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容颜惊世,生死危机!(万字求首订)/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看着迎面袭来的手掌,神色蓦然一冷。

她猛地一个转身,手中匕首一挥,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黎雨真的十根手指齐齐地被切断了,刹那间鲜血淋漓,洒满空中。

然而依旧晚了一步,因为与十根手指同时落地的,还有半张黑金色面具。

红裙少女的容颜,在这一刻,终于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中。

喧哗声在瞬间停止,动作全部止息。

寂静,一片寂静。

大殿内所有人的视线都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绝美的容颜,仿佛从古画之中走出来的女子,那是一张难以用言语来描述的脸。

一双玫瑰紫色的双眸潋滟如水,顾盼生辉,却透着冷意的杀机,宛若寒潭清澈,带着不容忽视的瑰丽之美。

那是一种极致的艳,极致的丽,瞬间摄取了所有人的心魂。

如玉的肌肤上甚至还有着淡淡的莹光在流转,红润的嘴唇似樱花般柔软,眉目如画般细腻。

优雅高贵,嗜血冰冷。

孤傲狂妄,嚣张绝世。

让人魂牵几许,恍若梦绕。

“看够了么?”

这时,一道慢悠悠的声音忽然打破了这一片寂静,虽然轻轻柔柔,但直冲耳膜,震断了所有人的思维。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但脸上依旧是震惊,似乎还停留在被那绝美的容颜所震撼的时候。

“怎么可能,不,你不是卿云歌,你是谁?”黎雨真因为一时震惊,连伤口处的剧烈疼痛都忘记了,她疯了似的尖叫,“传言不都说你不是一个丑女吗?”

是啊,传言卿家嫡女,不是朱雀国第一丑女么?

如果真的是丑女,那么眼前的少女是谁?

“传言你也信?”卿云歌微微哼了一声,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黎雨真,“我说我还是兽人呢,你信吗?”

其实她是丑女的传言并不是假的,但谁让昨天走了狗屎运,吞了一块石头,就恢复了容貌呢。

孰料这一句话一出口,高座上的皇帝立马变了脸色,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目光深沉无比,里面似乎有着狂风暴雨在蓄势。

凤姬,是你让你女儿的容颜恢复的么,这么说,你原谅朕了?

你的女儿,果然和你一模一样呢,都是那么的美。

皇后在看到那一张熟悉而陌生的容颜时,也下意识地咬紧了嘴唇。

余光瞟了瞟身旁的皇帝,见他神色果然恍惚不已,又想到昨天太子的惨状,心中立马下了一个决定,准备今晚就要执行。

“咳咳……”这时,皇帝已经回过神来,他咳嗽了几声,然后挥了挥手,道,“来人,把雨真公主带下去治疗。”

静立良久的侍卫这才连忙上前,将呆滞不已的黎雨真送了下去。

“呵呵,夜太子。”卿云歌直接扔了手中染血的匕首,朝着玄衣男子展颜一笑,“我的脸,你可还满意?”

这一笑,仿佛三千繁花缓缓绽放,花间有着无数蝴蝶飞舞,薄翼轻轻拍打着人的眼帘。

眼角那即将滴落下来的流光,落入他人眼中,又是一番惊心。

夜将臣因为这个笑容,再次失神,他倏尔握紧了手中的酒杯,声音低哑道:“孤,甚是满意。”

一道道波浪冲击着他多年沉稳的心神,心中有一个声音破土而出,那就是,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不仅仅因为容瑾淮是他此生最大的对手,只是这一个笑容,他也要将眼前的女子,牢牢地握住。

这个笑容,好像他逝去多年的母妃啊。

他垂下眸来,瞳中渐渐地又浮上血色来,良久,才重新恢复了深沉的黑。

他并不是玄武皇帝的嫡子,相反,他的生母只是一个卑贱的宫女,因为皇帝一次醉酒,才有了他的出生。

后宫混乱,眼线杂多,他和他的母妃虽然不能安稳的过日子,但也算平静。

直到有一次,母妃喝了皇贵妃赐下来的毒酒,平静才被打破,而他被诬陷,是他下药毒死了他的母妃。

玄武皇帝震怒,直接将这个本就不受宠的儿子丢弃在了冰冷的宫殿内,再也不看一眼。

从那时起,他就发誓一定要让当初伤害他的人血债血还。

于是,建立势力,拉拢玄法世家,修炼玄力,杀兄弟,灭后妃。

一步一步终于登上了太子这个位子,昔日的敌人早已被他杀了个一干二净。

可是,他的母妃却再也看不到了,她死在了阴谋诡计多端的后宫之内,连尸体都被丢到了乱葬岗,不得善终。

失去的东西,已经找不回来了,那么眼前的东西,他一定要握在手中。

薄唇微抿,血色和墨色交替的眸中浮现出光来,就算是容瑾淮,也不能阻止他要这个女人。

他看上的东西,没人抢得走。

听到夜将臣的回答后,卿云歌的笑容在瞬间敛去,只余唇边化不去的冰寒:“既然夜太子满意,那么说好的一百万金币,是不是可以给我了?”

说好的一百万金币?

众人这才想起,玄武国使臣当时那一番话,我国太子愿以百万金币,一睹卿小姐之貌,以满足我国太子好奇之心。

现在不光夜太子看到了卿云歌的脸,所有人都看到了,虽然是因为一个意外,但确确实实的看到了。

然而,这一句话委实是让夜太子下不了台阶,只不知道夜太子会如何回答呢。

“孤,会在明天将一百万金币送到卿家。”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夜将臣缓缓开口,应道,“卿小姐放心,孤不是食言之人。”

“我自然信太子不是小人。”卿云歌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抚了抚裙角,径直回到了座位上。

“臭丫头,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卿天方才看到自家孙女的容颜时,震惊了好久,这时见她回来,终于忍不住询问出声。

“咳,我也不知道……”卿云歌干巴巴地笑了,“也、也是莫名其妙就好的。”

说真的,她也没料到会整这一出来,本来她还打算狠狠地教训一顿夜将臣,结果这下可好,被黎雨真给搞砸了。

心情有些不爽,看来只能日后再教训了。

老爷子眼睛一瞪:“哪里来的那么多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有玄力了,莫名其妙幻阶了,莫名其妙容颜恢复了,这个世界还真是莫名其妙。

“哎呀,爷爷你就不要问了。”卿云歌只能又开始撒娇,“反正不管怎么莫名其妙,您孙女都在越变越好,您担心什么?”

“呵呵……”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极低的轻笑,带着几分宠溺。

听到这声笑,卿天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人,正是他十分满意的孙女婿,顿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哼了一声,接受了卿云歌这一番说法。

然而,同样听到笑声的卿云歌身子却僵住了。

靠!

她怎么忘记了容瑾淮还在这里坐着呢?

那么方才她向着自家爷爷撒娇的模样,岂不是全入了他眼中?

丢人,真丢人。

“卿卿,不要害羞。”容瑾淮见卿云歌默默掩面,再度低笑一声,“我不嫌弃你的。”

“谁稀罕你的不嫌弃。”卿云歌咬牙切齿,“我告诉你,容瑾淮,你不许再调戏我!”

“调戏你?”容瑾淮轻声重复了一遍,然后才慢慢道,“你是我夫人,我说这些话很正常的。”

“你夫人个屁!”卿云歌觉得自己压不住体内即将喷薄而出的玄力了,她气得牙根疼,“你的玉佩我现在就还你。”

然后她摸了摸衣服,却尴尬地发现,自己竟然没带。

“夫人不用口是心非。”容瑾淮依旧低笑,心情很是愉悦,“你送我的香囊,我可一直带在身边呢。”

说完,还专门给她看了看系在腰间的香囊。

“你、你简直……”卿云歌头一次知道了无语凝噎是什么感受,她有些悲愤地指着唇边含笑的男子,“无耻!”

“我无不无耻,夫人亲一下就知道了。”听到这话,容瑾淮忽然微微俯身,双眸中的笑意愈来愈浓,声音性感低沉,“亲么?”

忽然被淡淡的梅香所包裹住,卿云歌微微一怔,旋即看到一张颠倒众生的俊美容颜出现在她眼前。

那双墨眸深深地凝视着她,仿佛要将她融入骨髓。

即便依旧不能对这张脸的美色很好地免疫,但她依旧很快地回过神来,想到刚才他说的话,差点一拳头挥上去:“我亲你大爷!”

“那可不行。”他笑得温柔而缱绻,说得却很坚定,“你是我夫人,只能亲我。”

卿云歌:“……”

她闭嘴行了吧!

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一个腹黑男呢?

余光瞥了瞥一旁的白衣男子,心中冷哼,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容瑾淮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卿卿,别那么看着我。”容瑾淮慢悠悠地开口,“你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的。”

“忍不住?”正在偷看的卿云歌听到这话,不由一懵,忍不住什么?

“我会忍不住……”他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顿了顿,补充道,“你躺我上。”

“容、瑾、淮!”第三次听见这四个字,卿云歌直接暴走了,她气急败坏,“你出来,我们打一架。”

“嗯。”容瑾淮从善如流地应道,“还请夫人手下留情。”

“快滚!”

“不要这么无情,我会伤心的。”

“伤吧,伤死你!”

“我死了,夫人可是会守寡的。”

“……”

对面的夜将臣看到这一幕,双眸不禁微微沉了沉,瞳底的风云不断变幻着,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覆在酒杯上的手指慢慢地握紧,只听道一声细微的“咔嚓”声,酒杯上顿时出现了无数裂痕,直接碎掉了。

容瑾淮,我们之间要争的东西,又加了一个啊。

……

四国宴会最终得以成功地结束,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所有人都明白的一件事,那就是,卿家嫡女从这一刻开始,要名扬整个人族了。

不下于琴绝的琴艺,足以登上《朱颜榜》的容颜,这二者中无论拥有哪一个,都足够她被所有人重视了。

但是,汹涌的暗潮也随之而来,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开始蠢蠢欲动,着手准备着下一次的行动。

皇宫内,皇帝和皇后默默无言的相对而立,整个室内只能听见窗外的清风抚树发出的泠泠声,沉寂,只有沉寂。

最终,还是皇后打破了这片沉默,她幽幽地开口:“你又想起她了是不是?”

听到这句话,皇帝的神色明显有些不自然,他叹了一口气:“你不要多想。”

“我多想?你还说我多想?”皇后忽然变了脸色,指甲深深地掐入了掌心之内,有些失控,“当年你为了那个女人,差点把整个朱雀国都丢下了,那时我们盛儿已经五岁了,我还怀着笙离,你有为我考虑过吗?!”

说道这里,皇后忍不住红了眼。

她是怀着赫连笙离的时候听到那个女人的消息的,差点因为过度激动而滑胎,她的女儿也因此落下来病根子,到现在都没有好转,怎么能不恨?

“事情都过去十五年来,你还提这些做什么。”赫连域明显不耐烦了,“阿离不会有事的,这些年她已经有所好转了。”

“好转?”皇后蓦然冷笑一声,“你指的好转就是只能在千年寒冰中待着,一天只有一个时辰的清醒?”

她的女儿,赫连笙离,朱雀国的四公主,到现在还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她真的当时就不应该让赫连域出去试炼,要不然他也不会遇上那个女人。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带赫连繁凡回来的目的。”见皇帝没有回答,皇后再度冷冷地开口,“你以为用她就可以补偿我失去女儿的痛苦么?”

赫连繁凡根本不是朱雀皇族血脉,是当年赫连域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个婴儿,然后对外说皇后诞下了双胞胎。

但是她根本不想领这个情,她直接将赫连繁凡当做男孩子来养,她的女儿,只有阿离一个。

“所以你就让凡儿女扮男装?”赫连域微微皱眉,“你怎么能这么做?”

他一直以为凡儿是自愿女扮男装的,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出自皇后之手,而且凡儿的身份……

想到这里,眉头皱的更深了,幸亏他把凡儿送到了南淮城,否则指不定还要出什么事。

“这和你有关吗?”皇后嘲讽地笑了,“你连自己的亲女儿都不要了,一个孤儿,你还那么看重?”

赫连域沉默了,半晌,才神色复杂道:“抱歉,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和阿离委屈了。”

他和皇后从小青梅竹马,他能在众多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成功继承皇位,离不开皇后的帮助,想到这里,不由愧疚几分。

“你竟然也会道歉?”皇后先是诧异,继而再度冷笑,“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卿云歌,她死定了!”

光是看着那张和那个女人极为相似的脸,她就已经忍不了,何况卿云歌昨天还对她的儿子下了那么狠的手。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闻言,赫连域的目光瞬间凌厉起来,他冷冷地说道:“朕警告你,不要做错事。”

“呵呵,如果你真的看重那个女人和她遗留下来的子嗣,要是等到她知道卿风琊是你一手所害,你猜她会怎么做?”皇后的神色依旧嘲讽,就像是没有听到皇帝的警告一样,她残忍地笑了笑,“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吧?”

“不要说了!”赫连域厉声打断,他冷冷地看着皇后,“从今天开开始,你不许踏出凤仪宫半步。”

说完,他径直地走出了鸾香殿,看都不再看皇后一眼。

皇后怔怔地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眼角蓦地一湿,终于没忍住,捂着嘴哭了出来。

坐在这个位置太久,高处不胜寒,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失态了,全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将泪水擦干之后,皇后又恢复了以往平静的神色,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心腹宫女叫了出来,然后冷冷地吩咐。

“去,告诉那个人,本宫要他今晚,去卿府,杀了卿云歌!”

美眸冷冷地眯了起来,卿云歌啊卿云歌,若是你能乖乖地听本宫的话,当好这个太子妃,本宫也不会要你的命。

怪就怪你是她的女儿,你不死,本宫也无法安心。

所以,你必须死。

……

夜色深沉,天空中唯有一轮孤月悬挂着,旁边伴着几颗疏星。

幽幽的冷光照耀着大地,显得森寒而寂静。

街道上只有几盏灯火还亮着,很多店铺也已经打烊关门了。

少女一袭红裙,在黑夜下显得十分鲜明,她在房檐上走着,并没有惊动地上巡逻的骑士团。

晚宴还没结束,卿云歌就找了个借口,提前溜掉了,然后就踏上了去兰家的路。

夜晚正是九幽梦魇实力最高的时候,因为是源自九幽之境的玄兽,他们对黑暗有着十分高的亲和力,而且夜晚使用暗系玄诀也更加的轻松。

“紫冥,对付一个月阶九段的人你没问题吧。”卿云歌边走,边问站在自己肩膀上的九幽梦魇。

“绝对没问题。”紫冥连连点头,声音低沉道,“虽然梦魇咒一个月只能用一次,但是对付还没有达到幻阶的人,我只需要用一个简简单单的梦境就可以将其困住。”

“好。”卿云歌低低地嗯了一声,脚步如飞,目光冷冽,“那么我需要你让她一生都活在梦魇之中,永远都走不出来。”

听了这话,紫冥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不由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心想,那人到底是如何得罪了主子,竟然要用这样狠的方法去对付。

但是一切还是主子说了算,紫冥悠闲地眯起瞳子,上一次出手以失败告终,这一次他一定要做得漂漂亮亮,好让主子对他另眼相看。

兰家的府邸占地面积大约是卿家的十几倍,香榭亭台,阁楼长廊,池水假山,无一不昭示着这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家族。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心中在默默地盘算,如果十大玄法世家之内,以兰家的实力竟然还只是排行第四,那么排行第二的苏家该是怎样一个存在?

第一的梦家呢?

然而此刻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需要找到兰心然的住处。

但是动用神魂之力的话,会被兰家祖宗级别的人物发现,不动用,等她找一晚上估计也找不到,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卿云歌盘算着要不要进去找个人问一问的时候,旁边的长廊里走出来两个丫鬟在低声交谈着。

“你说,三小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被少主殿下关禁闭?”

“我听说啊,是因为三小姐惹了不能惹的人,少主殿下才把她关起来的。”

“关一关也好,每次给三小姐送夜宵时,她总对我又喊又骂。”

“这话一会儿在三小姐面前可别说出来,要不然小心挨板子。”

“晓得了晓得了,我们赶紧把夜宵给她送过去吧,省的她一会儿又发脾气。”

耳朵只是微微动了下,卿云歌便将这一番对话全部听到了,心下思索,看来这两个丫鬟是要给兰心然送夜宵,那么正好,跟着她们便可以找到兰心然的所在之处。

两个丫鬟的修为并不高,只有月阶出头,所以根本没有发现后面有人尾随着她们,仍然说说笑着,直到来到了目的地。

其中一个丫鬟上前一步,先是轻轻地扣了扣门,然后声音恭敬道:“三小姐,您的夜宵来了。”

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门猛地被打开了,动作之突然,吓得端着盘子的丫鬟差点将手中的东西扔出去。

“怎么这么慢,你们是乌龟族的吗?”兰心然的脸色并不好看,训斥道,“我都快饿死了,赶紧端进来。”

两个丫鬟敢怒不敢言,只能唯唯诺诺地应道,然后赶紧把膳堂做好的夜宵端了进来,恭敬地行完礼后,便退了出去。

兰心然阴晴不定地看着下人离开的背影,心中愤恨不已,要不是自己失了势,怎么可能吃个夜宵还要等半天。

她生气地拿起一块桂花糕,塞进嘴里,舌头刚刚触碰到柔软的糯米时,就吐了出来,呸呸两声:“谁做的,这么难吃。”

以前她的膳食可是由兰家唯一一位从羽族请来的厨师精心制作的,味道鲜美,带着羽族独有的飘逸,而如今,以她现在的处境,连以前的饭都吃不上了。

袖子猛地一挥,装着糕点的盘子就砸在了地上,变成了无数碎片,好好的一份夜宵,就这样被毁了。

“啧啧,兰三小姐。”寂静的屋子内忽然想起一道懒懒的声音,“浪费粮食,可是不好的习惯啊。”

“谁?!”兰心然猛地回头,便看见一袭红裙的少女笑吟吟地靠在门口,容颜倾世,姿色绝美,好似从画中走出来一样,高贵而优雅,气质盖华。

“你,你是谁?”她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人,心中隐隐有一个名字呼之欲出,不,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为什么不敢相信呢。”卿云歌依旧笑着,眼神慢慢地变冷,“兰心然,我们又见面了。”

“卿云歌?!”兰心然尖叫出声,她颤抖地指着那张绝美到震撼人心的脸,“你的毒解了?”

“哦?”目光忽然凌厉地望了过来,卿云歌冷笑道,“你怎么知道我的毒解了?”

若是没有仔细查看过,除了她、剑灵还有容瑾淮,怎么可能知道她脸上的胎记实则是极致之火元素凝结而成?

“我……”兰心然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立马否认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下一秒,她只觉得眼睛一花,方才还距她几步远的红裙少女瞬间来到了她的面前,一只手锁住了她的咽喉,力气之大,直接将她提了起来。

“兰心然,你最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体内有毒?”卿云歌眸中杀机暴涨,“或者我换个问题,谁给我下的毒?”

“你先放我下来,我就告诉你。”兰心然脸色憋得通红,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了,死亡的阴影逐渐地逼近。

握着她脖子的手顺势一松,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体内有毒,是因为那毒药是我放进去的。”

“继续。”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冰冷无比,“别妄想骗我你一个小小的月阶九段,能炼出那种毒药。”

兰心然畏惧地看了少女一眼,硬着头皮说了下去:“给我毒的人,我一共只见过他两次,每次他都戴着一张脸谱面具,从没有露出过他的模样,所以我并不知道他是谁。”

脸谱面具?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心中记下了这个特征。

能在兰家来去自如,而不被兰家老祖宗发现的人,人族之中,屈指可数。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和卿家之间会有怎样的恩怨?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卿家暗处的敌人,不仅仅只有朱雀皇族,还有着这个给她下毒的神秘人。

眸光不断地变幻着,卿云歌却依旧注意到了兰心然的小动作,但依旧装作不知情的模样,想要看看她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

兰心然见到卿云歌因为她这一段话有些失神,心道好机会,于是猛地大喝一声:“疾风,出来。”

背后有着兽吼的声音,卿云歌面色连变都没有变过,只是微微冷笑一声:“还想像上次那样偷袭?”

“你先打过我的契约兽再说吧。”兰心然爬了起来,怨毒道,“今天是你一个人送上门来,你死定了。”

区区一个星阶修为的人,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卿云歌依旧看着兰心然,头也没有回,樱唇微启:“紫冥,让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狼消失。”

“遵命,吾主。”原本只有两个人的屋子内又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紧接着一只战马模样的生物出现了,它有着两只巨大的翅膀,蹄下燃着紫色的火焰。

两只金色的瞳孔中猛地爆发出一道幽光,将朝着卿云歌扑来的疾风狼包裹在内,只听见一声惨烈的呜咽。

在剧烈的精神冲击下,疾风狼的身子直接被撕成了两半,溅起一地的鲜血淋漓。

不过短短一息,九星灵兽,死亡。

“神,神兽?!”本来打算看到卿云歌惨状的兰心然直接被震得说不出话来了,脑子里一片茫然和震惊。

这个废物女明明不是没有玄力吗?怎么可能契约神兽?!

不,她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兰心然,可能你还不知道,昨天皇后召我进宫,把我*后,送到了你太子哥哥的床上。”瞟了一眼神色渐渐惨白的女子,卿云歌歪了歪头,轻描淡写道,“别担心,我可没和你的太子哥哥睡在一起,我啊,把他阉了。”

“你说什么?!”兰心然再度惊叫出声,她不断地后退着,色厉内荏,“卿云歌,你别骗我。”

太子哥哥可是幻阶修为的人,怎么可能被阉了,假的,肯定是假的。

“是不是真的,你也不会知道了。”卿云歌唇边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我说过,你们当初对我如何,日后要百倍奉还回来。”

“你想干什么?”兰心然已经退到了墙角处,但依旧被浓烈的杀机所包裹,她声音颤抖道,“你若是杀了我,兰家不会放了你的!”

“杀了你?我可舍不得。”卿云歌挑了挑眉,“再说仅仅只是杀了你,怎么够呢?”

“求你,求你放过我。”兰心然终于一个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哭得凄厉至极,“云歌,以前是我对不住你,我知错,求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放了我,好不好?”

卿云歌慢慢地朝她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樱唇冷冷地开启。

“十岁,是谁在赫连盛面前告我的状,让我被他打得半死?”

“十一岁,又是谁将我骗到城外的森林之中,差点成为玄兽的腹中之食?”

“十二岁,又是谁给我下了毒,让我就此毁容?”

“兰心然,你还妄想着让我放了你?”少女扬眉冷笑,“你当初可有一点想放过我。”

正在哭得兰心然听到这些话不由地怔了证,内心一阵阵恐惧。

她当然知道她过去做的那些事情,她也没奢望卿云歌能够不计前嫌地放过她,可还是不断地求饶:“我错了,云歌,放过我,当牛做马我都愿意。”

“紫冥,出手吧。”然而卿云歌丝毫不为所动,而是偏头吩咐一旁的九幽梦魇,“让她尝一尝,生死不如的滋味。”

“遵命,吾主。”

紫冥再度应道,金色的双眸中的瞳仁变成了一道竖线,紫色的焰火一个暴涨,扑向了已经快疯了的兰心然,融入了她的体内。

这火焰并非实质的火,不会让人感到灼烧之痛,但会让人的神魂痛苦无比,精神力若是达不到纵观境的话,会一生活在无数梦魇之中。

要么一直在梦境中和梦魇作斗争,永世沉睡,要么被梦魇所吞噬,死在梦中。

渐渐地,兰心然的神色变得木然起来,像是被长线支配的木偶,表情僵硬,面无血色,只能看见那一双无神的双眸之中,有着不断挣扎的神色,似是痛苦,又似欢愉。

这就是梦魇已经开始生效的特征。

“走吧。”卿云歌淡淡地说道,“再不走我们就要被发现了。”

果然,这句话刚刚落地,屋子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在大喊:“快快快,看看三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不愧是排行第四的兰家,动作如此迅速,卿云歌双眸微微一沉,自己不能直接贸然地出去,否则会被兰家的长老们追杀,即便兰心然现在再没有地位,那也是兰家的人。

“吾主,你坐到我身上来。”紫冥也感知到了外面有很多人来,“我用精神力,可以暂时屏蔽他人对你的感知,除非是魂阶以上的人,否则看不到吾主你。”

“精神力还可以这样用?”听了这话,卿云歌有些讶异,但还是从善如流地坐到了九幽梦魇的身上。

她并不担心来的人会有魂阶以上的,毕竟兰家的魂阶又不是大白菜,侍卫们的修为,普遍都是幻阶,从低段到高段不止。

“当然。”紫冥得意地摇了摇头,“我可是九幽梦魇,就算是精神系的玄兽,拼精神力也不一定拼的过我。”

“不错不错,我家紫冥真棒。”卿云歌笑眯眯地夸赞道,“回去奖励你一个鸡腿。”

鸡腿……他从来不吃这个东西啊,紫冥抽了抽嘴角,用精神力将红裙少女包裹在内,然后展开翅膀,向外飞去。

九幽梦魇飞行速度虽然比不上龙、凤凰等玄兽,但依旧不可小觑,比人快多了。

故而,等到侍卫们都来到这座院子时,只发现了已经变得痴傻的兰心然。

“哦,你说三小姐被人用精神力困住了?”书房内,兰停云听到侍卫们的汇报后,不由蹙了蹙眉,“可查出来是何人做的了?”

“这个……未曾。”侍卫长的神色有些尴尬,“我等去的时候,院子里只有三小姐一人。”

“这样啊。”兰停云的神色没有半点变化,像是这件事对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他声音淡淡道,“下去罢,将三小姐送到上医阁,看看能不能治疗,如果不能……”

顿了顿,蓝衣贵公子低声道:“那就给她一个痛快。”

听到这句话,侍卫长悚然一惊,但也知晓少主做了的决定无法更改,于是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退了下去。

兰停云默默地望着桌子上一本翻开的书,良久,微微叹了一口气:“自作孽,不可活。”

窗外树叶泠泠作响,一缕清风吹了进来,仿佛一只看不见的手,将那本书重新合上。

……

“什么,你说臭丫头还没回来?”另一边,刚刚回到卿家的卿天正打算好好地盘问一番自家孙女,却被管家云叔告知,大小姐还没回来。

“老爷,您别急。”云叔见到卿老爷子有暴走的趋势,连忙安抚,“也许大小姐是去容世子那里去了。”

“也对。”卿天转念一想,觉得十分有这个可能,神色由怒转喜,“老云,你说老夫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抱曾孙了?”

听到这话,云叔不由地傻眼,他抽了抽嘴角:“老爷,这个恐怕还早。”

“早什么早,不早了。”卿天一挥手,瞪眼,“当年风琊就是那么晚才成亲,老夫当时等的心都焦了才把我的宝贵孙女等出来,萧家那个老骨头天天在我眼前炫耀他孙子,可把老夫气得不行。”

“谁敢气我的爷爷?”卿云歌刚回到家,就听见她爷爷说了这么一句话,正纳闷着是不是她走了后,宴会上又发生什么事情让老爷子不高兴了。

卿天见到自家孙女,先是一喜,然后又想到了自己还在生气,转而怒道:“除了你这个臭丫头,谁还天天气我。”

卿云歌:“……”

行吧,反正她爷爷只是嘴上说说,并不是真的生气了。

“对了,臭丫头,你干什么去了?”卿天这才想起来要问的话。

“我去……”卿云歌肯定不能把她真正去的地方说出来,于是含糊道,“我在皇宫里逛着逛着迷路了,所以才回来晚了。”

“蠢死你。”老爷子嫌弃地看着她,“真不知道老夫这么聪明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傻的孙女,逛个皇宫都能迷路。”

您敢不敢不要夸自己的时候外带贬低您的亲亲孙女?

“是啊是啊,爷爷,你可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卿云歌连忙拍马屁,“英明神武,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目达耳通,智勇双全……”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被剑灵附体了,竟然如此油嘴滑舌。

“行了行了,就知道你会说好话。”卿天摆了摆手,心情却好了起来,“你的那些秘密,爷爷也不会多问,等到日后你想告诉爷爷的时候也不迟。”

“我就知道爷爷对我最好了。”卿云歌眨了眨眼,“时候不早了,您赶紧歇息吧,日后我可少不了要让您帮忙呢。”

“臭丫头,我都老成这样了,还能帮你什么忙。”卿天笑骂道,“你不嫌弃你爷爷,就万幸了。”

“我怎么可能嫌弃您?”卿云歌抱着他的胳膊,摇来摇去,“爷爷,我们说好了,要让卿家重新回到巅峰,您可不能食言啊。”

“重新回到巅峰?”老爷子因为这六个字愣了一下,旋即感到鼻子一酸,喉咙不禁哽咽,他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爷爷相信你,只不过爷爷可能看不到那一天了。”

他何尝不想让卿家重新辉煌起来呢,可是自从风琊逝去,便一蹶不振了。

虽然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希望,可还是太小啊。

“胡说什么呢爷爷!”卿云歌微微皱眉,神色不愉,“我说到做到,一定会让你看到卿家崛起的那天。”

话语坚定,字字切切,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卿天看着那双灿若星辰的玫瑰紫眸,不由怔了半晌,思绪恍惚回到过去,良久,才欣慰地笑道:“爷爷知道了。”

“那爷爷,我下去了,你早点睡,别累坏了身子。”卿云歌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然而,在卿天看不见的地方,卿云歌却微微红了眼圈,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地平复自己的心情。

她怎么敢告诉那个老人啊,是你守卫的皇族,保护的国家,因为一己私欲,灭了整个卿家,毁了你的全部。

她怎么敢?

若是爷爷真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该是怎样的痛,怎样的悲?

她完全不能想象。

微微冷笑一声,卿云歌已经暗暗立下了誓言。

呵,赫连一族,我现在实力不够,打不赢你们,等我成长起来之日,便是朱雀国灭亡之时。

将所有情绪全部压回心低,她才慢慢地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然而在手刚放在门上时,七玄空间内的剑灵忽然开口了,声音严肃而急迫。

“主子,里面有人!”

卿云歌的神色猛地一凛,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感知到她的院子里还有人,那么此人的实力,绝对在她之上。

她谨慎了一些,然后低声问道:“实力如何?”

剑灵算了一下,说道:“保守估计,魂阶高段。”

“保守估计?”卿云歌微微沉眸,然后反问,“那么不保守呢?”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道:“可能会是冥阶强者。”

冥阶!

比现在的她整整高出两个大段,她连黎振都打不过,遑论冥阶。

那么这个可能有着冥阶修为的人在她的院子里,到底是敌是友,此刻还并不知晓。

所以进不进去,还是个问题。

“逃吧,主子。”剑灵见到她一脸思考的模样,连忙劝道,“此等修为的人,就算有着神兽在,我们也根本打不过。”

“逃?我能逃到哪里去?”卿云歌挑眉,有些好笑,“何况我逃了,爷爷和云叔怎么办?”

不能逃,这个人一看就是冲着她来的,若是她逃了,保不准她的家人会出事,这样的事情她绝对不容许发生。

“我要进去。”卿云歌淡淡地说道,抬脚欲走。

听到这句话,剑灵一下子跳脚了,焦急万分:“主子你别冲动啊,你想让我想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让我的修为直接涨到冥阶?”卿云歌并没有打算停下来,手指再度抚上门把。

“其实,我并不打算告诉主子你凤璃剑这个功能的,因为一个不小心,可能会造成神魂永久损伤。”剑灵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每个月,我都可以给你灌顶,让你的修为提升一个大段,但维持时间仅仅只有一炷香,这种法子虽然能让实力在瞬间暴涨,轻则伤及神魂,重则神魂破碎,而且灌顶结束后,身体会特别虚弱。”

“一个大段,能让我达到魂阶四段巅峰?”卿云歌沉吟了一下,“那么加上凤天诀和紫冥,对付冥阶的人,我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就按你说的办,若是情况紧急,你直接灌顶。”

“主子,您难道没听我说这样会损伤您的神魂么?”剑灵没想到自家主子会这么果断就答应了,再度劝道,“神魂一旦损伤可不是灵丹妙药能补救回来的,除非有养魂泉滋养,才可以恢复,可是养魂泉这种东西,整个九族都没有几个。”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让你做你就做。”不待剑灵反驳,卿云歌直接将门推开,走了进去,然后就看到自己卧室门前的石椅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一身灰色衣服,低着头,全身都似乎被一股极阴极寒的气息所围绕,仿佛从九幽之境走出来的死神一样,可怖渗人。

卿云歌面无表情,冷声道:“阁下深夜造访卿家,所谓何事?”

“你不好奇,我是谁?”灰衣人仍旧低着头,他的嗓音沙哑而破碎。

“你若说我便听,若不说我亦不在乎。”她缓缓走到石桌前,坐在另一张石椅上,自顾自的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然后轻轻啜饮。

“呵呵,倒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灰衣人喑哑地笑了起来,难听得如同鬼哭狼嚎,“在长辈面前,竟也是如此放肆狂妄。”

卿云歌并没有接话,直到将那杯茶喝完之后,才缓缓开口:“怎么,你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毒死我?”

“你怎么知道是我给你下的毒?”听到这话,灰衣人猛地抬头。

一张脸谱面具在黑夜中显得极为恐怖,他似乎没有料到少女能一眼看破他的身份。

“感觉咯,没听过女人的第六感都很准吗?”卿云歌耸耸肩。

灰衣人罕见地沉默下来,良久,他才沙哑地开口:“是,我后悔了,没有直接毒死你。才让你多活了三年。”

“所以今天,你必死无疑。”

杀意猛地爆发出来,青色的光芒浓烈得耀眼。

冥阶修为!

卿云歌看见这一幕,迅速后退,下一秒暴喝出声:“剑灵,灌顶!”

------题外话------

肥不肥?爽不爽?嗷嗷,我又挖了一些坑你们看的粗来嘛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