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一娇宠:克妻首席,惹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欢颜生产这天,顾、苏两家的长辈,集体在产房外等着。

但最焦灼的,莫过于顾靳枭本人。

宛如准备捕食的雄狮,不停在产房前的走廊上焦心地徘徊。

苏纤在不丹那边,一直在和沈暮云保持着视频通话,不停跟进楚欢颜的生产状况,隔几分钟就问自己的外甥出来了没。

沈暮云瞥一眼不远处一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的顾靳枭,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你外甥还没出来,不过你妹夫已经差不多快崩溃了。”

与此同时,红灯熄灭,产房两侧的门哗的打开。

一阵洪亮的啼哭声也随之传出来!

护士抱着襁褓,另外几人推着产车走出来。

顾靳枭大步跨过去,看都没看护士手里的那团活生生的软肉,直接走到产床面前,看见楚欢颜面色虽然苍白,但已经醒了过来,精神还是不错的,总算舒了口气,一把握住她的手:“医生,大人没事吧。”

“放心,生产一切顺利,产妇也很好。”

他这才舒了口气,说实话,刚才在外面等的时候,脑子里脑补了几百种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

临产前他陪她的时候,还要她合计着几年后再生第二胎,说家产太大,一个不够,现在——

还是别提了。

他再不想承受站在产房外面的这种担惊受怕了。

“还疼不疼?哪里不舒服要告诉医生。”嘘寒问暖半天,楚欢颜嗫嚅了一下唇,打断他:

“老公,你不看看小馒头吗?也不问问小馒头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那可是她花大力气刚卸下来的货。

小馒头,则是她怀孕时,就给宝宝取的乳名。

顾靳枭当时一听就变了脸,死活不同意,说什么小馒头,还小豆腐小白菜呢。

怎么着也是顾家的第四代。尽管是个小名,叫出去也不登大雅之堂。

可楚欢颜就是认定了这名字,死活要用,自己的名字都是自己取的,何况自己第一个宝宝的小名,也得自己取。

顾靳枭禁不住她软磨硬泡,终究默认了。

顾长沛和秦如仪早就抱着孩子在一旁,此刻看他一眼。

人家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他倒好,大胖儿子就在眼皮子底下都得不到亲爹的一点儿注意!

老婆奴也不至于这样吧。

某人这才支起身,像是想起来了:“哦,男的女的?”

一旁,莫默噗呲一声差点儿笑出来。这还是看在老婆大人提醒的面子上才问一句。

宝宝长大了会恨自己亲爹吧。

“男孩。”秦如仪喜滋滋地应一句,拨了一下襁褓,将宝宝满月似的小肉脸儿露出来亮给亲爹看,“老二,跟你小时候一样。”

“哦,是挺精神的。”某人赞许了一句,瞬间注意力又转移到了楚欢颜身上:“我刚才说哪里了?哦对,要是疼,记得跟医生说。”

楚欢颜吐血,怎么这么敷衍呢?是不是亲生的啊?好歹也得抱抱吧。

正这时,护士推着产床准备回病房。

某人也懒得多客套了,和护士一起,跟着产床,拽着她的手,朝病房那边走去。

反正那小子有两边长辈照着。等会儿再看不迟。

他只用陪好媳妇儿就行了。

“怎么,是不是看得眼馋,也想生宝宝了?我可以成全你……”

莫默正看着,蒋霆轩凑拢上来。

今天好哥儿们的媳妇生孩子,他自然要过来。

当然,笃定小丫头会来,也是他过来的意图……

顾靳枭的大事尘埃落定,一眨眼,都当爹了。

他是不是也该找一天空闲时间,把这丫头片子给拿下算了?

莫默余光瞟他一眼,不易察觉偏了偏身子,对着沈暮云等人打了声招呼,示意自己先走,明天再来看欢颜,朝电梯走去。

“喂,你这丫头有没有礼貌,连个声都不吭。我真的可以的……咱们两个的宝宝,不一定比小馒头差,只会更帅气。怎么样,考虑一下——”蒋霆轩跟了上去。

“你想生的话自己去生呗。反正你身边女人也多。排队的话,一天生一个都行。”莫默头也不回,走到电梯口,摁了一下电梯。

蒋霆轩气急败坏,见电梯门开了,抬手挡住门口:“我说了几百遍了,那些女人,不存在了!”

“蒋霆轩,麻烦你有点公德心,你这样拦着电梯,上下楼的人都不能使用。”莫默瞥一眼他的蹄子。

蒋霆被她清美的目光一戳,下意识将手放了下来,看着她走进去,又自嘲,自己这是怎么了,被一个小丫头拿住了!

他蒋霆轩什么风浪没见过,竟阴沟里翻了船,栽在这个还没念完书的小未婚妻的手里了!

立刻一步跨进去。

莫默见他死皮赖脸跟着,也懒得说什么,就当他不存在。

蒋霆轩想了会儿,皱起眉:“我说你一直对我这个态度,是不是因为你们学校那个姓陆的?”

莫默没料到他竟然会知道陆师兄,显然,在暗中盯着自己,这才终于有了反应,鼓起腮帮子:“蒋霆轩,你查我?”

“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了解你在学校的行为举止,是我的责任。”

想让他当绿帽侠?

这小丫头,可是那个外系师兄陆元颢的粉丝之一。

那个姓陆的男生有什么好?

细皮嫩肉,唇红齿白?就一小白脸。现在的女大学生眼界这么窄吗。

不行。

看来他要适时地展露自己的男性魅力,让这黄毛丫头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了。

她气鼓鼓:“蒋霆轩,我告诉你爸去,就说你欺负我!”

她知道他蒋霆轩的软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爸。

“欺负你?”话音甫落,蒋霆轩长身压覆过去,将她壁咚在了电梯墙壁上,瞬间吻上她的唇。

莫默瞪大眼珠子,抬手抵住他的胸膛,意料之内,根本撼动不了,只觉他舌尖轻挑之间,气息潮水般绵绵不绝的灌入自己身体,将自己湮没。

后背发起热汗,四肢不自禁酥软了几分。

从未有过的潮热感,席卷全身。

他掂量着时间,差不多电梯快停下来,放过她,却仍将她困在臂弯间,顷刻凑近她耳边:“……就像这样欺负吗?”

电梯门叮咛一声开了。

还未等臂弯中间的小丫头反应过来,他已经快很准地将她的手牵住,走出电梯。

他牵着她的手很有力。

嘴唇上的灼热温度,久久没散去。

手心的一股热度,也注入莫默的掌心,然后延绵到心坎。

照理说,她觉得自己应该甩开他的手,然后马上回去给他爸爸打电话,告状才对啊。

毕竟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

可不知为什么,这一次,却没松开。

以前不觉得……

此刻这么被他牵着走,心头很安定,很舒适,感觉,居然挺不赖……

医院外,阳光正好。

------题外话------

新文《娇宠医妃:皇叔,请下榻》

甜爽文。

搜索作者名或者书名都可以找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