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需要我抱着你吗?(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靠!

卿云歌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会有比她还厚颜无耻的人?

不行,她得扳回来一局。

“是啊,世子你这么美。”她在心里咬牙切齿,面上却妖娆一笑,走了几步,逼近树下的人,凑到他面前,“万一我忍不住上了你怎么办?”

“那么我躺。”他微微俯身,双眸深沉,缓缓道,“你随便上。”

“……?”卿云歌懵了。

“如果卿卿害怕会累的话。”轻飘飘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带着慵懒的笑意,“那么你躺我上也是可以的。”

“快滚!”她回过味来后,气得不行,“你怎么这么厚颜无耻?”

怎么遇上这个人后,她在言语上就老落后风,以前从来都是她调戏别人,如今却被别人调戏的说不出话来。

“嗯,我只对你厚颜无耻。”他从善如流,笑意盈盈。

“……”她输了。

某神兽默默舔着自己的爪子,不经意间又被这一幕戳伤了脆弱的内心,它有些幽怨地看着自家主人,期待着少女能注意到它。

呸,它可是神兽啊!

像是感受到了灼灼的目光,卿云歌终于把视线放到了她方才成功拿下的九幽梦魇身上。

不得不说,她是对于九幽梦魇给她下的梦魇咒,是十分来气的,因为对于过去,她向来不喜欢回忆。

孤独不痛,痛在念旧。

她努力地想要忘记过去,却发现哪里有那么容易就忘记。

那些留下深刻伤痕的事,即使在上面搭了一座桥,使自己能暂时的安然无恙的通过去,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座桥会轰然倒塌,再次露出那无法愈合的伤痕。

也许,那疼痛会是比以往更撕心裂肺的哀伤。

不过梦魇咒这件事倒是给她提了一个醒,日后万万不可让自己的回忆变成陷阱,否则会造成致命的伤害。

“嗯……紫冥。”卿云歌眯起眼,看着眼前的神兽,歪头说道,“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好让我不要为先前的事情生气?”

紫冥嘴角一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它不是故意的啊,鬼知道这个少女竟然是凤璃剑的剑主,要是早知道,它跑上去抱还来不及呢!

想到这里,它耷拉下脑袋,有些丧气,下一秒,它忽然感觉有一只手摸上了它的头,有些茫然地抬起眼睛,瞧见红裙少女不知何时走到了它的面前,一只手给它顺毛。

屁嘞,为什么它会感觉十分享受?

“主子……”后面的话还未说完,紫冥的耳朵又被揪了起来,少女蛮横地说,“听话,叫姐姐。”

紫冥立马怂了:“姐姐。”

“乖。”

剑主大人表示很开心,成功地让一只兽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只想叉腰仰天狂笑。

容瑾淮斜靠在树下,看着眼前狐狸一般的狡黠少女,唇线微微上挑,眸光幽深如海,里面沉淀着千年的风华。

原来不是梦,你真的回来了。

虽然神兽可以直接化为纹身附在肌肤上,随时召唤,但卿云歌想了想,还是让紫冥进到了七玄空间内,想必羽毛多了一个伴,也不会孤单不是?

然而某灵呆滞地看着面前忽然多出的一只九幽梦魇,差点想骂人。

暗系剑魂归位后,不仅凤璃剑进阶成为地灵器上品,作为和凤璃剑一体的剑灵,神魂成功地增强了,灵体也更加凝实。

然而还没等他仔细享受这一切的幸福,就被自家剑主无情地打破了。

回过神来,剑灵恶狠狠地看着九幽梦魇:“喂,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紫冥:“……”

妈妈呀,这个发光的人形是个什么东西,姐姐救命!

将一切事情做完之后,卿云歌才缓步走到树下,再次向着白衣男子道谢:“容世子,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

“嗯。”容瑾淮慵懒地应了一声,凝视了她几秒,忽然说了一句让她差点栽倒的话,“一会儿需要我抱着你走么?”

卿云歌懵了:“你为什么要抱着我走?”

虽然晋级完是有些虚弱,她还是可以动的好不好!哪里需要被抱着?

“现在已经快要天亮了,我想你肯定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若是卿老元帅发现你……”

“我会在爷爷没发现之前赶回去的。”卿云歌脸一黑,打断了他的话。

“嗯,先前以你的身手自然是赶得回去的,可是你这刚晋级完不是有些虚弱么?”容瑾淮唇边的笑意缱绻,玩味道,“没有两个时辰,绝对回不去。”

卿云歌:“……”

靠!

这倒是啊,完了,她爷爷要是发现她偷跑出去了,肯定吊起来一阵打。

他看着嘴角抽搐的少女,一时间心情大好,接着调戏:“所以,需要我抱么?”

“不需要!”

“真的不要?”

“不要!”

“我觉得卿老元帅会……”

“……你抱吧。”

七玄空间内的某神兽看到这一幕,不禁想嘤嘤嘤出声,主子,我可以驼你回去啊!你怎么忘了我?

剑灵在一旁幸灾乐祸,让你活该!

最后被抱回家的卿云歌内心不禁想捂脸,她绝对不是因为容瑾淮的美色而屈服的,是因为她爷爷,她爷爷发起脾气来,天都得抖一抖。

只要跟她沾了边的事,她爷爷要么大喜,要么大怒。

然而,卿云歌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离四国宴会开始还有三天,其余两国也陆续来到朱雀皇城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卿老爷子下朝回来后,整个人暴怒地直接将卿家骑士军加大了训练量。

而与此同时,卿府门外围了众多百姓,想要冲进来,纵然有着侍卫们的不断阻拦,依旧不能压住百姓们厌恶的骂声。

“卿云歌,滚出来。”

“滚出来,丑女丢人丢到玄武国去了!”

“卿家造了什么孽,竟然出了这样一个废物!”

“真是我朱雀国的耻辱!”

如此暴乱,只因为今天早上,玄武国使者在拜见皇帝时,神态傲慢无比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玄武国太子,听闻卿家有女貌若丑鬼,心生好奇,愿以百万金币一睹卿小姐之貌,还请陛下,在四国宴会之上,满足我国太子的好奇之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