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白衣倾天下,君身染风华/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落下,只见一人从庭院外缓缓而来,步履不紧不慢,仿佛携了万千月华,从九霄倾泻下来。

那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淡如冰雪,洁如白莲。

颀长的身子,健美的体魄,一头墨色长发半绾着,平添一分动人的风情,有种说不出的魅意在流转。

在一片倒吸气中,卿云歌微微偏头,抬眸望去,来人的面容就那样直直地冲进了她的双眸。

那是怎样一副震撼人心的俊美容颜,她呼吸不由一窒。

他清润的眉宇被阳光染成淡金色,略显女气的长眸深沉如夜,瞳底明亮,透着迷人的微光,神秘璀璨。

唇边那似笑非笑的弧度,仿佛灼灼桃花,魅惑惊艳。

美得祸世,美得倾城。

映入她眼中的模样,如此惊心动魄。

卿云歌有些微微的失神,然而仅仅是一息之间,她就恢复了正常。

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妖孽啊,比女人还美,委实妖孽。

看惯美色这么多年,她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竟然也可以用颠倒众生这样的词来形容。

“属下参见容世子。”

所有侍卫都朝着那袭白衣下跪,声音恭敬。

容世子?

卿云歌一怔,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容世子。

第一世子容瑾淮。

一句“白衣倾天下,君身染风华”,让他名扬整个混沌大陆。

曾有人有幸在九音大会上看到他的身影,惊鸿一瞥,千秋绝色。

也是那一次,仅仅十六岁的他,就已经被评为朱颜榜第一,连有着“琴音绝世”之称的美人,都被他压了一头。

然而不知为何,在那之后,混沌大陆却再也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后来才听说,容瑾淮在青龙国因病卧床整整五年,足不出户,遑论出现在世人面前,但他的传言热度却半点不减。

传言他容颜秀美,衣冠胜雪,一袭白衣,染尽风华。

一方面,他多智近妖,心思细腻,即便大病之中,也牢牢将四国之势,看得透彻无比。

而另一方面,他又十分的神秘,能见到他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

这样一个人,委实是举世无双的人中之龙。

卿云歌秀眉微微一拧,可如今他竟然亲自来到了朱雀国,那么难道预示着,这天下格局要变了么。

“雨真,知道我这里不能随便来么?”容瑾淮这时候偏头,看着满是伤痕的黎雨真。

声音却依旧温柔,仿佛情人间的低语。

黎雨真有一瞬的痴迷,她喃喃出声:“淮、淮哥哥……”

“那么谁给你的胆子,来碰我的人?”

温柔的声音倏尔转冷,下一秒,黎雨真整个身子都腾空了,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修长的手指,牢牢地扣住了她的咽喉,冰凉的仿佛刀刃。

黎雨真挣扎了起来,眼神渐渐绝望:“淮哥哥,你……”

“世子,手下留情。”黎振见此,不由急忙出声,“雨真她也是年少无知。”

“呵……”容瑾淮右手顺势一松,不顾摔倒在地上的女子,他倏尔轻笑,“振王,你倒是老年有知,那么你说你刚才要杀谁?”

目光扫到绯衣少女脸颊上的伤痕,刹那间,杀气从那双绝世的眸子中涌了出来。

他不过是离开一会儿,这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本想着四国宴会上才与她相见,却不料她却因为毒发而昏迷不醒,他不得不提前暴露身份,将她从赫连繁凡手里救走,继而安置在了驿站。

敢伤她?

他不会放过这些人的。

在杀气的环绕之下,黎振一时间不由冷汗涔涔,他几乎忘了来朱雀国之前,皇帝对他说的那句“惹阎王也不要惹容瑾淮”了。

惊惧之下,一时之间又不由地有些恼怒。

“主子,这男人好像在为你出气啊。”剑灵瞪了瞪眼,“你认识他?”

卿云歌耸耸肩,打了个哈欠:“我要认识这么美的人,早就被我扛回家了。”

“主子,咱能矜持点不?”

“你说什么?”

“矜持。”

“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意识内,剑灵又飙出了一口老血,太毒舌了,他弱小的心灵受不了。

黎振逞强道:“她伤了雨真,又辱骂本王,本王只不过是给她一点教训。”

“你家侄女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上门来,难不成还让我以礼相待?”闻言,卿云歌环抱着双臂,蓦然冷笑,“还有你振王,你亦不明事理,上来就骂我贱婢,还让我自裁,莫不是还要我谢你们吗?”

此话一出,容瑾淮的眸光骤然一变,所有的笑意尽数敛去,他冷冷:“霜临,给我拔了振王的舌头。”

------题外话------

小剧场:

容瑾淮:终于和媳妇见面了……等得心焦

众人:我们也心焦……

卿云歌:喂,就算你长得好看也不能乱叫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