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玄武国的羞辱(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卿老爷子脸色阴沉,拍着桌子怒吼出声,“玄武国太子算什么东西,也敢说出这样的话?!”

卿云歌听云叔说了之后,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眸中的杀意在瞬间暴涨起来,她几乎要压抑不住内心喷涌而发的杀气了,带着半张黑金色面具的脸此刻森寒无比。

一百万金币只为求看她的容貌一眼?

真是好大的口气!

如此羞辱,玄武国太子,你还真是好胆!

没有哪个女子不在意自己的容颜,纵然她向来逍遥自在惯了,她不在乎的人怎样看她,眼光如何,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是变相的羞辱,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她不能容许任何人对她和她的家人进行侮辱。

仔细想来,玄武国皇室为夜姓,当今太子乃是皇帝的第三子,夜将臣。

他在四国继承人之中,不论是修为亦或是谋略,都无愧第一的宝座,而容貌才情,亦在《朱颜榜》上有着排名。

《朱颜榜》评其为:容惑江山谋绝世,剑出天动山可移。

然而,搜索遍这个身子的所有回忆,卿云歌并没有发现她以前和夜将臣有任何交集。

那么他让使者说的那番话,究竟是因何缘由?

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梁子,彻底结下了!

呵,太子,宰一个是宰,宰两个也是宰,统统宰掉岂不是很爽?

本来见到容瑾淮后,她当时还在想,人族之中竟然还有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现在看来,遑论媲美,根本不值一文。

人家容世子虽说喜欢撩妹,可也是个好人不是?

什么破玄武国太子,她现在就想把他给剁了!

卿云歌脸色依旧冰寒,但思绪却在迅速地飞转,仔细思考着这件事。

早朝之上的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传遍了全城?

何况这件事于朱雀国来说,根本不是能放在台面来讲的,皇家全力掩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主动放出流言?

那么到底是谁将这个消息放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不会是玄武国太子夜将臣,那么将此消息放出去的必然是和她有丑的人,恨不得让全大陆的人都知道她的丑颜之名。

所以算来算去,她结仇的目前有三个人,赫连盛,兰心然和黎雨真。

赫连盛首先排除掉,就算他想干这事儿,为了朱雀国颜面,也不会做出来。

兰心然也可以排除,笑话,兰家的禁闭可不是闹着玩的,别说出去了,消息都进不来。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人了,青龙国公主,黎雨真。

……

皇城驿站内,黎雨真此刻笑意盈盈地对镜梳妆,她将头面一一带好后,问一旁的侍女:“本宫今日的妆容如何?”

鸾香恭敬道:“公主一直都很美。”

“真会说话,有赏。”她今天心情很好,觉得一口恶气终于吐了出来。

那天红衣少女对她的羞辱至今还历历在目,何况一向冷心的淮哥哥居然为了区区一个女人,便割了她叔叔的舌头,还让她伤上加伤,她恨不得把那个少女碎尸万段。

不用多打听,黎雨真很容易就知道了红衣少女的身份——卿家嫡女卿云歌。

她在青龙国也听过卿云歌的名字,当然,是丑名。

传言卿家嫡女容貌丑陋,是个无法修炼的废物,而且性格懦弱,胆小怕事。

这传言在黎雨真看来,除了容貌丑陋,其他简直是大相径庭!

明明是一个嚣张狂妄,目中无人的贱女人,竟然还那么轻松地就破了她的乱叶之舞,委实让她气愤不已。

最让她恨的是,淮哥哥居然会对那个丑女那么好,也不知道卿云歌到底使用什么方法勾引了他。

不过今早面见朱雀帝皇时候,玄武国使者的一番话让她忍不住要畅快地大笑出声了。

瞧瞧,夜太子要以百万金币求见卿云歌一眼,只为满足他的好奇心,换言而之,夜太子想看看,卿家嫡女到底有多丑。

真是扬眉吐气。

“公主殿下,你让奴婢们做的事已经做完了。”鸾香谢恩之后,捂嘴笑道,“奴婢还收买了几个乞丐去卿府门口闹事,想必那里已经乱成一片了。”

“做的不错。”黎雨真开心地点点头,“想不到那个贱人居然是朱雀国的第一丑女,玄武国太子也算帮了本宫一个忙,一会儿可要去谢谢人家夜太子。”

“是。”

“对了,叔叔的伤势好一些了吗?”黎雨真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

鸾香犹豫了一会儿,才说:“牧师说,振王殿下可能一辈子都说不了话啦。”

“贱人!”闻言,黎雨真气得把首饰盒都砸地上了,咬牙切齿,“若不是卿云歌那个废物,叔叔怎么会受伤?”

“还敢跟我抢淮哥哥,本宫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

鸾香不禁被吓得后退了一步,然后蹲下身去开始收拾,余光看到女子水眸中的怨毒,仿佛深到了骨子里,让她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

皇宫,御书房里的笔墨纸砚扔了一地,太监们立在一旁不敢说话,整个屋子都被一股森寒之气笼罩。

“所以说,你们觉得该怎么办?”皇帝眯着眼,看着他的三个儿子,声音冷漠。

“父皇,依儿臣以为不如……”太子赫连盛顿了顿,道,“将废……卿小姐送到别的地方,到时候就说她不在皇城。”

“胡闹!”皇帝冷笑着踱步,“避而不见更没有颜面,枉你还是一国太子,以后怎么掌管国家?!”

他这个儿子,真的是越来越不争气了,如若不是瑞儿对王权无意,凡儿身体抱恙,他早就换太子了。

赫连盛一噎,心中敢怒而不敢言,只想把卿云歌掐死。

他发现自从那废物退了他的婚之后,他麻烦就越来越多,现在连父皇也不待见他了。

“父皇,要儿臣说,儿臣觉得你多虑了。”赫连瑞笑笑,一双桃花眼愈见风流,“左右是损的是卿家的名声,我们也就表面落个不好听,也无伤大雅。”

皇帝微微沉吟了一下,道:“瑞儿说的有理,但是皇家颜面依旧不能被辱,这样你且去卿家一趟,看看卿爱卿是如何打算。”

赫连瑞正要答应,忽然被一道懒洋洋地声音打断:“父皇,不如儿臣去吧,儿臣与卿妹妹也有一点交集,想必能事半功倍。”

------题外话------

ps:文中的夜将臣是读者夜将臣的客串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