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卿妹妹,很久不见/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里所有食客都望着方才进来的那三个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时候,能看见朱雀国的三位殿下同时来到这华韶楼内?

由于皇族血脉历来稀少,这一代的子嗣也笼统不过五个,其中只有三位是皇子,分别是太子赫连盛,瑞王赫连瑞,还有最小的五殿下赫连繁凡。

太子和瑞王倒是常出现在外,可是五殿下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们呆呆瞧着,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面前的菜。

店小二首先回过神来,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飞奔地迎到了三位华袍贵公子前:“几位殿下有何吩咐?”

赫连盛皱了皱眉,冷冷道:“你忙你的,不必管。”

“是是是。”店小二听得满头大汗,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太子殿下降罪。

“二哥,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何必端着架子。”一旁的赫连瑞笑笑,“再说了,五弟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就是为了热闹一些给他接风吗?”

听此,赫连盛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清秀少年,神色比平日缓和了一些:“小凡,你是要坐一楼还是去二楼的雅间?”

“一楼热闹,就在一楼吧。”赫连繁凡微笑,“与民同乐,倒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此话一出,众食客才回过神来,他们不由感到受宠若惊。

都知五殿下赫连繁凡最受皇帝宠爱,因为身子较弱,五岁的时候便送到了南淮城静养。

由于赫连繁凡多年不在皇城,他们对小殿下几乎没有很深的印象,仔细算一算,他们五殿下今年也有十八岁了,再有两年,就要行及冠之礼,封王封侯。

如此看来,五殿下也十分亲民。

“小凡,你来选位置,想坐哪儿?”赫连瑞也开口道,“皇兄们都听你的。”

这句声落,食客们又是一阵倒吸气,都说他们太子冷面,瑞王冷心,怎么对这个最小的弟弟,却是如此的宠爱?

赫连繁凡依旧浅笑,他目光环视了一下一楼大厅,在看到窗户边一张桌子时,目光微微一顿。

“我看,那里就很好。”他扬眉,“太子皇兄,三皇兄,我们就去那里吧。”

赫连盛顺着赫连繁凡的目光看去,却发现自家弟弟看上的那个位置,已经有一个人了。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少女,右脸带着半张由不知名黑色金属打造而成的面具,看不清真实的容貌。

他皱了皱眉,怎么感觉,那个少女他似乎认识?

“也好,看那少女快吃完了,我们就等一等。”赫连瑞倒是没有身为王爷的架子,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红衣少女大快朵颐,眸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精光。

卿云歌并不知道她被朱雀国的三位殿下给惦记上了,虽然这其中还包括她的仇人太子赫连盛。

不过倒也注意到了大厅里的异常,可是她向来自在惯了,所以并不在意,依旧喝着小酒,吃着小菜,惬意不已。

就在那三人向她走来之际,她耳朵微动,双眸一抬,在看到为首之人时,冷冷地眯了起来。

那杏黄色华服的男人不是当今太子,又是何人?

赫连盛,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本小姐还没有去找你,你倒是自儿个送上门来了。

赫连盛倒是被这冰冷的目光看得纳闷,心说我没见过这少女吧,她怎么像是和我有深仇大恨一般。

卿云歌在瞬间敛了目光,她低头,继续对着盘里的魔狼肉片动手。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现在人多眼杂,还不是和太子动手的时候。

然而就在她刚将一片肉放在唇边,还未咽下去之际,只听得正对面“啪——”的一声,坐下来一个人。

卿云歌有些诧异地抬头,发现她正对面坐着一个少年,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那少年眉目清秀,容色如灼灼桃花,眸含秋波,眉梢之间尽是风情。

好一个“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天然一段风韵。

长得有点好看。

这是卿云歌对这个少年的第一评价。

就是有些娘炮。

第二个评价。

不过这娘炮少年为什么要一直盯着她看?

莫非……看上她了?

想到这里,卿云歌警惕地挪了挪身子,然而目光自然而然地飘到了后方,发现站在这少年身后的就是太子赫连盛和瑞王赫连瑞,那么眼前这个少年,不是皇族中人,也是世家子弟了。

难道是赫连盛认出她了?

不应该啊,她今天是带上面具出来的,讲道理就算太子认出她来了,难道不是应该愤而离席或者再辱骂嘲讽她一顿?

就在她思索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唤,清灵悦耳。

“卿妹妹。”那少年抬眉,朝她盈盈一笑,“很久不见。”

------题外话------

注: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谁家陌上年少足风流——韦庄《思帝乡·春日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