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想抱就抱了/惹爱上身:国民宠男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谭家。

王画十指几乎扣进了沙发里,她蓦地站起了身,“一定是那个小贱种,他怀恨在心,所以绑架了你爸爸!”

“警察那边完全没有消息,那小贱种之前已经要挟过我了,现在又洋洋得意地进了风云传媒!一定是她做的好事!”

谭松林失踪了一周的时间,对于王画来说,让她心急如焚。

王画保养得宜的脸上恨得几乎要吃洛晨的肉,她蓦地拿起包,就要往门外走,却被谭韩枫皱着眉头,拦住了。

“妈,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那贱人的家,问那贱人究竟知不知道这个小贱种在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谭韩枫扶住了王画的肩。

“妈,现在我们谁都不能去洛家。”

王画不敢置信地抬头,失望地看向了自己向来引以为豪的儿子,“韩枫,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说,不能去洛家。”谭韩枫冷声道,看向了王画,“包括你,妈!”

如此强硬的作风!

这就是她的好儿子!

好儿子啊!

如果今天失踪的不是老爷子,是她——

那么,她这个好儿子,是不是也会这样,对她的生死无动于衷!

“好,好!”

王画大笑起来,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两步,被谭心扶稳了。

扶着自己的妈妈,谭心怒不可歇,蓦地抬头,冲着谭韩枫大喊,道,“哥,你在做什么?”

谭韩枫深吸了口气,从谭心身上扶过王画,带到沙发上,让王画坐在沙发上,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语气缓下来,道,“妈,你现在去洛家,不仅见不到洛雪,甚至会影响谭家。”

“爸爸失踪的事,我隐瞒了董事会,如果惹怒了洛晨,让她把消息传出去,那么谭氏的股价将会下跌,到时不仅救不到爸爸,谭氏也会跌入到旋涡当中。”

王画睁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

“我知道你心急,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做的,是等警察的消息。”

说到这里,谭韩枫伸手,将自己妈妈搂进了怀里安抚,但冷酷的双眸却逸出了一丝犀利的冷光。

……

时间拉回到一周前。

电话里,是一个冷静又温和的男人的声音。

“谭总裁您好,我是风云传媒萧烨。”

谭韩枫捏着手机的力度加大,“云少爷有什么指教?”

“首先,对于谭老先生的失踪,我表示非常遗憾地听到这件不幸的事,但不幸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请谭总裁不要把事情扩大到无辜的人身上,让无辜的人也涉及到这样的担忧里。”

“你是什么意思?”

对面温和的男声似乎微微笑了笑。

“作为谭氏的开创者,谭老先生失踪的消息如果被爆出去,相信对于谭氏的股价和谭老先生的安全来说,都会是一场灾难;而对于风云传媒来说,这却可以提升收视率。”

这样温和的声音,居然是那么的毒辣。

如果消息被传出去,先别说谭氏的股价是否下跌,单是绑匪那里,怎么可能会放过老爷子?

冰冷的空调房里,谭韩枫的后背却似乎隐隐出汗。

“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可以帮忙查出谭老先生的踪迹,但是我们有两个要求,第一,谭老爷子失踪的视频和细节,少爷不希望传到洛晨先生以及他的家人耳里,以免增加洛晨先生的负担;第二,少爷已在洛晨先生家人身边安插了保镖,希望谭总裁不要做以卵击石的行为。”

原来,还是为了洛晨那个私生子。

云家继承人,要什么没有,居然为了一个私生子如此大费周章!

呵,真想看看当云家人知道他们的继承人为了一个男人,做了那么多不合他身份的事后,会怎么样对待这个私生子!

一次两次,可以忍得!

三次四次呢?

云傲越可以护她一辈子?

他拭目以待!

谭韩枫青筋紧攥,“好,我答应你,也希望告知云少爷,希望他可以遵守自己的承诺。”

……

铃铃铃铃铃——

思绪被电话响起的声音拉回到了现在,谭韩枫回过神来,却听到谭心惊喊道,“哥,哥,绑匪,来电话了!”

谭韩枫蓦地冲了过去。

他接过了电话,听着那变声的声音传来,掌心的汗却从握紧的话筒一滴一滴地打在大理石的地面上。

炙热的夏天,竟让谭韩枫浑身发寒。

那人,居然一早就猜到了匪徒的意图。

是要那个私生子的命!

看来,偷拍而失踪的那个狗仔,也是那人所为了!

从爸爸失踪,他给私生子打电话,那人便预料劫匪的目标了。

是那个私生子!

因为担忧那个私生子会有危险,所以,那人才会安排她进风云传媒,转移她的注意力,大费周章地保护她,不让她知道任何消息,以及安插保镖,保护洛雪。

蓦地,那崇拜的声音清脆如铃铛地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傲越哥哥之所以可以成为云家心悦诚服的继承人,并不是单单因为他的身份,而是因为他与生具来的天赋和能力呢。”

过目不忘,心思缜密,手段狠辣;

这样的人,必将成为他除去那个私生子最大的阻碍。

除非只有,让他厌恶那个私生子!

……

接入谭家的电话,同时被转接到了另一个安静的别墅。

电话通过音响,播放在偌大的别墅里。

“三哥,这群人根本是想要用死老头的命来换你的命!”

十一狠狠地一拍桌子,怒不可歇道,“藏头露尾地绑架那死老头,三哥你不要去!”

十一的话,让向来笑嘻嘻的阳六第一次皱起了眉头,神色凝重。

秦四神色淡淡,缓缓地伸出大手,往自己黑色风衣一摸,掏出了一支烟,点燃,然后夹着轻轻抽了一口,任由烟雾笼罩自己的脸。

几乎不受任何影响。

只有躺了三个月的黄八,对外界的事物越发敏感,眼神一瞟,不小心看到了秦四淡淡地放在沙发上的左手缓缓地动了动,竟淡淡地攥出了青筋。

四哥?!

越是暴风雨前的阳光明媚,越是可怕!

……

每个人都不说话,别墅安静得只有窗外的蝉鸣声。

气氛,似乎有些凝重。

反观洛晨,她支着下巴,修长的身体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二郎腿翘着,神情竟有些轻松。

见三哥不说话,十一挽上了洛晨的手臂,摇了摇道,“三哥,我最近经常眉头跳,左吉右凶,那里肯定有诈,你别去好不好,如果真的要救那死老头,让六哥或者四哥代你去好不好?”

阳六顿时面露期待地看着洛晨。

他愿意代三哥去。

秦镌抽烟的手顿了顿,任由烟雾缓缓散开,他抬眸,忍不住看向了洛晨。

见众人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洛晨放下了摸着下巴的手,俊美的脸这才轻轻笑了笑。

“原来,你们都觉得我会去救谭松林——”

“三哥?”

好看的眉眼笑意颇深,似乎划过一丝精致的弧度,“怎么可能。”

众人舒了口气。

却见洛晨起身,迈起修长笔直的腿,往门外走去。

只留下淡淡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

“既然他们要胁持谭松林在西冲那个仓库击毙我,那就如他们所愿,派人在门外伏击,火烧仓库,如有生还,一律击毙。”

想用谭松林来换她的命?

真是异想天开!

十一顿时笑脸如花,“三哥,这个事情交给我。”

她绝对保证,烧死那个死老头!

“别让我失望了,十一。”洛晨似笑非笑地打趣。

因为御武道馆的事,三哥对自己几乎是失望了。

想到这里,十一咬了咬唇,立了军令状,“十一保证完成任务,如果这事完不成,我以死谢罪。”

洛晨摇头轻笑。

“另外,林爷大寿快到了,Tiffany在我们这里——”似乎想起了另一件事,洛晨转身,俊美的脸庞微微一笑,她伸出修长的指尖,隔空点了点秦四,“所以,别让她闹出什么事了。”

秦四神色淡淡,按灭了指尖的烟,起身,走到了洛晨身边。

“嗯,我送你。”

*

黑色的SUV里,播放着洛晨的歌曲。

我的秘密。

——

洛晨坐在副驾驶上,跟着自己的歌的节奏,轻唱起来,歌曲快结束时,一只大手横了过来。

按了暂停。

似乎想说什么话。

洛晨换了个舒服的坐姿,饶有兴致地看向身旁的男人,“想问什么?”

“阳昕回来和我们说,你在风云传媒抱了一个男人,我想知道,为什么——”秦镌神色淡淡,冷冽而英俊的脸上似乎没有表情,只是在陈述他的疑问。

“就这个?”洛晨轻笑了声,嘴角噙着戏谑的笑弧,“好久没听到你这么严肃的问题,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是这种戏谑又让人拿她没有办法的表情。

“为什么?”

洛晨扬唇淡淡的笑着,俊雅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柔和。

“不为什么,想抱就抱了。”

那样温柔的语气,让秦镌冷冽的心,一下如掉谷底。

……

黑色的SUV一个急转,倏地停下了。

洛晨皱了皱眉,白皙的手腕却蓦地被捉住了。

男人掌心的热度,炙热得好像要人融化,又让人觉得刚好在一个度上,不会让人真的被烧得融化,反而感觉温暖

“久久。”

洛晨轻轻一笑,看着秦镌,“哥哥,你好久没这样叫我了。”

自从在挑战赛击败他成为洛三后,他便再也没这样叫过她了。

捉住洛晨手腕的大手蓦地松开,秦镌揉了揉她的头发,冷冽如机器人的脸上第一次闪过温柔,连眼底散发出来的光彩,都是柔柔软软的。

秦四这样的神情,如果让左翼的众人看到,一定会惊恐至极。

杀人如麻,冰冷如机器人的秦四爷,对着洛三少,竟有这样温情的一面。

笑弧越发温柔,秦镌踩动了车,道,“还是像个孩子。”

那个人,是姓云么?

“小四,你相信巧合么?”

夜色越发幽蓝,洛晨侧过脸去,直直地盯着车窗外,凤眸淡淡,却似笑非笑。

“8月30日,恰好是我姐姐的忌日,这人或许存的是什么心思,我很期待。”

秦四神色不变,但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却动了动,拐过了一个弯。

没有人知道,洛琳对于她的意义。

她的身手,他不担心,但是,如果涉及到洛琳,万一有什么意外——

所以,绝对不能让她到西冲的仓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