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她的下落,十五年前(万字)/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听见,“哐当——”一声,身后的椅子直接被打翻了。

卿云歌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张和她几乎相同的容颜,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现在已经是一片混乱。

这是她梦里曾经不知道过了多少遍的人啊,这是根深于这具身体记忆深处的人。

纵然从她一出生都没有见过,可是她也知道,眼前的人是她的至亲。

那源于血脉之中的思念和亲情在这一刻喷涌而发,带着微微的苦涩与欣喜。

她嘴唇蠕动了半晌,才吐出了那两个令她百转千回的字:“娘亲……”

这两个字刚出口,她便感受到唇边有着淡淡的咸味。

恍然不觉中,自己一瞬间已经泪流满面,泪水如同崩溃的前夕,滚滚而下。

这是卿云歌今生第一次哭,却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太过欣喜。

本以为等到自己有足够实力的时候,才能见到她的娘亲,没想到竟今日,她就见到了……

“是我,我是娘亲。”女子听到这一声迟了十五年的呼唤,一时间泪水也顺着眼角缓缓流下。

绝美的面容温柔无比,明亮的双眸中满是心酸。

她似乎想伸开手拥抱眼前的少女,但像是想到了什么,只能无奈放下,眼圈微红着,不禁哽咽出声:“这么多年,娘亲都没能陪在你身边,可是苦了你啊。”

“娘亲……”仿佛要确认这不是梦境,卿云歌再度轻唤出声,嗓音微微颤抖着,强忍住她内心翻滚的情绪。

然而,剧烈起伏的胸脯才能证明她此刻是有多么的不平静。

“不是梦,娘亲在。”女子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来,爱怜地摸了摸少女的头,声音柔美,但有些沙哑,“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等着这个盒子到你的手上。”

过了好一会儿,卿云歌终于能让自己的心情微微平复下来了,她忍不住问出了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想知道的问题:“娘亲,你究竟在哪里?”

即便很激动能够见到娘亲,可她也知道,眼前的身影,不过是当年她娘亲留下来的一道神魂之力化作而成的,她娘亲本人并不在这里。

听到这个问题,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柔声道:“云歌,我在哪里,你现在还不能知道,但是总有一天,会有人告诉你的。”

“娘亲你告诉我,是不是你的族人把你关了起来?”卿云歌反握住女子的手,声音轻颤,“是不是?”

她并不知道她娘亲是什么身份,但是那日从赫连域口中得知,她娘亲背后的势力一定很大,大到……整个朱雀国都不能相抗。

女子似乎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个想法,一时间不由怔了证,才笑道:“不,是我自愿的,和族人无关。”

无关?

卿云歌一愣,按照她的估计,她本以为是她娘亲背后的势力将她娘亲关押起来,怎么娘亲却说她是自愿的?

“云歌,你怎么知道我的族人的?”女子又摸了摸她的头,安抚了一下,才问道,“可是父亲告诉你的?”

“不,不是爷爷告诉我的。”卿云歌沉默了一会儿,才终于吐出了那个名字,“是皇帝赫连域。”

“是他?!”听到这个名字,女子原本轻柔的声音倏地变沉了,眼神也一下子冷漠起来,“他还敢给你提我?”

“他没提,是我套话套出来的。”卿云歌整个人都埋在了女子的怀中,然后轻声描述了一下那日在皇宫发生的事情,包括皇后对她下药,想要让赫连盛毁了她的清白。

女子听完,整个身子都气得发抖起来,一双柔荑握的紧紧的,红唇因为过度气愤而有些颤动:“好一个朱雀皇族,好一个赫连域,当真是好手段,真以为我不在人族了,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说道最后,气息都不稳了,连带着神魂之力所化出来的影子亦有些虚化。

娘亲她竟然不是人族中人?

卿云歌微微凝眉,那么就应该是其余八族了?

不过究竟是哪个种族,她到现在依旧不知道。

“娘亲,你放心。”她出言安慰道,“他们没有把我怎么样,反而那个狗皇帝的儿子,被我阉掉了。”

闻言,女子先是惊诧,继而柔柔地笑了:“干得漂亮,不愧是我琅嬛的女儿。”

琅嬛……娘亲原来叫这个啊。

卿云歌默默地把这个名字记在了心中,想着日后出去闯荡时,一定要多打听打听。

“娘亲,父亲的事……”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但还没有说完,就被女子打断了。

“风琊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女子怔了证,目光悠远,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眼睛不由地又有些湿润,喉咙一阵哽咽,“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你父亲。”

说着,柔荑紧紧地握了起来,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风琊已经故去的事情啊。

那时她刚回到族内,便从旁人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雳。

芳心之痛,深入骨髓,只恨不得随他而去。

君既已去,妾当相随。

可是她不能,因为她还没有见到她的云歌啊……

闭了闭眼,泪水忍不住滚滚而下,她抬起手抚上右边的胸膛,那里沉睡着她的心脏,几乎感受不到它的跳动。

因为在十五年前,这颗心就已经彻底死掉了,干干净净。

“不是这样的,娘亲。”卿云歌缓缓摇了摇头,替女子拂去眼角的泪花,“一切都是因为赫连域,是他害死的父亲,和娘亲没有关系。”

“赫连域。”女子念出这个名字时,柔美的声音渐渐狠戾,“我本想放他一马,没想到他还真是不知好歹!”

“云歌,这是我一道神魂之力幻化的分身。”平稳了一下心情,她抬起头来,握住少女的双手,“这道分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接下来为娘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

“娘亲,你这么快就要走了么。”卿云歌心里十分不舍,“你到底在哪里啊……”

前世她没有一个亲人,师傅岚烟虽然一手将她抚养长大,可是,她从来没有感受到那来源于血脉之中的亲情。

但这一世,似乎是上天垂怜,她有了家人,有了温暖。

“云歌,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原谅娘亲不能告诉你我究竟在哪里,否则,会为你招来杀身之祸。”女子苦笑一声。

“是我太弱。”卿云歌握紧了双手,她猛地抬起头,“不过娘亲你要相信我,终有一天,我一定会站在巅峰。”

前世,她是第一,那么今生,她也要当这个第一。

这一次,不为自己,只为在乎的人。

“娘亲相信你。”女子笑笑,不由放缓了声音,道,“所以我才给你留下了这个盒子。”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目光下滑,落在了那个放在桌子上的黑色盒子,古朴典雅,仿佛已尘封了百年。

“这个盒子是什么?”

“这是为娘用半生的修为,凝结而成的,如果你有一天,能将它打开。”女子微笑,轻声说,“那么我们……自然就会见面。”

最后一个字刚刚落地,白光倏地一下熄灭了,倩影也缓缓虚化,最终消失不见,空余一个黑色的盒子,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梦醒之后,梦中全无。

十五年前残留的神魂之力,终于消耗殆尽。

“打开它么……”卿云歌定定地看着那个黑色的盒子,双眸中浮起了一层雾岚,有些迷茫,有些彷徨,然而下一秒,雾气已缓缓散开,散去之后是惊人的瑰丽,瞳底只剩下坚定。

“娘亲,等着我。”

“我们见面的日子,绝对不会太远。”

……

卡撒大陆,兽族领域。

一个由寒冰铸造而成的屋子,那里有一个华美的女子席地而坐,朱裙曳地,长发及腰,容颜倾世,绝代芳华。

下一秒,她的双眸缓缓睁开了,右手下意识地抚上胸口,轻声喃喃:“我的云歌……”

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她阖了阖眸,才完全将心情平复下来。

“去见你女儿了?”忽然,寂静的屋子内,出现了一道声音,那声音带了丝疲惫,却依旧威严。

女子的神色骤然一变,先前的留恋之色全部消失,又恢复了淡漠的模样,她依旧坐在那里,神情冷淡:“不知族长大人来琅嬛这里,所谓何事?”

话音刚落,冰屋内,毫无预兆地出现了一个白衣人。

他望着坐在那里的朱衣女子,神色有些复杂,沉默良久,才缓缓长叹一声:“你还在怪我?”

“不敢。”琅嬛淡淡地说,“族长乃我族之首,我区区一个族人,怎敢怪族长大人。”

然而,语气虽淡,但带着冷冷的寒意。

“罢了,以你的性子,就算真的怪我,也不会表现出来。”白衣人微微苦笑道,顿了顿,忽然又问,“最近,你可还好?”

“甚好。”琅嬛垂眸,嗓音清清淡淡,“劳烦族长大人关心了。”

白衣人见到她这一幅模样,不由语塞,嘴唇蠕动着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终归是他做错了啊……

一阵寂静,良久,白衣人才缓缓道:“阿嬛,十五年前的事情,并非我一人能决定的。”

闻言,琅嬛猛地抬头,眸中有着震惊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了平常,她的声音依旧淡淡,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颤抖:“我知道。”

“你知道?”这回轮到白衣人吃惊了,眉目间的神色透露着难以置信,他一直以为她是不知道的,所以才这般恨他,以至于十五年来,都在这座冰屋里闭门不出。

“是啊,我一直都知道那不是你的决定。”琅嬛闭了闭眼,半晌,才慢慢道,“父亲大人。”

“你……叫我什么?”听到这个称谓,白衣人的身子霍然一震,素来沉稳的嗓音都忍不住发颤,即便贵为一族族长,向来平静的心中在此刻也忍不出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等这一声父亲,等了十五年啊,久到他都以为,他已经彻底失去了他的女儿。

“父亲大人。”琅嬛的声音很轻,她又重复了一遍,带了丝苦涩,“是我太过一意孤行了。”

她当然知道当年那件事,就算父亲大人再怎么反对,长老团全票通过之后,也无济于事。

毕竟在本族中,此等大事不可能由族长一人决定,相反,长老团的话语权才更大。

“阿嬛……”白衣人刚毅的脸庞也不禁微微动容,他幽幽地说,“我以为你已经不认我这个父亲了。”

听到这句话,琅嬛却默然不语了,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双眸中是一片挣扎。

见状,白衣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我一会儿让人给你送点晶石过来,你自我冰封这么多年,也该修炼了。”

“不用。”琅嬛淡淡拒绝道,“晶石还是留给族中的小辈吧。”

“凤琅嬛!”听到这么风淡云轻的一句话,白衣人却动怒了,他厉声斥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若是有一天你的女儿知道了,你怎么见她?!”

闻言,女子的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红裙少女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垂下双眸,淡漠道:“那就多谢父亲大人了。”

她确实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连和云歌见面的那一天都可能撑不到。

“对了,告诉你一件事,凤璃剑出世了。”白衣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道,“而它选择的传承者,就是你的女儿。”

“凤璃剑?!”凤琅嬛微微一惊,脱口,“可是当年青璃大人的那把本命武器?”

白衣人默默点头,道:“不错。”

“难怪。”凤琅嬛喃喃,“我方才见她的时候,竟然感受到了神凰之魂的波动。”

然而下一秒,她的心倏地一紧。

如果云歌真的是凤璃剑主,那么,危机也会立马随之而来,不光是族里的不安分子,还有那些来源于黑暗的生物啊。

“不用担心。”白衣人像是看出了她内心所想,宽慰道,“我已经派星阑前往混沌大陆了,他带着神凰之瞳,想必很快就能找到你的女儿。”

“星阑……”听到这个名字,凤琅嬛的眸光动了动,“他可还好?”

“还好。”白衣人轻轻地应了一声,“他也很想你,毕竟是当年你一手将他养大。”

“现在他已经是长老团的一员了吧?”凤琅嬛笑笑,脸上带着一丝欣慰,“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一定不会辜负我的期望。”

“好了,话我都已带到,你好生歇息罢。”见到女子一向淡漠的表情此刻已经有了裂痕,白衣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会儿我会派人将晶石送来。”

说完,他转身朝着冰室外面走去,在即将走出冰室的一瞬间,他听到背后有人在轻声说:“谢谢父亲大人了。”

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白衣人并没有回头,而是径直地走了出去。

不同于冰室里的寒冷,外面乃是烈阳盛盛,阳光铺满了整个山谷,草地一片金黄,上面有着无数玄兽在嬉戏。

鸟语花香,涓涓细流,盘山而上,满眼都是青葱的绿色,生机盎然。

白衣人站在山顶,负手而立,他俯身看着谷中,目光悠远,良久,才轻声说:“命运的枷锁,谁都无法逃脱。”

天际边,白色的飞鸟盘旋而下,仿佛一场盛大的舞蹈正在谢幕。

……

七玄空间,药殿之内,红裙少女正站在药鼎前,不断地将药材投掷进去,一轮接着一轮,旁边的架子上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是已经炼好了的丹药。

剑灵在一旁看着,不由打了个哈欠,懒懒道:“主子,你已经炼药练了整整两天了,炼这么多做什么?”

他委实不能理解,剑主大人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股脑地扎进药殿之中,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在炼药,他看得都觉得累了,自家主子兴致竟然还这么高。

“跟别人做个交易。”卿云歌头也不抬,接着炼制,“我若是要去四灵学院学习,得请人出手帮我照看卿家,我才能放心,要不然,爷爷和云叔出了什么事,就是我的罪过了。”

其实不应该就这么离开卿家的,毕竟爷爷独身一人,可是若不离开,她就无法成长起来。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又想到那日她和她娘亲的对话,她娘亲还在等着和她相见,她怎么能辜负她的期望?

何况,只有有了一定的实力,才能为父亲报仇啊。

“做交易?”剑灵愣了愣,“主子你要和谁做交易?”

只听见“嗤嗤——”一声,药鼎下的火熄灭了,卿云歌成功地炼制完最后一炉药,将丹药全部装进玉瓶中,才回答道:“兰家少主,兰停云。”

……

兰家。

书房内,蓝衣贵公子摊开一张白色的宣纸,将墨研好之后,提起毛笔,蘸了蘸,开始提笔写字。

昨日,家族内刚上报了要参加四灵学院考试的人员,他正在整理名单。

写了几个名字后,兰停云微微叹了一口气,虽说是少家主,可是如今身上的担子,倒是同家主没有什么区别了。

笔力苍劲,铁画银钩,飘若游云,矫若惊龙。

书房内静得只能听见笔尖摩擦纸面的声音。

然而没过多久,这平静忽然被打破了。

一个侍卫模样的人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见到兰停云后,单膝跪地,道:“少主,卿小姐求见。”

“卿小姐?”正在写字的兰停云听到这个禀报,手中的毛笔蓦然一顿,在白色的宣纸上压出一道墨痕来,不待细想,便直接道,“快快有请。”

说完之后,双眸却骤然深幽起来,里面似乎有风云在酝酿,直到那道红衣出现在他眼前后,眸中风云才缓缓停息。

“不知卿姑娘大驾寒舍,停云未能来得及提前准备。”兰停云微微颔首,笑道,“还望卿姑娘不要介意。”

“无妨,是我先唐突了。”卿云歌摆摆手,回以一笑,“希望没有打扰到兰少主才对。”

话罢,她心道,不得不说,兰停云还真是一个太过优雅的男人。

“卿姑娘能来,是我的荣幸才对。”兰停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那日卿姑娘的风彩,停云现在还记忆深刻。”

因为不只是他,相信那天宫宴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忘怀这个红裙少女,那一身傲骨风华,那一张绝世容颜。

即便已经不是第二次看到卿云歌的脸了,兰停云还是有着微微的失神,那是一种不该存于人间的美。

“没办法,有人想要让我出丑。”卿云歌耸耸肩,面无表情,“所以,只好狠狠地打他们的脸咯。”

兰停云听到这么直白的话,不由愣了愣,继而笑了笑:“卿姑娘,还真是耿直的性情中人。”

“行了,客套话也不和你多说了。”卿云歌认真地看着他,“兰少主,此来兰家,我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闻言,兰停云的眸光闪了闪,他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道卿姑娘想要和停云做什么交易?”

卿云歌没有答话,而是挥了挥手,只见数十个玉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檀木书桌上,她指着这些玉瓶说:“这些就是我要和你交易的东西。”

兰停云扫过那些玉瓶,神色一动:“丹药?”

“兰少主果然厉害。”卿云歌由衷地赞叹了一句,“不错,正是丹药,而且还是……丹纹灵丹。”

闻言,蓝衣贵公子的神色骤然一变,他知道丹纹灵丹意味着什么,抬起右手,随便挑了一个玉瓶,将其打开后,倒出了一粒药丸。

眼眸上下扫动着,果然,那白色的药丸上面竟有着细细的纹络,显得古朴而厚重。

兰停云蓦地抬起头来,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卿姑娘,在下可否问一句,这些丹药是从哪里来的?”

丹纹灵丹,就算是兰家的炼药师,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炼制出来的。

何况,眼前的这数十个瓶子中,竟然清一色都是丹纹灵丹,这该是什么品阶的炼药师才能炼制出来的丹药?

“如果兰少主能答应我接下来的交易内容,我可以考虑告诉你。”卿云歌眨了眨眼,眸中划过一丝狡黠。

“卿姑娘请说。”兰停云顿了顿,才道,“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可以答应。”

“兰少主果然爽快。”卿云歌微微一笑,“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希望兰少主能在我离开卿家之后,保卿家无恙。”

闻言,兰停云眸中浮过一丝诧异:“你要离开卿家?”

“嗯,我要去四灵学院修习。”她点点头,“所以要暂时离家,但我不放心,还请兰少主能出手相助。”

“四灵学院,可你不是没有……”修为二字被及时压在了舌尖,兰停云这才察觉到自己失态了,以他的性子,怎么会管别人的私事,一时间不由沉默下来。

“这些不劳烦兰少主担忧了,我既然决定了要去四灵学院,便不会再更改。”卿云歌淡淡道,“我只想请兰少主替我保护卿家。”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内心其实并不知道兰停云会不会答应,但不试一试的话,才是真的没有机会。

“卿姑娘既然都拿出了丹纹灵丹这么有诚意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兰停云笑了一笑,优雅无比,声音缓缓,“我,以吾国守护兽朱雀之名在此起誓,我必会竭尽全力来保卿家,若卿家出事,我自愿承受天道之罚。”

字字有力,句句坚定。

卿云歌吃了一惊,她万万没想到兰停云竟然直接以朱雀之名来起誓,这一番话,让她不觉微微动容。

“云歌在此,谢过兰少主了。”她真诚地道谢,“我离开的期间内,还望兰少主多多相助了。”

“小事。”兰停云淡淡地笑了笑,心里深处的那句话却没有说出来,能帮到你,我感觉很开心啊。

“其实这些丹纹灵丹,是我师傅炼出来的。”卿云歌这才解释了一下丹药的由来,“不过他老人家一向神出鬼没,连我也基本见不着面。”

七玄空间内的剑灵不小心听到了这句话,不由地翻了翻白眼,心说剑主大人还真是会玩,自己做自己的师傅,瞧着谎话编的,连眼睛都不带眨。

“原来如此。”兰停云倒是没有多问,他点点头,“如此高人,不能一见,还真是可惜了。”

噗……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差点就笑出了声,当然不可能真的笑出来,所以面上仍肃穆道:“其实吧,我师傅这个人不喜欢尘世,我也是偶然才遇到他的。”

“嗯,一般隐世高人都这样。”

不行了,笑死了。

即便内心已经笑抽过去,卿云歌的表情依然一动未动。

“卿姑娘,在下想问你一件事情。”兰停云顿了顿,问道,“前些日子,舍妹被人用精神力困住了,到现在还没有清醒,我派下人将她送去了上医阁,牧师们也没有治疗的办法。”

说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嗯?”卿云歌知道兰停云想问的是什么,她从来都不是做事不敢当的人,于是很痛快地点了点头,“是我做的。”

“果然。”兰停云微微苦笑一声,倒是没有丝毫的意外,“心然得罪的人虽然很多,可敢下手的,却只有卿姑娘了。”

“兰少主是要派人将我抓起来么?”听到这话,卿云歌歪了歪头,紫眸中却浮起了一丝冷意。

“冤有头债有主,她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出乎她的意料,兰停云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卿姑娘做的很对。”

言下之意,我不会抓你。

微微楞了一下,卿云歌才笑了起来:“兰停云,你很不错,我还以为兰家的人都想兰心然那般,你倒是让我改观不少。”

说完这句话,她跳下桌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书房。

“不错?”兰停云望着红裙少女远去的背影,良久,他忽然摇头笑了笑,“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

……

回到家的卿云歌心情很不错,成功地和兰停云做了这笔交易,那么她就不必担心她走之后,卿家会出事了。

毕竟,以兰停云的为人,不是言而无信之人,何况,他还立下了朱雀之誓。

她准备去告诉卿老爷子这个好消息,结果却被管家云叔告知,老爷不在府中,而是去了练兵场。

练兵场?

卿云歌想了想,才想起是有这个地方的。

练兵场是卿家骑士团训练的地方,曾经她父亲就是骑士团一员,最后一步步成为了元帅,带领骑士们出战。

重生以来,她还没有去过练兵场这个地方,那么今天刚好去看看。

练兵场里卿家的府邸并不远,只隔了二里路,不多时,卿云歌便来到了练兵场。

她看见的第一幅场景,就是骑士们三三两两的坐在地上,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反正都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云歌?”卿天首先发现了自家孙女的身影,微微有些诧异,“你怎么来练兵场了?”

老爷子的声音向来中气十足,此话一出,整个练兵场的骑士们都听到了,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看着站在那里的少女。

红裙飘舞,墨发微扬,阳光之下,绝世而独立,仿佛水中盛开的一朵红色莲花,姿容艳丽。

一时间,整个练兵场因为卿云歌的出现骚动起来,骑士们虽然接受着封闭式训练,可并非对外面的消息一概不知。

他们自然也知道了几天前宫宴上发生的事情,当时就对卿老爷子这个素未谋面的孙女有了极大的兴趣。

到底是怎样美的一个人,才可以让所有人都失语?

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那种美,在看到的瞬间,就摄取了全部的心魂。

“我来看看咱们卿家的骑士是什么样子。”卿云歌淡淡地看了一眼依旧散漫的骑士们,然后朝着卿天的方向走去。

“臭丫头,那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卿天听到这句话,心里其实是喜悦的,因为以前他孙女可从来对家族的事情没有半点兴趣,一天到晚只知道追着太子赫连盛后面跑。

“我这不是和您说了嘛。”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心说爷爷您能不能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我臭丫头,我还要面子呢!

卿天哼哼两声,然后走到高台上,拿起鼓槌,猛地敲了一下那面一人高的大鼓,然后大喝一声:“卿家骑士团,列队!”

话音落下,地上的骑士们才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脸上还带着不耐烦的神色,但既然是卿老元帅下达的命令,他们不敢不从,于是很快地骑士们就各自归位了。

“今天,大小姐头一次来练兵场,说要看看咱们骑士团是什么样子。”卿天背着双手,表情严厉,接着高喝道,“你们来给大小姐表演一下,让她见识一下我们卿家骑士团的风彩。”

骑士们听到这句话,神色都不由地有些激动,他们正准备开始进行平素训练的内容,孰料正当骑士长正准备开口说话,就被一道冷冷的声音打断了。

“骑士?就你们,也配称为骑士?”

这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好好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所有骑士都能听出这句话里的不屑和嘲讽,一时间脸庞都憋得通红,却敢怒不敢言。

身为无上荣耀的卿家骑士团,何时这样被质疑过?

而且质疑他们的人,还是他们未来要效忠的主子。

于是,有一个性子暴躁的骑士直接跳了出来,他指着台上的少女,愤愤出声:“你说什么?”

卿云歌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骑士,眼神依旧轻蔑,她弯了弯唇,缓缓道:“我说,你们,不配当骑士。”

再一次听到这句话,骑士们都不由地愤怒起来。

“你才第一次来,你怎么能说我们不配被称为骑士?!”

旁边的卿天听到这句话,也直接愣住了,继而大怒道:“云歌,不要胡说!”

卿云歌并没有听卿天的话,而是偏头看着那个方才站出来的骑士,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骑士一愣,回过神来后,声音冷邦邦道:“白银骑士,海鸣天,参上。”

“好,白银骑士海鸣天。”卿云歌先是笑了笑,旋即笑容敛去,只余冷冷的寒意,“既然你认为你是骑士,那么你告诉我,骑士的守则是什么?”

海鸣天立马站直了身子,昂首道:“忠诚,信仰,荣耀,英勇,谦卑,牺牲,精神,公正!”

字字铿锵有力,响彻云霄。

“呵,原来你们还都知道。”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那么你们告诉我,你们的英勇呢?精神呢?还有信仰和荣耀呢?”

“一个个懒散地不成样子,只知道吃喝玩乐,你们还敢自称骑士?”

“骑士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你!”海鸣天被这一番话气得跳脚,一时间无法反驳,但却发现,少女说的竟然很有道理。

卿天在一旁望着那个傲然而立的红裙少女,神色复杂起来。

他管理骑士团这么多年,又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的卿家骑士团早已不复过去的风彩了,可他不愿意承认,就像不愿意承认十五年前的那一战。

如今,这鲜血淋漓的事实被摆在眼前,他却不得不在面对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就相信,他这个孙女,可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卿家。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不服气我说的这番话。”卿云歌的神色缓了缓,但声音依旧冷冷,“但是,你们说,我说错了么?”

所有骑士都沉默下来,是啊,大小姐说的没错,是他们错了。

自从战火停息后,他们早就没了斗志,每天的训练也只是过过场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果现在让他们直接出征,恐怕会全军覆没。

这样的他们,哪里还配的上骑士这个光荣的称号?

“你们之中,大部分都是白银骑士,只有个别才是黄金骑士。”卿云歌接着说道,眸光倏地凌厉,宛若刀刃,“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圣十字骑士?!”

骑士一共有五个等级,分别是青铜骑士——白银骑士——黄金骑士——圣十字骑士——神佑骑士。

“圣十字骑士哪里是那么容易成为的?”底下不知道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言语中满是愤懑。

“难?”卿云歌被这句话气笑了,“如果我说,一个没有修为的人,在十几天之内,便达到了幻阶,你们觉得和这个想必,哪个比较难?”

“不可能!”海鸣天率先脱口而出,“没有人的修炼速度会那么快。”

卿云歌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冷淡道:“不要以为自己没见过,就说没有。”

下一秒,周围的空气忽然波动起来,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只见红裙少女身上忽然浮起一层黄色的光来,不浅不深,正是幻阶中段的象征。

“十几天前,我还是一个废物。”卿云歌停止凝聚玄力,待到光芒消失之后,才慢慢道,“可是现在,我已经达到幻阶了。”

“你们告诉我,晋级成为圣十字骑士很难么?”

此话一出,又是一阵沉默,骑士们都知道,卿大小姐从小一身废脉,根本无法修炼半点玄力,可是,事实摆在他们眼前了,曾经的废物,现在已经是幻阶中段的修为了。

这种事情都能做到,为何他们就不能成为圣十字骑士?

为何?

因为已经没有了斗志。

就在一片沉默和挣扎之中,少女的声音再度响起了,这一次,却有些哽咽。

“或者,你们已经忘了,十五年前的沧澜之战了么?”

“忘了曾经带你们征战的将军,我的父亲卿风琊了么?”

------题外话------

至于十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往后看就知道啦~反正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关于骑士的描写,我去查了一些资料,唔,这毕竟是个架空世界,所以不要考究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