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双木非林(木木)/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心很喜欢狗狗,但是她从来都不养。

依照宁家的经济实力和条件,别说是让她养个狗,就是给她开几个狗场都不在话下。

偏偏,她宁愿眼巴眼望的盯着别人家的狗狗看。

“咱们自己养一个不好吗?”虽然他本身不算太喜欢小动物,但如果她喜欢,他就可以接受。

谁知宁心听后却摇了摇头,“算了。”

“为什么?”

“因为离别很伤情。”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哀伤。

林司南下意识的握紧了她的手,像是下一秒,就要失去她似的。

“离别?”

“狗狗的平均寿命在10—12岁之间,太短暂了。”相伴的时光总是很美好,可等到分离的那天,痛苦就会翻倍。

所以,她宁愿不享受美好。

“这么消极可不像你。”林司南微微皱眉。

“也不算消极吧,只是接受现实而已。”目送人离开,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

“那等以后我们老了,你先走,我来送你,好不好?”

听到他这样说,宁心这才勾唇一笑。

只是现在的他们都没有想到,林司南的这句话会在后来成为了谶语,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并没有等到老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杀生丸吗?”

“长得帅?”

宁心白了他一眼,像是在说“我有那么肤浅嘛”。

沉默了一会儿,她才接着对他说,“他是犬妖啊,年龄不会成为他的约束,可以活上千千万万年。”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宁心朝他微微一笑,“杀生丸能活很久,但作为人类的玲却不能。”

到最后,那幕戏的结局还是个悲剧。

她看到有很多人在评论里留言,说希望作者能够多画一点杀生丸和玲的日常,可作为粉丝的她,却从不希望。

因为现在有多甜蜜,结局的时候就有多悲痛。

其实,宁心并不是一个很脆弱的人,而且她的性格很积极乐观。

但唯有在感情的事情上,她的“点”比较低。

“以后你要是敢比我先死,你就完蛋了。”她晃了晃林司南的手腕,语气满含威胁。

“这么说来,我得像‘姑姑’看齐。”

“姑姑?”宁心微愣。

“小龙女啊。”

“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答应孙婆婆要照顾杨过,可她被李莫愁打伤不久于人世,为了不失信于人,她就想在自己死前杀了杨过。”

“……”

不知道为什么,宁心觉得背后有点发寒。

他啥意思?

是在暗示自己,将来有一天他先老了,就提前把她送走吗?!

“真想打开你那个神奇的小脑瓜,看看里面都装了啥。”

“你啊。”

“除了我呢?”宁心仰头笑着。

“嗯……”林司南抿唇,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在她的注视下,缓缓的丢出了几个字,笑容愈深,“还是你呀。”

说完,他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怼他。

按照以往的经验,宁心不仅不会被他撩到,还会毫不客气的吐槽他说的是“土味情话”。

所以这一次,他自己先把心态放平了。

然而——

生活中处处充满了奇迹。

林司南站在那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来宁心的吐槽,反而是颊边传来软软的触感,让他整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

她刚才……是……

亲了他,是吗?

惊诧的看着宁心,林司南眸中的惊讶渐渐变成了惊喜。

伸手将她圈进怀里,他激动的抱着她转圈。

“只是亲吻脸颊而已,你至于这么激动吗?”宁心搂着他的脖子,眸光灵动。

“至于。”

“……”

没出息。

本来还想再给他点“奖励”,但是一想到他这个容易兴奋的性子,宁心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次喂多了以后没准儿就管不住了,所以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

*

散步之后,两人慢悠悠的往回走。

忽然想起了什么,宁心对林司南说,“后天我和爸妈要去参加婚礼,晚上就不回来了。”

“不回来?!”他的关注点完全落到后半句话上。

一想到家里就剩下他自己,林司南当时就不乐意了,“我和你们一起去。”

“你不上班啦?”

“偶尔请一天假没什么的。”

“驳回。”

宁心没有一点要妥协的意思。

她只是离开一天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

撇了撇嘴,林司南沉默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出去玩不带他,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猜出了他心底的想法,宁心跨步走到他面前,握着他的手和他面对面站着,自己倒退着向后走,“参加婚礼很无聊的,没什么意思。”

“没意思你还去?”

“是爸爸的朋友,不去不礼貌。”她耐心的解释。

“真的只是一个晚上就回来?”

“当然了。”

见林司南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宁心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

想到什么,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好啦,木木他爹乖~”

“木木?”他一脸茫然,“他爹?!”

谁是木木?

他爹又是谁?

“这是我给孩子起的小名,好听吧?”她炫耀般的朝他笑着。

双木为林,一看就是他的孩子。

“孩子……在哪呢……”林司南愣愣的问她。

换作是别人,估计早就被气到不想理他了,但宁心却十分淡定的回了一句,“在未来。”

尽管林司南的反射弧慢了半拍,可等他最后反应过来,刚刚心里的一丝小怨念瞬间就化为了乌有。

该怎么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呢……

明知道是想象,但“木木”那两个字却还是一寸寸的钻进了他的心里。

某个瞬间,像是具象化出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抱着他的大腿管他叫“爸爸”。

于是,林大少爷心里一激动,抱着宁心就不撒手了,“宁心,咱俩啥时候结婚?”

结了婚才能有娃娃,在这一点上他还是很传统的。

只不过——

宁心却被他问的一愣。

啥?!

“你说什么?”

“我说……”深吸了口气,“咱俩啥时候结婚生娃?”

她连孩子的小名都起好了,应该已经做好了结婚的准备了吧?

至于他,林司南自认在时刻准备着。

甚至只要想到两个人的婚后生活,他就充满了期待。

并且,已经忍不住要开始规划未来的新家了。

首先得换个大房子,因为得给宝宝准备单独的房间,还得有孩子的活动室。

客房绝对不能少,否则岳父岳母他们来了没地方住。

更何况,依照朝辉他们和宁心之间的关系,估计他们要是不成家的话,得三天两头往他们这儿跑,所以他们的房间也得准备出来。

婴儿室至少得准备两间,万一他们生个双胞胎呢……

虽然,貌似他俩都没这个基因。

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宁心时,林司南诧异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遭到她的吐槽。

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她甚至还和他一起畅想了一下。

比如——

窗帘的图案她希望是清新的小碎花、餐厅的桌布上最好印有草莓、花瓶里永远插满白色的茉莉花,满室馨香。

朝阳的客厅最好带阳台,上面放置两把摇椅。

春季繁星点点的晚上,他们可以一起躺在上面看星星。

告诉宝宝,在遥远的天际有一条银河,银河的两端是牵牛星和织女星。

夏雨连绵的夜晚,他们可以静听雨落池塘的声音。

伴随着阵阵和暖的风,安然度过一季夏天……

“我以前不是太喜欢下雨,特别是那种连绵的细雨,会让人觉得很烦躁。”想到了什么,宁心忽然对林司南说。

“以前?”他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

也就是说,现在开始喜欢了。

他很好奇令她改变的契机,“为什么现在喜欢了?”

“因为一句诗。”

“什么诗?”

“留得残荷听雨声……很奇怪,读到这一句的时候,莫名地就感觉雨落荷塘的声音很动人……”她柔声说道。

“是谁写的?”

“这是李义山的诗,你没听过?”她挑眉。

“李义山是哪个朝代的?”

“……”

他在逗她吗?

沉默了一会儿,宁心选择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或许,是她错了。

“嗯……”沉吟了一下,她才试探着问,“李义山你不知道,那李商隐你总听过吧?”

“听过啊。”林司南点了点头,“他们是兄弟?”

“他们是同一个人。”

“……”

这就有点尴尬了。

掩饰般的咳嗽了几声,林司南觉得有点臊得慌。

他现在有点发愁,不知道如果他告诉她自己不是文盲她会不会相信。

好在宁心没有笑话他,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不用觉得自卑。”

“……”

本来她不说他还没觉得。

现在一听这话,他忽然就更鄙视自己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林司南把看完的《犬夜叉》都删掉了,转而下载了一堆古诗词。

特别是一些诗人的生平简介,他格外的留意。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

皱眉看了一会儿,林司南发现这些他都知道,白天宁心要是说“李白大大”的话,他肯定能辨认出来。

不甘心的查了下一个,他的神色却越来越凝重。

【杜甫】: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人称为“诗圣”,他的诗被称为“诗史”。

后世称其杜拾遗、杜工部,也称他杜少陵、杜草堂……

越往下看,林司南眉头皱的越紧。

绰号是不是多了点?

想当年上学的时候,估计这些他也倒背如流。

但是年代太久远了,那些不是特别显著的记忆就渐渐消失了。

人的大脑储存空间只有那么大,放了新鲜的事物进去,就会有久远的记忆被丢弃,而他无法区分哪些更重要。

唯一确定的是,只有宁心是特别的。

她会在他的记忆中长存,并且越来越鲜活。

*

第二天,宁心和宁爸爸还有宁妈妈一起去了H市参加婚礼,而林司南则是苦逼的继续上班。

晚上回了家,总觉得空落落的。

无聊的翻看着电视,结果却越看越无聊。

刷了一会儿手机,难得在网路上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段子。

有网友改编了《项脊轩志》,写出了一个恶搞的版本,而评论下方各种接梗,他觉得挺有趣的,就给宁新发了过去。

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他现在相当好学。

虽然隐约知道这片文章讲的是什么,但他已经记不得原文是怎样的了,为此还特意去搜索了一下。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网友脑洞极大,在后面加了一句【今伐之,为搏小娘子一笑。】

楼下继续“歪楼”,【小娘子一笑,恰似吾妻少年时。】

尽管拉回了一些意境,但林司南总还是觉得差了点什么。

就在他为此苦苦思索的时候,没想到宁心回了消息给他。

【小娘子为吾与吾妻之女,今伐树,为小娘子造出嫁之物,愿伉俪情深,不输吾与吾妻。】

一句话,逆转了“形势”。

那个瞬间,林司南简直对宁心佩服的五体投地。

别人找的是女朋友、未婚妻,他找的这位很有可能是个仙女。

出口成章什么的跟玩儿似的有木有……

而且,这个续写,他很喜欢。

希望以后他和宁心的孩子也是个小女孩,等到她长大出嫁的时候,他也可以亲手帮她筹备嫁妆。

看着她披着洁白的婚纱,走向命定的那个“他”。

正幻想着,宁心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

“在干嘛?”她问。

“现在的话,就是在和你打电话。”

“刚才呢?”

“yy。”

“……”

那她是不是打扰他了?

“婚礼参加的怎么样?”林司南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致,语气都轻快了不少。

“还好。”

又不是她结婚,跟着看着热闹就好了。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累,从新郎和新娘,再到双方的亲属,每个人的脸上都难掩疲惫,反而减少了结婚的喜悦。

而且,她没在新人的眼中看到对彼此的情意。

更多的是默然,似乎这场婚礼并不是为了他们举办的一样。

“你参加婚礼的时候,难道没有想结婚的冲动吗?”

“没有。”

“为什么?”林司南不死心的追问。

想了想这个问题,宁心却发现无解。

需要有什么原因吗?

“难道你参加葬礼的时候会有想死的冲动吗?”

“……”

这样聊天很容易失去他。

“我没从他们的脸上看到幸福,所以其实没什么触动。”正耐心给他解释,结果宁心却听到从手机另一端传来了一阵“刻刻刻”的声音,“什么声啊?”

“敲屏幕。”

说完,又传来了几声。

“你敲屏幕干嘛?”宁心觉得奇怪。

“打你。”

“嗯?”越听越不知所云。

最后,还是林司南主动为她解了惑,“我手机桌面背景是你的照片。”

所以——

他敲屏幕等于是在打她。

如果是别的妹纸,要么觉得林司南很可爱,要么窃喜于他用自己的照片当背景图,可宁心的脑回路却很别致。

“你从哪弄的我的照片?”

“……”

林司南扶额失笑。

这是重点吗?

“你用的照片好看吗?要不要我发给你一张完美的自拍?”她的声音带着一点小得意。

“要!”

“但你还没说我的照片好不好看呢?”某位小公主傲娇了。

“好看。”他从善如流。

“嗯……”

宁心轻叹了一声,像是在说,“孺子可教”。

下一秒,林司南手机上的微信提示音响起,他兴奋的将通话切换成“外放”,然后切换到微信界面去看照片。

结果——

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一张无法辨认究竟是谁的自拍,上面P了一双手,各伸出食指指向两端,中间两个晃眼的大字。

完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