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你到底是谁?/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因为用枪的缘故,右手食指的指腹有着一层老茧。

而今世那个地方是根本不可能出现茧子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饶是她再过多智,一时间也被这一切给弄得有些焦灼。

“阿歌?”男人见她许久没有说话,走上前来,关心道,“你怎么了?”

卿云歌猛地抬头,看着眼前抚养了她十六年的男人,即便依旧不明白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感觉骗不了人,她的师傅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

双眸在瞬间湿润起来,她不由哽咽出声:“师傅,师傅……”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哭了?”男人似乎有些无奈,揉了揉少女的头,“又不是以后见不到师傅了。”

可是,此一别,我是见不到您了啊……

她感觉酸涩无比,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再次见师傅一面。

她的师傅,岚烟,是曾经的第一杀手,亦是曾经的第一神医,她在五岁那年因为孤儿院倒闭,她被扔到了垃圾堆,在一个大雨倾盆之日,遇见了岚烟。

而那时岚烟刚执行完一项任务,正在清洗自己身上的血迹,然后被他没有想到,这一幕全部落入了一个小女孩的眼中。

那一刻,岚烟本想着杀了眼前的小女孩,可在拿起枪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女孩那一双清亮的眸子中,满是对生命的漠然与对任何事物都不相信的冰冷。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就下了一个决定,他要收她为徒。

岚烟并没有想到,这一个决定,就开启了一个长达十一年的征程,更没有料到,新一届第一杀手,会是曾经那个即将要死去的小女孩。

这么多年过去了,卿云歌还记得,岚烟在她五岁与她相见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对话。

“你不怕死么?”

“我只怕我没有家。”

“如果我能给你一个家,你能带给我什么?”

“给你我的命。”

然而到最后,却是岚烟把他的命给了她。

十八岁那年,她的至交好友,第一毒药师墨,为了利益,给她下了致命的毒药,这种毒药,没有解法,三天一过,必死无疑。

呵,多么可笑,曾经可以放心将后背交出去的人,反过来要杀了她。

那个时候她发誓,除了师傅之外,她不会再轻易地信任任何一个人。

然后她开始等死。

但没有想到的是,第三天的时候,岚烟找到了她,将她敲昏之后,带回了暗月联盟。

她成功地活了过来,而岚烟,却死了。

从联盟中其他人口中得知,她的师傅为了救她,用自己全身的血液,换了她一身的毒血。

一种以命换命的方法,将她从死神的手中抢了回来。

可是,她永远地失去了这个如父亲般的男人。

她立下誓言,一定要杀死墨,为她师傅报仇。

可好笑的是,还没等她制定计划动手,她便先死了,岚烟的牺牲,也不过换了她两年的命。

往事如烟,袅袅升起,盘旋不去,恍若梦中惊醒,人世已过了百年。

她以为她的师傅已经死了,可上天偏偏又让她见到了她的师傅。

而今回首,岁月悠悠而逝,甘涩难辨。

一夜花落,一夏蝉陨,那么一个人记忆的保质期又能有多久?

一年,还是十年?

都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时间好比一把利刃,它毫不留情地将一切斩断,过往亦烟消云散。

“若是你舍不得,你就留下吧。”岚烟看着她许久,忽然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当杀手这么多年,阿歌,你也很累了。”

闻言,卿云歌的神色骤然一变,先前的怀恋之色全部被冰冷所占据。

下一秒,她动了,在男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个翻身,双手迅速锁住他的肩膀,声音森然冰冷:“你是谁?”

岚烟一愣,旋即笑了:“阿歌,你果然青出于蓝胜于蓝,师傅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没有你这样的身手。”

孰料少女的冷意逐渐转化为杀意:“你不是我师傅,我再问一遍,你是谁?”

见男人不答,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或者我换个问法,你用幻境困住我的意义何在?”

如果真的是她的师傅,根本不可能说出留下来的那种话。

他培养她多年,为的就是让她行遍天下,所以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的师傅。

有人勾起了她内心最深处的回忆,想让她就此沉沦!

然而千不该万不该,居然用她师傅做诱饵,不可饶恕。

“岚烟”一下子沉默了,良久,他才缓缓道:“有趣,有趣,你这个连纵观境都没有达到的人类,竟然能看出这里是幻境。”

“呵……不过想要破我的幻境,你还是太嫩了。”

话音刚落,面前的一切忽然剧烈地抖动起来,下一秒,仿佛泡沫一般,霎时破碎,再睁眼时,一切都已不见。

然而面前依旧不是幽冥森林,亦不是先前的悬崖,而是一间白色的高科技实验室。

多重幻境!

卿云歌深吸一口气,不得不承认,给她下幻境的人手段十分了得,不仅可以影响她的眼睛,竟然也影响到了她的心神。

只有她自己知道,方才的幻境,带给她多大的冲击,若不是修炼了《炼神诀》,差一点,就要沉沦了。

她平复了一下心跳,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间实验室。

只听“嗙——”的一声,紧闭着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穿着修身黑色西服的人走了进来,像是察觉到这里还有其他人,目光环视了一圈,然后微顿,旋即震惊出声。

“是你,绝歌?!”

看到来人,杀意在瞬间占据了少女的双眸,她抬头,缓缓道:“又见面了啊……”

“第一毒药师,墨。”

我想杀你,好久了。

------题外话------

注: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剪梅·舟过吴江》蒋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