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不见你,因为你弱/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言,卿云歌身体霍然一震,这句话,让她的心不禁微微战栗起来,仿佛被什么冲击到了。从未有过亲人的她在头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时,不啻于惊涛骇浪给她带来的震撼感。

她不知道他的爷爷这一辈子究竟受了多少苦,内心有多么失望和绝望。

仿佛这人世间的一切痛苦都加注在这个老人身上了,他现在还能顽强地活着,恐怕……也就是因为她了。

现在她是卿家唯一的后代,如若她也死了,卿家真的就此断绝了。

她对她的父亲虽然没有很确切的印象,可仍能模糊地感觉到一个顶天立地、绝世无双的白衣男人曾经用他宽厚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那是她的父亲,是她的亲人,想要动她的亲人,就先得从她的尸骨上迈过去。

以她的足智,多少能猜到,让她父亲死亡的元凶,恐怕就是朱雀皇族,虽然其中的缘由还不太清楚,但是伤她亲人者,她必然会百倍奉还。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眸中冷意盛盛,浓烈的杀机仿佛破冰而出的寒气,让人不觉微微打了一个寒战。

朱雀皇族,很好,很好,我们之间又多了一笔账。

害我父亲,夺我叔伯,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也是苦了你了。”卿天见卿云歌久久没有答话,以为她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伤之中,轻轻摸了摸少女的头,又叹息一声,“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你父亲。”

“我想父亲,必然是风华绰约举世无双的人中之龙。”卿云歌轻声说,眸中拂过一层薄雾,雾散之后却是惊人的瑰丽。

她的父亲,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那是自然。”卿天这时也微微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欣慰,“要不然以你母亲的身份,也不会嫁个我这个儿子了。”

母亲……

卿云歌微微一怔,即使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她的脑海里也没有半点关于她母亲的印象,如果说她的父亲是因为战死,那么她的母亲,现在又身在何处?

“爷爷,我娘亲她还在的吧?”

“她当然还在,只不过……”卿天顿了顿,幽幽开口,“你娘亲不愿意见你。”

不愿意见她?

闻言,卿云歌蓦地抬头,双眸一冷,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因为父亲战死沙场,她娘亲就此抛弃了她,从而离去,还不想见她这个拖油瓶?

然而卿天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微微一惊:“与其说是不愿意,其实是不能,因为她不想暴露你的存在,若是见了你,可能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

“我娘她是什么人?”卿云歌试探地问道。

她并不笨,相反,还很聪明,从她爷爷这寥寥数语中可以得知,她娘亲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否则只是见面这种简单的事情,何以会有杀身之祸?

“你娘啊……”卿天不知道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迷茫起来,他轻轻叹道,“你娘的容貌才情,委实是千秋一见,万古惊世啊。”

他还记得卿风琊带那个女子回来的那天,红绸满地,十里桃花,灼灼其华。

那女子身着一袭朱红色长裙,头上插着一只赤灵玉簪,她微笑的时候,仿佛三千繁花缓缓盛开。

下一秒,她双手拈起裙角,缓缓走了下来,体态婀娜,步步生莲,而那绫罗曳地的声音至今都回响在耳边,像是蛊惑人心般,想忘也忘不掉。

天上之美,人间难得一见。

所有卿家的人都难以忘怀那种美,那种美,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

当真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听着听着,卿云歌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子来,一个身着朱色长裙的女子朝她款款微笑,温柔细腻,螓首蛾眉,巧笑倩兮。

这是娘亲的气息啊……卿云歌闭上了眼,像是在深深的感受,两世为人,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亲人,什么是亲情。

“你一生下来,还未满月,你娘就因为某些事情离开了。”卿天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下来,“可惜了风琊,死之前,也未曾见上你娘一面。”

“难道,连父亲都无法阻止娘亲的离去?”她出声问道。

爹爹不是人族中的第一天才吗?为何还没有能力来留下娘亲?

“风琊无法阻止。”卿天闭了闭眼,声音涩然道,“或许,在他和你娘亲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会有她离去的那一天了。”

卿云歌默然不语,想必爹爹和娘亲之间,也有一段不可说的故事罢,为了能让她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究竟耗费了多少心思,又走了多少坎坷之路。

“爷爷,您能告诉我,娘亲现在在何处么?”她微微咬牙,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卿天身子一震,良久,才缓缓道:“并非是爷爷不告诉你,只是你现在……实在是太弱了,你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你娘便是得知了这一点,才不让你见她。”

这普天之下,以实力为尊,所有的智慧生命都在修炼一种名为玄力的东西,有了玄力,便可以练习玄诀,亦可以与玄兽定下心灵契约。

而玄力之上,又合共分为十一个玄力等级——星阶、月阶、幻阶、魂阶、冥阶、灵阶、魔阶、圣阶、神阶、超神阶。

其中灵阶,又被称为仙凡之隔。

想到这里,卿云歌有些无力地垂下眸来,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瞳,看不清此刻的神色,可仍能感觉到复杂的情绪在翻滚着。

是啊,她实在是太弱了,她因为一身废脉,没有半点玄力,因此只有星阶一段,不能寸进半步。

纵然有着前世的武功又如何,低等阶段的人你方可对付,再高呢?

灵阶被称为仙凡之隔,神仙和凡人,差距根本无法比拟,恐怕那个实力的人一只手就能把她捏死。

若是这条路本身就是一条死路,她该怎么办?

------题外话------

至于云歌的母亲为什么这样做~后面会写的很明确嗷

注: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李延年《李延年歌》

用来形容武帝的妃子李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