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娘亲留下来的东西(万字)/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和容瑾淮同时回头,看见距他们几步之远的地方,立着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

她一袭水蓝色长裙,柔软的墨发被飘带高高束起,双眸宛若一汪清泉,清澈如许,眉目雅致清丽,颜如舜华。

少女见两人都回过头来后,朝他们兴奋地挥了挥手,然后直接小跑着过来了:“我是苏沐颜啊,卿姐姐还记得我么?”

“原来是苏小姐。”卿云歌倒是稍稍愣了一下,旋即浅笑道,“前几日的宫宴上,还要多谢苏小姐为我出言。”

“嗨,那算什么事,我也是看那个公主不顺眼。”苏沐颜皱了皱小鼻子,故作不开心道,“卿姐姐叫我小沐就好了,这样与我生分我可是会生气的。”

还真是小孩子脾气……没想到苏家的嫡系子弟和想象中的不同呢,她还以为这些大家族的子弟向来娇生惯养,会嚣张跋扈。

此见苏沐颜,倒是让她有些意外了。

何况人家主动示好,她总不能这般不领情,而且苏沐颜的性子,也倒是可爱得很。

于是笑着应道:“小沐。”

“这才对嘛嘻嘻嘻。”苏沐颜捧着脸笑了起来,这才转头又和容瑾淮打了个招呼,“容哥哥,可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容瑾淮瞟了她一眼,然后慢悠悠地道,“五年前,你还是个只会哭鼻子的小丫头。”

“……这你都记得?!”苏沐颜笑着的脸立马僵住了,她哼哼两声,“我那不是被吓到了吗。”

“嗯,被一只鱼给吓到了。”容瑾淮点点头,“后来你吃它的时候,倒是不哭了。”

“噗——”一旁的卿云歌听着,直接笑出了声。

她现在忽然觉得有些平衡了,虽然往往容瑾淮也噎得她说不出话来,可是至少不会这么毒舌。

这么一看,他还是对她蛮好的嘛。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立马又被她压了回去。

呸呸呸,好个屁,天天调戏她,每次都撩得她说不出话来,这要是让暗月联盟的那些小崽子知道了,可要笑话她了。

“容、哥、哥!你太过分了!”听到这话,苏沐颜气得不行,脸上浮起一抹绯红,“你居然在卿姐姐面前贬低我的形象!”

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苏沐颜真的不想去回想她的那件黑历史,可偏偏有人非要来揭她的伤疤。

五年前,九岁的她随着父亲去了南淮城,参加九音大会。

因为九音大会是在湖上举行的,所以宾客和参赛者都坐在船上,她因为好奇跑到了甲板上玩。

谁知那一刻刚好是如今的琴绝出场演奏,琴音带着独有的穿透力,引得湖水都震颤起来。

好巧不巧,正趴在栏杆上看风景的她,直接被水里窜出来的一只大肥鱼,扑倒在地。

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听见宝贝女儿哭了,苏家家主连忙闻声赶来,想要看看是那个不知好歹的人竟然敢欺负苏家小姐,这一看,他直接笑出了声。

九岁的小姑娘被一只和她差不多大的鱼压在地上,那鱼刚出水,鱼尾来回摆动着,直接甩了苏沐颜一脸水。

最后还是苏家家主一把将那条肥鱼提了起来,才解救了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苏沐颜。

为了好好严惩这个让他女儿哭的罪魁祸首,苏家家主大手一挥,让下属们把这条鱼做成了菜和汤,作为晚上的饭食。

然而苏沐颜并不知道她吃的就是那只把她压倒在地的肥鱼,晚上的时候吃得津津有味,立马就忘了白天发生的糗事。

她本来以为没有旁人知道这件事的,谁知道好巧不巧,居然真的有人知道,而这个人还是她一直崇拜的容哥哥,幻想直接破灭了!

“没有没有。”容瑾淮笑吟吟道,“我向来只实话实话,沐颜不要生气。”

更生气了好么……

苏沐颜直接不理他了,气咻咻地抱住卿云歌的一只胳膊,哼哼两声:“卿姐姐,我们走,我请你去吃饭,让容哥哥一个人饿着去。”

“好,让他一个人待着。”卿云歌不由心情大好,心说总算有人跟本姑娘一条战线了。

老天有眼,日后若是有人能整治一下这个腹黑又毒舌的世子,她一定要抱那个人的大腿。

容瑾淮看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不由低笑了一声,迈开步子,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此时正值晌午,华韶楼里正是人多热闹的时候,一楼大厅里早已坐满了人,幸好二楼还剩一间包厢,否则他们今天就要饿着肚子了。

苏沐颜看到跟在她们后面进来的白衣贵公子,不由再度哼哼两声,虽然她很生气,但她还真的不敢赶容瑾淮走,毕竟谁让他是连她老爹都要以礼相待的人呢。

于是只能暗暗瞪了一眼,然后她朝着门外吆喝一声:“小二,菜单。”

店小二听到召唤,便立马送了菜单进来。

苏沐颜接过,然后笑眯眯地递给了卿云歌:“卿姐姐,你先点。”

卿云歌看着摆在她面前的菜单,有些头疼,她能说她一个菜都不想吃么!

上次来到这里吃的那顿饭,让她现在还感觉不好受,于是摆摆手,推脱道:“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小沐你来点就可以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苏沐颜开始一个个报菜名,“来一个爆炒火焰鸡,红烧疾风兔,烤火蛇肉……嗯,最后再来个三尾狐汤!”

点好菜后,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还朱雀第一酒楼呢,怎么好吃的那么少。”

店小二听到这话,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然后连忙下去准备了。

一旁的卿云歌被苏沐颜这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没看出来啊,这苏小姐居然是个吃货,瞧着连气都不带喘地报了十几个菜名,竟然还意犹未尽。

“可别被她吓到了。”容瑾淮瞧见她这个模样,偏过头来,缓缓道,“你可知当年把她压在地上的那条鱼,她一个人吃了多少?”

“多少?”卿云歌好奇地问,心中一算,一米多长的鱼,可是够十几个人吃了,五年前苏沐颜才九岁,应该吃不了多少。

容瑾淮淡淡地抿了一口清茶,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才道:“半条。”

“噗——”卿云歌又笑出了声,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不能直视苏沐颜了,明明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饭量竟然堪比彪形大汉,不得了,不得了。

“吃的多怎么了!”苏沐颜不高兴了,“我老爹说了,只有把肚子填满了,人才不会空虚。”

“小沐说的很对。”卿云歌应和道,“有人就是天天太空虚了,才来气你。”

说完,瞟了瞟一旁正在品茶的某世子。

“哦?卿卿觉得我看起来太空虚了?”容瑾淮慢慢地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头来,温笑道,“那为了不让我空虚,不如你躺……”

话还未说完,就被一直柔软的手捂住了嘴。

“闭嘴,你不许再提那四个字!”卿云歌一阵羞恼,她自然知道他后面还未说出口的两个字是什么。

简直了,就不能放弃那天那件事吗?

“好好好,我不说。”容瑾淮轻笑一声,果然不再说了。

一旁的苏沐颜看到两人的举动,不觉有些懵呆:“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卿云歌没好气地瞪了容瑾淮一眼,然后说道,“我们吃饭,不要理他。”

说完这句话,已经有两道菜送上来了,分别是爆炒火焰鸡和红烧疾风兔。

肥嫩的肉被烧成金黄色,里焦外嫩,看着让人不觉食欲大动,酱汁醇厚,独有的香气扑面而来,蒸腾而上,十分诱人,浓郁不腻。

苏沐颜早就忍不住了,先伸出筷子夹了一口,然后眼睛一亮:“卿姐姐,快尝尝,虽然用的不是上等的玄兽肉,但味道还不错。”

卿云歌从善如流地伸出筷子,吃了一口红烧疾风兔,入口的瞬间,只感觉鲜浓的味道在齿间留下了肉香,肥而不腻,爽口香甜,味蕾跳动着,舌尖留有余味。

“果然味道不错。”眼睛也是一亮,她又吃了一口,赞叹道,“还是小沐你懂得吃,我上次来随便点了几个,都难以下咽。”

“那可不。”苏沐颜得意地扬了扬头,“我可是吃遍天下无敌手。”

“嗯,以后我就跟着小沐你混了。”卿云歌点点头,正准备接着吃的时候,忽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张手帕,手帕上是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

有些诧异地抬头望去,见到手指的主人正浅笑地望着她,然后慢慢地解释道:“慢点吃,嘴角有酱汁。”

好丢脸啊……

卿云歌只想掩面而泣,她垂着头将容瑾淮递给她的手帕接了过来,然后默默咬了咬牙,才干巴巴地道:“谢谢。”

“不用谢。”容瑾淮倒是不在逗她,也拿了一双筷子,开始吃饭,动作慢条斯理,优雅高贵。

卿云歌余光看着,内心一阵憋气,怎么在容瑾淮面前,她不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就是丢脸呢,身为第一杀手的风范直接撂了个干净!

“对了卿姐姐。”一直埋头大吃的苏沐颜这时候抬起头来,她好不容易把最后一口菜咽了下去,才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四灵学院修习哇?”

四灵学院?

卿云歌心中微微一动,她是听过四灵学院这个大名的。

一万年前,四灵守护兽还在的时候,为了不让人族堕落,专门建立了一座学院,供人修习,而其内共有四大殿,分别以朱雀、玄武、青龙和白虎之名来命名。

人族之中有着数百个学院,唯有四灵学院屹立万年而不倒。

但是想进入四灵学院,天赋不能普通,纵然是大家族的子弟,也要通过层层考验才能进入。

她倒不是没有考虑过去四灵学院修习,只不过四灵学院离着朱雀国太过遥远,她害怕她走了之后,卿家会出事。

见卿云歌没有回答,苏沐颜还以为她是不知道四灵学院,喝了口水,才解释道:“四灵学院可是人族第一玄法学院呢,而且近期就要重新开启,一个月后就是入学考试的时候了,卿姐姐你要是错过这次机会,可就得在等三年。”

“三年才招一次生?”卿云歌听到这话,微微皱了皱眉,这个时间她可等不起,可一个月是不是有些太短了,她害怕她赶不及。

“是啊,因为最终考验听说是什么……”苏沐颜挠了挠头,忽然忘了该怎么说。

“玄灵域。”容瑾淮淡淡地补充道。

“对,玄灵域!”苏沐颜一拍手,“每开启玄灵域一次,就要耗费四灵学院积攒多年的四灵晶石,而四灵晶石用完就没有了,所以三年才招一次生。”

“请教一下,什么是玄灵域?”卿云歌认真地问道。

“玄灵域,乃是四灵守护兽留下的一片上古时期的战场。”容瑾淮解释道,“里面有着无数的玄兽和死去玄兽所化作的兽灵,其凶险程度,不亚于兽族某些领地。”

苏沐颜将一盆浓汤全部喝完后,打了个饱嗝,才道:“对,我听老爹说了,能从玄灵域顺利出来的人,才能进入四灵学院。”

“看来想进入四灵学院果然不容易。”卿云歌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估计,“我得再考虑考虑。”

若说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战场,肯定有着高阶玄兽的存在,保不准还有超神兽,她一个小小幻阶进去,恐怕要葬身那里。

“卿卿,不必那么担心。”容瑾淮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说道,“成功通过初试后,就能拿到最终考验的钥匙,如果遇到生死危机,只要将玄力注入到钥匙内,便可以脱离玄灵域,只不过,这就相当于自动放弃了考核,四灵学院的大门也将永远封闭。”

看到卿云歌有些诧异的目光,苏沐颜点点头,道:“四灵学院毕竟不会那么狠心,所以肯定首先要保障参加考核那些人的生命安全。”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忽然有些丧气:“老爹说我要是敢没完成最终考验就跑出来,就算没死在玄灵域,也要把我揍死。”

“苏家主不这么说,你能好好修炼?”容瑾淮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轻飘飘道,“你可是将来要继承苏家的,若是连玄灵域都无法通过,确实要被揍死。”

听到这话,正在吃最后一盘菜的苏沐颜直接噎住了。

她连忙给拎过茶壶,给杯子里满上,大口大口地喝完后,才咽了下去,顿时怒不可遏:“容哥哥你再欺负我,我就给卿姐姐说让她不要理你。”

说完,心中有些得意地哼了一声,感叹一声自己这个办法可真好,以她的法眼,早就看出容哥哥对卿姐姐的不同了,就算是五年前夺得九音大会琴艺魁首的琴绝也没能让他另眼相待啊。

果然,卿姐姐好厉害,连容哥哥这种人都能拿下。

“哦?”闻言,容瑾淮的双眸有些危险地眯了起来,眼神凉凉,似笑非笑道,“我觉得我应该给苏家主写一封信,告诉他一些事情才好。”

一些事?莫非是……苏沐颜缓缓打了个寒颤,可不能让老爹知道!

“不了不了。”她吓得连忙连忙摆手,为了不让自己被揍,她直接拉过一旁的红裙少女,撒娇道,“卿姐姐,你快,多理理容哥哥,多么好的一个容哥哥啊。”

什、么、鬼!

刚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来的卿云歌听到这话,直接懵了,多么好的一个容哥哥?

小沐疯了吧,刚才不是还和她一条战线呢吗?怎么这么快就倒戈了?

“小沐你……”卿云歌的眼神一下子就不对了,“你怎么这么快就被他策反了?”

苏沐颜苦着脸,刚想辩解,又不小心瞟到了容瑾淮唇边的笑意,打了个哆嗦后,结结巴巴道:“没、没有啊,我是真的觉得容哥哥挺好的,卿姐姐你看这么好的人,你多理理他。”

“我才不要理他。”卿云歌有些嫌弃地看了安然自若的白衣男子一眼,“太黑心了。”

卿姐姐说的对!

听到这话,苏沐颜内心只想鼓掌,然而表面却不敢露出半点赞同的神色,而是故作老成地咳了咳,严肃道:“卿姐姐你要想,容哥哥对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哇。”

咳,其实她也不知道容哥哥对卿姐姐做了什么,但为了自己干的那些破事儿不被老爹知道,只能昧着良心说了。

为了你好……闻言,卿云歌不由地沉思了一下,然后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虽然容瑾淮这个男人腹黑又毒舌,老调戏她,但人家救了她两次,还在宫宴上给她撑腰,这么一看,确实对她很好。

“有道理。”她头一次赞同地点点头,“小沐你说的对,他做的那些事确实是为我好。”

这回轮到苏沐颜傻眼了,她愣愣地看着红裙少女,良久,才问道:“容哥哥对你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卿云歌立马觉得这句话不对味了,连忙否认,说完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容瑾淮,果然,在她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好看了过来。

两双眼睛就那样对视着,都仿佛看到了星辰在闪烁,绚丽而夺目。

“呵呵……”容瑾淮笑了起来,声音低沉而性感,“卿卿这般不领情,倒真的让我有些伤心了。”

“不过。”顿了顿,他话锋一转,“我今天确实还要对你做一件事。”

这话听得为什么有些毛骨悚然呢……

卿云歌警惕地后退了一些,然后冷冰冰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不会……真的想上了她吧?

“别紧张。”容瑾淮看见她这个模样,笑得更深了,“我只是想送你一样东西。”

“别,你千万再别给我送东西了。”听了这话,卿云歌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直接拒绝。

开玩笑,还敢收他送的东西?

不小心收了一块玉佩就成定情信物了,鬼知道这次收的东西会变成什么。

容瑾淮轻轻地摇了摇头,也不在意她的拒绝,伸出右手来,然后缓缓张开。

苏沐颜正好奇容哥哥要送卿姐姐什么,于是探过头去,等到她看清楚容瑾淮掌心那块红色玉石时,眼睛都瞪大了:“这,这是每三年只有四枚的资格勋章?!容哥哥,你从哪里搞来的?”

资格勋章?

卿云歌耳朵动了动,很好地捕捉到了这四个字,她转头看着容瑾淮,见他笑着望着她,说道:“这就是我要送你的东西。”

“快收下呀,卿姐姐。”还没等她回答,一旁的苏沐颜已经叫起来了,“有了资格勋章你去四灵学院的话,前面的测试都不用参加了,可以直接进入最终考验。”

原来他竟然是想给她资格勋章……卿云歌这下感觉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由尴尬地咳了咳:“抱歉,我误会你了。”

“无妨。”容瑾淮依旧笑吟吟地看着她,“你我本是一家人,不用道歉。”

一家人!

苏沐颜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哇,原来卿姐姐和容哥哥早就私定终身了吗,嘤嘤嘤,看得她好羡慕啊。

卿云歌听到这句话,再次黑了脸,果然,就不该道什么歉,这不,道个歉就被调戏了。

“咳,这个资格勋章你是怎么得来的?”不知道接什么话,她只好转移话题。

从苏沐颜方才的话来看,这资格勋章应该很珍贵才对,要不然也不会每三年只有四枚。

“路过四灵学院,凑巧见到了朱雀殿主。”容瑾淮说,“我和她刚好有些交情,她就把资格勋章给我了。”

“朱雀殿主?”苏沐颜又瞪大了眼睛,“你说的是那个修炼女狂魔?”

“嗯。”容瑾淮低头抿了一口茶,才淡淡地点了点头,“就是她。”

“不该啊,朱雀殿主不是只知道修炼吗?”苏沐颜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我听老爹说,朱雀殿那枚资格勋章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听到这些话,卿云歌神色有些复杂,她顿了顿,接过了那枚资格勋章,犹豫了一会儿,才道:“谢谢你啊。”

“怎么谢我?”闻言,容瑾淮放下手中的茶杯,似笑非笑道,“以身相许?”

卿云歌:“……!”

好了,不谢了。

“不过,话说卿姐姐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苏沐颜想了想,然后问道,“我现在才魂阶一段,你应该比我高吧?”

“咳!”闻言,卿云歌猛地咳嗽了起来,差点没喘过气,容瑾淮见状,眸中浮起一丝笑意,伸出手来替她拍了拍背,然后回答,“你卿姐姐现在刚刚幻阶四段巅峰。”

“什么?!”苏沐颜这下可真的惊讶了,她本以为她看不透卿姐姐的修为,肯定其修为要比她高,万万没想到卿姐姐居然只有幻阶四段巅峰。

稍等,幻阶四段?

那连四灵学院的初试也过不去啊!

转念又一想,难怪容哥哥专门替卿姐姐要来了资格勋章,这是在给卿姐姐开后门啊。

“我确实是幻阶四段巅峰。”卿云歌顺过气后,才说道,神色倒是很坦然,不觉得自己见不得人,毕竟,她才刚有玄力不久,能到幻阶四段已经很不错了。

“卿姐姐,你真的决定要去四灵学院吗?”苏沐颜却不由得担忧起来,“虽说你有资格勋章在手,可以免了前面的测试,可是最终考验很是凶险,你的修为还是不够高,有可能没来得及用钥匙就会陨命。”

容瑾淮这时候也偏过头来,问道:“可想好了?”

“嗯。”卿云歌点点头,说得很坚定,“我一直在朱雀国待着,也不会有什么长进,不如去四灵学院搏一搏,也许还能大有所成。”

“不错。”容瑾淮屈指弹了一下她的眉心,笑吟吟道,“不愧是我的卿卿。”

你、大、爷、啊!

卿云歌额头上青筋跳动,像是在强压住体内的怒气,但又不好爆发,毕竟人家刚刚给了你一枚资格勋章。

“既然卿姐姐你已经做出来决定,那我也不好劝什么了。”苏沐颜叹了一口气,旋即有些羡慕地看着她,“说真的,卿姐姐,容哥哥对你真好,我还是头一次见他对一个女子这般关心。”

“头一次?”卿云歌挑了挑眉,心说你容哥哥一看就是撩妹高手,怎么可能是头一次,明明熟练地像是已经几百次了。

“嗯,头一次。”容瑾淮浅浅笑道,“我只对卿卿这样。”

嗯,你瞧,这情话说得,哪里像第一次了。

卿云歌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但却没有表现出来,面上仍声色不动,道:“能得到容世子的厚爱,确实是我的荣幸。”

“不用荣幸。”他撑着肘,眸若星辰,笑意渐浓,“以身相许就好。”

她真的就不该说话!

苏沐颜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忽然感觉十分的心塞。

嘤嘤嘤,什么时候有个人能像容哥哥对卿姐姐那样对她好呢。

算了,不要看了,吃饭吃饭。

“不过,我去四灵学院的事情,得给老爷子说一声。”卿云歌想了想,忽然说道,“要不然爷爷会不放心的。”

“也好。”容瑾淮应道,“这么大的事,总要和家人商量一下。”

“是啊。”卿云歌叹了一口气,“毕竟,爷爷只有我一个亲人了,我走了之后,他该怎么办啊。”

一想到那个老人面对偌大的卿府,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说知心话,该是多么的孤独啊,举目荒凉。

她垂下眸来,掩藏着瞳底翻涌的情绪,下一秒,却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抚上她的头,指尖柔软,掌心温暖,带着几分安心。

“雀鸟总要离巢,人也是要离家的。”容瑾淮微微叹息一声,轻声说,“卿爷爷想必也希望你能成长起来。”

是啊,爷爷是希望她成长起来的,这样才能带领卿家重新回到巅峰,再铸辉煌。

但如果她只屈于朱雀皇城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纵然她天赋再高,有着凤璃剑这等神器,不经历生死磨砺,终身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

嗯,仔细想了一番后,卿云歌这才舒了一口气,然后她忽然感觉到有人正在温柔地摸她的头。

靠靠靠!

在看清楚又是某世子的时候,她咬牙切齿地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气急败坏:“容瑾淮,你又占我便宜!”

“以后不占了。”容瑾淮从善如流地说道,她神色刚缓了缓,下一秒,又听他续道,“我只上可好?”

卿云歌:“……”

好个屁!

……

今天这顿饭倒也吃得算是舒心,只要忽略某世子的调戏。

卿云歌和苏沐颜别过之后,又将容瑾淮送回了驿站,这才施施然地回府,打算把她的决定同卿老爷子商量一番。

结果在家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老爷子的人。

“云叔,我爷爷人呢?”无奈之下,她只好跑去问管家。

“哦,老爷啊。”正在教训下人的云叔抬起头,想了想,才道,“他在书房底下的石室里呢。”

石室?爷爷去那里做什么?

疑惑归疑惑,卿云歌还是沿着石室所在的方向走去,按下书房中的机关后,便听见“咔嚓——”一声,地面缓缓地裂开,露出了冰冷的石阶。

她顺着石阶向下走去,幸好墙壁上有着燃着的蜡烛,驱散了石道里的黑暗,所以不一会儿,她就来到了石室内。

果然,她看见卿老爷子背负双手站在那里,望着面前的一张石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爷爷。”卿云歌走上前来,“您是有什么心事么?”

卿天没料到自家孙女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怔了好一会儿,才笑道:“哪里有什么心事,不过是伤春感秋罢了。”

卿云歌蹙了蹙眉,她知晓爷爷又想起过去的事情了,毕竟,沧澜城的那一战,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有事吗,云歌?”卿天这才想起他孙女来主动找他,肯定有什么事情要说。

“爷爷,我想离开朱雀国了。”卿云歌顿了顿,才道,“我想去四灵学院修习。”

“什么?”这句话不啻于一道惊雷,在卿天耳边炸响,他急急地吼出声,“你要去四灵学院?!”

卿云歌差点被吓了一跳,幸好她有先见之明,提前捂住了耳朵,这才躲过了卿老爷子的狮吼功。

她乖巧地点点头:“是啊,容世子同我说,在那里我的实力会大有长进。”

“我孙女婿这么和你说?”卿天摸了摸胡子,这才认同道,“他说的有道理。”

孙女婿是什么鬼!

他爷爷什么时候多了个孙女婿?

有那么一瞬间,卿云歌觉得容瑾淮在她爷爷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超越了她,不由默默咬牙,一定是他用花言巧语骗她爷爷,总有一天,她要在她爷爷面前揭露那个腹黑世子的真相。

“爷爷,我想好了,我在这里待着,也没有什么用。”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不如就让我出去闯一闯,还能提高自己的实力。”

卿天这下子沉默了,久久都没有说话,一时间,石室里寂静的只能听见呼吸声。

好一会儿,他才叹了一口气,道:“老夫……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啊。”

“爷爷,我……”卿云歌见到卿天这个模样,差点都想放弃去四灵学院了,但是还没有说完后,就被卿老爷子挥手止住了。

“我很高兴啊,云歌。”卿老爷子幽幽地说,“你能有这样的想法,我很高兴。”

闻言,卿云歌微微睁大了的双眸,她讶异道:“爷爷,你不阻止我?”

“我没事阻止你做什么?”卿天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摸着胡子的手顿了一下,“我有那么不开明吗?”

见到老爷子又生气了,卿云歌连忙拍马屁,她笑眯眯道:“哪里哪里,爷爷,你最开明了,你是天下第一开明爷爷。”

“臭丫头,又拍老夫马屁。”卿老爷子哼了一声,然后才问道,“你确定你已经准备好去四灵学院了?不后悔?”

“不后悔。”卿云歌说得很坚定,玫瑰紫眸中浮过一道瑰丽的光,光灭之后是惊人的信念,“我选的路,再苦再难也要走完。”

即使这一条路上只有苦难与悲伤,彷徨与绝望,她也会一直走下去,直到尽头。

“好!”卿天得到这个回答,忽然大喝一声,“不愧是我卿天的孙女!有胆识!”

卿云歌鼻子微微有些发酸,她阖眸微笑道:“那是,也不看看我爷爷是谁。”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有件事,我现在也该告诉你了。”沉默了一会儿,卿天微微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复杂,“是有关你娘亲的事情。”

“娘亲?”卿云歌猛地抬头,被这两个字触动了心神,她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顿了好一会儿,才问,“什么事情?”

“你娘亲当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样东西。”卿天目光悠远,像是回到了久远的过去,他幽幽地说,“并说了一句话,若你有一天要离开卿家,去外面闯荡,就把这件东西交给你。”

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道:“我本来以为,这辈子这件东西都不会交出去。”

是啊,本来以为他的孙女会嫁给太子,安安稳稳地在朱雀国过一生。

可事情总是会出乎意料,就像十五年前的他满怀欣喜地等着风琊凯旋而归的消息时,却只等来一张染血的信笺。

卿云歌沉默了,若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确实会是这个结果。

但是她来了,就要承担起这个身子所背负的责任,而卿家也是她认定的家,卿天是她唯一的亲人,她需要保护她的一切。

“拿着吧。”卿天递过来一个正方体模样的东西,“这是她给你的,一定要收好。”

“我知道。”卿云歌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个盒子,忽然对着面前的老人拜了一拜,言语坚定,“爷爷,等我学成归来,便是带领卿家重回巅峰的时候。”

卿天望着这个太过绝美的少女,双眸浮起了一层雾岚,他轻声说:“爷爷很期待啊……”

……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卿云歌开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那个奇怪的盒子,手指细细地抚摸着盒子上的纹络,就仿佛牵着娘亲的手一样,亲切而安心。

爷爷说,如果她有一天决定要离开朱雀国的话,那么这个东西才能交给她。

所以,这个盒子里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她试了试去将盒子掰开,却发现盒子纹丝不动。

如果用蛮力打不开,那么神魂之力或者精神力呢?

眸光微微一动,她先用精神力开始试探,然而,直到精神力全部将盒子包裹在内,盒子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卿云歌倒也不气馁,接着释放出神魂之力,去触碰盒子。

就在神魂之力和盒子碰到的那一瞬间,一道耀眼的白光忽然从上面崩了出来,照亮了整个卧室。

那道白光并没有任何杀伤力,而是如同明灯一般。

卿云歌后退了几步,多年来杀手的习惯让她不由地提高了警惕心,然后转念一想是娘亲给她的东西,才松了一口气。

只见那道白光缓缓流转着,光柱内慢慢地浮现出一道影子来,那道影子开始还有些模糊,然而渐渐地,变得愈加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身着朱色长裙的女子,她有着柔软的长发,玫瑰一般的朱唇,灿若明星的眼眸。

肌肤如玉,皓腕雪凝。

她嘴唇微抿,款款笑着,给人一种柔和清淡的感觉。

优雅高贵,清丽无双,绝美得不可方物。

卿云歌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怔怔地看着这道倩影,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垂在身旁两侧的拳头此刻也微微握紧,像是在强压着内心翻滚的情绪。

那女子望着她,柔柔一笑,道:“云歌……”

------题外话------

如果有免费的评价票请给《祸世》头一张嗷~记得投五星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