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要是媳妇不理我怎么办?/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此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差点让男人一屁股坐地上,千年的修为都没能稳住自己的心神。

“你大爷!”男人颇为狼狈,“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白衣男子依旧撑着肘,不紧不慢道:“哦……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个鬼!”男人脱口,“青璃丫头的神魂又不是我当年送走的,和我可没有一丝联系,我怎么会感应的到?”

“青璃”二字一出,白衣男子的眸光骤然一变,唇边的笑意顷刻敛去,只剩下彻骨的冰寒,他冷冷地道:“我说了,不要提。”

“是我失言了。”男人一时沉默下来,良久,才道,“这么多年为了她,也苦了你了。”

他这个小友,自从那件事之后,就变得喜怒无常,也许前一秒还在和你谈笑风生,下一秒手中的剑就会横在你的咽喉。

白衣男子垂眸,翩长的睫毛遮住了瞳中的情绪。

倏尔,他轻轻地笑了,只说了五个字,像是说尽了人世间所有的情话:“只要她还在。”

男人默然,只觉得心中滋味莫名,停顿了半晌,才问:“那青、咳,她现在身在何处?”

听罢,他换了个胳膊撑着,唇角微勾,似笑非笑道:“你方才看热闹的时候不是见到了么?”

“什么?”男人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想到了那个红衣少女,不由脱口,“她这一世竟然转生到了人族?”

“嗯。”他点头,沉吟半晌,“可能是对吾族失望了。”

“其实在人族也好,至少在她成长起来,不会被那些人发现……”男人顿了顿,瞟了一眼白衣男子,见他神色如常,才继续说道,“你也大可放心,她的生命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这我知道。”他不可置否地笑笑,半晌,又道,“然后我就在思索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一个关乎我生命的问题。”

“这世上还有能威胁你生命的?”男人狐疑,身子一下子坐直了,肃穆道,“你说,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

他像是思考了良久,才缓缓开口,然后问出了一句让男人绝倒的话。

“你说,我媳妇要是日后不理我该怎么办?”

“噗……!”

刚入口的茶一下子喷了出来,男人有些狼狈地将唇边的水渍擦干,摸了摸下巴,应道:“我想笑,怎么办?”

“想笑?”他轻飘飘地说,“憋着。”

“我……”男人悻悻,顿了顿,话锋一转,“你不就是怕小丫头这一世不理你吗?以前你怎么追的,现在接着怎么追啊,以你的手段,这有何难?”

白衣男子默了一默,神色不由有些幽怨,然后反问:“你觉得这一世,她好追吗?”

“嗯?”男人一愣,然后回想了方才他看到的那幕,忍不住喷笑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哎呦喂,你说小丫头前一世如此温婉优柔的性子,这一世怎么是个杀伐果断的人?这差别可真是大。”

“我倒是喜欢她现在的性子。”他蓦然微笑起来,“反正只要是她,我就很喜欢。”

“酸得让人牙疼,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老了老了。”男人感叹一声,旋即话锋一转,不由幸灾乐祸道,“我只能说,以小丫头此世那般生人勿进的样子……你的追妻之途,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嗯。”他偏头,不紧不慢道,“这话从单身了几千年的人口中说出,不怎么可信。”

“……?”男人懵逼了,回过神来有些气急,“你至于非要再损我一句吗?”

“非也非也。”他半眯着眸,缓声道,“我从来不损人,我只是……”在男人有些不信的目光中,轻轻地补了一句,“实话实说。”

“姓容的!”男人真的想一巴掌呼过去,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不由抽了抽嘴角,“你怎么能这么毒舌,我真是后悔交了你这么一个朋友。”

“所以少说话,多喝水。”白衣男子低眸,抬手将琉璃杯添满,温笑,“看我多爱你,还给你倒茶。”

“那你还是别爱我了,我闭嘴我闭嘴,不和你说话。”

一杯茶饮尽之后,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道:“话说,那个小丫头方才似乎受伤了,呃……”

话音未落,面前的那一袭白衣在顷刻之间消失不见,空余淡淡的檀香缭绕在空气中,仿佛那里从来都没有人。

“跑得到快。”

……

上医阁。

“姑娘,你这手掌上的伤可不轻啊。”一个牧师瞧了瞧绯衣少女掌心上的伤痕,不由叹了一口气,“怎么被玄力伤成这个样子?若是晚来一些,玄力浸入血液之中,可就难治了。”

“无妨,你慢慢治,我时间多。”卿云歌略微无奈地扶了扶额,一边听牧师在一旁叨叨,一边沉下心来思索着什么。

她尚为完好的左手此刻握着那把从珍宝阁顺来的锈剑,目光落在其上,若有所思。

在牧师用光系玄诀治疗伤势的时候,少女伸出手指细细抚摸着那把锈剑,从剑柄一直到剑尖,心里忽然微微一动。

不知为何,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好像在多年前,这把剑也曾这般被她握在手中,她也曾用力的感受着那上面凹凸不平的花纹带来的触感。

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两世为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把剑。

何来的熟悉感?

有些疲惫地摇了摇头,卿云歌不觉自嘲笑了笑,自己最近真的是越来越疑神疑鬼了,因为一把锈剑也会失神至此,真的不像是从前的自己了。

然而思绪一转,莫名觉得有些不对,这把剑……为什么能抵挡住兰心然的全力一击呢?

绯衣少女半阖着双眸,并没有发现,锈剑的剑柄上残余的鲜血,此刻被中心那颗琉璃尽数吸了进去,而后,一道光柱猛地从其中迸发出来,直直射入少女的眉心。

下一秒,双眸蓦地睁开,像是受到了那道光的影响,卿云歌原本清亮的瞳子忽然变得暗沉起来。

依稀可见,失神的眸中,映出来一片远古的战场。

------题外话------

容瑾淮:追妻之路遥遥无期,该如何是好?

卿云歌:别跟着我,快滚,谁是你媳妇!

求收藏,求评论QA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