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废物疯了/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疯了。

一天之后,朱雀国内,皇城之中,大街小巷,茶馆酒楼,人口相传。

“要说这卿家大小姐,那可真是不得了啊,那日她拳打太子,脚踹兰大小姐,整个东宫都被她闹翻了天。”堂前的说书先生穿着长衫,摇着纸扇,口若悬河,“而且她走之前,还给太子留了一封休书,那书上写的是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惊堂木在檀木桌上一拍,香烛燃尽,一回终了,在座的茶客皆意犹未尽,纷纷接头交耳,讨论起来。

“这卿云歌真是传说中的废物么?居然休了太子?”

“要我说,肯定是她被退婚之后恼羞成怒,故意这样做。”

“这你就不懂了,那卿大小姐指不定是真的看不上太子呢。”

“怎么可能,大名鼎鼎的废物,还想染指我们太子?”

就这样,无数流言蜚语在整个皇城都传了起来,自然而然,也传遍了整个皇宫。

……

凤仪宫,鸾香殿。

檀香燃了半盏,殿内才响起了一道声音。

“皇儿,知道本宫今天为何而来么?”高座上的华贵女人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朱色的唇轻启,冷冷地吐出这么一句。

“母后恕罪,儿臣、儿臣不知。”太子听到这话,瞬间冷汗涔涔,结结巴巴地回答了这么一句,不敢抬头看女人一眼。

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母后基本不会传召他,而此次把他叫来,定是为了卿家那个废物嫡小姐的事。

想到卿云歌,他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

“流言你也听到了吧?”皇后俯身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冷斥道,“谁让你去退婚的?”

不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私自退婚,当真是有辱皇族颜面!

太子跪在地上,听到皇后这冷硬的声音,不觉又打了一个寒战,声音却倔强无比:“儿臣不愿娶一个丑女,也不愿意养一个废物。”

“住嘴!”皇后蓦地冷喝出声。

她怎么会有如此不听话的忤逆之子,不过是晚来一步,她这个逆子就背着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真真是让她气愤不已。

他永远不明白自己的苦心,天知道她当初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说服卿家定下这门婚事,现在惹怒了卿家家主最宝贵的孙女,一切都完了……

不,也许还有转机的时候。

皇后的双眸微微一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时间沉思了起来。

此刻的大殿里一片寂静,只能听见钟磬发出沉闷的响声。

太子跪在下面,不敢说一句话。

从小到大,他向来怕自己这个母亲,所以他也一直很听话,可是他真的不想娶卿家那个废物,他可是未来的一国之主,怎么能娶一个废物无颜女?

传出去岂不是要让其余三国耻笑?

他委实不知道母后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这门婚事,他连父皇都去求了,却依旧无法解除他和卿家那个废物的婚约。

“听好了,你现在就去卿家登门道歉,求得云歌的原谅。”半晌时候,皇后深吸一口气,冷声道,“趁着还没有造成重大损失,赶紧挽回这门婚事。”

“母后?!”太子倏尔抬头,吃惊地看着那华贵无比的女人,完全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要让他这么做。

卿家明明不是在十几年前那场大战之后,就已经式微了吗?

徒留卿云歌一个废物后代,卿家又有何用?

何况他们皇族有着朱雀之灵的保护,根本用不着和卿家结亲来巩固地位,母后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要让他和那个废物嫡小姐成亲?

“嗯——?”闻言,皇后的美眸中染上一丝恼怒,似是很不喜太子的反应。

“可是母后,并非是儿臣退的婚,而是那废……”在皇后凌厉的注视下,太子噎了一下,立马换词,硬着头皮说了下去,“是卿云歌退的儿臣的婚,还以、以朱雀之名立下了誓言,说与儿臣从此男婚女嫁,两不相干。”

闻言,泰山崩于面前亦沉稳的皇后终于变了脸色。

何为朱雀之名?

朱雀可是守护人族的上古四灵守护兽之一,万年之前,人族遭受前所未有的灾难,是四灵守护兽燃尽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整个人族,立下一道天堑,这才让如今的人族依旧可以占有九族的一席之位。

而朱雀国皇族,便是朱雀当年遗留下来的血脉。

从那以后,凡是以朱雀神兽之名立下的誓言,那是万万不得改变,否则便会受到烈火烧灼之痛,直到死去。

“逆子,你干的好事!”皇后的语气一改以往的舒缓,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太子,辞色是从未有过的严厉,“朱雀国若是在你手上灭亡了,本宫看你有何脸面面对我皇家千百年的列祖列宗。”

闻言,太子面容之上满是难以置信,他怔怔地看着皇后,不禁冷汗涔涔,浸透了衣衫,难不成……难不成他与卿云歌的婚事,还关乎朱雀国的生死存亡吗?

这怎么可能?

卿云歌不就是一个无颜废物吗,又有什么能耐撼动整个朱雀国?

“咳咳咳……母后,您在说笑罢?”太子勉强地笑了笑,一时间连跪都跪不稳了。

“呵,本宫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同你说笑?”皇后听罢,怒极反笑,“你听好了,赫连盛,你终有一天,会为你做的事情后悔。”

一时气急,皇后连太子的全名都说了出来,可见是被气得不轻。

“我……”赫连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时间沉默了下来,就跪在那里,一语不发。

皇后闭了闭眼,她算尽一切,终究没有算出自己的儿子会破坏她的计划。

算算时间,十几年前的那个预言的日子也快到了吧。

除却皇后,没有人知道,十几年前,一位从兽族而来的萨满祭司,曾对着卿家嫡小姐立下了这样一个预言。

“魂自天外,重生之凤,得玫瑰紫瞳者,方可得天下!”

初初她是不信这道预言的,但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卿府求得了这门亲事,但是现在看来,这预言当真是确切无比。

如今,玫瑰紫瞳,已经初步觉醒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