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觉醒之时,誓死追随(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日炎炎,万里无云,天空蓝得仿佛波澜壮阔的大海,空旷的练兵场内,久久回响着这两句话。

“你们,难道已经忘了十五年前的沧澜之战了么?”

“忘了,曾经带领你们出征,我的父亲卿风琊了么?”

骑士们的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素来坚毅的面容此刻也不禁抽搐着。

怎么可能忘记啊……

怎么可能忘记十五年前,那几乎让他们心碎欲死的沧澜之战?

现在的骑士团内,有不少骑士,都曾经参加过当初的那场大战,十五年过去,他们早已从青涩少年成为顶天立地的汉子,却永远失去了他们曾经追随的那个白衣年轻人。

十五年前,卿风琊临危受命,带兵出战,骑士们跟随着他,斗志昂扬,一鼓作气,几乎大败兽人。

然而,却因为消息的泄露,粮草被劫,生路被断,退无可退,进无可进,最终,差点全军覆没。

有些老骑士现在还记得,那天,他们被埋伏的时候,那个白衣的年轻人面对兽族的千军万马,依旧从容淡定,不露半点畏惧。

在一片烟火纷飞的战场中,他沉稳地坐在马上,仿佛一座高山,岿然不动。

那一刻,他们觉得,只要有这个年轻人在,他们便会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自古名将如红颜,不许人间见白头。

英雄终将迟暮,到头来不过黄土一抔,散尽繁华,转眼变淡。

卿风琊临死前,依旧昂首,即便一身白衣,早已鲜血淋漓,铮铮傲骨,亦然伤痕累累。

可他仍微笑着,对着天地,拜了三拜,郑重道:“此去九幽之境,路途遥远,劳烦诸位兄弟为我送行,风琊在此多谢。”

“此生有你们,纵然身死,我亦无悔。”

“此一生,我无愧天地,无愧朱雀,无愧自己,无愧兄弟。”

“只可惜,我终究还是要辜负你们了啊……”

那挺立的身躯终于在众多兽人的围攻中缓缓倒下,鲜血四溅的瞬间,一代天骄,从此陨落。

想到这里,骑士们都忍不住泪如雨下,眼眶微红,涩然之感在心中不断翻涌着,久久无法停息。

如果将军知道他死后,他一手带出来的骑士团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该会有多么的伤心难过啊。

他那么的相信他们,把他们当做兄弟,相信他们一定能保护好卿家,可到头来,他们是怎么做的?

纸醉金迷,碌碌无为!

骑士的守则呢?骑士的信条呢?骑士所坚守的道义呢?

已经被丢得一干二净!

谈何骑士的荣耀?

“元帅,大小姐,我们该死!”

只听得一阵阵的“扑通”声,练兵场内,所有骑士都直接跪了下来,热泪顺着他们的面庞滚滚而下,声音嘶哑得已经不成样子。

数百个七尺男儿,铁一般的汉子,此刻却痛哭起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想到自己方才还在质疑大小姐的话,海鸣天更是一脸羞愧,他怔了半晌,忽然猛地抬起手来,直接狠狠地撂了自己一个巴掌,边打边骂:“海鸣天,你就是一个孬种!”

骂完之后,忽然放声大哭:“我对不起风琊将军,对不起他当年的栽培,我真该死,真该死。”

无数的巴掌落了下去,脸庞早已通红一片。

卿天在一旁看着,并未阻止,苍老的脸上微微动容,轻轻地叹了一声,眸中满是欣慰。

他还记得,风琊从他手里接过卿家骑士团的那一天,阳光灿烂,一如今日。

白衣的年轻人站在高台之上,面冠如玉,气势如虹。

他长身玉立,望着下面整齐的骑士军,缓缓开口:“既然你们选择了成为骑士,那么谁能告诉我,骑士都应该做什么?”

微微一笑,不待有人回答,他便淡淡地说道:“身为骑士,要谦虚谨慎,对待任何人,都要谦和有礼,要有着随时为国和家牺牲的决心和勇气,要为荣誉而战,不可以有丝毫的懈怠。”

“只有英勇的人才能被称为骑士,在平常,你们要挺身而出,保护弱小,在战场上,你们要勇往直前,即使不能获得胜利,也绝不能退缩。”

“你们还要有着一颗为正义而战的赤子之心,不为情,不为义,不为忠,只为苍生,不仅如此,你们要能坦然的面对自己的心,要无愧于自己的神魂。”

“公正无私,神明大义,除恶扬善,保护弱者,宁死不屈,无畏无惧。”

“这,就是骑士。”

白衣年轻人的话语,久久回响在耳边,仿佛已经镌入到了灵魂深处,微微发烫。

卿天目光悠远,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白衣年轻人,站在这里,训练整个卿家骑士团,一如今天这个红裙少女,冷冷地训斥那些早已失了本心的骑士。

风琊,你的女儿,果然很像你啊……

“我骂你们,可不是让你们在这里自责。”卿云歌的目光依旧很冷,但内心也忍不住腾起了酸涩,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听出来有着异样,沉沉道,“如果你们只是自责,那么你们,依旧不配被称为骑士。”

思绪恍惚间,她忽然想起,前世在暗月联盟的时候,她作为第一杀手,也曾经帮助盟主训练过刚进入联盟的师弟师妹们。

那时的她不过十六岁,却已经无愧于第一的宝座,尽管底下有人不服,都被她以雷霆手腕镇压,并且告诉那些人,若是想不被她训练,那么打过她便可。

终于,在残酷而血腥的训练之下,世界排名前十的杀手,光光暗月联盟,就占了八个。

想要变强,就要付出代价。

这是她一生的信条。

“大小姐,我们……”骑士们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什么,最终只是颓然地低下了头。

现在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诚如大小姐所说,如果这十五年来,他们努力提升着自己的修为,努力训练,怎么可能只有几个黄金骑士?

可是没了斗志,他们只能在白银骑士这个阶段,朝歌夜弦,浮生贪欢,早已忘记了身为骑士的本分,怎么可能再晋升为黄金骑士甚至圣十字骑士?

不是别人放弃了他们,而是他们自己放弃了自己。

“我并不想听你们任何解释,在事实面前,一切解释都苍白无力,不过是借口罢了。”卿云歌背负双手,扬眉顾盼,目光缓缓扫过下面跪在地上的骑士们,“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你们还想着让卿家骑士团重新回到巅峰么?”

“想!”

铁一般的汉子,此刻站得笔直,全部都大吼出声,泪光闪烁的瞳孔中满是坚定的信念,他们望着高台上的红裙少女,仿佛望着自己毕生的信仰。

“很好。”看到自己的那些话终于没有白白浪费,卿云歌终于微笑起来,她缓缓屈起几根手指,“三年,我给你们三年时间,我要看到卿家骑士团,至少出一个神佑骑士,而其他人,至少要达到圣十字骑士。”

“你们,能做到么?”

“绝对不会辜负大小姐的期望!”

骑士们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一时间只感觉热血沸腾,昔日在战场上拼杀时候的激动心情又重新回到了他们身上。

海鸣天首先站了出来,高声喝道:“我海鸣天,在此,以朱雀之名立下誓言,三年之内,我必将竭尽全力修炼,三年之后,我必将成为神佑骑士,以报风琊将军在天之灵!”

无人知道,包括卿云歌在内,正是今日的这一番誓言,铸就了多年后,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那时,一个名为海鸣天的神佑骑士,让整个九族都为之震动,惟避不及。

甚至,连神玄岛都看重他的天赋,对他伸出了橄榄枝。

但他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凤璃剑主——卿云歌!

“我记住了。”卿云歌深深地看了海鸣天一眼,继而高声喝道,“那么,从现在开始,列队,训练。”

“所有人,分成三个小队。”她手指在空中轻点,樱唇微启,眉目间满是傲然芳华,“第一队,名为风云,第二队,名为乾坤,第三队,名为狂澜。”

“你,你,还有你。”卿云歌目光一扫,分别点出了三个人,这其中自然有海鸣天,“我任命你们为这三个小队的队长。”

“是,大小姐!”被选中的三人挺起胸脯,瞳中有着兴奋,似乎能被大小姐选中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他们行完骑士礼后,再次归队。

“之所以取这三个名字,我希望三年后的你们,能斩风云、定乾坤、揽狂澜。”阳光之下,少女的双瞳蓝得像是大海,她顿了顿,才轻声说,“笑傲……九族!”

斩风云,定乾坤,揽狂澜,笑傲九族!

卿天在一旁听着,也是一阵热血沸腾,忍不住拍手称快,一时间,略微佝偻的背都在这一刻挺直了,仿佛回到了他曾经征战沙场的那个时候,也是带着这般雄心壮志,大杀四方,北战南征。

卿家自古是武将世家,每个人的血脉之中,都有着不可磨灭的斗志与骄傲,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感受到,曾经的卿家回来了。

眼圈不由地一红,刹那间,卿老爷子忍不住老泪纵横,他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下面的一幕。

“我等誓死追随大小姐。”骑士们在这一番话的鼓舞下,神色都激动起来,再次单膝下跪,右手扣在左胸上,这是对自己效忠之人所行的礼节。

卿家骑士团,只对三个人行过如此大礼,卿天,卿风琊和卿云歌,沉寂了十五年后,效忠之礼再现尘寰。

“我会等你们的好消息。”卿云歌蓦然微笑起来,“那个时候,我会和你们一起,征战天下!”

……

卿家练兵场的事情,在卿老爷子的严厉封锁之下,并没有在外透露半分。

与此同时,为了保护卿云歌的安全,卿家对外宣布,卿大小姐因为一身废脉,伤了心魂,正在家里养伤,闭门不出,谢绝来客。

皇帝听说此事后,还派了几个上医阁的牧师来卿家,想为卿云歌看一看,但都一一被卿老爷子挡了回去。

毕竟,赫连皇族是卿家目前最大的隐患,若是让他们知道卿云歌不仅恢复了实力,卿家骑士团也开始疯狂地训练,恐怕打击会随之而来。

皇后和皇帝不同,她听闻后,是以为自己派去的那个人将卿云歌打伤了,至于为什么没有将其直接杀死,或许是因为惊动了卿天,所以她并没有仔细去想另一个可能,那就是她派去的人死掉了。

毕竟,在皇后眼中,卿云歌还只是一个止步于星阶一段的废物。

百姓们也知道了这件事,都不由扼腕叹息,心想,看来都是天妒红颜,恐怕不久之后,卿府就要办丧事了。

然而事实上,某在众人眼中即将步入黄泉的某大小姐,此刻正在药殿之内,捣鼓丹药。

“我说剑主大人,你现在没有火系玄力,是根本不可能炼出地品以上品阶的丹药。”剑灵飘在一旁,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劝道,“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你看你毁了多少名贵的药材。”

说完,他一副痛心疾首地模样看着那些因为炼制失败而变得灰黑的药草,心就一抽一抽地疼。

浪费,委实浪费!

“你怎么知道我在白费力气?”卿云歌一记眼刀扫了过来,差点把剑灵吓得从空中掉了下来,“你没看到已经比前几天好很多了吗?”

没错,她炼这一味丹药,已经炼了三四天了。

这味丹药,是她精神修为有了稍稍长进之后,才拿到手的。

破玄丹,天品下级丹药,可以使灵阶之下修为的人突破一个小段,一生只能服用一次,而且若是没有承受住药力所带来的痛苦,轻则伤及修为,重则经脉碎裂。

所以在服用破玄丹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精神力强大的人来护法,成功的几率才能提高。

“是好多了,但是我得提醒你啊主子,这破玄丹,服用之后失败的几率很大。”剑灵悻悻道,“你这是要给谁用?哪个敌人?”

“皮痒痒了?”卿云歌冷哼一声,“我是要给我爷爷用。”

“你爷爷?”剑灵瞠目结舌,“你不会是因为老爷子老训你,所以才要用破玄丹报复回来吧?”

闻言,卿云歌脸一黑,报复?羽毛的脑洞也太大了吧!

“我要让爷爷在我走之前,晋级灵阶。”她扶额,“这样我才能多放一份心。”

听了这番解释,剑灵尴尬地挠了挠头,他呐呐道:“可是你爷爷早年负伤过多,虽然上次已经经过洗髓伐经丹的改造,但身体里仍然有着淤血,如果吃下破玄丹,九成都会失败。”

“我自然知道。”卿云歌面无表情,“所以我还要炼另一枚丹药。”

她缓缓摊开右手,里面是一则药方,最上面赫然写了三个大字——固魂丹。

剑灵看到那张药方的时候,忽然打了一个哆嗦,他瑟瑟发抖道:“主、主子,你疯了吧,固魂丹怎么能和破玄丹一起服用?这两味丹药药性完全相反啊!”

固魂丹,地品上级丹药,乃是稳固服用者的神魂,以防神魂之力外泄,一般是用来压制修为,防止突破。

“我没有疯,只是那些炼丹师不懂这其中原理罢了。”卿云歌一边紧紧地盯着药鼎,一边淡淡道,“固魂丹稳固神魂,破玄丹引动玄力,我再用精神力引导这两种药性相冲,那么……”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剑灵激动地打断了,他脸色因为兴奋而有些通红:“那么服用者在提升修为的时候,就不会有丝毫的副作用,这样成功率大大提高啊!”

剑灵忍不住搓了搓手,天才,剑主大人真是天才!

她今年不过十五岁,对药理之道的心得却已经不弱于那些在这个领域打拼几千年的老妖怪。

“只不过,这样一来,疼痛也会大大增加。”卿云歌倒是直接无视了剑灵这个模样,而是微微蹙眉,“我害怕爷爷会承受不住。”

“这倒也是。”剑灵想了想,“但是以你爷爷的性子,这点痛应该算不了什么,毕竟他曾经征战沙场所受过的伤比这个会更痛。”

“先炼出来再说。”卿云歌摊摊手,“炼不出来,一切玩完。”

“噗——”听了这么一句诙谐的话,剑灵直接笑出了声,他笑了好半天才停下,顿了顿,然后说道,“那行,主子你慢慢炼,我休息去了。”

“赶紧给本小姐有多远滚多远!”一听这话,卿云歌柳眉倒竖,不由大怒,“小心一会儿我揍你。”

真是的,她这个剑主在这边累死累活的炼药,某剑灵却悠哉悠哉地看戏,孰不可忍。

剑灵:“……”

他跑还不成吗!

摊上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剑主,他表示心塞,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