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和兰家少主抢东西?/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贼老天!

卿云歌不禁在心中暗骂出声,好不容易要找到一块好材料,居然有人也想要?

听这口气,想必来人怕是也知晓这金属是传说中的深海秘银。

她微微偏头,透过货架的缝隙看去,瞧见柜台前立着一个蓝衣贵公子,正侧着身同店主说话。

他身姿高大挺拔,身穿一袭织云锦长袍,衣边绣着青竹花纹,头上戴着羊脂玉制成的发簪,将长发挽起。

侧颜温润,弧度美好,气质高华如玉,明明看着优雅无比,但却令人感到莫名的可怕,仿佛黑夜中的一弯孤月,清冷又阴沉。

此人极度危险!

卿云歌双眸冷冷一眯,迅速在脑海里搜查着关于这个蓝衣贵公子的记忆,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他是谁。

其实这倒也正常,依照悲剧女以前基本上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来看,除了那个幺蛾子太子和兰家小姐,似乎真的不认识多少人。

但,不管他是谁,她看上的东西,没人抢得了。

“掌柜,这块金属怎么卖?”想罢,卿云歌在店主回答之前,率先出声,顺便还扬了扬手中的黑赤色金属,以昭己见。

话音未落,“唰——”的一声,两道目光齐齐落在了她的身上。

卿云歌这才看见那蓝衣贵公子的正脸,只见他唇边含笑,面若桃花,他明明是看着她这边,漆黑的双眸却没有一丝倒影,仿佛深不见底的幽潭。

掌柜的神色一下子古怪起来,他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对这块普普通通的金属感兴趣,虽然说买卖东西,都讲究先到者先得,但是碍于身边人的身份不好得罪,他肯定是要破这个例的。

思虑了良久,他才开口:“不好意思,这位姑娘,这块金属我们不卖。”

闻言,像是早就知晓会有这么一句答复,卿云歌面纱之下的樱唇缓缓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她淡淡地说:“我倒是还未曾听说,珍宝阁摆出来的东西还有不卖之说。”

抬眸,声音倏尔转冷:“还是说掌柜你,觉得我买不起?”

“兰少主,这……”掌柜一脸为难,只好向一旁的蓝衣贵公子求助。

兰少主,这个称呼……

卿云歌双眸一沉,兰家虽然有很多公子,但少主只有一个,那么眼前人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兰停云,朱雀国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不过弱冠,便已至魂阶五段,除此之外,还有一只七星圣兽级别的契约玄兽。

同龄之间,也唯有萧家的继承人,能与之一敌。

不仅如此,他还是兰心然的嫡亲哥哥。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目光更冷了一些,在她看来,凡是兰家的人,既然能培养出兰心然那种后代,必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位姑娘,这块金属是在下寻了好久的东西。”兰停云这时开口了,声音轻柔而缓慢,客气地让人不好意思拒绝,“可否让给在下?”

“不好意思,这金属是我先看上的。”卿云歌依旧面无表情,冷声道,“买东西都有个先来后到的规矩吧,公子不知道吗?”

此话一出,兰停云这才抬起头来,仔细打量着眼前拒绝他的人。

那靠墙而立的少女身穿一袭绯红长裙,裙上绣着星辰花,腰间是一条深蓝色的飘带,一头漆黑的长发被两根玉簪高高束起,露出白皙的脖颈和锁骨。

半尺红菱将容颜系数遮住,只余一双明眸,而令人惊奇的是,她双眸的颜色,竟是罕见的玫瑰紫色,瞳中透着冷意,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大气。

皇城之中何时此等气势的少女?

莫非他几年没有回来,这里的格局已经变了?

漆黑的双眸中泛起了微微的波澜,但转瞬即逝,最终化为一汪幽潭。

“姑娘说的极是。”兰停云笑了一下,笑容温润,“只是这块金属于在下十分重要,不知道姑娘能不能忍痛割爱?”

闻言,卿云歌抬眉,亦朝他深深一笑,道:“于公子重要,于我也重要,为何公子不能忍痛割爱?”

气势,毫不落之。

柜台边的掌柜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对峙,看得越来越胆战心惊,额头已经冒起了冷汗,却半点话都插不上。

这少女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和兰家少主抢东西?

“在下出双倍的钱来买姑娘手中的金属,如何?”兰停云依旧微笑,一点脾气也没有发作,“或者姑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都会为姑娘寻来。”

此话一出,卿云歌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了,兰停云绝对知道这块金属就是深海秘银,而且并不像将此事暴露出去,否则,不会在这同她谈这么多好处。

若是换个人,指不定她心情好就让出去了,可是兰家……

以兰停云的身份,这么想得到深海秘银,恐怕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也许,说不定要用这块深海秘银来对付什么人,搞不好,卿家就是一个目标。

如此,便更不能给了。

“我想要的东西,就是这块金属。”卿云歌微笑,“公子不必费多大力气,别和我抢就是了。”

这话说得可谓是嚣张至极,一时间,整个珍宝阁都寂静下来,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一般,岑寂无比。

兰停云的神色此刻终于变了一下,幽深的双眸里神色莫测,他并没有料到眼前的少女哪怕知晓了他的身份,还是如此的不肯礼让。

本来,以他的性格,不喜欢和别人强抢东西,不过,为了那件事,深海秘银,他志在必得。

就在一片沉默之中,一道女声打破了此刻的寂静。

“大哥,你不就是买个东西,怎么这么慢啊。”娇媚的声音珍宝阁门外传来,带着一丝抱怨,“我都等得脚麻了。”

紧接着,绫罗曳地的声音响起,木门再度被推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脚步不急不缓,踱至兰停云身旁,方才停了下来。

待到来人的面容完全暴露在视线之内时,卿云歌的双眸倏尔冷冷眯起,杀意在瞬间浓烈起来。

兰心然,又是你!

------题外话------

没毛病,我们的兰小姐又出场了233333

求收藏哇~QA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