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两个卿天(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固魂丹是地品上级丹药,所以卿云歌炼制固魂丹还比较轻松,第三次就成功了,不出意外,又是一枚有着丹纹的灵丹。

接下来对于破玄丹的炼制,她不由地放缓了动作。

因为诚如剑灵所说,她现在没有火系玄力,想要炼制天品丹药,难度很大,不亚于让自己的修为直接蹦到魂阶。

但是,她还是想搏一搏,毕竟若是有人在十几天前告诉她,你的修为会达到幻阶,她肯定是不信的,但是,事实总是会出乎预料。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卿云歌开始了自己的又一次炼制。

“寒叶草,碧露花……”

素手一挥,两个药材被扔进了药鼎之中,她吸取着前几次炼丹失败的教训,在萃取这两副药材的时候,火不能太大,亦不能太小。

因为寒叶草和碧露花在烧灼之后,都属于药力会极快地挥发出来的药材。

炉火若是太大,那么药力无法完全吸收,甚至还有可能会损害到其精华。

但若是太小,药材也不能被炼化成功。

所以这一步,事关重要。

卿云歌双眸紧紧盯着药鼎下的火焰,双手控制着火焰的大小,等到寒叶草和碧露花成功地被炼化之后,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她这几天好多次失败,都失败在这一步了。

心中不由一喜,是个好兆头,接着来!

“火焰花,玄灵蘑菇,荆棘草。”再一扬手,又是三副药材进入药鼎之中。

卿云歌在炼制这三味药时,释放出了精神力,一边引导着药材相融,一边注意着药鼎下火焰的大小。

在火焰的烤灼下,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肌肤也因为离药鼎太近而有些发烫。

但卿云歌的面色丝毫没有变化,就像是没有感受到周围逐渐攀升的温度。

这时,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有些不足了,脑袋有些发晕,她咬了咬舌尖,感受到那锥心的疼痛后,才让自己清醒了几分,见到五副药材都已经炼化完毕,才松了一口气,收回了即将消耗殆尽的精神力。

长时间炼药,对于精神力的消耗,可不是小数。

她曾经听剑灵说过,千年之前,有一位神品炼药师,为了炼出一枚超越神品上级丹药的存在,到最后竟然因为精神力虚空,被自己的玄火反噬,从此身亡。

至于那颗超越神品上级的丹药是否炼出来了,至今还无人得知。

毕竟连炼制它的炼药师都死掉了,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超越神品之上的丹药,会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卿云歌稳了稳身子,才开始进行破玄丹最后一步炼制。

破玄丹之所以是天品丹药,是因为在炼制它的时候一定要加一样东西,那就是晶石。

晶石之中有着浓厚的玄力,玄法师可以通过炼化晶石来吸收玄力,从而达到进阶的目的。

晶石稀有,只有大家族中才会有,根据嫡系、庶系和天赋来分派。

而卿云歌手上,目前只有一块晶石,属性为水。

这块晶石,还是那日兰停云派人送给她的,说当做赠礼,小小诚意,不足挂齿。

所以她现在有些无奈,因为前面数次炼丹,她都没有成功地达到第三步,自然而然也没有用到晶石,如果她这次炼制失败了,那么没有晶石,破玄丹就炼不出来。

“唉……”她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道,“实在不行,再去兰停云那里坑几块回来,想必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这样想着,她果断地将手中的晶石抛入了药鼎之中。

然而,异变在此突生。

只听见“刺啦——”一声,药鼎在吞入晶石的瞬间,忽然大幅度地震动起来,连带着火焰都是一个暴涨,像是要爆裂的预兆。

糟糕!

卿云歌看着这一幕,心中顿时一沉,果然没有火玄力,炼制天品丹药,实在是太难了。

罢了罢了,若是真的再次炼制失败,她真的得去兰家骗点晶石了。

双眸紧紧地盯着药鼎,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异变。

药鼎仍然颤动着,但不知为何,竟然没有一丝裂痕出现。

沉下的心又放平静了,卿云歌默默地想到,也许,这只是炼制破玄丹时会出现的变化?并非是要炸炉的表现?

但想归想,事实是否如此,还要接着看下去。

“呼哧,呼哧——”药鼎终于停止了震动,与此同时,浓烈的药香随着火焰的熄灭,缓缓散了出来,香气袅袅,浓郁诱人。

有希望!

卿云歌闻到这股药香的时候,一向平静的心也“砰砰”的跳了起来,她屏住呼吸,打开炉鼎,低下头,定睛一看。

炉鼎的正中央躺着一颗黑色的药丸,上面有着金色的纹络,泛着幽幽的莹光。

“我的神啊……”本来已经滚远的剑灵不知何时又飘了回来,他瞪大眼睛,看着那颗呈黑色的丹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有史以来,第一位没有火玄力,不用玄火,就炼制出天极丹药的炼药师,若是被炼药师公会那几个老家伙知道了,恐怕都会发疯吧。

卿云歌定定地凝视了一会儿那颗废了她所有精力的丹药,忽然整个人都仿佛脱力一般,直接倒在了地上。

她只感觉全身无比酸麻,连动一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遑论起身。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嗓音微哑:“炼这么一个破丹药,可、可把我累死了。”

“我算是知道了,那个神品炼药师为什么精神修为已经到了世界的巅峰,还会死了,这炼的不是要,是命啊。”

炼个药,真的是废了她半条命。

“主子,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闻言,剑灵不由抽了抽嘴角,“要是让丹灵塔的几个长老知道一个没有火玄力的人也能炼出天品丹药,他们一定立马跑过来收你为徒。”

丹灵塔是炼药师公会至高无上的存在,只有极具天赋的炼药师才能进入丹灵塔。

丹灵塔里的老家伙们,每一个都在圣品炼药师以上。

“不干不干。”一听这话,卿云歌连忙摆手,“我可不想把我的命给炼没了。”

“行行行,主子,你最大,你说了算。”剑灵颇为无语,心说哪一个炼药师不为能进入丹灵塔而欣喜若狂?

你倒好,避之不及。

要是那群老家伙知道有人这么嫌弃他们,恐怕会痛哭不已吧。

足足休息了两个时辰,卿云歌才缓过劲来,为了防止药力失散,她将破玄丹和固魂丹放在两个玉瓶之中,这才起身去找卿老爷子。

正在书房看书的卿天见到自家孙女来了,放下手中的书,摸着胡子笑了起来:“怎么了,云歌?有什么事情么?”

对于这个孙女,卿老爷子现在十分满意,虽然她有时候会惹自己生气,但所作所为,无外乎都是为了卿家好。

卿云歌直接开门见山,说道:“爷爷,我让要你今日,突破灵阶!”

“什么?!”听到这句话,卿天差点又把自己养了多年的胡子揪了下来,他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不由地反问了一句,“灵阶?”

“没错,灵阶。”她点头,一字一顿道,“被称为仙凡之隔的灵阶。”

“臭丫头,老夫看你最近怕是真的睡多了,还在做梦。”卿天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灵阶哪是你想让我突破就能突破的,我虽然上次因为你给我的那枚丹纹灵丹突破到了冥阶九段,但冥阶九段到灵阶一段可比你从星阶到幻阶要难多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

“爷爷,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卿云歌脸一下子就黑了,她怎么就做梦了,明明很现实的好不好!

“可别说,你骗老夫的次数还真不少。”卿老爷子并不吃这一套,依旧冷哼。

得,她不拿出真本事她爷爷是不会信她了。

“喏,爷爷,我真的没骗你。”卿云歌无奈地掏出两个瓶子,“就是这个东西,可以让你突破灵阶。”

“老夫倒要看看这瓶子里是什么。”卿天板着脸,接过瓶子,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定睛一看。

这一看,直接风风火火地站了起来,胡子不停地抖动着,面容有些抽动,他呆滞地看着那两颗丹药好一会儿,才吼出声:“两颗丹纹灵丹?!”

老天爷,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现在丹纹灵丹跟大白菜一样?

前几日刚吃了一颗,现在眼前怎么又出现两颗?

“嗯,两颗。”卿云歌点了点头。

“嘶……”胡子终于被揪下来一撮,卿天低声痛呼了一下,然后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又是容世子给你的?”

这句话倒是把卿云歌问愣了,一时间还没有明白她爷爷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直到想起上次她给卿老爷子洗髓伐经丹时,老爷子问她是从哪里来的,她敷衍了一句,容瑾淮给她的。

这下真好,又把自己套进去了。

“不是。”卿云歌老老实实地道,“是我师傅给我的。”

“你师傅?”一听这话,卿天立马狐疑道,“你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师傅来?”

“不久前多出来的。”卿云歌想了想,接着编,含糊道,“要不然爷爷你以为我为什么能修炼了?就是我师傅给治好的。”

卿天这时候已经有些信了,但他还是接着问道:“那你师傅人呢,怎么也不请到家里来做客?老夫也好谢谢人家。”

“嗨,爷爷,我师傅那人向来不喜欢在外露面。”卿云歌继续瞎扯,“他收我为徒也是一时路过,心血来潮,您也知道,似我师傅这等高人,从来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连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她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竟然能编出一个师傅来,但不编的话,她就无法给卿老爷子解释这两颗丹药从哪来来的。

总不能说是您的亲亲孙女自己炼出来的吧?她爷爷要是知道了,估计得吓死。

所以慢慢来,慢慢来,不能一蹴而就。

“嗯,老夫估摸你师傅可能是一位很厉害的炼药师。”卿天点点头,“要不然也不会把丹纹灵丹当大白菜的送人。”

“对对,师傅他老人家炼丹特别厉害。”卿云歌连连点头,心中不由悄悄地抹了一把汗,想要把老爷子忽悠过去,还真是不容易啊。

七玄空间的剑灵听到这些话,不由地翻了好几个白眼,他表示,剑主大人的自恋程度又上了一层。

“所以这两枚是什么药?”卿天摸着胡子,问道,“如何能让老夫突破到灵阶?”

“这是固魂丹和破玄丹。”卿云歌知晓卿老爷子对丹药这方面一窍不通,要不然也不会有上次那件糗事的发生,她顿了顿,才说,“师傅已经给我说了服用的方法,保证爷爷能顺利突破灵阶。”

“嘶……破玄丹?”卿老爷子不禁皱眉,“老夫怎么好像听说,这个丹药副作用还蛮大?”

“那是那些炼药师水平太低。”卿云歌拍着胸脯,信心满满,说道,“我师傅炼出来的药,不会有副作用的。”

心里不由暗暗鄙视自己,掰,你接着瞎掰。

“老夫信你。”卿天瞧见自家孙女这个模样,不由失笑,“就算是毒药,爷爷也吃了!”

说完,直接将两枚丹药都放入口中,舌头一卷,然后缓缓咽下。

“爷爷,你……”卿云歌看着老爷子这一番果断的举动,瞠目结舌,心说这吃的也太快了吧。

但是内心却感觉有道道暖流淌过,温热无比,能被一个人毫无条件的信任,对她来说,今生还是头一次啊。

“嗯……”卿老爷子吃完后,吧唧吧唧了一下嘴,神色有些嫌弃,“就是味道有些不……”

最后一个好字方才抵在舌尖,体内便有两股药力顺势喷薄而发,继而顺着经脉融到了全身的血液之中。

卿天微微闷哼一声,身子差点在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中跌倒,幸好他有着冥阶九段的修为,回过神来后,才用全力稳住了心神和身体。

“爷爷你吃的太快了!”卿云歌急忙放出精神力,注入到卿老爷子的体内,然后缓缓引导固魂丹和破玄丹的药力,一方面使得两枚丹药的药力不会外泄,另一方面使得它们相冲,然而相冲的瞬间,药力猛地爆发开来,席卷了全身。

只感觉“嘭——”的一声,卿天的表情已经有些狰狞了,疼痛相比方才又上了一个层次,但他仍死死地咬住牙,不让自己哼出声。

虽然有疼痛的存在,但他依然感受到了经脉中的玄力正在节节上升,朝着灵阶一段的壁垒冲去,几次冲击之下,已经有了丝丝的裂缝,但是玄力的撞击,差点让他神魂失守。

“爷爷,忍住!”卿云歌见状,不由厉喝一声,“成与败在此,爷爷万万不可分心!”

闻言,卿天连忙屏息,闭着眼睛,开始专心致志地吸收药力。

见到固魂丹和破玄丹的药力已经完全融合,卿云歌长舒一口气,撤出了自己的精神力。

突然,深青色的光芒猛地从卿老爷子的身体中爆发开来,只见,那光芒颤动着,颜色开始由深青色向着浅蓝色转去,一息、两息……九息,直到第十息的时候,光芒才终于蜕变完毕。

再展现时,已然是象征着灵阶的蓝色。

灵阶一段……突破!

“呼……”卿天这才喘上一口气,他仿佛脱力了一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紫红色的面容也缓缓恢复了正常。

卿云歌伸出胳膊,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老爷子,问道:“爷爷,感觉如何?”

“好,实在是太好了!”卿天对体内的变化感到十分惊喜,不由畅快地大笑出声,“老夫被困在冥阶多年,今日终于到了灵阶,不容易啊,不容易。”

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的红衣少女,鼻头一酸,佯装怒道:“你这个臭丫头,还真的了不起。”

“那是,也不看看我爷爷是谁。”卿云歌轻笑一声,话锋一转,好奇地问,“爷爷,可感受出了灵阶和冥阶有什么不同么?”

对于灵阶被称为仙凡之隔这件事,卿云歌其实有些不解,为何偏偏是灵阶被称为仙凡之隔,而不是冥阶或者魔阶?

难道这之中,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要说不同,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卿老爷子愣了一愣,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想了想方才身体里的变化,才恍然大悟,道,“不过最大的不同,应该是这个。”

话罢,只见卿老爷子身影一晃,淡蓝色的光微微闪烁着,浓烈得耀眼。

便见光灭之后,卿云歌面前站着的,赫然是……两个卿天!

------题外话------

二更完毕~嗷,都木有人在评论区冒泡吗,心塞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