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神秘的算命者(已改)/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刹那间狂风大作,周遭的空气剧烈地鸣颤起来,树木凄厉地号叫着,斗争一触即发。

剑灵在卿云歌还没有说完前,就立马给她灌顶。

下一秒,一股精纯澎湃的玄力从少女的身上猛地爆发开来,气息逐渐攀升,黄色的光芒一步步变成了绿色,汹涌的玄力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魂阶四段?”看见这一幕,灰衣人略略一惊,继而冷笑一声,“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有瞬间暴涨修为的秘法,你的真实实力,不过幻阶吧?”

说完,瞳孔不禁缩了缩,此等秘法,能将修为直接提升一个大段,其阶级恐怕不在圣品之下啊。

今天,人要死,秘法他也要拿到手。

“管你屁事!”卿云歌并不搭理,而是厉声一喝,“紫冥,出来。”

九幽梦魇得到召唤,庞大的身躯瞬间出现在院子中,不再是普通时候的迷你态,而是战斗形态。

金色的双瞳中光芒流转,四蹄下的幽紫色火焰烈烈,他盯着眼前的人类,蓄势待发。

与九幽梦魇一起出现的,还有那一把三尺青峰。

卿云歌手中握着凤璃剑,感受着魂阶四段的修为,准备随时开始攻击。

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她不能久拖。

“九幽梦魇?”灰衣人更惊讶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女以人类之身,竟然能得到九幽梦魇的认可。

要知道,除了死神一族,还没有其他智慧生命可以契约九幽梦魇。

就算能遇见九幽梦魇,也会被那磅礴的精神力,压得不敢前进。

他惊讶完后,再度冷笑一声:“呵,就算你和你的契约兽一起上,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

“是不是,打完才知道。”卿云歌冷冷地扬眉,转头下令,“紫冥,精神攻击!”

“遵命,吾主。”紫冥得到命令之后,双眼立刻爆发出暗紫色的光来。

暗元素不断涌动着,仿佛汹涌而来的潮水,尽数朝着灰衣人扑去,一股压迫精神的气势飞速袭来。

“竟然还是神兽?”灰衣人的脸色这才微微凝重起来。

虽然以他冥阶一段的修为,并不怕神兽。

可九幽梦魇是暗系和精神系双修的玄兽,其对精神元素的亲和力还在暗元素之上,神兽阶级的九幽梦魇,只有精神修为达到入微镜巅峰,才能抵制住。

然而,在精神方面,他的修为却没有玄力那么高。

“嘭——”的一声,只见幽紫色的光猛地在灰衣人面前爆裂开来,他看起来轻而易举地挡住了九幽梦魇的精神攻击,但实则已经用出了全部的精神力,才能对抗。

果然,智慧生命在玄兽面前,还是大大的不如。

下一秒,寂静的空中响起一道冷喝,凌厉的剑光划破了漆黑的夜。

“冷刃霜寒挽长歌。”

只见少女手腕一转,掌中的长剑突然发出一声震鸣。

剑尖寒光闪烁,剑身流光浮动,毫不掩饰的杀气就这样爆发开来。

还在用精神力和九幽梦魇对抗的灰衣人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机,他猛地抬头,看见迎面而来的长剑,脸谱面具下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嘲,然后伸出右手,握掌成拳,直直地对上了锋利的剑刃,便轰了过去。

这一拳看起来普通无奇,但实则是被一层火元素所包裹,冥阶修为的火玄力,足以将天灵器以下的兵器震个粉碎。

“哐!”

剑刃和拳头对上的瞬间,空气剧烈地震荡起来,浓厚的火元素几乎灼烧了肌肤。

因为本身修为比灰衣人逊色了不少,被这一道凌厉的拳风所震,卿云歌猛地后退数步,喉咙处便涌上一口腥甜。

她稳了稳身形,再度暴喝出声:“凛光万里如星河!”

没等灰衣人诧异少女手中的剑竟然在他的攻击下丝毫无损,无数的剑光就飞旋而来,化作万千光影,煞气弥漫,剑芒四射。

来不及思索那把剑的异常,灰衣人先是用精神力化出了一道精神屏障,抵御着九幽梦魇的精神攻击,然后他双手在身前不断变幻着姿势,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只见下一秒,两人中间凭空而出一团巨大的火焰,在火焰的烤灼下,温度节节攀升,黑夜如同白昼般明亮。

“哼,没想到你居然能让我用出火焰焚天。”灰衣人哑着嗓子笑道,“假扮了一个废物十五年,让我都没有看出来,不愧是卿风琊的女儿,果然厉害。”

去你大爷的!

卿云歌只想骂人,什么叫假扮一个废物十五年,她才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天好吗!

然而骂过之后,她捕捉到了灰衣人那句话“不愧是卿风琊的女儿”,看来,这个人和他父亲关系匪浅,或者有可能,是当年害她父亲的主谋之一。

“你和我父亲有仇?”

就在剑影和火焰拼杀之际,卿云歌还不慌不忙地问了一句话。

“将死之人,何须多言。”

灰衣人再度扬手,火焰又是一个暴涨,方才还能与其分庭抗礼的剑影,直接就被吞噬了,果然是火焰焚天。

卿云歌微微咬牙,手腕再度反转,直接将凤天诀第一重天的最后两句剑诀全部用了出来。

“有情无情皆似我,一剑苍穹青霄破!”

凤唳九霄,凤凰飞天,烈烈火焰,人剑合一!

七玄空间内的剑灵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他望着少女矫健的身影和那把三尺青峰,失声喃喃:“神凤大人……”

与此同时,卿云歌意识中的那个红衣男子,也缓缓站起身来,微微一笑:“这一剑,总算是有了《凤天诀》该有的模样啊……”

外面拼杀激烈,许是求生意识的渴望,卿云歌这一次竟然和灰衣人打了个平手。

即便她感到体内的气息不断翻涌着,经脉中的玄力已经快要爆炸了,她还是死死地抵抗着。

但是,就算是灌顶之后,她依旧和灰衣人差了整整六个小段,根本不是对手。

而且,一炷香的时间,马上就到了。

“看来你这个秘法也持续不了多久,马上就要脱力了吧?”灰衣人精神力和玄力一起动用,对付一人一兽,还游刃有余,他不由狞笑一声,“死吧!”

话音刚落,磅礴的火元素暴涌而出,火焰竟化成数条长影,直接将少女笼罩在内。

“主子!”

“吾主!”

紫冥和剑灵不由焦急地叫到,可奈何一个是灵体,另一个只能进行精神攻击,竟无力分出心神帮助卿云歌抵挡这一击。

卿云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眸忽然紧紧地闭了起来。

下一秒,只见,白皙的额间倏地出现了一个凤鸟模样的印记。

光芒流转,忽隐忽现,为这幅绝美的容颜平添一份风华,神圣而不可侵犯。

紧接着,紧闭着的双眸蓦地睁开,她冷冷地看着迎面而来的火焰,神色冷傲,仿佛一位君主在看着自己的臣民。

那火焰再这样的注视下,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可怖的东西,竟然嘶鸣一声,急速地向后退去,也不顾灰衣人才是它的主人,反过来将他包裹在内。

灰衣人被这突入起来的攻击弄得愣了一下,待到火焰在他身上烧灼的时候,他才发出一声惨叫,连忙凝聚玄力抵挡着火焰。

为什么?为什么?

内心在疯狂地质问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自己的攻击反打。

冥阶修为的他怎么可能连一个灌顶之后才达到魂阶的小姑娘都不如?

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他人耻笑!

脸谱面具下的那张脸,此刻极度扭曲着,唯一暴露在空气中的眼睛里面满是彻骨的恨意。

而这个时候,一炷香时间已经到了,卿云歌感受到了自己的脱力,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但是为了不让敌人看出有什么异样,她仍咬着牙,死死地站在那里。

没有人发现的是,那额间的凤鸟印记,此刻又忽的消失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目光依旧冰冷,宛若刀刃,少女的声音冷冷道:“怎么样,还要打么?”

灰衣人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以他的见历,也不能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犹豫不已。

而且他因为受到了自身攻击的反噬,体内玄力已经虚空了,恐怕就算眼前这个红裙少女暴涨修为的秘法已经失效了,也能打过他。

真的是见鬼了!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候,一道带笑的声音忽然凭空响起,那声音啧啧叹道:“你一个冥阶居然打不过一个幻阶的小姑娘,啧啧啧,真是丢人。”

这声音里的嘲讽意味在灰衣人耳中听起来是那么的重,他猛地转身,却发现院子里没有第三个人,仿佛那个声音只是一个幻觉。

下一秒,只见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院子内,那人全身笼罩在黑衣斗篷之中,看不清真实的模样,只能感到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

强者!高阶修为强者!

卿云歌心下一紧,她并不知道这个黑影是什么身份,但从他方才说的那句话来看,就算不是友,也并非敌人,那么暂时没有威胁。

“小丫头,不错不错。”黑影先是看了灰衣人一眼,这才回过头来望着她,“现在这个阶段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当真厉害。”

手指噼里啪啦一阵作响,他的声音蓦地低沉下来:“不过这个人,还是归我的好。”

“呼呼……”听完这句话后,卿云歌仿佛整个身躯都被抽干了力气,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下子瘫倒在地,四肢疲软无力。

可算是把她累死了,看来这个黑影是灰衣人的敌人,那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那么她还是休息一下,毕竟这架,能少打一会儿是一会儿。

灰衣人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他能感受到这个忽然出现的黑影,修为还在他之上,否则,他不会连其踪影都没有发现。

“你是谁?”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和恐惧。

“你也配知道本座的名讳?”黑影嗤笑一声,“何况将死之人,何须多言?”

“噗——”卿云歌听到这句话,忽然笑了出来。

但因为牵动了伤势,笑过之后剧烈地咳嗽着,然后转头就吐出一口艳丽的鲜血。

看来这个黑影早就来了,否则不会将灰衣人对她说的话原封不动地送回,只不过……他为何等到现在才出手?

“小丫头,别笑了,伤势加重可就不好了。”黑影听到了身后的咳嗽声,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玉瓶抛了过去,“这里面有疗伤的药,赶紧吃了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悄悄嘀咕:“要是他知道你受伤了,估计得把我拆了。”

卿云歌并没有听到最后那句话,她伸手接过,点头致谢:“多谢前辈了。”

眼前的这个人,不会害她,否则方才不会出手相救。

果断地将玉瓶中的丹药到了出来,然后看也没看,直接放进了口中。

咽下去后,她勉力爬起来,盘腿而坐,开始疗伤。

九幽梦魇见到卿云歌已经入定,松了一口气,旋即又用精神力化出一道屏障,将少女围住,以防有他人来打扰和影响。

“小事小事。”黑影听到谢意后,只是摆摆手,然后又看向一旁的灰衣人,“来吧,这里太小,我们出去较量。”

话罢,率先起身,直接暴掠出去,惊起一道道残影。

灰衣人咬了咬牙,又看了一眼入定的少女,知道今天自己再无取她性命的可能,于是身形也是一动,紧随黑影而去。

卿云歌仍盘腿坐在那里,一吐一吸,在药力的滋润下,伤势已经开始慢慢地恢复了,也不知道那个黑影给她的是什么药,效果竟然如此之快。

“主子,你没事就好。”七玄空间内的剑灵也是长舒一口气,本来当时他都想直接将卿云歌拉到凤璃剑中,但幸好有那个黑影的出现,才免去一劫。

“看来,我得加紧提升实力了。”已经调息好的卿云歌缓缓起身,双手微微握紧,“现在的我太弱了,面对在暗处的敌人,根本不堪一击。”

她能感觉得到,灰衣人应该来源于一个势力,而不只是单单的一个人,此次他铩羽而归,恐怕不久后便会卷土而来,所以她一定要尽快突破才行。

不仅如此,她还需要帮助整个卿家提升实力,这样若是日后她出去试炼了,也可保卿家无恙。

剑灵沉默了一会儿,不置可否,是啊,现在太弱了,不仅因为凤璃剑只是地灵器,连他的封印也没有完全解除,区区一个灵体,根本帮不上剑主什么忙。

而九幽梦魇,在物质攻击上并不出色,就如今天一般。

“那么主子我们现在……”剑灵刚想问下面该干什么,然后瞥到已经在卧室内的少女,不由地就卡壳了。

他没看错吧!剑主大人,竟然直接就这样睡、过、去、了!

心好大啊,剑灵嘴角不断抽搐,这才刚经历了生死危机,下一秒就能这么心安理得地睡觉?

委实变态!

“小梦魇啊。”百无聊赖的剑灵朝着一旁的紫冥搭话,“咱哥俩来唠嗑唠嗑。”

紫冥:“……”

谁和你这个发光的灵体是哥们!

……

另一边,漆黑的夜空下,两个人迎面而立。

周围空气凝固着,被压迫地喘不过气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灰衣人看着眼前这个黑影,又问了一遍。

“这么多年,你还真是没有一点长进。”黑影目光怜悯,“十五年前如此,十五年后亦如此,这是你最后一个分身了吧?你说,本座要是把你这个分身也灭掉,你会怎么样?”

闻言,灰衣人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隐藏在脸谱面具下的面容是极度的惊惧,他凄厉地叫出声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呵呵……”听到这句话,黑影缓缓将戴着的斗篷摘下,模样也暴露在灰衣人的面前。

“是你!是你!竟然是你!”灰衣人在看到那张脸时,厉声尖叫,“你不是应该在神玄岛吗?你们这个层次的人不是不能参与九族之间的争斗吗?”

一声声极度恐惧的质问,在黑夜中显得异常尖锐。

“知道么,你这副破嗓子,让本座最为讨厌。”黑影淡淡地说,“不过以后,也没有这破嗓子了。”

“你不能杀了我,你不能!”灰衣人依旧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已经有逐渐崩溃的趋势,“杀了我,你会遭受到天道的惩罚的!”

“慌什么,我只打算灭了你这一个分身而已。”黑影微笑,“你的本体还会好好的。”

“不,不可以!”灰衣人倒退着,狂吼出声,下一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地转身,开始逃跑。

然而,实力差距太大。

黑影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如同修罗降临,鬼魅随行。

只听“嘭——”的一声,头颅猛地爆裂开来,鲜血挥洒了一地,身子软软地倒下去后,直接化为了灰烬。

谈笑间,杀人于无形之中,此等实力,绝对立于世界的巅峰。

“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黑影收回手,看也没看一眼,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声喃喃,“果然,已经觉醒了啊。”

“那么我的老朋友们,重新见面的日子也要到了……”

天地间寂静一片,唯有一声幽叹,不断回响。

与此同时,和朱雀国相隔数十万里的地方,幽暗的密道里,一个人猛地睁开了双眼,旋即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委顿,气息不稳。

“人、皇!”他双眸血红,咬牙切齿,仰天狂啸,“又是你,坏我好事!”

“待我重新恢复实力,必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惠风和畅,天朗气清。

相安无事了两天之后,第三日,还在床上的卿云歌就被人拎起来了,婢女替她梳洗完毕后,说卿老爷子在会客厅等着她,便把她送到了大厅内。

“爷爷,什么事啊,这么一大早就把我叫起来。”她揉着眼睛,昏昏沉沉地走到大厅,嘴里嘟囔道,“我还没睡醒呢。”

自从精神力突破到纵观境之后,她的炼丹水平就有了很大的提高,又因为前天遭受到了攻击,还在调息之中,于是这两天也没有出门,安安心心地在药殿呢开始捣鼓丹药。

正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地品炼药师了,连地品丹药的时候,已经不会炸炉了。

而且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她练出来的丹药,竟然都有着丹纹。

这可把剑灵狠狠地惊了一下,然后不管再遇到什么事情,剑灵都可以泰然以对了。

毕竟,主子是个变态不是嘛,不能以常人的眼光来看她。

她现在一共能练出四种丹药,均为地级上品,分别是:洗髓伐经丹、培元丹、筑基丹和冰心丹。

其中培元丹是用来巩固修为的,筑基丹是给还没有觉醒玄力的婴儿提高体质的,而冰心丹则可以让人在修炼过程中摒除一切杂念,不为外物所干扰,提升修炼速度。

如果这四种丹药被修行者和大家族知道了,一定会蜂拥而上。

混沌灵器果然不愧是混沌灵器,传承给剑主的都是极好的东西。

药殿里有好多失传已久的药方,只不过,以她现在的精神修为,还无法动用更高级的药方。

炼丹十分耗费心神,好不容易能睡一会儿,就这样被人打搅了,作为一个有着严重床气的人,卿云歌表示十分的不爽。

但奈何打搅她睡觉的是她爷爷,所以不爽归不爽,也只能憋着。

“臭丫头!”卿天一看到来人是这个模样,方才还一副言笑晏晏的样子,下一秒不由大怒,“你这么一副惫懒的样子像什么话!”

“哎爷爷,家里还讲那么多规矩了。”卿云歌打了个哈欠,仍旧迷迷糊糊,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咱这里又没有外人。”

然而就像是要和她唱反调一样,这句话刚落地,耳边就响起一声轻笑,紧接着是低沉悦耳的声音:“看来卿卿也知道,我并不是什么外人。”

“对啊,你……”

不是两个字刚刚压在舌尖,便立马被咽了回去。

卿云歌茫然地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怎么居然听到了容瑾淮那个腹黑男的声音。

做梦,她一定是还没有睡醒。

这样想着,她果断立马转身,准备回去再睡一觉。

然而不幸的是,卿老爷子打破了她这个幻想。

“臭丫头,你真不知羞。”卿天见到自家孙女居然这样就准备走了,更是大怒,“赶紧回来,人家容世子都等了你老半天了。”

容世子等了你老半天了。

这一句话,将迷迷糊糊的卿云歌彻底拉回了现实。

她揉了揉眼,这才看到大厅里还坐着一个人,那人一袭白衣,清贵高华,正抚着手中的折扇,含笑看着她。

“容瑾淮?”卿云歌整个人都不好了,脱口而出,“你来我家干什么?”

靠!

谁能告诉这世子一大早来她家同她爷爷相谈甚欢是什么情况?

她爷爷一副看孙女婿的眼神又是什么鬼?

“怎么跟容世子说话呢?”卿老爷子差点把胡子揪下来,哼哧道,“我看你又想挨揍了。”

“爷爷莫气。”容瑾淮合上纸扇,慢悠悠道,“卿卿看见我可能太过激动了。”

“我激动个屁!”卿云歌又爆粗口了,但看见自家爷爷马上又要转怒的表情,只能压住心中的怒意,默默咬牙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他并不说话,而瞧着她半晌,就在她忍不住要爆发的时候,才低低地笑了,缓缓道:“找你,逛街。”

“咳咳!”刚喝了一口茶的卿云歌直接被呛住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来找你逛街。”容瑾淮微微偏头,神色不似作假。

“你,是不是出门没吃药?”卿云歌这下真的惊了,还没等她惊完,另一边的卿老爷子又咆哮出声

“臭丫头,居然这样跟容世子说话,我看你是找打!”

说着,手就要落下来。

卿云歌连忙后退,眼疾手快地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她抱怨出声:“爷爷,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要打你亲孙女。”

“又没真打,看你那个怂样,像什么话!”卿天吹胡子瞪眼,“赶紧收拾好东西陪容世子逛街去。”

然后不待卿云歌点头同意,卿老爷子转头对着容瑾淮,摸着胡子笑道:“世子你别介意,她就这个脾气,以后还要让你多多担待。”

“爷爷这话说的,我怎么会介意。”容瑾淮笑着应道,“我喜欢还来不及。”

“那就好那就好。”卿天老怀欣慰,转而又叹了一口气道,“要是老夫有你这么一个孙子就好了,这臭丫头天天惹我生气。”

容瑾淮浅浅一笑,并不作答,而是望着离他几步远的红裙少女,眸光温柔而缱绻,仿佛看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卿云歌垂着头,并没有注意到那道目光。

她内心忍不住掩面而泣,委实不能理解她爷爷为什么对这个腹黑世子这么看好,简直羡慕嫉妒恨!

还爷爷,那是我爷爷好吗!你叫的也忒亲切了吧,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你成了我们家的孙女婿。

“哎,傻愣着在那里做什么。”本来心中十分高兴的卿天在看到自家孙女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又是一怒,“还不赶紧带容世子好好把皇城转一转。”

“知道了知道了。”卿云歌无奈之下,只能答应,她可不想看老爷子大发雷霆的样子,那真是大地都要抖一抖。

听说她爷爷以前带兵打仗,看着仗势,估计光是大吼一嗓子,都能把敌军吓退。

百般不情愿地走到容瑾淮面前,然后她打了个哈欠,道:“走吧,我带你出去逛逛。”

容瑾淮轻轻地嗯了一声,跟在卿云歌后面,向外走去,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出了卿府。

“老云你说,臭丫头是不是和容世子还挺登对?”大厅内,卿天摸着胡子,笑眯眯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然后问一旁的卿云。

“是啊。”管家云叔答道,“大小姐和容世子看起来就是一对璧人,就像当初……”

就像当初的风琊少爷和夫人一样这句话及时的被吞回了肚子里去,云叔的神色一时间有些懊恼,怎么能在老爷面前提起这个呢。

卿天知道云叔那未出口的话要说的是什么,然而面上的表情倒是没有怎么变化,只是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幽幽道:“只是希望云歌能安安稳稳地这样过下去啊……”

抬起头来,他默默地望着窗外的天空,仿佛那里有一个人在和他对视着,诉说着怀念与留恋。

风琊,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她啊。

……

卿云歌走在大街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街边的事物,只觉得什么都索然无味。

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然而所有路人在看到这一对男女时,都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

红裙佳人,白衣公子。

“那是卿大小姐和容世子。”有人眼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一对神仙似的璧人。

此言一出,整条街都寂静了下来,百姓哗然。

他们只听过第一世子的传言,却没有见过这位世子,现在一见,果然无愧于《朱颜榜》第一的宝座,如此妖孽俊美的面容,当真颠倒众生。

“都说卿大小姐已经恢复了容貌,变成了一个美人。”又有人惊叹出声,“我本来还是不信的,没想到真的这么美啊。”

“卿小姐和容世子真配。”

“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百姓们开始不由地小声交谈起来,而卿云歌听到这些话,脸色却愈来愈黑。

配什么配!

这群人都被容瑾淮的表面给欺骗了,不知道他腹黑的本质。

黑着脸走在路上,她有些后悔怎么没给自己再扣一张面具,瞧这群人的眼神,把她看得毛骨悚然。

“卿卿,你听,这些百姓说我们很配呢。”容瑾淮和她并肩走着,忽然偏过头来朝她笑道。

闻言,卿云歌一阵憋气,咬牙切齿:“我听不见。”

说完脚步加快,朝着前面走去。

容瑾淮一阵低笑,倒也不再说别的话,不紧不慢地跟在少女后面。

走了几步,卿云歌忽然被集市旁一块招牌给吸引住了目光,那招牌上面写着五个字——一卦知天命。

招牌下坐着一个穿着长衫的算命先生,面容清隽,长眉入鬓,面前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笔墨纸砚。

她上下打量着那个算命先生,微微凝眉。

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人,因为说他三十岁也可,五十岁也可,七十岁也可,就算说他是两百岁,那也是可以的。

算命?

卿云歌心中不觉微微一动,前世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遇见过算命先生,可基于唯物主义的信仰,遇到的都是些神棍骗吃骗喝。

但是,这个世界是不同的,也许算命先生可能还会靠谱?

这样想着,她走上前去,准备替自己算上一卦。

跟在后面的容瑾淮不禁失笑,这丫头,说好的是带他来转,结果光顾着自己玩了。

不过果然是小女孩脾性,竟然还对算命这种东西感兴趣。

那个算命先生听到有脚步声靠近,缓缓抬起头来,见到是一个绝美的少女,双眸顿了顿,问道:“姑娘可是要来卜上一卦?”

“是。”卿云歌缓缓点头,“但不知道先生是否有这个本事了。”

闻言,算命先生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出声,然后摇了摇头:“我可不是那些招摇撞骗的神棍。”

“那就请先生算一算吧。”卿云歌的目光坦坦荡荡,微微弯了弯唇。

算命先生摸着胡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淡淡地笑了,无声地开口,只说了一句话。

“红颜本是凤中皇,此魂源自天外乡。”

精神力传音!

此话一出,卿云歌的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只觉得心猛地跳了起来。

这句话犹如惊雷落地,将她震得直接失神了。

天外乡三个字,可不就说她来自异世么?

居然有人能一眼看破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个算命先生,绝对不是普通人。

“你是谁?”她紧紧地盯着那人,声音有些冰冷,隐隐还有着杀机在涌动。

“哈哈哈,姑娘,我是谁并不重要。”算命先生在一片凛冽的杀气中依旧岿然不动,他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缓缓道,“重要的是,你是谁。”

她是谁?

她不就是卿云歌么,还能是谁?

一时间,竟然因为这句话茫然了。

然而算命先生却不待她仔细思索,又开口了:“小姑娘,我再送你几句话,你可要听好了。”

卿云歌回神,这时候她已经知道了眼前人的不平凡,神色一下子肃穆起来:“先生请讲。”

那算命先生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

“千年轮回一梦间,万载使命得相传。

七色灵魄引星乱,剑啸九族荡青天。

神凰涅槃神凤现,混沌器出震世间。

身负莲心玉骨伴,极致火素复容颜。

第一驭灵从此始,素手天下起狂澜。”

只感觉脑中“轰——”的一声巨响,卿云歌整个人都被这几句话给震住了。

震惊,无比震惊!

这个人竟然还知道她是凤璃剑主,甚至还知道凤璃剑已经毁掉了,甚至……这些话中,还有一些未知的秘密等待着她将来去探索,神凰、神凤……

但是万载使命又是什么?

凤璃剑主,莫非还身负什么重大的使命?

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内心不由惶惶。

此人是谁?到底是谁?

“你——”卿云歌刚想开口,却蓦然发现,那算命先生像是幻影空花一般,突然在她的感官之中消失了。

她猛地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度睁眼时,周围仍是热闹的集市,鼻翼间萦绕着淡淡的梅香,仿佛方才她和算命先生的对话不过是一场梦境。

难道……有人入侵了她的精神世界?!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不觉悚然一惊,这该是什么样修为的人,才能有如此通天神功?

“那个算命先生呢?”她转头,对着容瑾淮问道。

“给你算完命就走了。”容瑾淮蹙了蹙眉,“他同你说了什么?我看你似乎有些不正常。”

“不过是一个神棍罢了。”卿云歌强压住内心翻涌的情绪,淡淡道,“说的大概都是假的。”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个算命先生同她说的那些话,在她素来平静的内心,泛起了怎样的滔天海浪,滚滚而来,冲击着她的心神。

她总觉得,这个算命先生不是普通人,而且让她感觉到十分的奇怪。

但是更奇怪的是,虽然自己全部都被看了个通透,她却有那么一种模模糊糊的预感,这个算命先生,对她并无恶意。

而且,他在这里摆摊摆了这么久,就像是专门在等她一样。

可是为什么会知道她今天会来?

如果不是容瑾淮来叫她,她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床上睡大觉才对。

这个算命先生……想到这里,卿云歌的双眸微微沉了沉,不可小觑啊。

见到红裙少女不说,于是容瑾淮也不多问,只是道:“既然已经算完了,左右也到正午了,找个地方歇息罢。”

“好。”卿云歌点点头,但思绪依旧恍惚着。

她一直在思索,方才那个算命先生究竟是谁,但想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头绪,无奈之下,只能放弃。

这种事她亦不能给任何人说,否则,暴露凤璃剑主身份是小,引来杀身之祸可就不妙了。

就在她沉思时,前面的人忽然停住了,她也跟着停了下来,有些诧异,不晓得这世子又想到什么了。

“对了,卿卿,其实我也会算命。”果然,便见容瑾淮回过头来,朝她笑道,“你把你的手给我看看,我就可以算出你缺什么。”

听到这话,跟在后面的卿云歌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有些不信,但还是把手伸过去了。

反正看一下也不会少根毛,再说她总有那么一种感觉,就是容瑾淮这个人似乎什么都会。

他拉过她的右手,修长的手指抚上掌心,带着微微的凉意,渗进了骨子里,然后指腹描绘着她掌心的纹络,真的像是在仔仔细细地给她算命。

半晌,容瑾淮开口,但却没有松开手:“卿卿,我算出来了。”

“我缺什么?”卿云歌有些好奇地问,忽视了自己的手还被人握着。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那么神奇,只看手就能算出来?

“缺一样东西。”他握着她的手,抬眸温笑,缓缓道,“命里缺我。”

声音柔和,撩动耳膜。

他说,命里缺我。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淡定的卿云歌听到这四个字,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连忙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然后别过头去,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干咳了两声:“好了,街也逛了,我们先去吃饭吧,我有些饿了。”

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像是有什么情愫在涌动。

卿云歌内心在不断哀嚎,完了,她居然被撩到了,啊啊啊啊,一世英名啊!

前世的时候也不是没人撩过她,相反还很多,可是要么她没有任何感觉,要么就会被她反撩到说不出话来。

怎么这、一、次!

她就被撩动了呢?!

不不不,一定不是她的问题,一定是容瑾淮这个人说情话的水平太高了,她才会被撩到。

好好的一个算命,也能被他扯到这里来,委实是撩妹高手。

卿云歌觉得吧,这人要是在21世纪,只要开一堂如何撩妹的课,就能发财致富。

“那我们走吧。”容瑾淮点点头,他倒也不在意卿云歌这一番躲避,知晓她这是害羞了,也知道自己这些话只能点到为止,并不能直接说明,否则,便会将她越推越远。

果然,他的追妻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就在两人朝着华韶楼的方向走去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带着少女独有的娇俏。

“哇,卿姐姐,容哥哥,你们也要去吃饭吗?”

------题外话------

造孽,我没事儿要写诗,一首诗卡了我半天。

嗷,感觉男主越来越撩了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