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章 熬过去就好了(五更)/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洁抬头,看见一张板着的俊脸。

那张脸看似没有表情,可以双榛色的眸中,却装着一些痛意。姜洁被姜唯那隐含痛苦的眼神,震得胸口闷疼。“…哥。”姜洁喊了一声哥,喊完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里充满了哭腔。

姜唯偏过头,望着别处一会儿,才扭过头来。这时,姜唯的目光已经恢复如常,一贯的冷淡漠然。他说,“吃了吧,这是24小时紧急避孕的药,吃了就没事了。”

姜洁咬着唇,接过那板药片。

怎么会没事?

就算不会怀孕,但这一晚经历过的荒唐事,又岂是几片药片,就能清洗洗掉的?

姜唯找到一次性杯子,亲自去接了一杯温水,他将水递给姜洁。姜洁捧着那杯水,手里拿着两片药片,她张开唇,抿了一口温水。在将药片送到嘴边的时候,姜洁突然说,“我以后再也不这么混了。”说完,她将药片丢到嘴里,仰头一口喝了。

姜唯望着她泪眼朦胧的眼睛,犹豫了片刻,才说,“那也挺好。”

这一页,姜家兄妹没有回家。

次日天刚亮,两个人便赶去了警局做了笔录。这个时候,那两个人已经招供了他们的罪行,犯事的两个人,一个是王家的孩子,另一个竟是姜家本族的旁系。

当听到那两个人说出他们犯罪的原因始末后,姜洁跟姜唯同时陷入了沉默。

能怪谁?

他们的确是有罪,但平日里不自爱,总是在酒吧玩到三更半夜,隔三差五就换男朋友的姜洁本人,也是有错的。

走出警局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吭声。

“坐我的车回去吧。”

姜唯拉着姜洁上了自己的车。

车快开到家的时候,姜唯听到姜洁说,“别让爸妈知道昨晚的事。”在这个家里,她处处都要被拿来跟哥哥对比较,本来父母对她就不是很满意,出了昨晚那件事,他们对她只怕是会更加失望。

姜唯冷冷淡淡地嗯了一声。

回了建,看到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打瞌睡的姜母,姜洁跟姜唯同时一愣。

她一晚都没回房么?

这个认知,令姜洁差点崩溃大哭。

兄妹俩换鞋进屋的动静,吵醒了姜母。

“你们回来了?”姜母站起身朝他们走过来,昨晚她打了两个孩子的电话,次次都打不通,心里乱得狠,因此一整宿都没有睡好。见他们回来,姜母高高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实处。

兄妹俩站在原地,没再迈步,只是沉默地看着他们的母亲,心有愧疚。

姜母冷着脸,问他们,“昨晚怎么回事,打电话一直不接!”

姜洁正要解释,姜唯突然沉声开口说道,“昨晚我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了,我们好久没见了,一时间聊得尽兴,就忘了。恰好小洁也在酒吧里,时间晚了,我就带她在外面住了一宿。没注意到手机没电了。”

说完,姜唯抬头看了眼姜母。

将姜母那满面的担忧之色看在眼里,姜唯心里叹息一声,努力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跟姜母道歉,“抱歉妈,以后不会这样粗心大意了。”

姜唯素来都是个省心懂事的,姜母也没想到过这个孩子会撒谎。

姜唯说什么,姜母自然就信什么。

她也没再责备他们,只说了句,“以后就算是手机没电,也得拿座机给家里打个电话,不要让我和你们爸爸担心。”

“…好。”这声好,是兄妹俩人同时说的。

姜唯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就走到沙发上坐下,陪着姜母说着话。姜洁看了眼楼上,想到自己从昨晚开始就没有洗过澡,心里不免感到恶心。“妈,哥,你们先聊着,我回房去洗个澡。”

姜母见她身上衣服没换,就以为她昨晚没洗澡,便露出了嫌弃之色。

“赶快去洗,隔这么远,我都能闻到馊味了。”

若是以往听到这样的话,姜洁一定会跟姜母吵上两句,但今天姜洁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仅没有跟姜母斗嘴,还郑重其事地跑过来抱住了姜母。被女儿报了个满怀,姜女士愣了下。

她也没有推开姜洁,就开始吐槽,“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跟没断奶的小孩子一样。快些松开,勒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姜洁这才松开了姜母。

她对姜唯递了个眼神,那是在叮嘱姜唯不要说错话了。搞定一切,姜洁就快步上了楼。

回了自己的卧室,姜洁脱了衣服,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包括内裤在内,全部都用收纳袋给装了起来。这些东西,看着就让她感到恶心。姜洁将自己泡在浴缸里,温水包裹着她的身体,姜洁脑袋朝后一昂,脑海里闪过的是昨晚半夜醒来,看到姜唯的画面。

她怎么就这么大意呢?

洗完了澡,姜唯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坐在窗边上,心里是悲凉的,一时间,姜洁竟然产生一种想要用一根绳子勒死她自己的想法。但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掐断了,

她不能去寻死!



卢凌宇离开酒店后,方俞卿给方俞安打了个电话,通知他来接自己。

方俞卿收拾了下东西,正打算离开酒店,就听到微信有新消息来了。方俞卿打开魏欣,看到一个陌生的头像,若不是有备注名字,方俞卿都不知道给她发微信的人是谁。

姜洁:【当你万念俱灰,觉得活着没意思的时候,你都怎么办?】

这话,听得方俞卿心中微突。

她该不会是要做傻事吧?

方俞卿赶紧回复:【别做傻事,世上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姜洁:【你当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方俞卿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真是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那时真是孤独够了。方俞卿想了想,才回复可一句——【慢慢熬,最后不是你赢,就是你输,熬过来就好了。】

方俞卿不放心姜洁,总觉得她说这话的表现,就像是一个人在求死。她赶紧联系了姜唯,让他去看看姜洁的状况。姜唯挂了电话,就去了楼上,他猛地推开房门,看见姜洁坐在床边,两条腿搭在窗外,顿时吓得心跳都快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