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顾影相随(终章)/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瑾瑜被顾其琛欺压这件事,无论是在顾家还是在寰宇都不稀奇。

作为有担当、有责任的长辈,他一直很谦让小辈儿。

一来二去,就被顾家的兄妹俩骑在了脖颈上。

遇到任何麻烦,一声“小舅舅”保证摆平。

按理说,顾念一这么撒娇向瑾瑜宠着很正常,可顾其琛一个男孩子,他也同样拒绝不了,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其实向瑾瑜也想置之不理,奈何顾公子太会长了。

他那双眼睛实在是和向南依太过相像,偶尔微微眯起,眼中像是蒙着一层雾气让人看不真切,仿佛拢了半世烟雨,迷蒙醉人。

于是——

向瑾瑜就被“迷惑”了。

再加上那一声如同魔咒般的“小舅舅”,简直让他对顾其琛有求必应。

小时候伺候他“把屎把尿”,长大了陪着他熬夜加班。

毫不夸张的说,向瑾瑜这个做舅舅的比有些父亲还要细心体贴。

事情的起因,是源于顾其琛上幼儿园时的一次实践作业。

当时,老师为了培养孩子们的孝心,就让他们回家以后打水给家长洗脚。

不巧的是,那几天顾安尘陪向南依去外地办画展了,顾青梧和向书礼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顾其琛不想打扰他们,于是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家里唯一无所事事的人身上。

这次事情之后,但凡幼儿园里再安排类似的活动,顾其琛都二话不说直奔向瑾瑜而去。

等到上了小学,老师要求他们每天记日记,写下生活中和家人发生的点点滴滴。

顾公子的心思压根不在这些事情上,他干脆就把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搬到这里面。

因此,顾公子的日记都是酱婶儿滴。

【今天我帮小舅舅洗了脚,他夸奖了我,还奖励了我一个冰淇淋,香橙口味的,甜甜的、香香的,特别好吃……】

然后,针对这个香橙口味的冰淇淋,他洋洋洒洒写了300多字。

第二天。

【今天,我帮小舅舅一起收拾房间,发现他屋子里有好多书,故事书、历史书……】

接下来,他就向瑾瑜书架里的书又写了500来个字。

第三天。

【今天我和小舅舅一起擦玻璃,把家里的玻璃擦得亮堂堂的……】

毫无意外,顾其琛把擦玻璃的过程仔仔细细的记了下来。

等他的老师看到这本日记时,简直哭笑不得。

你要说他没写的糊弄吧,感觉还挺认真的;可你要说他的写得好,也不尽然。

该怎么形容呢……

老师没有想到的是,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在顾其琛接下来的求学生涯中,“小舅舅”这三个字时不时就会出现在他的各种作业中,惹得大家都好奇不已。

也不知道顾公子的这位小舅舅是怎么个来历,怎么成天到晚被他“挂”在嘴边?

直到毕了业,这个谜也没有解开。

随着顾其琛渐渐长大,他“依赖”向瑾瑜的情况并没有改变。

甚至……

愈演愈烈。

“小舅舅,我想休假。”

“小舅舅,我喝了酒,你来接我回家呗。”

“小舅舅,我饿了。”

每次有事求向瑾瑜,顾其琛开口说的话必然是“小舅舅”三个字。

时间久了,向瑾瑜也摸出套路来了。

后来,他只要一听到他这样叫自己,心脏就“忽悠”一颤。

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又要找自己干啥?!

唉……

人生啊,就是这么的悲催。

*

比起被虐的小舅舅,顾公子这个虐人的可就轻松多了。

懒得做的事都推给小舅舅,这是身为外甥的福利。

若有似无的勾起唇角,顾其琛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铃音响了几声才被接起,对面传来了一道甜甜的女音,“哥。”

“干嘛呢,怎么才接电话?”

“吹头发了。”

“待会儿有约会?”顾其琛微微挑眉。

顾念一笑着转移了话题,“你又把小舅舅惹毛啦?刚刚他还打电话和我抱怨呢,你当心妈妈回来的时候说你。”

“我懒得出差。”连声音都懒洋洋的。

“可是我听说,悦兮姐姐最近要去国外取景拍戏。”顾念一窃窃笑着。

“去国外拍戏?”顾其琛皱眉。

怎么他不知道呢?

“对呀,她没告诉你吗?”

“……有事,先挂了。”

话落,顾其琛直接挂了电话,从速度上就能看出他的不悦。

也是啊,连悦兮要出国去拍戏,顾念一都知道了,他这个男朋友居然不知道,未免有点说不过去了。

拨通连悦兮的电话,却没想到是她的助理接的。

“顾公子好……”小乐怯怯的开口。

说起这个称呼,也有一段来历。

彼时顾安尘还没“卸任”,恰好顾其琛又来了寰宇实习,大家为了区分这父子俩,于是就开始在暗中这样称呼他。

他小时候就被称为“顾家的小公子”,长大了依然如此。

“你好。”顾其琛的语气淡淡的,“悦悦呢?”

“她在拍戏呢。”

“好,等她结束我再打来,再见。”

“bye—bye。”

挂断电话之后,小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唉……

和顾公子通话实在是亚历山大啊。

虽然顾其琛为人很绅士,说话的时候也温温柔柔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小乐就是觉得他这人很恐怖。

而且,那种发自内心的畏惧并不能因为他逆天的长相而有丝毫改变。

总觉得顾公子在悦悦面前和在外人面前不是一个样子。

“小乐,我们收工啦。”连悦兮一身古装走到小乐面前,“有人找我吗?”

一时愣住,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小乐才回过神来。

“啊,有。”她匆忙递上手机,“顾公子刚刚打了电话过来。”

“他有说是什么事吗?”

“没有。”

“那我卸完妆再回给他。”谁知连悦兮才拿过手机,就见顾其琛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这么急?!

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其琛,怎么了?”她心下奇怪。

“没事儿,看你收工了没有。”

“刚刚结束拍摄,我正要去卸妆呢。”拢了拢散在身后及腰的假发,连悦兮觉得大夏天拍古装真不是件容易事。

“我过去接你。”

她甜甜一笑,“我等你。”

结束通话之后,刚好有同剧组的演员从她身边路过,连悦兮若无其事的收起手机,温婉动人的朝对方轻笑着。

她和顾其琛谈恋爱这件事,有很多圈里人都知道。

只不过,没人敢乱说话罢了。

而她一直没对粉丝公开,并不是担心会因此掉粉,只是想对自己演的角色负责。

最近有一部她参演的电影要上映,如果这个时候曝光自己恋爱的事情,也许会影响大家观影时的想法和感受。

所以,她打算等这个热度过去再说。

就等到……

从国外取景回来吧。

想到出国拍摄,连悦兮不禁一愣。

她好像忘了告诉顾其琛自己要出国的事情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神色有瞬间的僵滞。

念一不会已经告诉他了吧?

回想起刚刚和顾其琛通话的过程,连悦兮的小心脏不禁一紧。

他特意打电话过来,会不会就是为了这件事?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她甚至都不需要打电话向顾念一求证。

抱着这样忐忑的心情,直到坐上顾其琛的车,连悦兮看着他温柔含笑的那张脸,心里略微有些茫然。

感觉心情不错呀,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对了,有件事要和你说……”

“吃过饭再说吧。”

话虽然这样讲,但顾公子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像是在说,“你说吧,我听着。”

好在连悦兮已经习惯了他这副“表里不一”的样子,斟酌了一下用词就开口说,“过几天我要去法国取个景……”

“然后呢?”

“没有然后啊,就是向你报备一下嘛。”她一脸讨好的朝他笑。

两个人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性格和智商这种事是会发生变化的,比如说连悦兮对上顾其琛,永远都只有被秒杀的份儿。

所以,她现在轻易不和他对着干。

当然了,以前她也不敢和他对着干。

听到她的话,顾其琛勾唇点了点头,“刚好,我最近也要去法国出差。”

“你不是最讨厌出差的吗?”她觉得奇怪。

“责任所在。”

“哦……”

连悦兮心想,你骗鬼呢吧!

以往有什么出差的事情他都推给小舅舅,那时候怎么不见他考虑到责任?

不过,她机智的没有说出这句话。

把他惹炸毛了,最后还得她割地赔款,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这种赔本的买卖,她现在越来越少做……

*

几年之后,连悦兮在接受采访时第一次在媒体面前提到了顾其琛,面对媒体提问的有关他们相恋的过程,她是这样回答的。

【谁先追的谁……好像没有这个过程,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他们从小就认识,她习惯了依赖他,他习惯了照顾她。

不过长大之后连悦兮才明白,“这厮”分明就计划已久。

在顾其琛眼里,她就是他此生最喜欢的那只“傻”兔子。

有一次,她的书包里被别人塞了一封情书,是她同学写给他的情书,因为知道他们关系好,所以想请她代为转交。

明明连悦兮都已经拒绝了,可那封信不知怎么还是跑到了她的书包里。

悲催的是,还被顾其琛发现了。

可想而知他当时多气愤,然后一着急、一生气,他就把单纯懵懂的小白兔给按住强吻了。

再然后……

他就开始以她男朋友自居。

至于她自己,则是没心没肺的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想起小时候的那些事,连悦兮忍不住弯唇笑着,明艳动人。

回过神来,听到记者的提问,她柔声答道,【婚礼定在下个月,不过不会对外公开,谢谢大家的关心。】

是的,她要结婚了。

算起来,她和顾其琛的恋爱长跑应该有二十几年,因为是从出生开始算起的。

嫁给他这件事,她从小时候玩过家家开始就在准备,一如他娶她一样。

仔细想想,他们俩也算是不忘初心。

其实有很多人问过连悦兮,喜欢顾其琛什么,但她却答不上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

虽然他很懒,但唯独在喜欢她这件事情上,很勤快。

而她偶尔很胆小,可喜欢他的时候,却格外勇敢。

顾其琛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里明艳的女人,温软的眸微微眯起,唇角微扬,惹得顾念一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她家哥哥又笑了,真是撩死人不偿命。

还记得小白阿姨曾经说,哥哥坐在那,哪怕什么都不做也自成一道风景。

想想这句话,果然很有道理。

“看什么呢?”韩慕白掰过她的脸。

“哥哥越来越妖孽了。”

“夸奖?”

见他问的认真,顾念一摇了摇头,“不是褒奖,但也不是贬低。”

这个答案够折中了吧。

“那我呢?”

“你是帅。”

“有多帅?”韩慕白继续追问。

“嗯……”顾念一沉吟了一下才接着说,“最帅。”

小心思得到了满足,韩慕白童鞋满意的笑笑,“走吧,去试礼服。”

作为伴郎和伴娘,他们也得好好捯饬一下自己才行。

搂着顾念一往外面走,韩慕白的眼中闪动着和顾其琛一样的眸光。

是幸福。

*

这年夏天,连悦兮和顾其琛的婚礼如期举行。

和父母那辈一样,他们的婚礼是在一个小岛上举行。

受邀的都是一些亲戚朋友,没有媒体。

顾念一和韩慕白、连君兮那些人分别是伴娘和伴郎。

一场婚礼,热热闹闹的办了好几天。

婚后连悦兮就很少接戏拍了,和宿知意一样,隐隐有往幕后转的打算。

顾其琛依旧那副慵懒的模样,但凡能推掉的应酬和活动,那就千万别指着他能露面。

向瑾瑜虽然面上生气,却从来没有拒绝过他。

于是,顾公子的生活很潇洒。

明明他看起来不争不抢,工作也没有那么积极,偏偏寰宇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好,将产业发展到M国、D国这些地区之后,他难得接受了电视采访,把话题炒到了最高点。

记者的问题比较官方。

【请问顾先生是如何做到这么成功的?】

勾唇笑了下,顾其琛淡淡道,“我不认为人生应该用‘成功’两个字来概括,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幸福’。”

【那您觉得,怎样的人生才算幸福?】

“有家人的陪伴和支持,我觉得就很幸福。”

【您所说的家人,指的是您的妻子吗?】

“当然包括我的妻子。”不过,还有他的曾祖父、爸爸、妈妈……太多了……

【听说您妻子是一位明星?】

闻言,顾其琛笑意微敛,“她是一名演员。”

【据传闻,寰宇旗下的经纪公司就是您为了您太太收购的,是吗?】

“虽然我也很想,但很遗憾,并不是。”那时的他,还远没有那个能力。

【记得当时还推出了一档名叫“时光让我遇见了你”的真人秀,您的父母和岳父岳母都有参加,您有看过吗?】

“没有。”顾其琛摇头。

【哦?为什么呢?】

“因为我每天都能看到他们的相处,不需要再去看那些视频。”

他父母之间的爱情,几十年如一日,从未变过。

让他敬佩,也很向往。

人生在世,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能够遇到一个倾心相爱的人在一起,那实在是一件太幸运的事情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父母遇到了彼此,而他也遇到了自己的小兔子。

或许是因为提到了自己的父母,顾其琛难得多说了几句。

“我母亲年轻的时候,性格比较腼腆内向,不怎么爱说话。”

【那后来呢?】

记者有点好奇。

“后来……她遇到了我父亲……”

他向她借一步说话。

这一借,就是一生。

此后余生……

顾影相随,南风可依。

------题外话------

《哑小姐》到这里就彻底结束了呦~其他奶娃娃和副cp的故事会在欧医生、小眠和书语的书里里面写,大家表着急,后面都会写到滴~

靴靴小仙女们一路以来的支持,鞠躬~

其实写到这儿,大奇隐约觉得字数有点多,因为偶心里想的是现言字数在100—150万之间比较完美,毕竟不像古言有那么多阴谋,但素没想到一不小心番外就写多了,大家订阅的时候就选择订吧~

正文的框架和篇幅倒是和大奇预想的一样,因为担心影响主线发展,也怕有人觉得大奇为了骗钱拖着不写结局,所以有些副cp日常就放到番外了,导致浮梦说我是番外狂魔O(∩_∩)O哈哈~

魔就魔吧,大奇写的开心,你们看的开心最重要~

么么哒,耐你们呦~

ps:《江山策》已经开始连载了,喜欢的小仙女快快入坑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