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此去征战再无回/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年,也是卿云歌刚刚诞生的一年,更是人族边境,受到兽族大规模侵略的一年。

而卿家在皇族的授意下,临危受命,派出长子卿风琊作为元帅,数个庶系作为将军,代表朱雀一国领兵出战。

孰知,这一战,其实根本就没有回来的可能。

也不知,这一战,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打击卿家的阴谋。

更不知,这一战,要的就是卿云歌父亲,卿风琊的命。

这天下之大,共为九分,是为九族,九族分别统领着各个区域,其领地之间有着严格的划分,不得私自踏入别族。

人族所在的领域,被称为混沌大陆,混沌大陆是最为富饶的一处土地,良田美池,物产丰饶,灵脉遍地,适于修炼。

其余八族都对混沌大陆虎视眈眈,然而奈何万年前守护者们早已立下规定,不得私自进攻他族,便也只能在心里垂涎,不敢有任何动作。

然而这其中并不包括兽族。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也是最庞大的种族,他们将目光放在混沌大陆的那一刻,天下风云便起。

人类弱小,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更何况兽族还偏偏被玄兽所青睐,他们是天生的驯兽师,在短短几天之内便召集了无数玄兽军团,向人族领地的边境,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管制的城市——沧澜城,发起了进攻。

那一刻,六军其发,挥师城下,刀戟喑哑,万兵厮杀。

一时间,沧澜城下白骨横野,鲜血淋漓,城上熊熊烈火,艳烈若霞,抬头望去,举目荒芜。

无人敢想象那惨烈的一幕,也无人敢铭记那壮烈的死亡。

整个混沌大陆,状如其名。

从史书中,或许可以得到关于当年那场大战的半点记载,但究竟实况具体如何,在某些势力的强力掩盖之下,如今也说不清了。

只知道的是,那一场战争,人族完败,卿家子弟……全军覆没。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卿云歌的父亲,卿天的嫡子——卿风琊,她在那一战中,亦埋骨战场,如今坟头青草,早已齐腰。

从那一刻起,卿家就一蹶不振,从此式微,虽然还保留着三大世家的名号,但已经退出了玄力世家之争。

偏偏领人族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人族守护者曾经留下来的一道天堑的保护下,本不该死伤如此多人,遑论朱雀卿家还全军覆没。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白虎、青龙、玄武三国所派出的军队,除去正常的死伤之数,也皆安然无恙的返回了本国。

所以不得不令人有这样的猜想,兽族发出的这场进攻,根本就是针对卿家的,因为在卿家子弟皆数死亡之后,兽族的大兵就缓缓退出了沧澜城。

那么朱雀国究竟在这场大战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怕是也只有当今的皇帝知道了。

卿天回想到这里,不禁狠狠地握拳,他根本不愿意去回想,卿风琊和其他兄弟出战前的那一天,可是此刻那幕却如同昨日才发生,一切历历在目。

他仍记得,卿风琊领兵出战的那天,天气晴好,烈日茫茫。

那时年方二十六岁的年轻人接过出征酒,一杯仰头饮尽之后,对着他拜了三拜,言语之中乃是与生俱来的豪迈与张扬。

“父亲,此一去,孩儿必将让兽族铩羽而归。”

“父亲,照顾好云歌,等待孩儿凯旋的消息。”

那天,白衣的年轻人翻身上马,轻踏而去,纵情高歌,就那样渐行渐远,徒留斑驳的光影,在地上摇曳。

卿天虽然担忧自己的儿子,可是并没有过多的焦虑,因为卿风琊乃是当时朱雀国的第一天才,未满三十,修为已突破仙凡之隔,达到灵阶。

而且他委实是将帅之才,料敌先知,身为灵阵师,又可以千人抵挡万马。

可是意料之外的是,三月之后,卿天并没有等到卿风琊凯旋而归的消息,等来的却是一纸沾满鲜血的信笺。

纸上只寥寥落了十六个字,却让他几乎昏厥了过去。

“卿家子弟,尽数战死,尸骨无存,望君节哀。”

节哀……好一个节哀!

节哀可以让他的儿子们复活吗?

节哀可以让卿家再续辉煌吗?

节哀可以让他再享儿孙绕膝之乐吗?

死了就是死了,哪里有什么节哀?

当真可笑不已!

卿天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悲怆地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滴在地上,悲在心中。

他一生为国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到头来唯一的嫡子捐躯沙场,死得不明不白,其余庶子,也尽数埋骨边疆,连尸体都没有存留。

百年卿家,几乎就此断了后!

这于他,究竟是怎样的痛,怎样的悲,怎样的伤?

而得知此消息之时,卿天愤然之下,打上皇宫,想要问个明白,他根本不相信他的儿子是战死的。

兽族固然强大,但是在天堑的保护之下,以卿风琊灵阶的实力,就算是不敌,也万万不会死去,他的儿子,一定是被陷害死的。

然而皇族却并未对此作出任何解释,只是下发了厚重的抚恤金,草草收尾。

而他之所以同皇族定下了卿云歌与当朝太子的婚约,也是因为卿家式微,他百年之后,根本无法保护好她。

可惜……

“爷爷,不要哭。”这时,一旁的少女反手握住他的肩膀,掌心温暖,指尖柔软,她轻声说,“我还在。”

沉浸在自己思维中的卿天这才回过神来,蓦然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了,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面前不过十五岁的芳华少女,良久,才微微叹了一口气:“是啊,幸好你还在。”

幸好,风琊去之前,还遗留了一个子嗣,否则,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强撑着活下去了。

“不过,如果有一天,你若是也出了事。”下一秒,卿天的声音忽然变得冰冷无比,一字一顿道,“哪怕拼上了我的性命,无论是四灵皇族,亦或者玄法宗门,我也会让他们通通为你殉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