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我喜欢就够了/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他已经将她重新抱回了床上,瞧见她眼中的冷意,竟然轻轻地笑了起来:“我救人回来,至少也知道她为什么会晕倒。”

一笑倾天下,公子颜如画。

“你救了我?”卿云歌却没有再次为美色失神,而是提高了警惕,“赫连繁凡呢?”

“被她两个哥哥带回宫去了。”他简单地解释了两句,“我刚好路过,她就把你交给我了。”

她默默咬牙,只想把赫连繁凡揍一顿,居然随随便便就把她卖了。

沉默了半晌,卿云歌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我体内的毒,是你压制的?”

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子一点也没有虚弱的迹象,想必有人替她压制住了毒。

“是。”他颔首,微微笑答,“但是,只是压制住了。”

“那么容世子可知,我体内是什么毒?”

容瑾淮眸光一暗,右手微微握了起来,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情绪,痛色和怒色在眸中一闪而过,他低声:“抱歉,我不知道。”

“没事,这也与你无关。”卿云歌倒看的开,极致之火元素炼制而成的毒,人族恐怕没人知道,她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不过,”他倏尔冷笑,“若是我找到给你下毒的人,我定会让他神形俱散!”

呃?

卿云歌有些呆滞,心说我中毒和你好像没关系吧,就算找到那个人,也是她来动手啊。

她不由地再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男子:他只是斜斜地靠在那里,就自成一身风华,那双墨眸仿佛看不见彼岸的深海,又如没有尽头的深渊,让人不觉想要沉沦其中。

“咳,容世子,云歌在此谢过你的救命之恩。”她不由偏头躲开他的目光,思忖了下,然后慢慢开口,“眼下我已经醒了,那么久不劳烦世子了,想必我爷爷也十分担忧,告辞。”

说着又从床上跳了下来,心说但愿老爷子不要揍她啊。

“你说卿老元帅?”容瑾淮不紧不慢地说,慵懒的声音带了丝笑意,“我方才出门就是和他打招呼去了,他说等你好些让我再把你送回去。”

“……?”听到这话,卿云歌整个人都不好了,稍等,怎么她爷爷也把她卖了?

不科学啊,她爷爷那么难搞定的一个人,就这样被容世子说服了?

“卿卿不信我的话?”他倚靠在床边,似笑非笑,“一会儿卿老元帅可能会过来看你。”

“打住,我信,还有你别这样叫我,我渗。”卿云歌再度抽了抽嘴角,心说要不是看见你是我救命恩人的份上,早就一拳挥上去了。

“哦?那你喜欢什么称呼?”他竟然真的认真地沉思了一下,“卿儿、小卿……还是夫人?”

“嘭——”的一声,听到最后一个词时,卿云歌一下子栽了下去,幸好容瑾淮眼疾手快地将她扶住,声音有些责备:“怎么这么不小心。”

“容世子,你是不是……”她呲牙咧嘴地拍开他的手,狐疑地看了看他,十分想问一句话,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然而憋了半天,竟然没有好意思问出来。

“嗯。”像是知道她内心所想,他笑着答道,“我对你一见钟情。”

那一双如夜幽深的眸低升起令人沉醉的眷恋,就那样深深地看着她,仿佛深到了骨髓里。

沉寂了片刻,双颊上的红晕褪去,卿云歌扶了扶额:“容世子,既然你都知道我是谁,难道不知道有关我的传言么?”

“传言?”容瑾淮眸色幽深起来,声音缓缓,“你是说第一废物,无能丑女这些所谓的传言?”

卿云歌连忙点头,这一次很赞同:“是啊,我长得很丑。”

“主子,你是不是疯了?”剑灵在意识里问道,“你居然说自己丑哎。”

“闭嘴。”她低喝,“我这不是没搞懂他到底在想啥吗,只能先贬低自己了。”

她只期待着,他听了这话,可以立马把她赶走。

“那又怎样?”容瑾淮凝视她许久,低低一笑,带着微哑的性感,“我喜欢就够了。”

他说,我喜欢就够了。

这一句话,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在一片心跳声中,她的思绪蓦然恍惚起来,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

那是一汪清澈的湖水,芦苇摇曳的岸边站了两个人,皆是一身素白。

只见女子声音带笑道:“我这个人,真的什么都不好,连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

身旁的男子温柔浅笑:“我喜欢就够了。”

我真的什么都不好。

我喜欢就够了。

“卿卿?”轻柔的声音将她从记忆中唤醒,卿云歌有些迷茫地抬头,又对上了那双黑眸。

她在那幽深的瞳底看见了自己的模样,这一次,她奇迹般地没有反感这个称呼。

“你好好休息。”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低低地叹了一声,“我去给你买药。”

说完便起身向外走去,脚步依旧不徐不疾,木门被打开又合上,室内一片寂静,只余淡淡的梅香。

“他已经走了,回神,主子!”剑灵不由地抽了抽嘴角,“我说,这世子可能真的看上你了。”

“不能吧……”卿云歌揉了揉眉心,依旧无法理解,“除非他疯了。”

心里没有说出来的一句话是,她感觉她似乎真的认识这个人,即便她翻遍了脑海中的记忆,都没有和他有关的,可她却莫名执拗地认为,她认识他。

剑灵赞同地点头:“能看上主子你,他可能确实疯了。”

“快滚!”卿云歌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你意思是我魅力不够吗?”

“我闭嘴,我不说话。”剑灵难过地蹲在一旁开始画圈圈,嘤嘤嘤,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不行,我得逃走。”卿云歌咬牙切齿,自言自语,“我总感觉他吃人不吐骨头。”

------题外话------

卿云歌:上来就撩妹?

容瑾淮:没有,我说的是事实。

卿云歌:我信你才有鬼!

【咳,有段对话现实经历改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