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去看你嫂子(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句话罕见地带了一丝怒意,紧接着,像是触动了什么,葬的肌肤上竟然开始浮现出了一层薄薄的冰来,一时间整座屋子里的温度迅速下降,如同凛冽的寒冬之夜,冰冷地刺骨。

“葬!”见状,夜将臣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的右手抬起,掌心腾起了一层赤色的光来,然后猛地握住了她的胳膊。

只听见“刺啦——”一声,在赤光的轻抚下,葬身上的薄冰开始慢慢的融化,直到完全消失后,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松了手。

“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动怒。”墨眸中的痛色和怒色一闪而过,他揉了揉额心,有些疲惫道,“再这样下去,你的神魂迟早要破碎。”

“呵……你还记得我不能动怒?”闻言,葬只是冷笑一声,她猛地甩开他的手,“那你还记得,你不能动情吗?!”

这句话一出口,雪白的肌肤上隐隐又有要出现冰雾的趋势。

听到这句话,夜将臣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很久很久之后,他才轻声说:“我是不想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笑话!”葬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冷冷地看着他,眉目间满是寒意,“你连当初寒冰大陆的冰心、静心、碎心三关都能闯过去,你现在告诉我,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这不一样。”夜将臣的神色有些不耐烦,他压低声音喝道,“我知道我自己的状况,区区动了一点情,并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眼前忽然浮现出那道清丽的红衣来,眸光动了动,哪里只是动了一点情,分明……已经毒入心髓了啊。

“你最好自己知道分寸。”葬的声音冷冷,“否则,你若是死了,我可没处去讨债。”

“知道了。”夜将臣微微苦笑一声,“你还真是把我当做小孩子看。”

顿了顿,叫出了他曾经在寒冰大陆时对她的称呼:“葬姐姐。”

葬对于他来说,是除他母妃之外,他最亲的女子,因为在寒冰大陆的那几年,陪伴他的只有葬一个人。

她将他救了回来,并且为了让他能在寒冰大陆活下去,专门找来了赤灵暖玉,替他系在腰间,这才能让他不被寒冰大陆的温度和气候所伤。

而且,是葬指引他前往寒冰三关,拿到了他的本命武器,这才有了今天的他。

她对他的恩情,他可以用命来相报,亦在所不惜。

听到这一声轻唤,葬沉默了下来,良久,她才淡淡地问了一句:“是谁?”

看似前后不搭的一个问题,夜将臣却知道她在问什么,他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怎么?”葬微微冷笑一声,“怕我杀了你喜欢的人?”

“哪里。”夜将臣垂眸,他淡淡道,“你不会这么做的。”

言语,十分的笃定。

闻言,葬索性也不问了,她起身,将放在桌子上的伞拿了起来,然后缓缓撑开,向门外走去。

走了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背对着玄衣男子,冷冷地开口:“马上到日子了,记得回寒冰大陆,否则……你必死无疑。”

“我知道了。”夜将臣抿唇,“葬姐姐你先去吧,我过些时间,再去。”

“随你。”

女子冷冷地撂下这两个字,撑着那把四十八骨紫竹伞,缓缓地走出了院子。

阳光落在她的身后,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仿若轻纱曼拢,姿态如画。

夜将臣站在女子的身后,双眸微微抬起,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低声说:“葬姐姐,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面硬心软啊……”

窗外的树叶泠泠作响,仿佛有清风在亲吻它的嘴唇。

……

距离这里的不远处,白虎国的院子里,苏沐颜正唉声叹气,她苦恼地捧着小脸,秀眉皱着紧紧的。

“唉,马上就要走了,到底要不要和卿姐姐告个别呢?”她望着天,越想越矛盾,“可是又不好意思,怎么办啊……”

就在她翻来覆去地作斗争的时候,她手上戴着的镯子忽然在这一刻亮了起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那镯子里传来一声惊天的怒吼:“苏沐颜!赶紧给老子滚回来,马上就要到四灵学院开启的时间了,你居然还在朱雀国待着,你是不是想被我揍死?”

正在苦思冥想的苏沐颜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一个哆嗦,直接从树上栽了下来,只听“砰——”的一声,少女娇小的身躯砸到了草地上,然后摔了个狗啃泥。

听到这么一声巨响,镯子那边有片刻的寂静,紧接着,怒吼声更大了:“苏沐颜,你是不是上树了?说了多少次,要有世家小姐的模样,天天上树像什么话?”

以苏沐颜的修为,这一摔虽然对她来说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可委实也让她有些疼。

她呲牙咧嘴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然后不由委委屈屈道:“老爹,你以后传音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啊?”

“做梦,不能!”

意料之中,那边又是一声怒吼。

“老爹你就不怕你女儿此刻正在和别人打架吗?”苏沐颜被噎住了,她转了转眼珠,接着委屈道,“你这一传音万一让你女儿被伤到了怎么办?”

她这个老爹虽然对她凶,可也是见不得她受半点伤害。

“呵呵。”结果,听到这话,远在白虎国的苏家家主只是冷笑一声,“你要是敢被伤到了,回去就立马给我修炼到死,谁让你技不如人。”

苏沐颜:“……!”

娘亲你来解释一下你当初为什么会嫁给我老爹这么一个凶的人。

“知道啦知道啦。”她被苏家家主已经打击地不想说话了,病恹恹道,“老爹我马上就回去。”

“马上?你的马上是好长时间吧?”闻言,苏家家主冷哼一声,“立刻,就现在,迅速启程,明天中午之前我要是见不到你,你就等着进宗族试炼地吧。”

“不不不!老爹我现在就走!”一听到宗族试炼地五个字,苏沐颜立马慌了。

她连忙进到屋子内,风风火火地开始上蹿下跳,“我这就收拾东西,老爹你等着我!”

见鬼,她可不想再进一次宗族是试炼地,上次进去差点把命都耗里面了,才好不容易突破到魂阶。

如果再进去一次,真的是要死人了,小命要紧,小命要紧!

“麻溜点!”苏家家主说完这三个字后,她手腕上的镯子才暗了下去,恢复成原来古朴的模样。

“好气啊!”苏沐颜看着被扣死的镯子,生气地不行,“要不是这镯子有储物功能,我早就丢掉了。”

这镯子是苏家家主特地为她打造的,一共只有两个功能,第一是储物,第二就是传讯。

在苏沐颜看来,美名其曰是传讯,实则是监视。

唉,但是没办法,这个镯子一带上就卸不下来了,就算能卸下来,她也不敢啊,否则真的是要被老爹揍死。

这次能来朱雀国,也是因为白虎国没人来,她刚好闲得无聊,就去求一下她老爹,然后这才能成功地出来玩一玩。

算算时间,也有将近十天了,难怪她老爹已经开始发怒了。

“看来没时间和卿姐姐道别了。”苏沐颜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撇撇嘴道,“只能去找容哥哥让他帮我给卿姐姐说一声了。”

于是,收拾完东西后,苏沐颜蹭蹭蹭地就出了白虎国的院子,路过了玄武国的院子,这才到达了青龙国的所在地。

她正准备进去的时候,正巧和方才出来的黎雨真和侍女们给撞上了。

此刻的黎雨真哪里还有半年青龙国公主的模样,她脸色蜡黄,秀发干枯,双瞳无神,即便她将手藏在了袖子中,可依然能看见将那双手包裹起来的白布。

“哟,公主殿下,这是上哪儿去啊?”苏沐颜瞥了黎雨真一眼,毫不客气道,“你这是刚从废墟里出来吗?”

然而,黎雨真只是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唯一能透露她情绪的,只有那双盈满恨意与怨毒的杏眸。

见到自己的话被忽视了,苏沐颜并没有接着说话,只是耸了耸肩,越过黎雨真,向着里面走去。

然后这一路上,听见了几个丫鬟的窃窃私语之声。

“咱们公主还真是可怜,不仅被卿家大小姐断了指头,回来后还因为玄力紊乱,修为直接跌了好几个段位,牧师说,她这一生都不能在寸进半步了,真是的,好好的一个美人,竟然就这样被毁了,要是陛下知道了,指不定得多伤心呢。”

“哎,妹妹,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不是咱们公主非要和人家卿小姐比试,怎么会落到这么个下场?”

“哦?这我倒是不知,宴会我没被公主带去,姐姐你姑且说一说,那天是如何个模样?”

“那天,公主殿下……”

听到这一番对话,苏沐颜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觉得黎雨真有什么可怜的地方,毕竟都是她自作孽而不可活,得罪了容哥哥到还好,不过是禁闭,但得罪了卿姐姐……那可真的算是生死不如了。

想罢,她抬起脚,朝着容瑾淮的住处走去,却在扣门之前,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痛快地大笑,那笑声中气十足,浑厚无比,透着浓浓的欣慰。

“容世子这么说,老夫就放心了。”那笑声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然后道,“那以后,云歌那丫头就交给你了。”

“卿爷爷这般看好我,我当然不能让爷爷失望。”屋子里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极低极淡,“我会照顾好她的,爷爷大可放心。”

只是在门口蹲了一会儿,就听到了这两句话,然后被惊到了的苏沐颜差点从石阶上栽下去。

她扶了扶额,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这才推门进去,发现里面坐着的一老一少,皆面带笑意。

“咦?”那老人听见了脚步声,回过头来望着她,然后笑道,“可是苏家小姐?宴会之上你对老夫那孙女出言相助,老夫还没有好好谢过你。”

苏沐颜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老人应该就是卿姐姐的爷爷卿老元帅卿天了,于是她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卿爷爷不必和我这般客气。”

卿天摸着胡子笑了笑,对眼前的小丫头倒也是喜爱得紧:“你是来找容世子的?那老夫就不打扰你们了,现行一步。”

说完,卿老爷子就站起身来,背着手,慢悠悠地向门外走去,脸上的笑容显示着他此刻心情大好,一时间还不由地哼起了小曲儿。

苏沐颜看了一眼卿老爷子的背影,然后又诡异地看了看斜靠在那里的白衣男子,她贼兮兮地问道:“容哥哥你方才在和卿爷爷谈什么哇?跟卿姐姐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容瑾淮的声音清清淡淡,“只是托我照顾他的孙女罢了。”

“哦。”闻言,苏沐颜眼中那八卦的熊熊烈火立马如同被水浇了一般,眨眼间给熄灭了,她有气无力道,“我还以为卿爷爷是要把卿姐姐嫁给你。”

什么嘛,让她白白激动了半天。

“这么说倒也没错。”他又点点头,神色依旧闲适,“反正你卿姐姐迟早也是我的人。”

够不要脸!

闻言,苏沐颜抽了抽嘴角,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她无语道:“看来我马上就要多一个嫂子了。”

听到这两个字,容瑾淮笑了一笑,问道:“怎么,白日里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苏沐颜这才想起她来这里的目的,说道:“我只是想让容哥哥帮我给卿姐姐说一声我要走了,没时间和她道别。”

“你现在就走?”闻言,容瑾淮偏过头来,挑了挑眉,了然道,“哦……苏家主吼你了?”

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啊……

“你猜得可真准,容哥哥。”苏沐颜抽了抽嘴角,不由抱怨道,“我老爹说我再不回去,他就把我送到宗族试炼地去。”

“嗯,这法子不错。”容瑾淮点点头,“去试炼地也好,你可收收心,别一天到晚想着吃了,要不然等下次见你卿姐姐的时候,你就变成一个球了。”

苏沐颜:“……!”

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怎么会认识这么毒舌的一个人?不行,她要和容哥哥绝交!

“哼哼,容哥哥,你再欺负我,小心我在卿姐姐面前说你坏话。”苏沐颜皱了皱小鼻子,得意道,“反正在卿姐姐心目中,我的地位肯定比你高。”

以她的一双火眼金睛,怎么会看不出来卿姐姐也是对容哥哥的腹黑咬牙切齿呢。

哼,还迟早是你的人,本姑娘看你要多长时间才能把卿姐姐弄成你的人。

“哦……看来我果然得给苏家主写一封信。”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狭长的眼眸微微上挑,然后打了个响指,便看见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这屋子里。

“主子,请吩咐。”那人单膝跪地,恭恭敬敬,正是第一世子的贴身暗卫霜临。

“霜临,你去白虎国,给苏家主带个口信,就说……”话还未说完,就被苏沐颜哭丧着脸打断了,“容哥哥,我不说你坏话了,我一定帮你一起把卿姐姐弄到手,你千万别告诉我爹他的那头灵狐是我吃掉的,千万别!”

千不该万不该,在好不容易把老爹那头灵狐弄到手里,成功地炖了一锅汤,饱餐了一顿后,乐滋滋地把这件事炫耀一般的告诉了某腹黑世子,现在回想起这事儿,真的想给自己一个巴掌。

要知道她老爹可是对那头灵狐喜爱地紧,假如老爹真的知晓他那失踪的灵狐其实进了他宝贝闺女的肚子里,别说把她丢进宗族试炼地了,说不定一怒之下不顾父女之情,直接把她撂倒暗黑之域了,可不能让老爹知道!

“嗯,乖。”听了这句话,容瑾淮眯起眼,然后挥了挥手,道,“行了,霜临你下去吧。”

霜临:“……”

敢情主子您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吓唬一下苏小姐?

嘤嘤嘤,还以为有什么大事情等着他去办,心碎了!

于是,心碎成八瓣儿的霜临难过地又走了。

苏沐颜内心咬牙切齿,面上却讨好地笑道:“那容哥哥记得千万不要告诉我老爹啊。”

容瑾淮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站起身来,抚了抚白衣,朝着门外走去。

看到这一幕,苏沐颜顿时紧张起来:“容哥哥,你去干什么?”

该不会是他要亲自去白虎国给她老爹通风报信吧?

她的小命啊!

然而这句话问出去的时候,容瑾淮的身影却已经不见了。

只听见空中传来一道悦耳低沉的声音,那声音带着几分笑意,笑声愉悦,轻飘飘道:“去看你嫂子。”

树影摇曳,惊起一地繁花,多彩生姿。

------题外话------

【小剧场】

苏沐颜哭丧着脸:苍天啊,大地啊,怎么会有这么毒舌的人啊,我的小心脏受不住嘤嘤嘤。

卿云歌淡定道:小沐不慌,待我日后帮你教训他。

容瑾淮温笑:哦?夫人想怎么教训?我躺你上?

卿云歌:……

小沐,我先走一步了,你自求多福!

苏沐颜泪眼婆娑:有人救救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