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叫个屁,不就是毁容了吗/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被称为废物的少女从一丈之外瞬间来到了他的面前,她白皙修长的指节此刻覆在他的喉咙上,冰冰冷冷的,仿佛千年寒冰,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太子,慎言。”卿云歌微笑,脸上的胎记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绯红,她轻轻地说,“否则你知道我这个人下手,是不知轻重的。”

“你……”

话罢,未待他反应过来,少女抬起另一只手,迅速在他身上点了几下,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招数,他发现他的身体在瞬间麻痹起来,竟是连动都无法动。

眉头微微蹙起,卿云歌心说这身子还真是弱,不过就是点个穴道,差点抽空了全部的力气,要不是本小姐现在精力不足,否则这欺她的太子,可不止这个后果了。

想到这里,她低头扫了一下,不知……嗯太子无后,应该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放、放肆,你做了什么?”太子呆了半晌,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被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控制住了,他脸色铁青,怒吼出声,“该死,快救驾,还愣着干什么?你们想被诛九族么?”

殊不知侍卫们也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世人皆知,这卿家大小姐一身废脉,无法凝聚玄力,终身止步星阶一段。

然而他们太子的修为可是幻阶五段啊,这其中相差了数十个品阶,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假的,一定是假的,他们还没睡醒,回去再睡一觉,也许醒来就正常了。

兰心然也愣在了那里,她先回过神来,脸上仍是未褪去震惊,不禁尖叫一声:“卿云歌你这个废物,放开太子哥哥。”

闻言,卿云歌这才缓缓扭头,竟然向她展颜一笑,旋即笑容冷去,只剩下刻骨的冰寒:“三小姐,你别急,我当然不会忘了你,你,可才是我这才受伤的主谋啊。”

话罢,连留给兰心然凝聚玄力的时间也没有,少女身形一动,以同样的手法,便将她的几大要穴封住。

不过半息之间,卿云歌便制住了兰心然。

巨大的恐惧在兰心然心中炸开,她完全不能理解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张了张嘴,声音有些惊恐:“你做了什么?我怎么动不了了,不可能的,你明明没有玄力。”

她虽然实力不高,可也有月阶九段,怎么可能被一个只有星阶的人控制住?

“笑话,你们这些废物,也配让我动用玄力?”卿云歌冷哼出声,“实话告诉你,我只要动一动指头,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实在是假的不行,她不仅没有玄力,以她现在的精力,根本杀不了半个人,所以也只能放出空话来吓吓他们了。

暗月联盟第一杀手沦落至此,要让她的同行知道了,怕不是做梦都会笑醒。

“卿云歌,你快放了我和太子哥哥,我们饶你不死。”兰心然脸上满是怨愤之色。

往常都是她欺负别人,孰料今天她自己却被一个废物欺负了。

“放了你们?”卿云歌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她冷笑一声,“你们可曾有放过我?”

“如若不是我命大,你们早就计划好了,让我埋骨东宫吧!”

眼神在瞬间变冷,带着彻骨的杀意。

悲剧女,你放心,你的仇,我来报。

“不错,想不到你还真是命硬,这都没有死。”兰心然被猜中心中所想,竟然没有羞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完完整整地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反正你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啊……!”

因字还未吐出,她便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脸上瞬间的剧痛让她不禁尖叫出声,她有些茫然,想要抬手去触碰,却发现自己依旧动不了。

一股暖热顺着脸颊滴了下来,余光一扫,她再次尖叫出声。

血,是血,她脸上流血了。

“叫个屁啊,吵死了。”卿云歌把手上沾满血迹的石子弹了出去,正中兰心然的哑穴,她似乎有些不耐烦,“不就是毁个容吗,有什么好叫的。”

兰心然眸中满是难以置信,朱唇一张一合,却半天发不出任何声响,她的脸色渐渐惨白起来,脑海中只回荡着一句话——她毁容了,她当不了太子妃了。

“呜呜……”兰心然瞪着面前的少女,不能理解她是何时在她的脸上留下伤痕的,明明不是一个废物吗,怎么会有如此快的身手?

卿云歌不再看兰心然一眼,偏头瞥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宫装男人,心里不能理解,为什么悲剧女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垃圾货色。

行,太子,此次本小姐没有力气对付你,暂且先放过你,待到日后,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一旁的侍卫宫女们呆若木鸡,完全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一转眼,兰三小姐就毁容了?还有他们的太子殿下怎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去拿笔墨纸砚。”做完一切后,卿云歌伸了个懒腰,毫无形象地坐在了那里,指着为首的一个侍卫,吩咐道,“速度快一些。”

也许是眼前少女的所作所为太过震慑人心,侍卫打了个哆嗦,手脚麻利地就跑进了内殿,不过片刻,一副文房四宝就呈了上来。

卿云歌并不接过,摆了摆手:“我现在没力气,所以我说,你写。”

没力气是真,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她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字怎么写啊。

“这……”侍卫的面容一僵,他自然知道卿云歌要他写什么,可写了肯定会得罪主子啊,他下意识地看了自家太子一眼,犹豫着该不该听从。

但看见先前的那些事后,也清楚眼前的人不好得罪,天大地大,比不过自己的命大,还是依言行事。

“我,卿家云歌,今日以吾国守护兽朱雀之名,在此立下誓约。”远处的暮光在少女的双眸中倒映出来,仿若江水泛起波澜,“因吾之未婚夫不知检点,与他人苟合,谋害于我,如此险恶,非我之良人,特以天地为见证,以求一别,各还本道,两不相干!”

------题外话------

各还本道四个字参考了古时候的退婚书,意思是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