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可惜你已经死了,卿风琊!/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灰衣人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让她用兰家的关系,不断打压卿家。

虽然她在兰家没有什么地位,但打压卿家,绰绰有余了,她答应了这个交易。

第二天的时候,卿家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卿云歌的脸一夜之间竟生了一块红色的胎记。

据言之,当时伺候的丫鬟直接吓得跑出来门。

那个时候兰心然便知道,灰衣人动手了。

然而这三年来,她再也没有见过这个灰衣人,好似他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仿佛一只幽灵,来无影去无踪。

算来算去,今天竟是她第二次再见他。

“我已经帮了你,是你自己没能力。”灰衣人并不动怒,而是冷笑一声,“你想让卿云歌死,可我要的是,她生不如死!”

“你到底是谁?”此话一出,兰心然霍然抬头,却看不清那张面具后的神色,她惊诧出声,“你是……卿家的敌人?”

十五年前,沧澜城那一场大战,她虽然不知道细节,但还是有所耳闻。

卿家……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你倒也不笨。”灰衣人背负双手,声音沉沉,“今时不同往日,卿云歌已经不是过去的卿云歌了,现在的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话音未落,只听“噼里啪啦——”的一声,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碎了一地。

兰心然握紧袖中的粉拳,双眸死死地看着他:“你说谎!”

她不愿意承认,她还比不过卿家那个废物。

“呵……”灰衣人的眼神怜悯而轻蔑,他不在看面前的女子一眼,转身离去,又听得“砰——”的一声,窗户被再度关上,屋内寂静一片。

“不,不可能的。”兰心然显然被灰衣人临走前的那句话刺激到了,她有些疯狂的抱着头,歇斯底里地尖叫出声,“卿云歌那个废物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不会,不会的!”

“假扮废物十五年,不露半点痕迹,还真不愧是你的后代啊。”灰衣人站在房檐上,看着一片通明的灯火,喃喃出声,“卿风琊,若是你还活着,看到你的女儿,一定会很开心吧?”

“可惜,你已经死了,而你的女儿,很快……就要步你后尘!”

……

七玄空间,药殿内。

卿云歌对着一地药鼎的碎片,只想掩面而泣,这是她第五次炼丹失败了。

前几次还好,不过是炸了一脸灰,损失了一些药材,结果这一次,她直接炸掉了药鼎。

剑灵坐在檀木书架上,翘着二郎腿,幸灾乐祸道:“主子,炼丹不能速成,您这才炸了一个炉子,好多炼药师在成功地练出第一份丹药时,炸了上百个的都有。”

上百个?

卿云歌脸一黑,不禁哀叹前世的时候为什么没听她师傅的话,去学华夏古代炼丹之法呢?

鬼知道她会穿越啊!

“闭嘴吧,羽毛。”她冷哼一声,“我和你打赌,我今晚一定能炼出一炉洗髓伐经丹来。”

“那我就好好看着。”剑灵懒洋洋地说,瞧着二郎腿在那里悠哉悠哉地闭目养神。

能看到剑主大人吃瘪,实在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哇。

卿云歌凝神,重新拿了一个药鼎出来,开始下一轮炼制。

不得不说,药殿里最不缺的就是药鼎了,几百个,足够她用了。

其实要想成为顶级炼药师,其玄力属性,必然是火。

火元素越纯粹,炼出的丹药品质也就越高。

可惜的是,她现在虽然是幻阶一段,可是玄力属性还没有觉醒,不能修炼玄诀,也不能契约玄兽。

寻找七色剑魂之路,还遥遥无期,更何况,谁说她找到的第一个剑魂,就一定是火系剑魂?

所以她现在只能用普通的火来炼药,这不,炼一次炸一次。

“来到这个世界我就没好受过。”卿云歌边挑拣药材边嘀咕。

洗髓伐经丹虽然是地品上级丹药,但是由于其作用对于体质的影响,它的珍惜程度,不啻于比它高了三个档次的皇品丹药。

洗髓伐经,顾名思义,就是将身体内全部杂质排泄出来,并且洗涤经脉,有益于玄力的吸收速度和后日的修炼。

“天星草、墨莲花、水晶藤……”她逐步将这几种药材放入药鼎中,右手在鼎边一拍,一道赤色的火焰从药鼎底部腾起。

“七叶灵芝。”卿云歌再度拿起一种药材,丢进鼎内。

四种药材在火焰的烧灼之下,已经逐渐变成了青绿色的汁液。

卿云歌双眸一凛,右手再度一拍,火焰又是一个暴涨,由赤色转变成了金黄色,发出“嘶嘶”的声响。

“不错,已经有药香了。”剑灵鼻子动了动。

少女扔了一个木头上去,把某灵砸了个正着:“闭嘴,别打扰我。”

“……”剑灵神色一苦,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卿云歌仍聚精会神地看着药鼎内,十息之后,那青绿色的汁液只差一步就要完全凝固,她低声道:“成与败,就看这一步了。”

“白心叶!”她拿起最后一味药材,扔进了鼎中。

只见那白色的叶子迅速融化,竟然变成了一缕缕丝状物,将青绿色的汁液包裹在内。

下一秒,卿云歌手再度拍上了药鼎,金黄色的火焰已经变成了银白色,接着炼制。

一定要成功啊。

她默念道。

剑灵也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剧烈抖动的药鼎,心情也十分紧张。

其实按照他的估计,应该在卿云歌第十五次炼制的时候才能有药香的产生,可是她生生在第六次,就已经做到了。

妖孽啊,他默叹,不过炼制了几次,这手法已经熟练得不行了,若是等待火系剑魂归位,恐怕大陆就要再诞生一位神品炼药师了啊。

“噗噗——”几声,药鼎的颤鸣声沉寂下来,火焰也熄灭了,安静的仿佛方才一切都是假象。

卿云歌上前一步,深吸了一口气,才打开药鼎,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鼎内又是一团乌黑的残烬了。

孰料伸手一捞,竟然摸到了球形的硬物,心中不觉一定。

“羽毛啊,我好像炼成了……”她慢吞吞地将手拿出来,然后摊开,果不其然,掌心中有着三粒圆圆的丸子,呈青色,其上有着淡淡的萤光在流转。

“嗯……什么?!”剑灵还在闭目养神,闻言立马飘了下来,定睛一看,“我的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