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一梦家,不得了的秘密!(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距四灵学院考核正式开展还有十天左右的时候,四灵学院所在的中州界早已云集了各方人马。

来自人族各个地方的大家族和宗门之内的子弟们,都在等着玄灵域开启的那一天,他们都为自己日后能进入这传承了万年之久的学院而感到自豪。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资格,仅仅只是测试骨龄这一项初试,就会将一堆人刷下来,因为只有22岁以下的人才能初步获得四灵学院的资格。

而且,在进入最终考验之前的考核,一共有十项之多。

层层选拔之后,能进入玄灵域的人,绝对不超过来报名的十分之一。

所以,能进入四灵学院,是十分的不容易。

而与此同时,在中州界风云涌动的时候,朱雀国所在的南洲界,有两个身份在整个朱雀国都至关重要的人,忽然一起消失了。

其中一个,自然是在众人眼里还卧病不起,恐不久就会消香玉损的卿家嫡女卿云歌。

而另一个,便是才从南淮城回来不久,极受朱雀皇帝宠爱的五殿下赫连繁凡。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早已离开了朱雀皇城,在前往四灵学院的路上。

幽冥森林内,卿云歌看着拦在她面前那一身浅蓝色劲装的女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说,你不是要扮个男人吗?”她抽了抽嘴角,指着一脸淡定的某位殿下,“怎么一下子就换了一身女装?”

“反正这里又没人认识我,好身材当然要展示出来咯。”赫连繁凡哼了一声,然后义正言辞地说道,“你说你去四灵学院竟然不告诉我,太不够姐们了。”

听了这话,卿云歌无奈扶额,不由地有些头疼。

她倒是忘了当初赫连繁凡同她说要跟着她的事情了,说什么她走到哪儿,便跟到哪儿。

今天她趁着自己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个命不久矣的将死之人后,本来打算偷偷摸摸地出城,结果万万没想到,居然在幽冥森林这里,碰见了拦路的赫连繁凡。

如若不是幽冥森林是南洲界到中州界的必经之路,她早都拍拍屁股,换个方向走人了。

结果更让她无语的是,这众人眼中的五殿下,竟然换上了女装。

“什么姐们啊,赫连繁凡你看看你全身上下,除了有胸,哪里像女的了。”卿云歌嫌弃地看了赫连繁凡一眼,只想赶紧把眼前的人轰走,“说真的,你千万别跟着我。”

“我至少还有胸。”听了这些话,赫连繁凡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眉目间有着不同于女子的一抹英气,“可我看卿妹妹你……倒是没有。”

“废话,本姑娘才多大。”卿云歌翻了个白眼,她的声音凉凉,“你有胸你了不起啊,有胸不还是被我摸了。”

“卿云歌!”这句话成功地让赫连繁凡的脸黑了下来,她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女,不由大怒,但更多的是羞恼,“你若是再敢提那件事,我就和你没完!”

气死她了,就算是没回到朱雀国之前,在南淮城的时候,她以女装示人,也没有人敢对她这般放肆。

她师傅是不是看走了眼,怎么会认为眼前这个看起来极不靠谱的十五岁少女,会是能解除她短命的人呢?

“哪件事?”卿云歌颇为疑惑地看着她,夸张地掏了掏耳朵,不确定道,“你说的是我摸你胸那件事吗?”

“你闭嘴!”赫连繁凡被气的要死。

但面对如此厚脸皮的少女,又不知道该怎么反击回去,只能瞪着她,容色绯红,胸膛不断起伏着,可见被气的不轻。

“行了,不调戏你了。”卿云歌摆摆手,收起了瞳中的戏谑之色,“我该走了,再晚就赶不上四灵学院开考的时候了,殿下您还是哪里来的回哪儿去,别妨碍着我好吗?”

“不好。”听到这句话时,赫连繁凡还在气头上,她没好气地说,“我跟你跟定了。”

笑话,她不跟着卿云歌,她就要没命了。

纵然有着她师傅帮她暂时封印住了,但是根本治标不治本,保不准哪天病情爆发,小命玩完。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蛮不讲理。”卿云歌抽了抽嘴角,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由狐疑道,“你不会真的看上我了吧?”

不待赫连繁凡回答,她美滋滋道:“我知道我这张脸男女通吃,你喜欢上我也无可厚非,但是我可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俊俏的绝世佳公子。”

话罢,心想,赶不走你我就用言语恶心死你。

猛然乍一听这翻话,赫连繁凡差点被气笑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自恋的人?虽然眼前这个少女确实有自恋的资本。

然后听到最后几个字时,她不由了悟一声,若有所思道:“云歌你大可放心,不要说我确实不喜欢你,我就算喜欢你,也不敢和第一世子抢人。”

卿云歌:“……!”

好气哦,怎么遇见个人都能把她和容瑾淮扯到一起去?

她真是造了八辈子的孽了,一定是她上辈子杀人太多,这一世就出来了这么一个人来降她。

“你想多了,我和他可没关系。”卿云歌扶额,为了防止赫连繁凡再说出什么和容瑾淮有关的话来,她果断转移话题,“你不是要跟着我么?那还不赶紧走,再不走天都黑了。”

心里想到,想跟着就跟着呗,大不了她在路上把赫连繁凡甩掉就好了。

若是连甩人都做不到,那她真是枉称二十一世纪暗月联盟第一杀手了。

闻言,赫连繁凡倒是有些讶异,不明白方才还不愿意让她跟着的卿云歌怎么这么快就换了口风,然后转念一想到这姑娘平时的作风,估计琢磨着在路上把她给甩掉吧。

哼哼,她要是那么容易好甩,就不是她了。

想到这里,她笑了笑,道:“行,反正我都要跟着你,同你一起去四灵学院学习,倒也是件不错的事。”

不错个屁!

卿云歌真的是想一巴掌拍掉这个狗皮膏药一样的五殿下,但是人家要去四灵学院学习她又不能把人家赶走,于是只能拐弯抹角地劝赫连繁凡放弃这个想法:“四灵学院可不是那么好进,万一你死在考核中了,我可就要被你们皇族追杀了。”

“哈哈哈哈哈……”闻言,赫连繁凡竟然大笑出声,她笑得幅度太大,连头上戴着的簪子都颤了起来,良久,她才止住了笑,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卿云歌一眼,“你连太子都敢阉,你还会害怕他们皇族?”

“那夜你在场?”卿云歌刚问完这个问题,又迅速捕捉到了方才那句话的不对劲,“什么叫他们皇族,你不是赫连一族的人?”

依她看来,皇宫里这么久都没有传出关于赫连盛的半点事情,想必是他亲娘皇后那天及时赶到,封锁了消息。

所以赫连繁凡知道此事的唯一原因,那么就是她手阉太子那夜,这位身为虚假凤凰的殿下当时也在东宫。

但是她竟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变成了废人,即便纵然皇族之中向来纷争极多,也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可若是赫连繁凡根本不是朱雀皇族血脉,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

想清楚这件事后,卿云歌不由地松了一口气,毕竟赫连繁凡对她来说可不是仇人,她不想日后再多一个敌人。

“咳咳……”听到这两个问题,赫连繁凡被呛得直接咳嗽了起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说错了话,神色不由地有些懊恼,“你听错了,我说的是我们皇族。”

“哦……”卿云歌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才缓缓道,“你可知我为何听见你想跟着我,就十分想把你赶走?”

赫连繁凡抬头,有些迟疑道:“你不是说了是因为你不喜欢被别人跟着吗?”

“这确实是一个原因。”卿云歌点点头,声音淡淡,“可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你是赫连皇族的。”

“而赫连皇族与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血洗皇族,你既然是赫连一族的,那么未来,我们必定会站在对立面,所以既然迟早都是敌人,我何必要在身边放一个随时会爆发的祸患呢?”

闻言,赫连繁凡一下子沉默了,她其实并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并不是赫连皇族的人。

可是,正如卿云歌所说,她的身份摆在了这里,是不可能跟着她的。

“你猜的不错。”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赫连繁凡终于还是承认了,“我确实不是赫连皇族的人,我是一个孤儿,当年被赫连域带回来的,不过你大可放心,我同他并没有什么父子之情,因为他带我回皇宫的时候,直接把我交给了皇后,对于皇后……”

她双眸蓦地暗沉下来,声音冷冷:“我也想杀了她。”

皇后当时可算是将她折磨地半死,不仅让她从小假扮男孩,甚至还差点让她死在了养神泉中。

其实说来卿云歌对她其实是有着救命之恩的,因为如果不是当时卿云歌那一声尖叫惊动了周围的侍卫们,可能她真的就要命丧黄泉了。

“那我们倒还真有着同样的目的了。”卿云歌歪了歪头,“仅仅只是你想杀了皇后这一个想法,我就可以让你跟着我。”

“嗯?”闻言,赫连繁凡微微疑惑,“皇后她对你还不错吧?我听说她为了你还把太子关了禁闭来着。”

“是不错。”卿云歌耸耸肩,“她还想让他儿子睡我呢,你以为我那日为什么会在东宫?就是皇后干的。”

“厉害厉害。”赫连繁凡惊呆了,她啧啧叹出声,“果然是皇后,这种事都干得出来,但能把自己儿子都搭进去,真的厉害。”

说完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双略显英气的眉眼此刻弯弯如月。

“所以,赫连繁凡。”这时,卿云歌转过身来,樱色的唇微微弯起,眸中似有万千星辰绽放,“你愿意和我合作么?”

“我们一起灭了整个朱雀皇族,如何?”

这一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只是在说,我们一起去和一杯茶吧。

可是这句话里所蕴含的烈烈杀机,却不由让人的心微微一颤。

“我可以和你合作。”赫连繁凡飞速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说,“不过,你想要灭掉赫连皇族,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我知道。”卿云歌点点头,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是传承了那么久的存在,并非我可以一夕一朝就能撼动的,所以我要去四灵学院,提高自己的实力,到时候等我回来,一定会送赫连皇族一份大礼。”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少女那一双玫瑰紫色的双瞳,是前所未有的明亮,仿佛万顷星河从天坠落,跌入凡尘。

一时间,赫连繁凡也被这番话中的坚定给触动了,她想了想,才道:“据我所知,赫连皇族的实力其实是四国之内最弱的,因为在十五年前,赫连皇族的老祖宗们在一夜之间都死掉了,剩下的也就一两位了,他们应该都是魔阶的修为。”

“十五年前?”卿云歌听到了这个让她十分敏感的字眼,“除了沧澜之战,还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我不清楚。”赫连繁凡摇了摇头,“只知道的是,有一个人差点屠尽了整个皇城,你那个时候,应该刚刚出生。”

屠尽了整个皇城?

闻言,卿云歌双眸微微一沉,何人有此等实力,竟然能屠尽皇城?

依据赫连繁凡所说,赫连皇族中老祖宗级别的人物,都是魔阶的存在。

以一人之力抵挡那么多魔阶修为的人,竟然还能做到屠杀,此人的修为究竟该有多高?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这件事,同沧澜之战息息相关。

但是是否究竟有联系,也只能等日后去探索了。

眸光微微动了动,她又问:“那么赫连皇族有威胁的就只有那两个魔阶修为的老祖宗了?”

“不,他们还算不上威胁。”孰料,赫连繁凡又摇了摇头,神色也一下子沉重了,“你要注意的是四公主,赫连笙离,她才是最大的威胁。”

“赫连笙离?”卿云歌想了想,道,“我记得她似乎是个活死人?”

她听过一些皇室秘辛,当年皇后生产的时候动了胎气,影响了胎儿,所以赫连笙离一出生就如同活死人一样。

“她现在确实是个活死人。”赫连繁凡点点头,语气肃穆,沉声道,“可若是等她醒来的那一日,整个朱雀,都会翻天了。”

“赫连笙离的实力很强?”卿云歌诧异道,一个跟活死人没有区别的人,怎么能比皇族的老祖宗的威胁都大?

“并非实力,而是赫连笙离体内……”赫连繁凡顿了顿,续道,“有朱雀的一丝血脉!”

朱雀的血脉!

闻言,卿云歌微微一惊,朱雀身为上古守护人族的四灵神兽之一,其实力跟神凰神凤都不相上下。

她体内也只是有着神凰的一抹神魂罢了,那么朱雀的血脉该是多么逆天的存在?

“云歌,其实有朱雀的血脉,并不代表它能觉醒。”赫连繁凡又说道,“我听说若是要觉醒这一部分血脉,要有两把钥匙来开启,一把是朱雀之灵,另一把是不死鸟之心,但这两种都不是那么容易都得到的,所以在目前,就算赫连笙离醒过来了,她也不能动用这部分血脉。”

“不死鸟之心我倒是能理解。”卿云歌微微蹙眉,“不过这朱雀之灵又是什么?”

“朱雀之灵,是守护兽朱雀当年死后,残骸所化作的一块晶体,蕴含着浓厚的火元素。”赫连繁凡想了想,摊摊手,“不过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朱雀之灵除了开启朱雀血脉之外,还有什么用处,又不能吃。”

卿云歌在听到“晶体”和“火元素”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嘶……怎么这个描述,跟她那日在东宫吃的那块石头那么像呢?

而仔细想一想,朱雀本身就携有极致之火元素,那么那日她因为极致之火元素才恢复了容颜,所以真的有可能她当时不小心吃下去的就是所谓的朱雀之灵。

靠!

卿云歌在内心默默地咬牙,想把赫连盛在吊起来打一顿,心说你把那么贵重的东西挂脖子上,还真是暴殄天物。

不过,若是朱雀之灵被她吃掉了的话,那么岂不是说赫连笙离体内的朱雀血脉就不能觉醒了?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啊。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心情忽然又好了起来,她朝着赫连繁凡眨眨眼:“说不定这朱雀之灵,确实是用来吃的。”

“吃?可把你能耐坏了。”赫连繁凡抽了抽嘴角,“你要是吃了朱雀之灵,可能会被噎死,那可是一块石头。”

卿云歌心说我还真的差点被噎到了,不过就是这石头没什么味儿。

“不说这些废话了,赶紧上路吧。”她抬起手来遮住眉骨,望了一眼天边,说道,“太阳都快落山了,今晚咱们还得在幽冥森林过夜。”

“嗯。”赫连繁凡点点头,“但愿今晚幽冥森林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两人就这样并肩朝着幽冥森林内走去。

当夕阳带着对尘世最后一抹眷恋从大陆上缓缓剥离,所有光芒都朝着地平线汇去,然后逐渐沉到了海底,只剩下残留的一抹余晖,仍顽强地不愿离开。

幽冥森林此刻寂静得可怕,百尺树木拔地而起,将天空几乎完全遮住,只留最顶处的一点缝隙。

透过缝隙,可以看到孤月疏星,洒下淡淡的光辉,冷清岑寂。

“怎么现在幽冥森林的玄兽这么少?”赫连繁凡一直觉得这一路少了点什么,想了半天才想明白,“我记得夜晚是玄兽们出没的高峰期才对。”

“我也不知道。”卿云歌摇摇头,眸中的警惕之色很浓,“十几天前,这里就是这个模样了。”

关于幽冥森林之中玄兽大片面积消失的事情,她曾经咨询过紫冥。

紫冥告诉她,它在第一批玄兽消失的那一晚,感受到了很大的危险,于是他才从自己的洞穴里出来,想要看一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可惜的是,它看见的第一个人是她,也是因为紫冥以为她是玄兽们消失的罪魁祸首,才对她下了梦魇咒。

现在想来,她那天晚上委实是无妄之灾,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若是找到了,她一定要让紫冥给那个人下梦魇咒。

“十几天前?”闻言,赫连繁凡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事出反常必有妖,今晚我们轮流守夜吧。”

顿了顿,她又问道:“对了你现在应该能修炼了吧?”

看到这姑娘这般淡定,想来应该是有了倚托。

“嗯,不过修为不高。”卿云歌一边走,一边回答,“你可别期待我能打架,若是出事了,我肯定撂下你先跑。”

“行了,我保护你成吧。”赫连繁凡不由地翻了个白眼,也不戳破少女的口是心非,“只是不知道卿妹妹该怎么谢我?”

然而令五殿下万万没想到的是,听着这句话,卿云歌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般,直接跳脚怒道:“滚,收起你想我以身相许的心思,我不会从的。”

赫连繁凡:“……?!”

她怎么不知道她有这个想法?

她喜欢的也是翩翩佳公子好么!

“云歌,咳咳……”她咳嗽了几声,才干巴巴道,“你放心,我真的对你没想法。”

听到这几声咳嗽后,卿云歌这时候才回想起自己方才说的是什么,一时间了感觉到无语凝噎。

她怎么能说是容瑾淮那个腹黑的家伙对她说了太多这句话,导致她直接条件反射了呢?

“我失言了。”她掩饰自己有些尴尬的神色,撇过头去,转移话题,“再走一个时辰我们就休息吧。”

赫连繁凡也想尽快让方才的话题过去,于是从善如流地点点头,接着向森林内部走去。

然而,在她们走了半个时辰后,忽然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兽吼声,声音不强不弱,应该就在这附近不远处。

两人对视一眼,皆心有灵犀地朝着兽吼的来源地走去,然后直到看见了耀眼的火光,才停了下来。

“我们先别动,看看他们到底做什么。”卿云歌低声说道,一把将赫连繁凡拉了下来,两人蹲在草丛里,看着对面的一举一动。

那里是一片空旷的陆地,令人震惊的是,上面摆了数十个笼子,而笼子里面,正是她们这一路来都没有见到的玄兽。

有疾风狼,火鸟,暗影妖狐……甚至还有着嗜血人面蛛和烈焰魔猿这等高级玄兽的存在。

而笼子旁则是一处篝火,正熊熊燃烧着,火星在寒风中迸溅开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混杂着几个人的交谈。

“少主,这应该是幽冥森林最后一批可用的玄兽了。”一个人恭敬道,“您看够不够接下来的实验?若是不够,我们可以再去别的地方。”

下一秒,一个有些阴柔的声音笑了一笑,然后说道:“暂时是够的,上一批还没用完,这一批应该能再撑几个月,如果还是不能成功,我们就去兽族的领地,那里的玄兽品质可是要比混沌大陆高上一个等级。

听到这么一番对话,卿云歌和赫连繁凡的呼吸都不禁微微急促起来。

从这些话中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就是幽冥森林中玄兽大片面积消失的缘由了。

可是用玄兽能做什么实验?

而且,从先前那个人的所叫出的那个称呼来看,这些人一定是来自十大玄法世家之内,只不过目前还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家。

但能把去兽族的领地都说得无比轻松的人,恐怕是那些排行前几的家族了。

赫连繁凡也同时想到了这些,她开口正欲说些什么,却被卿云歌一个眼神止住了,示意她接着看,不要轻举妄动。

果然,那些人又开始说话了,只听又一个人声音谄媚道:“少主若是能真的能够成功,想必其他九个家族,加起来也不如我们梦家,到时候就不是什么十大玄法世家,而是梦家独占鳌头。”

梦家!

闻言,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沉,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这群人竟然是十大玄法世家排名第一的梦家中人。

梦家之所以是第一世家,因为梦家内每个人的精神修为都极高,这也造成了梦家之内有着众多的炼药师、驯兽师、炼器师和灵阵师。

在这四个方面,其他家族都稍弱一筹,这才有了梦家第一的说法。

梦家少主,乃梦家的嫡长子梦玉染,这是一个极具女性气息的名字。

和名字相照应的是,梦玉染本人也是一个十分阴柔的人,而且其性格十分狠辣,手段*。

梦家是十大玄法世家之内,唯一一个没有继承人纠纷的世家,因为梦玉染已经把所有能威胁到他地位的其他兄弟姐妹,在暗中里已经杀了个一干二净。

即便梦家家主和长老团都知道这些事情是梦玉染所为,可梦玉染的天赋让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过多的去插手。

“呵呵……”就在卿云歌还沉思的时候,梦玉染开口了,他低笑道,笑声森然冰冷,仿佛毒蛇吐着信子,“若是真的能够成功,不要说是其他九大世家,就算是加上四国,那也不会是我们梦家的对手。”

“少主果然英明。”几个随从相视一眼,都不由大笑出声,“毕竟他们可想不到,可以用人兽杂交来提高实力。”

人兽杂交?

刚听到这四个字,卿云歌的心脏就忽然猛地一跳,然后立马暗叫一声糟糕。

梦玉染身为梦家少主,实力不可能在魂阶之下。

纵然自己有着凤璃剑作掩护,也不能完全掩盖自己的行踪,这下子,一定要被发现了。

果然,方才还在谈笑晏晏的几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停止了说话。

一片寂静,只能听见火星迸溅的声音。

下一秒,一声厉喝从草丛前方传来:“何人如此大胆?!”

卿云歌没有丝毫地迟疑,一把拉过一旁的赫连繁凡,猛地朝着反方向跑去,脚下生风,已然用出了全力。

一个暴掠而出,就到了十丈之外。

赫连繁凡被猛地一拉,差点被绊了一个跟头,她也察觉到了事情的突变,也不多说,紧随着红裙少女的脚步逃跑。

然而,两人的背后忽然传来一阵阴风,冷得人不觉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只听见一道阴柔的声音冷笑道:“偷听了我梦玉染的秘密,还想跑?”

下一秒,一股至强的玄力凝聚起来,空气中的元素疯狂地涌动着,尽数朝着卿云歌和赫连繁凡逃跑的方向袭来。

狂风卷地而过,树叶哗啦呼啦地响着,仿佛无数的追兵,在向着她们追去。

卿云歌双眸微微一凝,时间并没有让她怎么去想,就果断地做出了选择。

双手一抬,她猛地将赫连繁凡推到另一个方向,然后俯下身来,低声道:“你在这里藏好,我去引开他们,你切记在天亮之前,不可轻举妄动。”

闻言,赫连繁凡吃惊地看着她,脱口:“你修为那么低,出去岂不是去送死?还是我去引开他们,你在这里待着。”

“废话什么!”眼见着身后的杀机越来越近,卿云歌蓦然扬眉,声音冷冷,“我可不会那么容易死,你给我藏好了。”

“记住,你要跟着我,就不许死,我们四灵学院再见。”

说完,她再度一个转身,朝着与赫连繁凡藏身之处相反的地方奔去。

毫不迟疑,毫不犹豫,即便可能下一秒,自己就会丧命于此。

与此同时,梦家的人马也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再看到右边的森林之中有着一抹红色闪过时,迅速对视一眼,也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看到这一幕,赫连繁凡直接愣住了,她望着那道已经快看不见的红色倩影,不由感觉心中有些酸涩,她微微苦笑一声,低声道:“说好的遇见危险你要撂了我呢?”

她整个人的蜷缩在草丛里,不发一言。

“下一次,换我来救你吧。”

……

这一边,卿云歌依旧在一路狂奔,她已经用上了最快的速度,然而身后的杀机却越来越重。

与杀机相伴而来的,还有着浩瀚的玄力,她被那精纯的玄力一压迫,只感觉胃中一阵翻滚,胸口处闷得几乎让她呼吸都困难。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一枚玄气弹从后方袭来,卿云歌耳朵一动,一个翻滚,身子微微倾斜,就躲了过去。

然而因为发射这枚玄气弹的人修为高出她太多,即便没有被命中,她依旧感觉肋骨处出现了碎裂,心脏砰砰直跳,已然受了轻伤。

卿云歌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因为疼痛而闷哼出声,脚底再度一踏,足尖轻点,速度又是一个暴涨,求生意识的渴望竟然让她和身后的人再次拉开了数十丈。

她这才有余力喘了一口气,然后召唤出了凤璃剑和九幽梦魇,毫不犹豫地坐到了九幽梦魇身上。

她并不是自视甚高,她有着九幽梦魇,想逃跑很容易,可赫连繁凡就不一定了,所以她才说要引开这些人。

卿云歌又吐出一口气,正准备让紫冥速速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她忽然感觉脑后生风,攻击再度袭来。

“哧——”的一声,卿云歌猛地回头,双手握着凤璃剑,和那道极强的攻击直直地对上了。

这一瞬间,《凤天诀》四式已经全部使了出来。

冷刃霜寒挽长歌,

凛光万里如星河,

有情无情皆似我,

一剑苍穹青霄破。

剑影纷繁,剑光灼目。

然而修为差距委实太过庞大,一个月只有一次的灌顶在那天对付灰衣人的时候就被用掉了,一时间,四道剑诀齐出依旧无法抵挡这狠厉的攻击。

空中有着火花爆裂开来,她只感觉胸膛处仿佛被一鼎青铜钟狠狠地砸了一下,一扭头就吐出了一口艳丽的鲜血。

她勉强不让自己从九幽梦魇地身上摔下去,声音微弱道:“紫冥,快走……”

紫冥也是一阵心惊,它并非物理攻击出色的玄兽,于是只能在身后用精神力幻化出一道屏障来,借此拖延时间。

翅膀猛地展开,向着空中飞去,暗夜之下,九幽梦魇巨大的身躯显得威严无比,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迹。

而在九幽梦魇刚飞走的时候,梦玉染也终于追了过来,九幽梦魇幻化出的精神屏障对他来说不过是雕虫小技,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破了眼前的屏障。

“少主,怎么办,被那个人逃跑了。”随从们都有些惊慌,不知道接下来改如何是好。

毕竟人兽杂交这个实验,也只有他们几个心腹知道,若是被旁人知道了,恐怕实验还没有成功,他们梦家就会被其余九家联手攻破了。

毕竟,人兽杂交在所有种族看来都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无妨。”梦玉染收回了自己的右手,望了一眼少女离开的地方,冷冷地笑了起来,“中了我的梦之碎魂,她活不了的。”

随从们这才镇定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人问道:“少主可看出来方才偷听我们讲话的是何人?”

闻言,梦玉染蹙了蹙眉,也有些疑惑,说道:“没有,此人的身手不属于其他九大世家之一的任何一个。”

“少主,若是今日之事传了出去。”另一个侍从犹豫了半晌,才道,“我们该如何是好?”

梦玉染瞥了那个侍从一眼,冷笑出声:“如果传了出去,那么下一批实验,就由你来吧。”

不再看身后的人一眼,他拂袖,冷冷地说道:“带上那些玄兽,回府。”

几个随从相视一眼,都不由地打了个寒颤,他们作为梦玉染的心腹,自然知道那个实验是如何的残忍。

凡是被选中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的,他们可不想丢了小命。

于是他们唯唯诺诺地跟在梦玉染后面,不敢多说一句话。

……

因为受了太重的伤,卿云歌现在已经昏死了过去。

她脸色苍白无比,几近透明,肌肤上浮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胸膛微弱的起伏着,呼吸缓慢。

紫冥将少女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那是一处洞穴,比较隐蔽,不容易被他人所发现。

它在洞穴门口前幻化出一道精神屏障后,这才摇了摇尾巴,收起翅膀站在一旁,看着躺在地上的少女,一时间焦急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它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三头地狱犬了,明明同样都身为死神的坐骑,三头地狱犬就可以为主人疗伤,可它确不行。

那么现在,到底该如何是好?

九幽梦魇谨慎地守护在洞穴前,十分焦灼,却没有发现,躺在地上的红裙少女的额间忽然浮起了一个凤鸟的印记来,那印记高贵无比,神圣而不可侵犯。

------题外话------

不虐女主,不虐女主,不虐女主,我是亲妈,重要的话说三遍。

一切都是为了情节开展╮(╯▽╰)╭要不然怎么有一个词叫做破后而立呢是不是,受伤就是为了变得更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