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把你绑起来送给容世子!(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卿天从外貌到气质都一模一样,旁人根本分不出来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卿老爷子,唯一不同的只有玄力的强弱了。

右边的那个玄力波动强,而左边的稍弱一筹。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顿时睁大了双眼,她不禁失声:“分身?!”

“不错,就是分身。”听到这话,右边的那个卿天点了点头,缓缓答道,“但是这道分身的实力,只有本体的十分之一,老夫现在是灵阶一段,分身却只有魂阶七、八段的样子,而且时间似乎持续不了多久。”

灵阶之所以被称为仙凡之隔,其中一个原因便是达到灵阶的人,可以幻化出分身来,。

为越高,幻化出来的分身实力也越强,甚至,还可以幻化出多个分身。

这个分身同神魂之力化出的分身不同,神魂之力化出的分身是没有半点修为的,换句话来说,神魂之力化出的分身相当于一个傀儡,由本体操控。

难怪都说,灵阶和冥阶之间的差距,要比冥阶和星阶之间的差距都要大。

毕竟若是在打斗之中,其中一人有了分身的帮助,那么输赢立马就会见分晓。

但分身终究和本体不同,她能感受到她爷爷这具分身,并没有任何神魂之力的波动,向来是因为没有神魂的缘故。

然而想到这里,卿云歌不由悚然一惊。

不知为何,她又想起了那天来杀她的灰衣人,她现在隐隐有一种预感,那么就是那个来杀她的灰衣人根本不是本体,而仅仅只是一道分身!

因为现在细细一想,那天她同样没有从那个灰衣人身上感受到神魂之力的波动。

哪个智慧生命会没有神魂?

所以那夜来杀她的,肯定是个分身。

而且,那个灰衣人分身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冥阶,那么其本体的实力呢?

估算一下,绝对不下于魔阶!

整整比灵阶还要高出一个大段来。

仙凡之隔之上的修为,每相差一小段,都是云泥之别,灵阶九段在魔阶九段面前,亦不过蝼蚁一只,轻而易举就能被碾死,遑论抵抗。

从那灰衣人口中透露的消息来看,他和她父亲必然是有仇的,但是什么仇,她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她父亲当年也不过是灵阶修为,怎么会与一个魔阶修为的人结下仇?

要知道人族之内的魔阶,可是九族之中最少的,连十大玄法世家之中的长老级别人物,才是魔阶。

何况那个灰衣人既然对她下了火毒,那么证明,要么是他本身就有火玄力,而且是极致之火,或者就是他从别的地方拿来的。

可不管是这两者中任意一个,都是极大的隐患。

与极致之火相关的也就是兽族那三大王族了,她现在也隐隐的能猜测到,她的娘亲,应该是凤凰族的人。

如果说凤凰族的人先害了她父亲,再转而对她下毒,倒也说的过去,可若不是凤凰族呢?若是龙族或者麒麟族呢?

那个灰衣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将她从灰衣人手中救出的那个神秘黑影,有来自何处?

双眸蓦地沉了下来,瞳底有着万千风云在变幻,久久不能停息。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也越来越危险了。

她真的能顺利见到娘亲,并为她父亲报仇吗?

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少女死死地咬住了下唇,直到渗出了鲜血,也犹然未觉。

“云歌,云歌?”这时,一道略带担忧的声音打破了卿云歌的沉思,她猛地抬起头来,迷茫地看着面前的老人。

此时卿老爷子已经收回了方才幻化出的分身,看到他关怀的眼神,卿云歌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了,垂眸掩饰道:“不好意思爷爷,我有些累了。”

不管如何,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既然选择了,那么就一定要走下去。

她从来都不会屈服于命运,命运这种东西,不就是用来践踏的么?

她的命,要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卿天见状,只是以为她没有睡好,于是摸了摸她的头,和蔼道:“累了就下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有爷爷在,你不要太担心了。”

那日,将整个卿家骑士团重新整顿完毕后,他也知道她的孙女为了骑士团日后的实力能够更上一层,制定了严谨的训练计划,包括从饮食到作息时间,都是亲自来办。

骑士们也没有辜负这个一心一意为他们好的大小姐,不管再苦再累,都咬牙坚持着,不会叫苦喊累。

其中训练最勤奋的,当属白银骑士海鸣天,他在原有的训练基础上,又给自己多加了一倍,只为了自己那天立下的誓言,三年之内,必将成为神佑骑士。

这个难度委实不小,因为要知道,人族中,现在没有一个神佑骑士,要不然也不会被其他八族压制的死死的,只能龟缩于混沌大陆内。

如若不是四灵守护兽死去之前,还留下了一道天堑,人族恐怕早已灭亡。

因为训练内容和以前大不相同,直接提高了一个难度,所以在最开始,卿云歌害怕他们会坚持不下来,索性在最初的两天,亲自上阵,陪着他们一起训练。

当那些骑士们看到,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女,竟然也能承受住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一时间更是发奋不已,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连一个小姑娘都比不过?

于是除却睡觉和吃饭,他们只知道训练,甚至还越训练越兴奋。

“知道啦,我的好爷爷。”卿云歌俏皮地笑了笑,“对了,爷爷你今天让骑士们休息一天吧,他们在那样练下去,要出人命的。”

说完,心里却默默地盘算起来,她虽然想提升卿家骑士团的实力,可并不想让那些骑士们因为过度训练而消耗生机之力,看来,得想个办法来弥补这一点。

生机……生机!

有了,卿云歌眼睛忽然一亮,才想起那日在药殿之内看到的另一个药方,地品中级丹药补元丹,可以补充消耗过多的生机之力,那么她可以在走之前,先炼出一些补元丹来,这样才能让卿家骑士团在高强度的锻炼下,身体机能亦不受到损害。

然而,补元丹只是地品中级丹药,终究比不过天元丹和灵元丹,但是也没办法了,毕竟以她现在的精神修为,这两种丹药真的就算是把自己耗死在药鼎前,也炼不出来。

其实补充生机之力最好的东西,当属精灵族的至宝生命泉水。

卿云歌虽然也想到了生命泉水,但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立马就打消了。

且先不说她能不能顺利到精灵族的领地月光森林,就算是能到那里,人家精灵族凭什么把一族至宝给她?除非精灵女王脑子坏掉了。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臭丫头。”卿老爷子一听到这话就来气,他摸着胡子冷哼一声,“你说你好好的一个世家小姐,没事跟着他们一起训练做什么?这下倒好,把那些骑士们给刺激到了。”

他这个孙女哟,还真是和其他世家的小姐不一样,不禁作风大胆狂妄,没有一点女子该有的模样,居然还跑去跟着一群大老爷们一起训练。

甚至训练的时候连大老爷们都喘气了,他孙女居然连面色红都没红一下,这还是个正常的世家小姐么!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卿云歌有些无语,“爷爷你看我现在不就不和他们一起训练了吗?”

她真的委屈啊,她怎么知道那些骑士看到她气都不带喘地就完成了训练任务后,一下子被刺激地不行?

她有元灵体替她吸收玄力来运转,所以感受不到玄力的虚空,自然不会大喘气,可这些骑士没有啊,只能说咳,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还想再跟着训练?!”闻言,卿天立马吹胡子瞪眼,猛地怒吼出声,“你要是敢再接着训练,老夫就立马把你绑起来,送到我孙女婿那里,让他好好地管管你。”

卿云歌:“……!”

这样残暴的对待自己的孙女,真的是亲爷爷吗?!

咦,等下,孙女婿是谁?她还没嫁人吧?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她不由纳闷出声:“爷爷,你什么时候有了孙女婿,我怎么不知道?”

熟知,此话一出,卿老爷子又是一瞪眼,再来一声狮吼:“人家容世子都在那么多人面前说你是他的世子妃了,你居然想要赖账?”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还有些茫然,她想了想,哦,容世子啊……靠,容瑾淮?!

想到这里,她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她虽然当时没有听到容瑾淮那句话,可事后也从其他人口中听说了。

你大爷的世子妃啊!

完了她的清誉,她的清白啊!

“爷爷,我真的和他没关系。”卿云歌内心默默对着某世子咬牙切齿,不由伸出手来扶额道,“他在只是为了给我撑个场面罢了,那句话当不得真。”

“只是为了给你撑场面?”闻言,卿老爷子不由翻了个白眼,心中已经对自家孙女这方面的不知觉暗暗鄙视,他哼哧道,“人家容世子从来都不管闲事,在所有人面前说你是他的世子妃,就为了给你撑场面,凭啥呀?”

“呃……”卿云歌有些凌乱了,凭啥呀,她怎么知道!

想了想,试探地问道:“可能是因为他突然想管闲事了?”

“卿云歌,你真是……真是……”卿天被自家孙女直接给气笑了,然后又是一声大吼,“好好给我反省去!”

卿云歌:“……”

她又说错了什么话吗……

爷爷还真是喜怒无常,刚才还表扬她,现在就让她回去反省,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垂头丧气地向着书房门外走去,边走边打了一个哈欠,心想,反省什么呀,先睡上她一觉再说,这几天炼丹可算是把她累死了。

“这臭丫头……”卿天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悟性这么低,老夫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上曾孙。”

一想到要很晚才能抱上曾孙,卿老爷子实在是苦恼不已,他皱着眉,摸着胡子想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嗯,不如……他和容世子先把两人的婚事敲定了?

等到臭丫头知道,估计也反对不了。

这个法子不错!

“老云。”卿天立马把管家云叔叫了进来,摸着胡子,笑眯眯道,“准备一下,趁着容世子还没有回青龙国,我们去一趟驿站。”

听到这话,云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疑惑地问道:“去找容世子做什么?”

想到马上就能抱曾孙,卿老爷子已经开始飘飘然了,笑得嘴都咧开了:“定亲啊。”

云叔:“……!”

“大小姐同意了?”听到这三个字,云叔更是摸不着头脑了,大小姐不是要去四灵学院学习么,怎么还要和容世子定亲?

“还敢等她同意?”卿天瞪眼,一下子就不高兴了,“等那个臭丫头同意的时候,老夫的曾孙可真就没了。”

闻言,云叔不由抽了抽嘴角:“老爷,我觉得你不必要那么急着抱曾孙。”

“怎么不急?急坏老夫了,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卿老爷子心情大好,背着手率先走出了书房,“趁着臭丫头去休息了,还不知道,刚刚好。”

云叔:“……”

老爷你这么快就把自家孙女卖了真的好么!

……

驿站内,玄武国的住处。

一身玄衣的男子静立在柳树下,身姿挺拔,渊渟岳峙,阳光将他的眉宇染成金黄色,脚下斑驳的树影,缓缓摇曳。

夜将臣缓缓抬头,眯起眼,透过树叶的缝隙,望着悬挂在高空中的太阳。

双眸在烈烈光芒的照耀下依旧如同平常,瞳孔连收缩都未曾有。

唯一不同的就是,墨色的瞳底有着隐隐的血色浮现。

“就算你有一双轮回之瞳,那样看着太阳,也会瞎掉。”

在一片寂静之中,男子的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冷冷淡淡的声音。

那声音冰凉无比,仿若寒冰大陆上的皓皓冰山,带着刺骨的冷意,冲进人的耳膜。

夜将臣听到这个声音,收回了望着天空的视线,他缓缓转身,目光在落到来人身上的时候,微微顿了顿,然后道:“你来了。”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像是他早就知道这个人回来一样。

“来看看你的病情有没有加重。”四十八骨紫竹伞下,同样一身玄衣的女子站在那里,静若处子。

她眉眼冷淡如雪,像极了夜晚那清冷的孤月,整个人都仿佛是从寒冰中走出来的一样。

如雪莲孤傲,遗世独立,出尘不染,不似存在于尘世的人。

“还好,还不会死。”听到这句话,夜将臣的眼神微微柔和,他慢慢地朝着女子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紫竹伞,替她撑着,低声道,“你不能在阳光下待太久,进屋吧。”

女子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走到屋子里,然后坐在了桌子旁,自顾自的拎起茶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然后慢慢地喝着。

“朱雀国的事情可办完了?”她喝完后,问一旁的玄衣男子,“你已经和那个人对上了?如何?”

“一半对一半。”夜将臣淡淡地说,“他不愧是被称为人中之龙的男人,我目前……”

顿了顿,似乎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缓缓道:“确实不如。”

“我料到了。”女子不置可否,神情冷淡道,“而且你要知道,容瑾淮,可不仅仅只是一个青龙国的世子,他背后的势力,庞大到你无法想象。”

闻言,夜将臣眉宇间蓦然浮起一抹狠戾,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墨色的双眸又开始被血色覆盖。

“静心!”见状,女子低低地冷喝了一声,“你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那部分血脉所吞噬,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及时被这道声音拉回了思绪,那墨瞳中的血色又慢慢地隐了下去,像是想到了什么,夜将臣缓缓摇了摇头,道:“反正我早就该死了,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早就葬身寒冰大陆了。”

“我救你,是因为你能给我我想要的东西。”女子眉目依旧冷淡,“你可别让我失望,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

“呵呵……”听到这句话,他沉默良久,半晌,忽然轻笑了一声,“葬,你还真是狠心无比,不愧是寒冰大陆的人。”

名为葬的女子沉默不语,她淡淡地喝着茶,目光扫视着面前的玄衣男子,正准备再说些什么,旋即瞳孔微微收缩起来。

在夜将臣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葬忽然抓住了他的肩膀,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冷淡的眉眼终于变了一变,蓦然脱口:“你居然……动了情?”

------题外话------

男配是一回合男配~毕竟咱这是男女主联手打怪不是!

新出场了一个角色~很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