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想让你儿子睡我?/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如此开门见山的话,皇后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她的笑容依旧端庄优雅:“怎么几日不见,云歌已经同本宫这般生疏了?是不是本宫那不孝子惹云歌生气了?”

皇后在装傻。

卿云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她不信她退了太子婚事的消息皇后不知道。

那么看来此番召她入宫,是和赫连盛有关系。

那么,是想替她儿子讨个公道?

思索到这里,卿云歌的目光更加冷淡了。

“娘娘说笑了。”她缓缓地将手从皇后的手中抽了出来,“太子殿下尊贵不已,云歌可不敢同他置气。”

嘴上这样说,心里想的却是,你儿子算什么,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人,我闲的发慌还要为他生气?

岂不是伤身体?

当然,你儿子昔日让我受的辱,可不得不报啊。

“本宫晓得是那忤逆子做的太过了。”皇后瞧着自己空空的掌心,感觉有什么自己一直牢牢握在手中的东西消失了,她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云歌,本宫在这里,替盛儿向你赔给不是。”

这句话让卿云歌心下略略诧异,这皇后是有多喜欢她,这么维护她,这话一听,让她觉得她在皇后心里的位置还在太子之上。

“娘娘不都已经替云歌出气了么?”卿云歌客气地笑笑,“我不是心胸狭窄的人。”

不好意思,她还真是睚眦之仇必报,太子,她还没打算放过。

皇后这才重新笑了起来,又拉过她的手,满意地打量:“本宫一直觉得云歌是个妙人,果然不差,既然你不记恨本宫那个忤逆子,那么可否恢复婚约?”

卿云歌并没有料到皇后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稍稍地怔了一下。

按理说她要长相没长相,要实力没实力,皇后怎么还逮着她不放?

难不成看出本小姐其实并非池中之物?

有眼光。

可是这婚,她还真不想要,区区太子,她看不上。

“娘娘可知我是用朱雀之名起誓的?”她轻笑着拒绝,眸光冷淡至极,“我这人怕死,还不敢违誓。”

“若本宫说,本宫有法子让你即便违誓之后,也不会受半点天罚。”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皇后忽然开口,“你可愿意?”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一怔,然后扬眉浅笑,毫不畏惧地吐出两个字:“不愿。”

“大胆!”此话一出,服侍皇后的宫女顿时厉叱,“竟敢对娘娘无礼!”

皇后神色猛地一变,红唇冷冷地掀开:“退下,本宫还没有说话,你一个卑贱的婢子也敢对朱雀国未来的女主人无礼?”

“娘娘饶命!”宫女吓得腿一软,立马跪倒在地,不停地磕头,直到额上满是乌青和血痕。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去给卿小姐备茶?”皇后冷冷地说出这句话,美眸中却划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精光,像是在计划着什么。

宫女如获重赦,她送了一口气,连忙下去了。

卿云歌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指,并不打算掺和这一对主仆之间的纠纷,连皇后口中的“朱雀国女主人”都忽视掉了,目光在凤仪宫里游离起来,一边开始思索自己怎么脱身。

这代朱雀帝后倒是好大的场面,宫殿的奢华程度都是历届不能相比,殿内无数从星辰海洋深处打捞出来的深海夜明珠熠熠生辉。

那檀木桌上放置的香炉精致典雅,若是猜得没错,是出自羽族中的能工巧匠,那炉中的香袅袅而起,余味绕梁,醉气扑鼻。

香生醉气?

卿云歌察觉到了不对,这才眯起眼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香炉,得益于实力的精进,她的视力也是十分的好,能清清楚楚地看清香上的繁复花纹。

呵,醉魂香,皇后,这就是你邀请我进宫的目的?

醉魂香是一种迷药,与一般迷药不同,它迷的是人的神魂,幻阶之下无人能抵抗醉魂香的药力。

但是醉魂香若要发挥作用,还缺一味药引子。

眸光微微一沉,卿云歌唇边扬起一抹轻笑,皇后,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啊。

这时,方才被呵斥的宫女已经将茶端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她的面前。

“云歌,聊了这么久想必也累了。”皇后微笑,“喝杯茶润润嗓子吧。”

卿云歌看着那盘中的杯盏,将茶盖打开,看着杯中的茶水,心中有了了悟,果然啊,皇后,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茶水中被下了香莲草,便是醉魂香的药引子。

皇后想要迷倒她,又是因何?

杀了她?不,皇后不敢。

那么……樱唇轻轻勾起,她倒要看看这女人想对她做什么。

卿云歌拿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然后赞赏道:“好茶。”

皇后眼皮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她依旧微笑:“这是从南淮城专门运来的荷枝露叶,云歌喜欢的话,本宫可以派人送几盒去元帅府。”

“唔,好啊。”卿云歌将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娘娘还有什么事么?”

“云歌,你也知道,玄武国那件事对吧?”皇后看着她,欲言又止,神色复杂,“你想好怎么办了么?”

卿云歌倒是没想到皇后会问她这么一个问题,只能敷衍道:“那就给夜太子看呗,我又惹不起他。”

“但是云歌,你若是成为了太子妃,玄武国太子也不能对你不敬。”皇后缓缓道,“云歌,对于复婚之事,本宫希望你能在考量考量。”

卿云歌低眉似是思量了一番,浅笑道:“臣女还有要事要办,就不打扰娘娘了,告辞。”

她起身朝着殿外走去,毫无留恋。

皇后看着红裙少女的背影,神色愈加的冷,低声说:“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就休怪本宫无情了。”

果不其然,在少女即将踏出殿门地那一刻,身形忽然不稳地晃了晃,她嘟囔道:“怎么回事,我怎么有些晕?”

“云歌,云歌你怎么回事?”皇后一边急切道,一边吩咐宫女,“你们,去把卿小姐扶下去休息。”

宫女们像是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一幕,一左一右将卿云歌搀住:“卿小姐,请随奴婢来。”

卿云歌浑浑噩噩,并没有拒绝,她半靠在宫女们身上,一双微阖的玫瑰紫眸却无半点昏沉,她倒要看看皇后要把她送到哪儿去。

咦,这条路有些熟悉啊,卿云歌神识很清明,她想了想,哦,这不是去东宫的路吗?

东宫,太子。

想到这两个词,她的心情忽然古怪起来,该不是这位皇后娘娘,恢复婚约不成,想让她儿子睡了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