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不如以身相许(二更求收!)/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怎么……”卿云歌微微晃了晃头,神智仍然有些不清,“你怎么会在这儿?”

“发现你不见了,想着你可能回卿府。”容瑾淮轻描淡写,“我去你房间的时候你不在,害怕你有危险,所以出来找你。”

声音中有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幸好,我找到你了。”

听到这些话,她却根本来不及细究容瑾淮是怎么找到她的,亦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找她,只觉得一波波的疼痛涌上她的头部,宛若被针扎了一般,疼得她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方才……”她只感觉心脏被碾过一样,幻境中所经历的一切都深深地冲击她的心神。

见此,容瑾淮的眸色骤然深幽,长袖一拢,七弦琴化为一道流光,融入体内。

他上前一步,抬手将她额头上的汗珠拭去,声音柔和:“你看见了什么,卿卿?”

他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会有如此反应。

梦魇咒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它会让人看见自己内心深处最痛苦的回想,用无数话语来编制一个幻境,让中者被绝望所吞噬。

“我看见了……”卿云歌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睛里满是痛苦和挣扎,映出一片绝望与刻骨铭心的恨意。

墨,她看见墨了,她两世为人,最想杀的人。

双眸中的杀意在瞬间又涌了起来,如火沸腾。

“我要杀了他!”她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

容瑾淮的身子蓦然一震,低声问道:“杀了谁?”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仅仅只有十五岁的少女,会有那样的眼神。

那是怎样的恨,怎样的伤,怎样的绝望,又是怎样的悲痛,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啊……她在回来之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看着那被无数情绪所占据的紫眸,他只感觉到了心疼,这是他的女孩啊,他用尽生命去爱的人,却没有保护好她。

“都是假的,卿卿。”容瑾淮慢慢地抬起手来,将少女的头按在他的胸膛处,心脏灼热,温柔的声音有些喑哑,“那些都是假的,不要怕,我在。”

“假的……”卿云歌低声重复了一遍,依旧恍惚着,只感觉全身被温暖所包裹。

清冽的梅香幽幽飘进她的鼻翼,前所未有的安心让她逐步地平静下来。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仿佛一条濒死的鱼重回深海。

静立良久,她才彻底地回过神来,然后目光一瞟,不小心看到了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大脑在瞬间死机了一会儿,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啊啊啊,她居然又被非礼了!

卿云歌一把推开眼前的人,羞恼出声:“谁让你抱我了,登徒子!”

每次碰见这个人,她总要吃上一亏。

“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容瑾淮也知晓这丫头是彻底地回神了,倒也不在意,看着她双颊上浮起的淡淡红晕,觉得颇为有趣,“我救了你两次,你没有什么表示?”

救她?双眸眨了眨,呃……是哦,他救了她两次。

卿云歌这下倒是纠结了,有些为难地蹙了蹙眉,然后反问道:“你想让我有什么表示?”

“嗯,不如……”他沉吟,顿了顿,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以身相许?”

“换一个。”她脸一黑,以身相许个屁啊,话本子看多了吧,什么年头了还兴这一出。

“你这就为难我了。”他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除了你,我什么也不缺。”

“这倒是。”卿云歌更纠结了。

人家可是第一世子诶,要权势有权势,要金钱有金钱,要地位有地位,貌似真的什么都不缺……

诶,等下,什么叫除了她什么都不缺?

这人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说的话那么容易让人误会。

讲道理,她向来将恩怨分得很清,亦不想欠任何人人情,所以他救了她,她自当涌泉相报。

“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我一个承诺。”她郑重道,“若是日后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只要不伤及我的家人,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为你去办。”

“刀山火海?我可舍不得。”容瑾淮浅浅一笑,道,“你这个法子倒也好,不过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信物?日后我向你来讨,也不怕你不承认。”

“喂喂,我像是那么不讲信用的人吗?”卿云歌不高兴地嘟囔一句,摸了摸身上,发现能拆卸的只有一个驱虫的香囊,呃,虽然有点寒酸,但也没办法了。

“诺,这个香囊给你。”她从腰间解了下来,递过去,“将就一下,就充当信物吧。”

他瞧着那上面只绣了几朵素白色花的香囊,迟迟未接,这丫头,是真不知道送男人香囊的含义,还是假不知道?

“你不要算了。”卿云歌见他这个模样,冷哼一声,“我亲手绣的,你居然还嫌弃。”

“卿卿亲自做的,我当然要收下。”容瑾淮伸手接过,将香囊放入内襟之中,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你知道在人族中,给别人送香囊代表什么意思么?”

“还有意思?”她莫名其妙,“不就是个香囊么,大街上随处可见,能有什么深刻含义。”

果然,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他一时有些无奈。

今世这条路,他走得实在是太艰辛了。

“卿卿说的有道理。”容瑾淮微微笑道,“既然你送了我一个香囊,那么我理应也回送。”

“不用不用。”卿云歌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然而不待她反应,面前的人微微俯下身来,灼热的气息萦绕在前,下一秒,她的掌心中,多了一块碧绿色的玉佩,触感竟是如风凉爽。

“卿卿可要收好了。”他站直后,才懒洋洋道,“这块玉佩,价值连城,冬暖夏凉,还有益于玄力的修炼,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卿云歌有些无语,心说您还真是大方,好东西说送就送。

她也不是矫情的人,人家要送她东西,那就收下呗,驳了面子对两人都不好。

大不了,以后再用别的东西还回去。

她握着那块玉佩,点头致谢:“多谢容世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