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听说你喜欢数钱?/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即将低沉下来的时候,卿云歌才回到府。

她本想偷偷摸摸地溜回房间,结果被专门在前殿大厅里等她,哦不,准确地说是蹲她的老爷子成功地抓个正着,然后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臭丫头,我看你真是要气死你爷爷。”卿天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只觉得快要被自家孙女气死了,“你只要一出去,就闹一堆事回来,你说你能不能安分点?”

说着说着,就想一巴掌拍到她头上。

他今天早朝回来,便发现卿云歌不再府内,一时间大惊失色,还以为自家孙女被恶人掳走了,正准备派暗卫寻找,结果前脚刚踏出府邸,后脚管家云叔给醒了过来。

这才从卿云口中得知了事情发展的经过,然后这才知道卿云歌是自己偷偷跑出去了。

不仅如此,还是把管家迷晕了才跑出去的,当时大怒不已。

“你还给你云叔下迷药?”老爷子指着少女的额头,恨恨道,“你还偷你爷爷的酒,你咋不去偷兰家的金币呢?”

“我……”卿云歌一下子委屈了。

她心说我还真把兰家的金币给弄了一些过来,只不过不是偷的,是光明正大敲诈的。

“你什么你!”卿天又一拍桌子,“回屋好好反省去。”

话音刚落,管家云叔从门外跑了进来,他神色有些惊奇:“老爷,兰家的人来了。”

“来个屁,赶出去!”老爷子怒吼,“他们家那个什么三小姐欺负我孙女的事情,老夫还没找他们算账呢,还敢跑上门来,赶紧给老夫滚。”

“老爷,您误会了。”云叔颇为无奈,心说您这暴脾气,难怪大小姐只敢偷偷溜出去,这要是给您说了,您还不揍死她?

无奈归无奈,管家顿了顿,接着补充道:“兰家是来送钱的。”

卿天瞬间呆滞了:“什么?”

……

几分钟之后,乖乖巧巧站在那里的卿云歌默默地看着数十个人抬着好几个箱子进来,然后对着她恭敬地抱拳道:“卿大小姐,这是我们少主送您的十万金币,请务必收下,我们好回去复命。”

此话一出,老爷子和管家都傻眼了,兰家少主送来的金币,还是十万?疯了吧?

“喂,等下。”卿云歌出声喝住,不禁扶额,“你们少主有病吗,十万金币送张紫晶卡不是轻轻松松,非要送来几箱子金币,累不累?”

兰家侍卫的神色一下子古怪起来,但想到了自家少主当时说的话,还是恭敬地回道:“少主说,这样更能让卿大小姐您体会到数钱的乐趣。”

闻言,卿云歌的脸蓦地黑了下来。

这兰停云,看上去挺好的一翩翩公子,怎么还一肚子坏水?

“行了,告诉你们少主,钱我收到了。”她挥了挥手,“下次我再去好好拜访他。”

敢阴姐?等姐下次阴回来!

“恭候卿大小姐光临。”

兰家侍卫们退了出去,屋子里又只剩下了三个人,其中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依旧呆滞。

“咳咳……”卿云歌故意咳嗽了一声,有些无辜地问,“爷爷、云叔,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啊?”

卿天首先回过神来,他似乎要掩饰自己方才的失态,正了正色,颇为严厉道:“这是怎么回事,兰家少主为什么要送你金币?”

“这个啊……”卿云歌眼珠转了一转,有些纠结,“因为您孙女貌美如花倾国倾城,他一见倾心,所以想用钱财来打动您孙女。”

“噗——”云叔刚回过神来,就听见自家大小姐来了这么一个回答,一时间竟然笑场了,脸上的肌肉忍不住颤动着。

“可把你厉害的不行。”老爷子又是一瞪眼,旋即叹了口气,“行吧,你不想说就算了,老夫我也不逼你。”

“爷爷,我的好爷爷。”卿云歌上前一步,抱住卿天的胳膊,撒娇道,“你看我出去这一趟不也没事吗?以后就让我出去嘛,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好好好,爷爷答应你。”卿天有些无奈地说道,“但记住出去一定要带暗卫,你没有玄力,万一碰上个好歹,可就要没命了。”

“哪里有爷爷这样诅咒孙女的?”卿云歌眨了眨眼,“放心吧爷爷,只有您孙女欺负人,没有人能欺负您孙女。”

“臭丫头,就你会说话。”卿天摸着胡子,笑骂一句,旋即话锋一转,“行了,天色不早了,你赶紧回屋休息罢,记得七天后的皇族盛宴,你可不许给我逃跑。”

“知道啦,我亲爱的爷爷。”卿云歌很诚恳地点点头,双手合十,“我保证我不会逃跑的。”

不,她是一定会逃跑的,宫宴这种无聊的存在,还不胜让她摘点草药去炼丹。

说来她的医术和毒术,还没有真正的派上用场呢,不如这几天好好研究一番,到时候遇上敌人也有一拼之力。

“老夫我养了你十五年,还不知道你那点破心思。”听到这话,卿天居然笑了,他意味深长地说,“放心,你逃不掉的,到时候老夫绑也要把你绑去。”

紫瞳微微呆滞,这回轮到卿云歌噎住了。

被戳破心中的秘密,她倒也没有懊恼,只是心说您老人家可能真是我爷爷,瞧这腹黑的程度,绝对是代代相传。

她只好违心拍马屁道:“爷爷您真牛,我想什么你都能猜出来。”

“那是。”卿老爷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捏着胡子想了一会儿,又说,“对了,丫头你要是想做什么,提前跟爷爷说好,不管是任何事,无论对不对,爷爷都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

“整个卿家,都是你的后盾,你大可放手去做。”

卿云歌一怔,旋即轻轻地笑了,仿若三千繁花缓缓绽放,她道:“云歌在此,谢过爷爷了。”

心下不觉有些温热,得亲如此,夫复何求?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卿云歌这才拿出白日里从珍宝阁顺来的锈剑,仔仔细细地打量着。

回想起上医阁中的那幕,她轻声说:“凤璃剑么?”

------题外话------

下一章高氵朝来临,准备好出发!

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