而已。”

说着,连清风还警告的扫了封北霆一眼。

后者淡笑不语,阴阴柔柔的样子看得人心下气闷。

幸好连清风也不是什么善茬儿,两人相互揪着对方的把柄,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却时不时给对方找点不自在。

温知夏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

也或许她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

总之这顿饭吃的无比诡异……

只要连清风给她夹菜,封北霆就一定跟风效仿,她当然明白对方这么做不是因为喜欢她,可她更不懂他故意刺激连清风的目的。

难道是闲的太无聊了吗?

虽然这个猜测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但事实上,还真被她猜对了。

封北霆就只是单纯闲着没事干,见不得连清风的恋情进展的太顺利,所以他就变着法儿搅和对方,属于“顽童”心理。

比起温知夏这么淡定,还能分析别人,连清风就差远了。

饭还没吃完,他就一把揪起封北霆的衣领往外走,嘴里说着什么兄弟俩要去“谈谈心”。

可是双眸中毫不掩饰的怒火任谁都能明白,他们“谈心”的方式可能会有点粗暴。

皱眉看着两人走出这座古堡,温知夏最终失笑的收回了视线。

感觉像是两个没长大的孩子……

其实,她能隐隐感觉到,封北霆最近的情绪有些波动,大概是和国内的那个女孩子有关,让他彻底乱了步调。

再加上被连清风一刺激,他才会一直挑衅。

这个情况并不乐观,或许她应该找连清风谈一谈。

如果封北霆被他刺激的发病,会影响到接下来她对他的治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若有所思的吃着饭,温知夏甚至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回到餐桌上的。

饭后,她起身回房。

走到卧室门前的时候才注意到身后一直跟着一个人……

“你跟着我做什么?”看着连清风满眼期待的跟在她后面,温知夏在门前停下了脚步,“有事吗?”

“有事。”他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很重要的事。”

“是什么?”

“进去说……”

话音未落,他就抬脚准备往里走,却被温知夏侧身挡住,“在这儿说。”

“知夏,这里是走廊。”

“走廊怎么了?”她现在对于两个人在房间里独处有心理阴影,所以还是在这儿安全一点,至少旁边有佣人。

然而——

“你们都下去,任何人都不准到这层来。”

随着连清风冷冷的丢出一句话,温知夏眼睁睁的看着一走廊的女佣井然有序的离开了。

那一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大概是怕她崩溃的不够彻底,连清风又笑着对她说,“现在就可以了,进不进房间都一样,在这儿我会更兴奋。”

“……”

所以,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

第二次被“壁咚”,温知夏的心态和反应明显比上一次更淡定。

她甚至还能分析连清风的行为,“你为什么……喜欢距离人这么近……”

“近吗?”他抱着她,嗅着她身上熟悉的香气。

两人的确贴靠的很近,男人高大的身躯几乎将女人完全嵌进了他的怀里,远远看过去,美的像一幅画,可随着他一开口,气氛就全变了。

“知夏,其实还可以更近一点。”轻轻咬着她充血泛红的耳垂,他恶趣味的说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比如……”

“别再说了。”

“我想进到你里面去……”

“连清风!”她瞪着他,一张脸涨得通红。

却不知,美人娇嗔薄怒别具风情。

被点名的人一时眼神发直,张口便含住了她的唇瓣。

热切的吻令周围的空气都渐渐升温,温知夏被他紧紧的锁在怀中,身后是冷硬的墙面,面前是他灼热的身躯。

进退维谷,不得动弹。

比起一开始的时候,她现在连挣扎都懒得挣扎了。

这次再见到他,她心里就隐约有种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迟早会被他打破。

既然已经纵容了他接近她,那还何苦故作姿态的推拒,反正等他亲够了就会放开她,否则他指不定会更激动。

正常情况下而言,温知夏的“思路”是对的。

但是很明显,连清风他不正常。

所以,她又一次错估了局势。

等到他的手摸到她连衣裙的拉链时,她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她紧紧的按住他的手,却有一种随时被他“反扑”的危机感。

因为他看向她的眼神,她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连、连清风……你、你先……”

“我是说想进到你房间里面去,知夏,你紧张什么?”他笑意盈然的反握住她的手,推开旁边的门就走了进去。

见她满脸羞红的样子,他眸中笑意更甚,“你是不是想多了?”

“……”

难道不是他误导她想多的吗?!

使劲儿抽回了自己的手,温知夏走到窗边,站的离他远远的。

而连清风也果然没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十分君子的坐到了她的床上,坐了一会儿就躺下了,将她的枕头抱在怀里轻嗅着,一脸沉醉的表情。

“你……你干嘛呢……”温知夏脸上的热度好不容易降下去了,谁知一转身就看到这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想你。”

其实他原本想说的是“yy”,但担心她会一气之下把他赶出去,所以换了一个较为委婉的说法。

当然了,这也就是在他的认知里比较委婉而已,至少温知夏听完已经彻底无语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认真的对他说,“以后不要再故意刺激封先生了,他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你的出现会影响我对他的治疗。”

“是他先惹我的。”

“那你不能让着他吗?”温知夏莫名觉得很像在教育小朋友。

“不能!”

她抿唇止了声音,一言不发的注视着他,清澈的眸中不含丝毫情绪,硬生生看得他改了口,“我尽量还不行吗?”

“好、好、好,我保证不再招惹他。”

“这还差不多……”

“可万一他要是来气我怎么办,你也不是不知道他脾气古怪。”连清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为自己谋福利的好机会,“我是为了你才忍下这口气,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

“怎么补偿?”

“晚上陪我一起睡觉。”说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对夜晚充满了期待。

结果——

“我拒绝。”

“那我就去找封北霆麻烦。”

谁知听到他这样说,温知夏却无奈的笑笑,“你去吧。”

“你不阻拦?!”

“连先生,我还没有伟大到为了病人而牺牲我自己,所以你不要想着趁机要挟我什么。”她直言点破他的目的。

见自己的愿望落了空,连清风忽然将脸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响起,“知夏,我还算是你的病人吗?”

没等她回答,他就自顾自的接着说,“我给你讲讲那7年里,我是怎么过来的吧……”

那是一段鲜少有人提及的往事,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而在当中,有他、有封北霆,还有封家的家主和其他两个男人。

其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或是被杀,或是在杀人之后被杀,总之都离不开那个结局。

在他小的时候,也曾为自己长大要做什么而充满幻想,但是自从被带进封家待了那7年,出来之后他就选择成为了一名调香师,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挥之不去,一直萦绕在他的鼻间,令人作呕。

所以,他想用香味掩盖住那股味道。

经常有人称赞他的手漂亮,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特别是当这双手染满鲜血的时候,当真是美极了……

7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

能使阳光变成月华,能令朝霞变为暮霭。

可他走出封家,再回连家的时候,他依旧能够完美的演绎出一个优雅绅士的连清风。

只是偶尔,总当“连清风”会有一些拘束,他需要发泄,而封南澈这个身份,无疑给了他最大的空间和保障。

时间一长,他会分不清两人到底谁是谁。

实际上,他们本来就都是他一个人。

“知夏,我原本不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不想你把我当成心理病人的同时,又把我看成了十恶不赦的罪犯,我们的世界原本就是不同的,我努力向你走去,承受不了被你拒之门外的结果,所以我不敢冒险和你说这些。”

静静的听着他的话,温知夏缓缓的抬眸,看着玻璃上映着自己的身影,眸光闪动,“原本不说,现在忽然说了,是为什么?”

“……我想让你心疼我。”

他始终没有抬头看向她,像是担心看到她眼中的恐惧和厌恶。

毕竟,想象是一回事,亲眼看到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她真的害怕他,他想,他会疯掉的吧……

听他说的这么坦诚,温知夏忽然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偏偏,眼睛酸酸的,眼眶微红。

他描述的那些事情,她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在她的世界里,从未发生,她也从未经历,所以他有一句话是对的。

“连清风……我们的确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题外话------

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