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你不一样,你还有我(已改)/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这一觉睡得可算是昏天暗地,等她醒来以后,已经是晚上了,算算时间,从今早到现在,她睡了整整五个时辰,也就是十个小时。

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仔细想想她前世一天接好几个任务都没有这般累过。

“呼……吃点东西,饿死我了。”她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出了卧室,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填饱肚子。

然而她还是小看了她爷爷对她的细心,只见院子内的石桌上早就备好了饭菜,还冒着热气,诱人的香味随之而来。

她不觉舔了舔嘴唇,心想,老爷子不会连她什么时候睡醒都算好了吧,瞧这饭菜跟刚出炉的一样。

好奇之下,卿云歌凑过去一看,这才发现盛着饭菜的盘子下竟然有着一枚火系玄兽的兽丹。

兽丹表面通红,想来应该是被注入了火玄力,对外散发着热量,这才能让饭菜依旧保持着出锅的温度,热而不烫,刚好下口。

火系玄兽的兽丹可谓是所有玄兽兽丹中最受欢迎的,因为哪怕是一枚灵兽级别的火系玄兽兽丹,对在外的修行者也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火系玄兽兽丹不仅可以暖身,而且可以生火,甚至还可以照明,毕竟,没了火,很多事情都干不了。

“唔,改明儿倒是可以去幽冥森林宰几头火系玄兽。”卿云歌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小声嘀咕,“以后路上也用得着。”

就在少女沉迷美食无法自拔的时候,寂静的只能听见风声的院子里,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那脚步轻盈,几近无声,不紧不慢,乍然一听,就知道是一个修为极高的人。

靠!

不会又有人要来杀她吧,最近是不是真的犯太岁了,怎么一个个都想要她的命。

听着听着,卿云歌不由放慢了夹菜的动作,耳朵却认真地捕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直到听见那脚步声忽然止住了,她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正准备说“阁下这么晚了造访是所谓何事”,结果在看到来人时,这一句话生生地被噎在了喉咙里。

她瞪着来人,委实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时候会看见这个人,他不是应该好好地待在驿站里么!

那熟悉的一袭白衣在黑夜下显得愈发的如雪,男子仿佛从皓月之中走了下来,带着无与伦比的清贵与高华,燃尽了人间一切颜色,万千明星依旧不能掩盖他的风华。

他在少女目瞪口呆地注视下,闲适地走了过去,然后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慢慢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微微地笑了:“卿卿见着我,似乎很惊讶?”

“啪嗒——”一声,卿云歌手中的筷子落地了,她索性连捡都不捡了,因为总感觉捡起来可能还会接着掉,于是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悠闲无比的某世子,道:“你怎么来了?”

真是的,还不如来个人杀她呢!

打一架也好比被调戏的说不出话来好。

容瑾淮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慢悠悠道:“几日不见,卿卿可曾想我?”

“想个屁!”一听这话,卿云歌不由怒道,脱口,“我才不会想你,没你在我眼前晃我开心还来不及。”

这人真的是一上来就调戏她,要不是看在他是她救命恩人的份上,早就一巴掌挥过去了,哪里还容许他在她眼前出现。

“呵呵……”一声轻轻的笑从他的薄唇里吐出,容瑾淮低声道,“我倒是很想你。”

声音低沉,性感撩人,温柔得仿佛情人间的喃喃低语,微微灼热的气息挥洒在耳边的肌肤上。

大概是被调戏惯了,听到这话,卿云歌竟然觉得已经习以为常,淡定无比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倒是不知,小女子有什么能耐能让容世子这般魂牵梦绕?”

她还就真的不信,她说不过他了!

堂堂21世纪暗月联盟第一杀手,腹黑狡诈无比的绝歌,怎么能败在一个古人手中?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没有什么。”容瑾淮偏头,双眸中的笑意温柔而缱绻,“因为是你罢了。”

什、么、鬼!

听到这个回答,正准备来个绝地反击的卿云歌一下子懵掉了,什么叫因为是她?

这是什么狗屁答案。

“那若不是我呢?”她颇为无语,问出了一句自己都不知道在问什么的话。

下一秒,在一片淡淡的冷梅香中,他的笑意更深了:“不是你,我看都不会看一眼。”

声音温温柔柔,仿佛一杯醇厚香甜的美酒。

哪怕只是浅尝辄止,入口之后,便如同毒药,已然深入骨髓,就此沉沦。

“谁信啊。”卿云歌感觉脸庞又有些燥热,她哼哼两声,转移话题,“你今天这么晚来找我做什么?”

“沐颜今日中午走了,她没时间和你道别。”容瑾淮见状,从善如流地应道,“所以托我过来给你说一声。”

“哦……这样啊。”卿云歌听到这个解释,觉得自己有些想多,然后摸了摸下巴,问道,“小沐她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

闻言,容瑾淮不由笑了一声,缓缓道:“苏家家主说,若她再不回去,就要把她丢到宗族试炼地去,那里对她来说,可不啻于地狱。”

“噗——”正在喝汤的卿云歌听到这话,差点笑出了声,她忍着笑说道,“这苏家家主倒还真和我爷爷一个性子,小沐那么可爱的一个姑娘,他也能下的去这般狠手。”

她听说过宗族试炼地这个名字,十大玄法世家之内,唯有排行前三的世家才能有宗族试炼地这种地方,毕竟这种地方,可不是常人能有的。

宗族试炼地实则算的上是一块宝地,因为若是能成功地从那里试炼出来,不光是修为会有一个很大的暴涨,连带着打斗经验也会有很大的提高。

但是,那里同时也是一处凶地,若是不小心,殒命都是有可能的,毕竟,在那里面,危险丛生,阻碍众多,纵然是天纵奇才,也可能埋骨那里。

苏沐颜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虽然担着苏家下一代家主的位置,但未免也有些太过了。

“卿卿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闻言,容瑾淮却是摇了摇头,他轻声道,“你不了解十大玄法世家,所以不知道,每个家族之内,表面上看着平静,但实则家族内部暗潮汹涌,各个系派之间斗争不断。”

“就拿朱雀国的兰家举个例子,兰停云虽然是已经定了的少家主,但是,兰家的其他嫡系依然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寻找着一个机会可以将兰停云拉下马来。”

“我听说有一次,兰停云被兰家家主派到烈焰山脉执行任务时,遭到了敌人的埋伏,那次袭击,几乎去掉了他的半条命,但也幸得最后成功地赶回了兰家,才没有横尸野外。”

“而那埋伏他的人,正是当年与他争夺少家主之位失败的兰家二少爷。”顿了顿,他看着卿云歌,续道,“苏家内部的混乱,比起兰家,只多不少。”

“而沐颜又是女子之身,十五年来,纵然有着苏家主的照顾,她能安安全全地长大,也已经是十分的不容易了,她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只不过天赋没她好罢了,但也都是嫡系,所以沐颜必须要有着足够的威势去镇压他们。”

听到这些话,卿云歌一下子沉默了,许是卿家只有她一个后代的缘故,她并没有感受到,那种大家族之间为了权势而手足相残的事情。

平日里看着苏沐颜一副天然呆萌可爱的模样,却没想过这么一个小姑娘生活的环境却也是这般的水深火热。

“谁都不容易啊……”她轻叹一声,“背负的东西太多,到头来真怕会承受不住。”

这句话在说她自己,也在说苏沐颜。

苏沐颜要以区区一个女子之身成功地成为苏家家主,想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她要带领卿家重新回答巅峰,更是难上加难。

就在她沉眸凝思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淡淡的叹息,她听见容瑾淮轻声说:“你不一样。”

“嗯?”卿云歌回头,对这四个字有些不解。

她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看见了他眸中这时候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万千星辰,也不及那双眸中的偶尔拂过的流光。

容瑾淮见她回过头来,才低声补充了一句:“你还有我。”

你不一样,你还有我。

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像是有着无数的波澜从心中泛起,一波接着一波地冲击着脆弱的心神。

宛若细雨轻敲珠帘,又似清风拂过树叶,仿佛冰棱乍裂,玉落珠盘。

世间再也没有比这八个字更好听的话了,也没有比这八个字更让人心动的话了。

听到这八个字,卿云歌忽然有些恍惚起来,好像在很多年前,也有人曾经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一如既往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温柔。

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也许,曾经有不是一个人的时候,但是最终的最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她有过师傅,可是师傅因为救她,死掉了。

她也有过挚友,可是挚友因为名利权势,背叛了她,最后还对她下了杀手。

而这一世,她虽然依旧没有父亲,母亲也在很遥远的地方,可她至少还有爷爷,有一个家,对她来说,这样已经足够了。

对于身处黑暗中的人,一点温暖,足以照亮整个世界。

也许,容瑾淮这句话并不是真心,只是为了安慰她时随口说出的话,但是她依然能够感受到一些安心。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后,卿云歌朝他笑了笑,然后颇为戏谑地说道:“容世子,你这句话要是对别的姑娘说了,人家一定会揪住你不放。”

“我知道。”容瑾淮浅浅地笑了一下,意有所指,“所以除了你,我不会对别人说。”

“话说的还真好听。”卿云歌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肯定不知道给多少姑娘都说过这句话了,要不然怎么这么熟练呢?

但这也与她无关,不得不承认,她因为这句话心情好了起来,于是大发慈悲地朝着容瑾淮举了举手中的酒杯,说道:“心情好,一起喝点酒?”

“既然卿卿相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容瑾淮垂下眼帘,握着一个酒杯,沉吟了一会儿道,“我明天也要离开这里了。”

“嗯?”闻言,卿云歌怔了一怔,然后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毕竟四国宴会已经结束了,你又是一国世子,事情肯定很多,是要回去了。”

“得罪你的那两个人,我已经派人遣送回国了。”他淡淡地说道。

“唔,你说黎雨真和黎振?”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歪了歪头,“不过我很好奇,人家可是正宗的皇族,可是我怎么感觉,你根本不怕他们。”

容瑾淮抬了抬眸,若有所思道:“可能是因为……我比他们长得好看?”

卿云歌:“……”

这种事情为什么也能如此淡定说出来?怎么比她还自恋!

“事实上……”他看了她一眼,续道,“我曾经救过青龙国皇帝一命,他想把皇位直接传给我,被我拒绝了,所以只要不是什么大事,他都不会管。”

“原来如此。”卿云歌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可是你为什么拒绝皇位?”

容瑾淮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如果你是我,你会拒绝么?”

“会。”她想了想,然后说道,“高处不胜寒,不如逍遥尘世。”

“那么我亦如此。”他笑了起来,眉眼如画,高贵清华,俊美得不可方物。

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她道:“那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容瑾淮不置可否,只是轻轻地笑了笑。

不止是心有灵犀啊,我们的心,早就被连在一起了,连同神魂。

月光摇曳,铺满一地的清辉。

……

第二天,睡醒之后的卿云歌才得知了青龙国的人马已经离开的消息,然后她这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情。

昨日,她记得她与容瑾淮聊了好久,但是她不记得,她是怎么睡过去的,而且一觉醒来,发现她在床上好好地躺着,却不知道自己怎么上的床。

有些迷惑地挠了挠头,她在思索着难不成是容瑾淮把她给抱回到床上的?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忽然整个人都有些懵。

然而这一副表情落在卿天眼里,却是另一种含义了。

“怎么,我孙女婿走了,你就这么舍不得?”卿老爷子看到自家孙女这一幅“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嫌弃地要死,“那还不去追?”

本来还沉浸在思绪中的卿云歌,听到这一句话,整个人就不好了,她脸一下子黑了,不由解释道:“爷爷,我哪有舍不得?还有,你别老叫容世子孙女婿了,让人家误会到就不好了。”

“你满脸都写着舍不得。”卿天摸着胡子,冷哼一声,并不理睬她,“还有臭丫头你听好了,这个孙女婿老夫是叫定了,因为昨天老夫已经和容世子把你们的亲事商量好了,等你从四灵学院回来,你们就立马成亲。”

卿云歌:“……!”

定亲?

见鬼,她是不是幻听了?!

“爷爷,你是不是今早没睡醒?”她伸出手来,在老爷子面前晃了一晃,颇为紧张道,“爷爷你看这是几?”

“赶紧给老夫滚!”卿老爷子看到自己面前竖起的两根指头,气不打一出来,旋即怒吼出声,“一天到晚这么闲,还不赶紧去修炼?”

他真的是想把这个臭丫头的脑子掰开,然后看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各个方面都是一个十分聪慧多智的人,怎么在男女情事这方面什么都不懂,真的是……太丢他们老卿家的脸了。

卿天越想越气,他自己当初就很轻松的把臭丫头的奶奶的心给套住了,风琊也成功地赢得了琅嬛的心,怎么到了这一代,他想抱个曾孙都这么难。

“我走我走!”卿云歌见到老爷子又有要爆发的趋势,为了防止自己真的被揍一顿,于是立马一溜烟地跑了。

直到跑到藏诀阁,才停了下来。

其实她爷爷说的也对,她确实该修炼了,恢复玄力这么多天,她竟然还没有学习任何一个玄诀,光顾着炼药提升精神力了,再加上还有《凤天诀》,她把自己有暗系玄力的事情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那么今天刚好看看家里有什么玄诀可以让她修炼的吧。

刚走进藏诀阁,她就被里面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咳嗽起来。

“咳咳……”卿云歌看着各个角落里结着的蜘蛛网,不由扶额,“这里是多久没有人来过了,怎么比藏书阁还脏。”

其实也怪不得藏诀阁是这个模样,因为这里的玄诀,要么是卿天已经修炼过的,要么是不能修炼的。

而卿家因为十五年前那一场大战,后辈全部死光,这些玄诀自然而然也没有人来翻阅了。

不过卿家不愧为曾经进入过十大玄法世家之内的家族,纵然式微,这里的玄诀也十分多,各个元素系别的都有,甚至每个架子上还标注了“水”、“雷”、“光”……等一系列元素的名字。

卿云歌径直来到标有“暗”字的书架前,目光开始上下扫动,寻找着适合自己的玄诀。

暗系比不得火系、水系等几种元素,玄诀的种类并不多,因为拥有暗系玄力的人数远远比不上拥有火系或者水系玄力的,而且,暗系玄诀的伤害也更要高于其他元素。

想来也只有恶魔一族待的暗黑之域,才有着大量的暗系玄诀,毕竟他们本身就代表着暗属性,与代表光属性的天使一族刚好相反。

卿家的暗系玄诀并不多,一共不过五种,其中还有两种是防御系玄诀,一种是治疗系玄诀,攻击系玄诀竟然只有两本。

《暗夜缠绕》,地品上级玄诀,利用暗元素化为的锁链,将敌人困住,将其神魂慢慢地腐蚀,直到死去。

腐蚀……看到这两个字时,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凝,然后目光掠过这本玄诀,接着看下一本,结果看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无语了。

《凋零》,品阶不详,效果不详。

卿云歌:“……!”

什么鬼哦,好好地一本玄诀,介绍居然就这八个字,还都是不详?这不跟没说明一样么!

但是就因为这八个字,这本名为《凋零》的暗系玄诀,成功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羽毛,你出来一下。”于是,她把正在七玄空间内睡大觉的剑灵给叫了出来,然后将这本玄诀摆在他面前,问道,“以你的资历,可曾见过这本玄诀?”

作为一个灵体,睡觉对于剑灵来说就是修养神魂,使得灵体更加地凝实,而他正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听见自家剑主大人在叫他,立马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然后飘出了七玄空间。

“《凋零》?”剑灵看到这本玄诀的时候,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思索了半天,才道,“嘶……我貌似没有听说过,暗系玄诀里面还有这本啊。”

“连你都没听说过?”卿云歌这就诧异了,按理说羽毛这小子活了几千年,也算上是阅历丰富了,何况身为凤璃剑的剑灵,基本上无所不知,怎么连一本暗系玄诀都没听过。

“诶,不对。”剑灵看到玄诀后面的修炼方法的时候,忽然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这哪里是什么《凋零》啊,这明明就是《夜神的黄昏》,不过它确实没有品阶。”

“《夜神的黄昏》?”卿云歌轻轻地重复了一遍这五个字,蹙了蹙眉,“那为何这里会写着《凋零》?”

“主子你有所不知。”剑灵一本正经道,“《夜神的黄昏》可算的上是一本禁忌玄诀,因为在很多年前,它的创立者是一位被驱逐出圣空之城的天使,那位天使是罕见地光暗双修,然而天使一族的玄力只能是光属性,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

“圣空之城的天使怎么能创造出一种连恶魔一族上位恶魔都不一定能写出的玄诀呢?所以这本《夜神的黄昏》在那个天使被驱逐出圣空之城后,就被天使一族设定为禁忌玄诀了。”他不由唏嘘一声,“可惜了,大恶魔还想把这个天使收入暗黑之域的麾下呢,这种天赋的存在,若是到了暗黑之域,恶魔一族一定会压过天使一族。”

说来让卿云歌很感兴趣的是,这个世界除了人族,还有兽人、精灵、羽族、水族、亡灵、恶魔、天使和死神,有些称谓让她很是熟悉,但是却与她曾经所知道的大相径庭。

并非是前世西方神话中的恶魔和天使,与死神一样,这只是一个种族的代称,但相同的是,天使象征着光明,而恶魔象征着黑暗。

“哦?”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由此说来,这本玄诀很了不得了?”

能让九族之中两大种族的相争的玄诀,委实不可小觑。

“岂止是了不得!”听到这话,剑灵的神色一下子激动起来,语气也变得急速起来,“若是能将它炼到最高境界,毁天灭地都有可能,要不然为什么要被称作‘夜神的黄昏’呢?”

“听说,当年天使一族,因为这一本玄诀,死伤无数,而他们的对手仅仅只有那一个光暗双修的天使罢了,而且剑主大人,光系玄力本来就和暗系玄力相互克制,那么多天使都没能打过一个,你说这《夜神的黄昏》厉不厉害?”

听了这么一番话,卿云歌不由大喜,然而喜过之后却疑惑了:“可是此等威力的玄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若是十大玄法世家之内有这本《夜神的黄昏》,倒也说的过去,她家一个差点覆没了的家族,怎么会有此等威力的玄诀?

“这我到不知道了。”剑灵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了想,道,“天使一族应该当时应该已经把《夜神的黄昏》所有刻录都毁掉了才对,当然,也可能会有疏漏。”

事出反常必有妖!

卿云歌拿着《夜神的黄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抉择,按理说她得到这么一本玄诀,应该直接修炼才对,可直觉告诉她,不能轻举妄动。

“主子你不必担心。”剑灵见到她这个模样,说道,“你手上拿着的并非是《夜神的黄昏》的全篇,我看了一下,应该只有第一部分,你是因为凤璃剑而有的暗系玄力,并非普通的暗玄力,所以驾驭它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只是残篇?”卿云歌微微诧异,她看了上面的修炼方法,难度并不小,竟然还只是第一部分?

若是全篇的话,什么人才能将它完整地练出来?

“毕竟真正的《夜神的黄昏》已经被毁掉了。”剑灵点点头,“但虽然只有第一部分,也够主子你目前用的了。”

“那好,就它了。”卿云歌果断地将这块刻有《夜神的黄昏》的玉简收了起来,然后施施然地向藏诀阁外面走去。

出于对家里为什么会有这样一本玄诀的好奇,她还是决定去书房找卿老爷子问一问,也好安一下心。

这边卿天见到自家孙女又来了之后,虽然心里很高兴,但面上故作严肃道:“怎么,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我方才去藏诀阁了一趟,然后找到一本玄诀,觉得挺适合我修炼。”卿云歌将那块玉简放在桌子上,摆给老爷子看,“爷爷你可记得,这本玄诀是从何而来的?”

闻言,卿天看到桌子上的玉简后,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才不确定道:“好像是三十几年前,老夫在外作战时,救了一个人,不过那个人伤得太重了,没救活,他死之前,给了老夫这本玄诀,但卿家当时并没有人拥有着暗系玄力,所以这本玄诀后来也就被束之高阁了。”

三十年前救得一个人?

卿云歌微微一惊,不会自家爷爷救得那个人,其实是那位被逐出圣空之城的天使吧?

“主子,肯定不是那个天使。”七玄空间内的剑灵一眼看破了此刻她内心的想法,说道,“那件事至少也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你爷爷那个时候还没出生呢,他救得那个人应该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这部残篇的。”

“原来如此。”卿云歌点点头,然后也就了悟了,于是她放宽了心,高高兴兴地抱了自家爷爷一下,拿着那块玉简,心情极好地出了书房。

卿老爷子被自家孙女这一番操作弄得有些莫名其妙,正想着这臭丫头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然后忽然转念一想,可能是因为孙女婿走了心情不好吧,想到这里,他连忙出去,将走了几步的红裙少女叫住了。

“对了,容世子走之前,让老夫给你捎了一句话。”

闻言,卿云歌立马转过身来,好奇道:“捎什么话?”

卿天并没有回答,而是瞪了她一眼:“还说你没有舍不得人家,瞧你这猴急样儿。”

卿云歌:“……”

您老能告诉我您哪只眼睛看见我猴急了吗?再说我就算急也是去急着修炼玄诀啊。

“爷爷你要是不说我可就走了。”她撇撇嘴,说着就准备抬起脚来迈开步子。

“哎哎哎,行了行了,爷爷不打趣你了。”卿老爷子见到自家孙女这个模样,连声喊道,“你家世子说,他在四灵学院等着你。”

“哦。”卿云歌点点头,“我知道了。”

这才真的转身,走了出去,结果没走两步,她才想起刚刚那句话中“你家世子”这四个字来,不由抽了抽嘴角,见鬼的她家世子啊,她明明跟容瑾淮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么!

就算强加一个关系,也是朋友好不好,她爷爷倒还真的不叫人家孙女婿了,改叫你家世子了。

恕她愚笨,不晓得这两个叫法之间有什么区别。

无奈地耸耸肩,卿云歌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准备开始修炼那本名为《夜神的黄昏》的玄诀。

她要在前往四灵学院之前,把自己的实力要在提升几个品阶,否则,就算有着资格勋章让她免了前面的测试,玄灵域之中,她可能也会因为实力不够而被逐出去。

她不想让自己让自己失去这个得之不易的变强的机会,也不想……眼前浮现出那一袭胜雪的白衣来,卿云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不得不承认,她也不想让容瑾淮失望。

毕竟他废了那么大的力气给她这枚资格勋章,是对她的认可,若是她没用通过玄灵域,想必他会失望吧。

“还真是欠的越来越多了呢……”卿云歌揉了揉额心,低声说道,“但总归还是要见面的,到时候把欠你的都还给你好了。”

人情最贵,她不想欠任何人人情,即便这点人情在他人看来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于她来说,却可能至关重要,所以,不要欠。

把这些思绪都从脑海中抛开之后,卿云歌凝神屏息,将玉简放在面前,按照上面的修炼方法开始修炼。

她默默地吸收着空气中的暗元素,感受着体内逐渐凝聚的玄力,身体在暗元素流的包裹下,浮起一层暗紫色的光来。

由于现在还是白日,空气中的暗元素并不多,所以修炼暗系玄诀要比夜晚吃力得多。

卿云歌也没想着第一次就能成功,索性先试一试,准备晚上在进行真正的修炼。

《夜神的黄昏》第一部分,乃是吞噬生灵之力,使得敌人的生机不断衰弱。

吐气,吸气,让玄力顺着整个经脉缓缓流动,继而流向丹田之中,她整个人都沉了进去。

这一天,在少女的修炼之中缓缓落幕,而皇宫之内的风云,才刚刚开始涌动。

皇帝一如既往地上朝,批改奏折,倒是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

只有他自己知道,十五年前的那些事,最近如同梦魇一般困着他,几次从梦中惊醒,能记住的,都是凤姬那对他恨到骨子里的眼神。

于是他留意着卿家的一切状况,为了补偿,他这几天送去了无数宝物,只求能稍稍心安。

而皇后因为被皇帝下了禁足令,并不知晓外面现在是何情况,她一直在等着那个人告诉她那夜的事情到底是如何经过,可等了好几天也没等来,不由地有些急了。

“他出手的话,就算是被卿天发现了,全身而退也不是难事。”华贵的女人蹙着眉,始终都没有想出是怎么回事,索性就不想了,眉头这才缓缓舒展,“也罢,反正不过与他做了一个交易,只要卿云歌对本宫没有威胁,死不死倒也无妨。”

但是,除却这一件事,赫连盛被阉的事情倒是让皇后焦灼万分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东西砍断的,她把太子送到牧师那里,竟然治疗不了,说是因为断赫连盛命根子的东西并非凡物,不是简单的光系玄诀就可以医治。

若想治好,怕是得去一趟星辰海洋,寻求水族的帮助了。

毕竟,水系治疗术要比光系还要上一个档次。

可是水族向来高傲,看不起其他种族,不要说治疗了,哪怕是踏上他们的领地,都会被他们擒拿住,当做奴隶一样送进角斗场。

“看来,真的只能放弃掉盛儿了。”皇后喃喃,眸光倏地变冷,美眸中有着风云在酝酿,仿佛暴风雨来领的前夕。

思绪迅速变换着,二公主赫连知杳几年前就已经嫁到了玄武国,瑞王赫连瑞又并非她所生,极受皇帝宠爱的赫连繁凡根本不是朱雀皇族的一员。

那么她究竟该怎么办,才能把朱雀国握在自己的势力下?

“只有一个法子了。”女人站起身来,缀满宫裙的绫罗拖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指甲掐入掌心之中,直到渗出来鲜血,她才低声说,“阿离,为了母后,你必须要醒来了……”

“一定要醒来。”

这句话仿佛穿透了时光,跨越万里,然后缓缓飘散,抵达了遥远的地方。

在那遥远的地方,密室的正中央,放置着一个巨大的冰棺。

冰棺之内躺着一个少女,那少女有着一头白色长发,眉眼间满是寒霜,仿佛从冰天雪地中走出来的一样。

她双手放在胸前,安静地沉睡着,对外部的事物一无所知,只有那微弱起伏的胸膛和缓缓的呼吸声,才能证明她还活着。

然而下一秒,那染满雪华的睫毛忽然轻轻地颤了一下,紧接着,寒霜从她身上簌簌而落,像是惊动了什么古老的封印,只听“咔嚓——”一声,那冰棺上面忽然裂开了密密麻麻的缝隙。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了,少女原本一头及腰的白色长发,此刻竟然从发梢开始,缓缓地变黑,一点一点,直到白色完全褪去。

而那张苍白无比的脸庞,此刻也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就像是死去已久的人即将再度苏醒。

宛若蝴蝶薄翼的睫毛依旧颤动着,像是在挣扎着,而终于,那双闭着的眼睛也在这一刻缓缓地睁开了。

睁眼的刹那,有着浓烈的蓝光从瞳底爆发开来,蓝光所到之处,冰棺缓缓融化。

许是沉睡太久的缘故,少女起身的动作很慢,但却没有想象中的僵硬,在双脚落在地上的时候,她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表情,那是一种极致的狠戾和极致的寒冷。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在接受着什么,然后她抬起了头。

“卿云歌么……”少女轻声念出这个名字,良久,她微笑起来,“很期待啊。”

------题外话------

咳,这个世界因为是架空的异世界,一共有九大种族,具体种族介绍请戳公告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