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汝之凡人,见神,为何不跪?!/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闭上眼睛,细细回想着上医阁中她所看到的一切。

在思绪完全沉浸下来的那一刻,整个人仿佛又被重新带回到那个远古的战场,鼻尖弥漫着血腥味,举目望去,荒芜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觉想要流泪。

不好!

卿云歌猛地睁开眼睛,一时间心跳如雷,她微微一惊,没想到只是想了一会儿,她竟然就被魇住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眸光骤然暗了下来,为什么总感觉……总感觉,那个以身祭剑的女子,就像是她自己?

刚一想,就立马否定了,不可能的事,玩一次穿越还不够,还敢给本小姐玩前世今生?

一定是这把剑上残留的时间系玄诀,把她的记忆都给搅混了。

想罢,卿云歌勾起唇角,翘着二郎腿,凝视着手中那把剑,低声道:“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何玄奥。”

说来这把剑委实奇怪,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废剑,却能抵挡住玄力的攻击。

如果真的只是一把废剑,早在玄力的波动下被震碎了,遑论抵挡,还毫发无损。

这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剑。

卿云歌双眸微微一沉,反复摆弄,可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冥冥之中有着不知名的东西在指引着他,是什么?

她仔细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切,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猛地跳了起来,恍然间大悟。

是了,是她的血。

两次都是因为她的血滴在了剑上,锈剑才发生了变化。

那么若想知道这把剑的秘密,嘶……

卿云歌默默咬牙,算了,为了日后大事,不就是流点血么,她认了。

想罢,一根银针出现在少女的指尖,然后对着左手腕轻轻一划,绯红的鲜血霎时从白皙的肌肤中涌了出来,仿佛蔷薇绽放,妖艳无比。

卿云歌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血滴在剑上,看着鲜血从剑尖逐渐下落,滑至剑柄。

然而几秒之后,锈剑毫无反应。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反应?

是她估计错了,还是血不够?

卿云歌纠结了半晌,又是一咬牙,有些痛心疾首地看着自己的鲜血慢慢流失,决定再试试看。

于是鲜血依旧流着,几乎要将整个剑身都染红,点染出一朵朵血色蔷薇。卿云歌估摸着,都已经有200cc了,可是手中的锈剑依然毫无反应。

“贼老天,又玩我!”她不禁吸气冷笑,“什么破剑,浪费我这么多血,本小姐不干了!”

她的血可是很值钱的好么?

费了她这么多血,竟然一点好处都不给她留?

然而就在卿云歌准备收手的时候,她手中的剑忽然间光芒大盛起来。

紧接着剑柄开始剧烈地震颤起来,而覆在其上的红锈,仿佛受到了什么力量的撕扯,此刻竟然簌簌而落。

只听“哗——”的一声,红锈在瞬间全部落尽,这才露出了银色的剑身,刹那间仿佛万顷寒光从天儿降,浓烈得几乎让人睁不开眼。

然而下一秒所有光芒悉数敛去,残余的光辉缓缓浮动至剑身的中央,紧接着光芒逐渐旋转起来,最终化为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凤、璃!

神兵,凤璃剑。

“凤、璃?”卿云歌缓缓念出剑身上的两个白光形成的字眼,紧紧盯着手中的三尺长剑。

然而就在她说出“凤璃”而字的瞬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整个身躯顿时都疼痛不已,仿佛有烈火在灼烧她的血液和灵魂,一时间疼得让她几乎想要死去。

她死死地咬住下唇,心说她真的是上辈子欠了这把剑的债了,不仅吸了她那么多血,还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楚,几乎不受伤的她,何时这样痛过?

贼老天!

她不禁咒骂出声。

就在一片暗如潮水的疼痛之中,那把剑忽然从卿云歌掌内脱手而出,在空中划出数道凌厉的剑气后,缓缓停住。

那一刻,铺天盖地的威压席卷而来,让卿云歌几乎喘不过气来,仿佛高高在上的君主,讥诮又讽刺地俯视着卑微的生命。

蓦然,原本漆黑的夜空,忽然浮现出七颗耀眼的明星,分别闪烁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幽光,它们旋转成一个七芒星光阵。

仿佛有一只玉笔,轻轻地勾勒,星辰所绽放的七彩光芒瞬间盈满整个天空,仿若波澜壮阔的海洋,上下浮光。

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卿云歌这才喘上一口气,她定了定神,颇为惊诧地看着空中发生的一切。

竟然是天地异象?!

少女秀眉一挑,能引起天地异象的剑,来头,恐怕不小啊。

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兵器,竟能有如此威势?

就在她沉思之际,下一秒,寂静的天地之间,倏地响起一道的声音,仿佛青铜钟在耳边轰鸣,滚滚而来。

“汝,乃唤醒凤璃剑之人?”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蓦地抬头,却发现苍穹之中依旧是那七颗明星,没有半点人影。

这道声音就像是凭空响起,不知道从何而来。

所谓见招拆招,她负手而立,仰着头,轻轻道:“是我。”

“几千年来,你是第一个唤醒凤璃剑的人。”那声音缓缓,威严无比,“但是,你想得到它,必须要付出代价。”

卿云歌眸光流转,沉沉问道:“敢问,是何代价?”

“你有两个选择。”

“第一,历经七劫,七劫一过,凤璃剑就是你的。”

七劫……?

听上去貌似不是什么好事儿,卿云歌接着问道:“那第二个选择呢。”

“第二个选择……”那声音顿了顿,倏尔冷笑一声,“那就是向本尊下跪!”

“不可能!”一听此话,卿云歌也是冷笑一声,“你在做梦。”

话音未落,像是触怒了什么。

下一秒,庞大的威压仿佛波涛一般,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少女的身形一个不稳,几乎就要双膝跪地。

但她死死的咬住牙,在一片威压之中仍站着,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了鲜血。

“汝之凡人,见神,为何不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