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方得始终/农门痞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圆圆说那些话,是为了不让余家的人因为和楚家悬殊太大,变得太自卑,生怕带累自己,连京城也不去。

没料到还能让葛嬷嬷觉得自己人品好,这也算是额外的收获。

她就干脆问她:“嬷嬷,京城是不是很快就要乱起来了?是不是那位要有什么动作了?”

葛嬷嬷淡淡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主子您该知道,这京城早晚要乱起来的。”

这还真是老狐狸,这话简直啥都没说,圆圆不死心的继续问:“宫里想要培养自己的人手应该很难吧?会不会有危险?”

“任何事都有危险,主子您也不用担心,就算万一有什么,于大公子早就想好了退路……”

虽然葛嬷嬷说的很多是宽慰人心的话,可是圆圆也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贼船,现在是别无选择的站在于家这边。

圆圆仔细的盘问了她好多细节,才舍得让葛嬷嬷离开。

楚明睿回来的时候,圆圆赶紧围着他转,万分殷勤的给他端茶递水。

他换了家常衣裳,接过她递来的茶喝了一口,桃花眼含着勾人的笑意,淡淡的道:“你今儿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觉得心里渗的慌。”

又对圆圆眨了眨眼,俊颜舒悦开,若是春风拂面,凌波微动,美艳非凡,声音缱绻的道:“不过你是我媳妇,哪怕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会反抗。”

哪怕他现在不能动武,可是平常的力气还是有的,绝对没那么娇弱。

圆圆想起他昨儿晚上的纠缠旖旎,忍不住嗔了他一眼:“别和我耍贫嘴,我有正经事问你,您听到二房柳悠悠的消息了吗?”

他一听到二房,瞬间沉下脸,森冷的眼神又添了一分寒:“观雨和我说了些,他们到底还是怕被赶出去,哪怕儿子给老子带了绿帽子,也能忍下来。”

“我这边还听到消息,说是柳姨娘肚子不适,想去外面庄子上养病。”圆圆在他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托着下巴叹息:“就怕他们护卫森严,你这边不好下手啊?”

楚明睿看着她,带着点狐狸一样狡诈的笑容:“我也这么想,早就让长德把这件事交给于景诚那边的人来办,免得他们都闲着无事。”

“你说的对,”圆圆侧头看着他,有点担忧的问:“可是她毕竟有了身孕,这要是……”

他微微皱眉,看着她叹了口气:“她没有身孕,那只是因为喝了药的缘故。”

“那可真是意想不到……”

外面的冬芸低着脑袋进来,头也不敢抬的道:“世子,世子妃,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夫妻俩起身去饭厅吃了晚饭,就又慢慢的散步去了福安堂给楚老夫人请安。

楚老夫人就像真的不知道二房的事情一样,和他们寒暄了几句,关心了一下孙子的身子,就让他们早点回去歇着。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楚老夫人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叹了口气,脸带不愉的开口:“虽说是不聋不哑不做家翁,可是明尧也太不像话了。”

先前是楚老夫人当家几十年,哪怕后来把管家的事交给周氏,二房又怎么会没有老夫人的人。

要是没有这么大动静,还不会传到她的耳朵里,可是闹得这么大,却粉饰太平,让她都觉得二房的人在掩耳盗铃。

她脸带疲惫的叹了口气:“这样下去不行,不能让他们带累忠勇伯府……”

李嬷嬷看见她脸色难看,额角的青筋一抽一抽的,就知道她头疼了,赶紧伸手轻轻的按着她的额角,焦急的道:“主子,您能管好他们一辈子吗?先看看这件事的后续再说;

要不要去请大夫?”

“不用了,扶我上床歇一晚就好。”楚老夫人叹了口气,。眉眼带着深深的疲惫:“你说的对,就我这个身子,就算想管又能管多久呢?”

李嬷嬷柔声低劝:“主子,您好好养身子,肯定能看到五世同堂。”

“要是能看到四世同堂,我就心满意足了。”她躺在床上松了口气,闭上眼睛,感觉到先前头晕,天旋地转的感觉已经过去,很是可惜的道:“明睿现在还没养好身子,估摸着不会这么快有孩子,真是可惜了啊。”

老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心里就就格外期待能抱到曾孙子,古往今来,为了孩子,有很多人都给人走火入魔的感觉。

……

二房,周氏是故做自己不知道,私下里交代了儿子几句,就把父子俩推到书房去说话,这疙瘩越早解开越好,要不太影响父子间的感情。

自己又拉着儿媳妇百般安抚,等楚二爷父子俩都出来,就让楚二爷的人把柳悠悠带走处理了。

这样,一是为了让他出气,二是免得他以为自己私下又去问事情的前因后果。

楚二爷对她贴心的安排,果然是没有异议,去书房叫了四个得力的手下,就让他们押送着柳悠悠主仆去了外面山林间,连着马车赶下悬崖就好了。

这要是顺利,趁着京城落门前出京,明儿下午就能赶回来。

楚二爷因着儿子成亲,也是和上司请了好几天的假,现在好心情都让嫡子给搅合了,他也不想留在家里,干脆去衙门了。

等到下午回府的时候,看着四个低眉顺眼的手下回来复命,叹了口气,声音带着寒意的开口:“事情办妥了吗?”

“主子安心,已经办妥了。”他们才不会告诉他,来到荒郊野外,他们就被人劫持了,还威胁他们要是敢实话实说,那他们肯定会被楚二爷收拾了。

又安抚他们,他们会把柳悠悠带去漠北,他们也不用怕露馅。

他们四个人思量了一下,还是照着他们的说,心里期待人家说的都是真的,要不他们失去了二爷的看重,又怎么能活得潇洒自在。

楚二爷从抽屉里拿出四张五十两的银票放在桌子上,失去儒雅的脸上,都是暴戾的寒冷:“很好,这些你们拿去花吧。”

“多谢主子。”四个人的心里都是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实话实说,要不不仅没有这赏银,说不准还会挨训,挨揍。

……

圆圆是在楚明睿回来后,这才得到柳悠悠主仆安全无事的消息。

她忍不住笑:“要是有一天晚上,她白衣飘飘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说不准能吓死人。”

楚明睿不接话,神色矜贵的看了圆圆一眼,似乎觉得自己的媳妇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你这是怎么了?沉着脸就不好看了,”圆圆凤眼担忧的看着他:“要是能说的就说出来,免得心情不好。”

对于媳妇的体贴,楚明睿心里很是满意,暗搓搓的想,自己可以三不五时板着脸回家,享受自己媳妇的贴心温柔。

他拉着圆圆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道:“宫里的消息,要选秀了。”

“他都这个年纪了,还贼心不死的想要糟蹋人家年轻的姑娘。”圆圆气的凤眼都睁大了,很是愤愤不平的低声诅咒:“保佑他死在女人的身上才好。”

他叹息一声,抱着她的柳腰,自己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低语:“皇上只是顺水推舟,这事是皇后看惠妃独占帝王的恩宠,这才让人去悄悄的寻摸几个绝色,也不大办,就京城的三品大员以上,自家的或者亲戚家的小姐。”

圆圆眉一挑,凤眼清凌凌的回头看着他美丽的桃花眼,低声问:“惠妃要动手了是吧?”

“真聪明,这几天我的上司或者同僚的夫人,肯定会有请帖上门,圆圆你要出去应酬一番,让你看姑娘小姐,你只管点头应好就是。”

他说完,又和她耳鬓厮磨,不放心的叮嘱:“出门就带绣春和初夏,一定要小心你自己的安全,什么事都没有你的安危重要。”

听到这好听的声音,关切的嘱咐,圆圆心里甜蜜蜜的,和他十指相扣,看着他嫣然一笑:“你放心,我绝对舍不得死,免得让别的女人来睡我的男人,花我的银子。”

“不许你说那个不好的字。”他低头,含住她柔软的唇就用力的吸允,恨不得把自己媳妇藏在自己的怀里才好。

可是自己要继承忠勇伯府,或者等到事成的时候,还会更进一步,要是自己的媳妇永远躲在自己的后面,她又怎么能是一个合格的当家主母呢?

外面的丫丫掀开帘子进来,看见两个主子这亲密的场景,赶紧悄悄的退出去,心里暗自庆幸世子现在没有内力,又沉迷在世子妃的怀里,没有发现自己鲁莽,要不肯定要挨世子冷冰冰的白眼了。

阿弥陀佛,真是佛祖保佑。

绣春捧着干净的衣裳过来,看着丫丫在拍胸口,就知道她今儿肯定鲁莽的进去,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

……

楚老夫人接到几家请帖,自己特意挑出几家有来往的,亲自带着圆圆出门应酬。

周氏自然也想和儿媳妇一起跟着去服侍,却被楚老夫人拒绝:“你可真是糊涂了,知意到现在还没过一个月的新婚,怎么能贸然出门?

还有你,先把自己的尾巴擦干净,别当我是傻子。

这好好的母子两条命没了,你也去庙里给他们做场法事,你就不怕报应吗?”

周氏听到婆婆这不客气的话,心里一跳,不敢多说什么,赶紧道:“娘说的对,我明儿就去庙里,让人给她们母子做法事。”

心里却在琢磨,自己那边的人也该好好的梳理一下了,免得这老不死的盯的紧紧的,实在是自己太大意了。

还有圆圆,自己也该让那两个没用的通房给她添添堵了,想想圆圆要顶着世子妃的头衔出去应酬,自己心里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烧,恨不得弄死她这个抢了自己位置的女人。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圆圆这出门还真的看到了十几位燕环肥瘦俱全的美人,

她知道,就算她们比不过惠妃的尊贵和天人之姿,可是这青春洋溢的笑容,肯定会让担心死去的皇上侧目,就是不知道惠妃会借着这个机会怎么翻身。

等到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花红柳绿的时候,万物复苏,一片生机勃勃的春光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四十个貌美如花的小姐进宫了。

她们最终或许只能留下四五个,毕竟皇上怕被臣下说自己临老入花丛,贪花好色。

三月十八这天,留下了四个秀女,因着前些日子皇后说皇上不能雨露均沾,惠妃也凑巧身子不适,皇上都是自己独居乾清宫或者长春宫,这美人进宫,自然不能辜负这美人恩。

夜夜只恨春宵短的皇上在三月二十七这天早上,醒来面对年轻娇嫩的美人,又是一番云雨,随即只觉得自己口水不由自主的往外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