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媳妇回来了/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旁的兰心然见状,想要出声阻止,但奈何穴位尽数被封住,只能死死地瞪着眼,无声的咒骂。

“兰心然,看在你哥哥的份上,我留你一命。”锈剑从女子的咽喉处移开,卿云歌勾了勾唇,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声音却低冷无比,“你得庆幸你有一个这么好的哥哥,否则,下次,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话罢,又在她身上点了几处,将穴位尽数解开。

少女森寒的声音中所蕴含的烈烈杀意,让兰心然深深地打了一个哆嗦,这时候她终于明白,曾经只能被她欺凌虐待的废物,已经不同往日了。

“小妹,我以未来家主的身份命令你。”兰停云这时也开口了,他的声音清清淡淡,但带着不容拒绝的权威,“从今天开始,你不得踏出家族半步,再这么丢脸,我下次可不会救你。”

“是,大哥。”兰心然低着头,唯唯诺诺地应了声。

蓝衣贵公子淡声吩咐一旁的侍卫:“你们,把三小姐送回去,严加看管,若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的命令。”

“是,少主。”侍卫们抱拳行礼后,来到失神的女子面前,声音恭敬但冷硬,“三小姐,请。”

兰心然甩了甩头,最后狠狠地看了绯衣少女一眼,然后怨愤地收回目光,亦步亦趋地跟在侍卫后面。

广袖下的指尖不禁狠狠地掐入了掌心,印出深深的血痕来,她不会这么罢休的,绝不!

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在心中忽然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卿云歌,总有一天,你会为了你身体里的毒,跪下来求我!

那个时候,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

眼看着讨厌的人走了,卿云歌抚了抚衣袖,抱起手中的剑和买来的深海秘银,朝蓝衣贵公子微微颔首:“那么,兰少主,我们就此别过。”

“再会。”兰停云点头,面色依旧波澜不惊。

红衣少女转身离去,步伐缓慢,阳光将她的影子拖长,铺满一地的浮光。

兰停云负手站在那里,目送那道身影走至长街尽头,在一片寂静之中,有人在低吟浅唱。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

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那歌声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空灵清脆,飘飘渺渺,悦耳动听,仿若流水潺潺,又如珠落玉盘。

一时间,震撼了所有人。

思有余音,念有回响。

良久,和歌声落,只听得一道傲气张狂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停云,兰停云……哈哈哈哈哈,好名字!”

闻此,还沉浸在美妙歌声之中的兰停云身子霍然一震,蓦然抬头,眸中第一次流露出不可思议神色。

表面虽然平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几乎动用了全部的克制力,才硬生生压住了心中翻涌而来的惊涛骇浪。

那歌声仿佛泛滥的波澜,一次次冲击他的心神,将他素来从容平静,彻底打碎。

“第一废物?”蓝衣贵公子低声喃喃,眸光骤然深幽,“委实有趣。”

“少主,我们……”余下的侍卫从先前的歌声中回过神来,不觉有些讶异的看着自家少主。

他们的少主向来遇事神色都不会变一下,何时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回府。”兰停云敛了情绪,淡淡地说。

转身朝着与红衣少女相反的方向离去,他却在步经珍宝阁斜对面的华韶楼时,目光不觉微微一凝。

兰停云看见一袭白衣以难以察觉的速度,掠进了华韶楼内,周围的百姓对这道身影一无所知,如果不是他有着魂阶的修为,也根本看不见。

尽管那身影的速度很快,但他还是看见了那张绝世的面容,心下倏尔一沉,有着疑惑在慢慢滋生。

如若他记得没错,那人不是应该在青龙国养病么,怎么在这个时候来朱雀国了?

眸色深幽起来,瞳底泛起了波澜。

兰停云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天,怕是真的要变了。

……

与此同时,华韶楼二楼的一间雅阁内,白衣男子斜斜地靠在窗边的软塌之上。

他撑着肘,半阖着双眸,一缕未挽起的墨发垂了下来,平添一份俊邪。

姿态虽慵懒,但一举一动,都优雅无比。

他对面坐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面容被黑衣斗篷遮住,看不清是何模样,只能隐隐的感觉到不平凡的气息在波动。

“啧啧,青龙国世子?”男人隐在斗篷之下的面容上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我怎么不知道,你在人族之中,还有一个这么高贵的身份?”

“当时随便问黎霜要的。”他偏头,淡淡地说,“他本来是想直接将皇位让给我的,我觉得太麻烦了。”

“青龙国皇帝对你还真是好。”男人不由啧笑一声,“有了权势,到哪里都可以横行。”

听罢,白衣男子斜斜地看了男人一眼,薄唇微启,似笑非笑:“你若是在意权势,人族怎么会四分?”

“行了,自从四灵守护兽死亡之后,我早就无心人族了。”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想怎么就怎么着罢,反正有着天堑的保护,只要不主动挑起种族之战,他们也是安全的。”

“别骗自己了。”白衣男子神色慵懒,道,“你若是不在意人族,你会隐藏身份在混沌大陆待着?”

闻言,男人神色纠结了一下,半晌,才呐呐道:“左右是我的子民,还是要常来看看,你说对吧!”

不知怎么的,语气忽然理直气壮起来。

白衣男子也不戳破,依旧斜靠在那里,只是轻笑,绝世的双眸中仿佛有着流光在闪烁。

声线清雅,犹若林籁泉韵,只是一听,便令人不觉深深沉沦在其中。

屋内有片刻的寂静。

“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男人一拍脑门,才想起此刻不是怀念过去的时候。

听罢,白衣男子像是想起来什么,低低地笑了一会儿,笑声愉悦动听,半晌,他才道:“我媳妇回来了。”

------题外话------

卿云歌好奇:你媳妇是谁?

容瑾淮温笑:不就是你吗,卿卿?

卿云歌:快滚!

【注:本章引用了陶渊明写的《停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