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小姐,你死心吧/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世界对极南之地发生的天地异象一无所知,大陆平静一片。

而在混沌大陆与星辰海洋交界处,那里有一片广袤的森林,只见百尺树木拔地而起,在即将冲破苍穹之际交织成一点,从下往上看,竟然无法看到半点太阳的光,整个森林阴森无比,仿佛九幽地狱。

这里本该是高等玄兽聚集地,可不知为何,此刻安静地如同死亡之域。

白衣男子坐在一棵树下,双眸微闭,双手放在膝上,沉静而优雅,就那样坐在那里,仿佛在等地老天荒。

他面容秀美高贵,半绾起来的漆黑长发平添一分俊逸,映着那如雪的面容愈发白皙,眉目如画般清秀,柔和清润宛若女子,仿佛冰山上独自盛开的雪莲。

霞姿月韵,清风霁月。

男子的右肩上,有一只绿色的灵鹊栖息在那里。

那灵鹊像是耐不住这种寂寞,左看右看,又伸出爪子舔了舔,然而发现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只好无奈地仰着小脑袋,百无聊赖地望着天空。

就在灵鹊终于忍不住这般寂静时,倏尔,它视线所及之处,蓦然看到一只光影幻化的神鸟压着树叶低低飞过,发出“簌簌”的声音。

“主人,是她……”灵鹊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此刻竟然口吐人语,声音之中满是震惊,结结巴巴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回来了!”

话音未落,原本静坐的白衣男子倏尔抬头,双眸蓦地睁开,那一瞬间,漆黑如墨的瞳底似有璀璨的花纹在流转,映出妖异的光来。

目光一凝,落在了远处,如灵鹊所说,他看到一只硕大的神鸟飞了过去,带着七彩的光辉。

不知是什么力量,一时间竟有萤光照进了森林,然而神鸟的光影转瞬而逝,一切又恢复成原本的阴森与岑寂。

“主人,是她,一定是她!”灵鹊此刻兴奋地拍起了翅膀,围着男子打转,“她终于回来了!”

听到这话,白衣男子并未答话,而唇角却一抿,微微地笑了,那一瞬白皙的面容上浮起的微妙笑意,仿佛桃花飘零,红尘灼灼。

“她回来了,你就这么高兴?”

声音似水如歌,清清淡淡。

“主人啊,难道你不高兴吗?”灵鹊听了这句话,不由地瞪大了眼珠子,“你不是已经等了几千年了么?”

“是啊……”他双眸不由地恍惚起来,泛着迷离的光,半晌,低低地叹了一声,“原来,已经过了千年了么。”

脑海中有着久远的记忆在翻滚着,他看不清楚画面,只能看见一片鲜血淋漓。

白衣女子仿佛一只白色的大鸟从天而落,红色的血,白色的裙,根本分不清哪里是伤痕,哪里又是长衣。

那些人真是该死……想到这里,白衣男子漆黑的双眸慢慢浮上一层血色,仿佛火焰在黑暗中跳跃,嗜杀无比。

不过,她已经回来了,那么以她的性子,那仇,她必会自己来报,这就是他没有动手的原因。

那么如今归来的地方,又是何处呢?

他心中默默推算了一番,便有了结果。

神鸟,朱雀国,人族的领地。

也好,很久没有用那个身份了,人族,也该去看一看了。

想到这里,白衣男子伸出食指,指尖泛着金色的萤光,他在空中虚点着,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

然而下一秒,令人吃惊的是,原本只是由光点组成的字此刻竟然变成了一张信笺,缓缓地在空中漂浮着。

“去把这封信送给黎霜。”他将信笺从空中揭了下来,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后,递给灵鹊,淡淡地说,“告诉他,三日之后,我便会抵达朱雀国,让他从青龙国给我找点人马立刻送来,我有要用。”

灵鹊点了点头,张开嘴,将信笺一口叼住,然后扇起翅膀,朝着北方飞去,不一会儿,便飞出了视线所及之外。

“风云,终于要再起了。”他轻笑,仿佛情人间的低语,温柔无比,然而下一秒,柔和的声音倏尔转冷。

“我很期待,接下来即将要上演的画面……”

“一定是别样的惊心动魄。”

……

“小姐,您尽管死了这条心吧。”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卿府大门,站在那里的管家云叔很严肃地对着绯衣少女摇了摇头,“我是绝对不会放您出去的,老爷说了,您只能在家里呆着。”

听到这话,正准备出府的卿云歌不禁想掩面而泣,内心在不断哀嚎。

爷爷真的是把她看得太严了吧!

她只是想出府给自己打造些装备啊。

这件事情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

舒舒服服睡了几天的卿大小姐感觉自己现在精神十分的好,她决定趁着自家老头儿上早朝的时候,偷偷溜出去逛逛,顺便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

可是当她看见梳妆镜里那一张被朱红色印记覆盖,略显狰狞的容颜后,内心不禁哀叫一声,只想掩面而泣,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有一点,卿云歌她自认为也委实不好,那就是……她是个看脸的人。

前世执行任务的时候,凡是长得好看的人,她都会让他们选择一种死法,舒舒服服地上路,这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委实有些仁慈了。

然后可能是老天都看不惯她对美色的偏爱,送了她一张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的脸,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于是她思索了半天,决定去打造半张面具,把自己的右脸遮住,而她现在没有能力解自己的毒,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以她多年来阅遍无数美颜的经验来看,若是她右脸上的朱红色印记消除后,不说是天人之姿,怕也是倾国之貌。

毕竟她的娘亲,可是一个大美人啊,不是有一句话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说不定待她把毒素解开之后,也可以像娘亲一样。

嗯,想想就有些激动。

于是卿云歌带了一张从自家老头那里偷来的紫晶卡,施施然准备出门,却悲催地发现,她根本出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