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二更)/花颜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颜自然不知云迟着手秋试之事,当日夜冒雨赶路,行出百里路。

转日,天清气朗,花颜休息一夜,精神极好,便不在窝在车里坐马车。于是,除了身上重伤不轻的程子笑和懒得骑马的天不绝,其余人都骑马而行。

又走了两日日,又行出三四百里路时,路上遇到三三两两行乞的人。

开始时,花颜没太注意,但接连遇到几波后,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安十七在一旁说,“少主,我找一人问问,看看是怎么回事儿?为何行乞的人会这么多?看样子,是去京城?”

花颜“嗯”了一声。

安十七下马,去问一个领着小孩的行乞的老者。

老者须发花白,衣衫褴褛,浑身脏污,拄着拐杖,走路极慢。小孩很是瘦小,面黄肌瘦,嘴角干瘪,看到衣着光鲜的行人,眼神露出羡慕。

安十七甩开马缰绳,对老者询问,“老伯,您这是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为何路上行乞的人会这么多?”

老者叹了口气,几乎要落下泪来,“公子,小老儿是从凤城县来,要去京城投奔我女儿。凤城遭了大水,城外的农庄和良田都淹了。我家的大儿子、儿媳、大孙子都淹死了,只剩下一个小孙子,小老儿怕自己活不久,独剩下个小孙子没人管,所以,打算去京城投奔我小女儿,将小孙子托付给她。”

安十七一惊,“您说凤城遭了大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老者道,“不久,就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安十七更是心惊,“听您如此说,灾情想必十分严重?”

老者一边抹泪一边说,“公子有所不知,凤城的城墙都被大水给泡塌了,死的人不计其数啊。”

安十七面色大变,转头去看花颜。

花颜此时也打马过来,甩了马缰,翻身下马,看着老者,“老伯,您说半个月前,凤城遭了大水?死者不计其数,那活着的人呢?是怎么安排的?”

老者看看安十七,又看看花颜,二人的面相衣着打扮,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他流着泪说,“当官的都跑了,还有谁管?死的人死也就死了,活着的人各找活路。”

花颜顿时肃然,“据我所知,不是鱼丘县遭了大水吗?怎么凤城也遭了大水?”

老者道,“鱼丘县遭了大水没错,但其实最早遭了大水的是凤城,眼看凤城就要被淹,上面下了命令,开闸引流,大水被引走,这才冲了鱼丘县。”

花颜脸色一沉,“为何水势这么凶猛?凤城的水是从哪来的?”

老者道,“半个月前,大雨连绵,黑龙河堤坝决堤,大水便汹涌到了凤城,眼看凤城被淹,下面的几城也要不保,便引流到了鱼丘县。”

花颜抿唇,“也就是说,最终的源头是因为黑龙河了?”

老者点头,“可以这么说。”

花颜问,“老伯刚刚说上面下了命令?是什么人下了命令?”

老者抹泪说,“听说是东宫太子。”

“胡说!”花颜薄怒,“东宫太子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凤城县是他的子民,鱼丘县也是他的子民,凤城县被淹,鱼丘县被淹,都是一样被淹。”

老者被花颜的怒意一震,身子一颤,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花颜压着怒意,镇定地说,“老伯是听什么人说的?”

老者看着花颜,脸色发白地哆嗦说,“不知姑娘是什么人?”

花颜知道刚刚她一时气怒将老者吓到了,面色稍缓,温声说,“我哥哥在东宫当差,与东宫有些干系,未曾听闻太子殿下有下过这样的命令,太子殿下至今只知鱼丘县被淹之事,不知凤城被淹一事。”

老者愣了愣,说,“都这么说,小老儿也不知是谁说的,总之,姑娘随便找个人问问,都是这样的话。”话落,他又说,“太子殿下为保凤城下面几个城池,命人引流鱼丘县,也是对的。”

花颜压制着恼怒,刚要说话,前方来了一对官兵,大约四五十人,两人看到了衣衫褴褛的老者,当即上前就抓人。

老者骇了一跳,连忙拽着小孙子后退,但他毕竟年迈了,动作不利落,后退着反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两个兵士不由分说,就要粗鲁地拉起他。

花颜看了安十七一眼。

安十七上前,出剑拦住了那两个士兵,冷着眉目问,“你们为什么抓人?”

那两个士兵看到明晃晃的宝剑,不由得缩回手,后退了一步,打量花颜和安十七像是富贵人家出外游玩的公子小姐,其中一人说,“他犯了事儿,我们老爷有命,抓了收监候审。”

“你们老爷是哪个?他犯了什么事儿?”安十七问。

其中一人说,“我们老爷是兆原县守,公子还是别多问了,也别插手,对你没好处。”

那老者白着脸哆嗦地说,“我没犯事儿,没犯事儿……公子救我……”

安十七稳稳当当地拿着剑,冷眼看着这两名士兵,然后,又看向随后跟来的几十名士兵,其中一人三十多岁,路腮胡子,明显是头目。

那人领着人来到近前,打量了一眼安十七和花颜,在看到花颜脸时,不由得露出惊艳之色,暗想着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子?

花颜此时一肚子怒火,脸色不好看,在这人看来时,凌厉地看了回去。她的眼睛素来清润明亮,鲜少有凌厉的时候,如今看到这些人上来就抓人,已经猜想到了一二,所以,目光便犹如利剑。

那三十多岁的头目乍然被花颜眼神一扫,似如一把尖刀刺破了他的眼睛,不由得心下一颤,赶紧移开了眼睛。

花颜冷冷地说,“这位老伯是从凤城前往京城投奔亲戚,人还没到兆原,我到想知道,怎么就犯了事儿?”

那人立即说,“姑娘还是别多管闲事。”

花颜气笑了,“我还就喜欢多管闲事。”

那人面色一变,已经看出花颜不是好相与的了,但见她身边只有安十七一人,二人衣着打扮明显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一般这种人家出来的公子小姐,即便耍剑,也是花架子,所以,他虽被花颜的凌厉震住,但还真不怕花颜,毕竟他手下带了几十号人了。

于是,他一摆手,对身后说,“将这老头子和小孩子给我带走。”

后面的士兵呼啦啦地上前,就要从安十七的剑下夺人。

安十七也不客气,挥手一剑,他只轻飘飘地一扫,上来三四人胳膊齐齐被划了一道血痕,他不下手杀人,但也要让他们见血不敢再上前。

那头目见安十七一剑就让他带的三四个人受了伤,脸色这才真正骇住了,看来是个敢下狠手的,他开口道,“敢问公子和小姐是何人?在下奉我家老爷之命,两位可知道我家老爷?我家老爷是兵部尚书的小舅子。”

花颜眯了眯眼睛,“哦?”了一声,“你家老爷也就是兆原县守?赵德?”

那头目见花颜能叫出名号,连忙点头,“正是。”

花颜向身后瞅了一眼,她们刚出城不久,不足十里地,那座县城也就是兆原县,她不介意再返回去。

于是,她露出一抹笑,“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不识得一家人了。我祖母与兵部尚书夫人交情甚笃,按理说应该去拜会你家老爷。”话落,她道,“请带路。”

那人一听大喜,看向被安十七剑护住的那祖孙俩,试探地问,“那这老头和小孩……”

花颜看向安十七,“带着!”

安十七意会,收了剑,伸手拉起老人,顺势在他耳边用传音入密说,“老伯,别怕,我和姐姐护着你。”

老者身子打颤,不知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但若不是花颜和安十七,他和孙子此时已经被带走了,如今只能相信他说的话,勉强点了点头说,“公子,我真没犯事儿。”

安十七“嗯”了一声,“也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老伯既然没犯事儿,不用怕。”话落,他对远处停着的车马喊,“十六哥,姐姐要去兆原县守府认亲,走呗。”

安十六应了一声,“好。”

------题外话------

宝贝们,月票,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